第一百二十八章 抓周抓到小王爺(18)

第一百二十八章 抓周抓到小王爺(18)

雖是這麼想,系統卻是沒多加干涉遲雙如何行事。它在意的,只有宿主對反派的態度。只有信任值出現異常,它才會出來調整,軟硬兼施讓宿主和自己達成一致。

其他時候,它安靜如雞。

……

……

雪色浸染長夜,長夜冰冷如斯。

司長府,上閆坤寢卧。

他驚恐地瞧著那架在一旁的冷劍憑空拔出,而目視之處卻無一人。

他原以為是哪路武功高強之人施展內功,然…很快他便發現自己想岔了。

沉香木案上擺放的長笛竟發出幽幽的嗚咽聲,似是吟唱悲音。

「上――閆――坤,你為何要假傳敵方消息……害我邊疆數萬將士……」

「誰?是誰!」伏案書寫的上閆坤猛地抬起頭,佯裝鎮定,環顧四方。

「你看到了嗎?在你周圍的無數亡魂。」

上閆坤咽了咽口水,勃然大怒:「是誰在故弄玄虛,什麼亡魂,簡直一派胡言!」

容非隱的聲音凄慘而冰冷,「他們的父母妻兒都還在等著他們回家……」

「可如今,他們被埋於邊疆的萬沉重石下,就連屍體也找不著半塊。」

「上閆坤,你可有半點愧疚?」

「……我……死得……好慘啊……」

案上的無數信件像是被風吹起一般,往四處飄落。

上閆坤漲紅著臉咆哮,「到底是誰?你到底是誰――」

「我……我是……我是陸黎澤……我是誰呢?是誰呢?」

這一聲低喃,雋有幾分悲戚,幾分哀思,幾分痛恨。

遲雙拖著長劍,慢慢靠近上閆坤。

手中冰冷的劍,緩緩舉起,緩緩刺穿男人的胸膛,僅刺進分毫,不過皮肉傷。

「呃,啊啊啊――」

遲雙回頭,卻見容非隱握住了劍柄,將她攔住。女娃掀起眼帘,神色淡漠。那黑白分明的眸落在容非隱眼中,意思很簡單:你為什麼要阻止我?

容非隱微微頷首,在她耳邊輕語,「我知道小怪物很厲害。但如果是報仇殺人這種事,該由我來。」

他知小怪物的無畏,知她的強大。

亦是羨慕。

可在他眼中,她還是孩子,是那樣純潔無暇。

所以,這些骯髒的事便讓他代勞罷。

「不殺他,還有用。」遲雙鬆開手,小手微握成拳,方才慢慢地趴在容非隱肩上,雙臂輕輕攬住他的脖頸。

「累了,回家。」

「好。」

小少年垂眸,掩住滿目的溫柔款款。

「哐當――」

長劍落地。這一聲,似是在宣告什麼,亦是開始與結束。

那一夜之後,上閆坤患了重病,精氣神混沌不堪,疑神疑鬼,嘴裡還總是念念有詞。

在那之後,容祈派來殺手光顧司長府。上閆坤被殺死,然而那些殺手正欲離開,卻不曾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一個身形與上閆坤無二的男子和另一位身穿黑袍的女子從窗外躍進。

女子踢開擋住路的殺手,冷聲道:「時間剛剛好,你來代替他。」

「八月之久,主子說我學得已有九分像。」

「布局這麼久,是該你派上用場了。」

「話說,主子到底長什麼樣,我真的太好奇了……」

「好奇心害死貓,主子既未露面便別想這些。腐屍水帶了嗎?」

「帶了,我來我來。」男子處理完地上那些殺手的屍體,這才拖著上閆坤進了內室,將他剝個精光。

檢查他身上的胎記與傷口,並在自己身上同一位置做上一份一樣的。

做完這一切,男子才悠悠然地系著腰帶走出來,「話說,咱們什麼時候能見主子一面?好想看看她的廬山真面目啊!」

女子想了想,「八九年吧。」。

男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宿主她只想躺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宿主她只想躺贏目錄 宿主她只想躺贏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抓周抓到小王爺(18)

8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