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心疼

第六百零五章 心疼

聽到天啟皇帝,要處死廣平王,在場的文武大臣,都是心頭一顫!

要知道,廣平王可是天啟皇帝的左膀右臂,天啟皇室的功臣啊!

而現在,卻因為那秦容音母子,就要被處死!一時間,很多人都於心不忍。

但此時天啟皇帝怒火衝天,誰也不敢勸說啊!

靜!

一時間,乾元殿內,寂靜無聲,掉一根針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陛下!」

就在這時,廣平王一臉慘然,抬頭看著天啟皇帝:「臣犯下欺君之罪,陛下要臣死,臣毫無怨言,但臣有一個請求,希望陛下能夠成全。」

說這些的時候,廣平王一臉的決然。

沒有秦容音陪伴,廣平王對人生已經失去了意義,死對他來說,已經無所謂了。

「說!」

天啟皇帝冷冷開口,表情沒有絲毫的波動。

呼!

廣平王深吸口氣,緩緩道:「陛下,您一向心善,岳無涯這個孩子還太年幼,希望陛下能放他一馬。」

嘭!

話音剛落,天啟皇帝怒斥道:「好啊,好你個廣平王,到了這般田地,你還替這個孩子求情?」

隨即,天啟皇帝不再廢話,直接揮了下手:「把廣平王拖下去!明日午時處斬!」

呼啦!

話音落下,旁邊的幾個侍衛,直接將廣平王五花大綁,拖出了大殿。

「陛下,陛下....」被拖出去的時候,廣平王嘶聲力竭的大喊:「孩子是無辜的,無辜的啊....」

「父王!」

看到廣平王被綁走,岳無涯哭喊著,忍不住要追出去,卻被御林軍攔了下來。

廣平王的呼喊逐漸遠去,大殿之內的氣氛,依舊壓抑沉重,文武百官,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天啟皇帝,依舊是怒火不減,環視了一圈,冷冷道:「諸位愛卿,這個孩子,該怎麼處置啊?」

其實天啟皇帝心裡已經有了決定。但是他不能說出來,這樣顯得自己太鐵石心腸了,他畢竟是個帝王,若是不放過這個孩子,傳出去的話,別人難免議論。

呼!

一時間,在場所有人面面相覷,誰都不敢貿然開口。

「陛下!」

就在這時,岳辰走出來,滿臉討好的說道:「既然這孩子和叛賊有關,正所謂『除惡務盡,斬草要除根』,這孩子,直接處死就好,免得留下禍患。」

說這些的時候,岳辰神情淡漠的看了岳無涯一眼。

此時的岳辰,露出一絲笑容。他知道,按照輩分,岳無涯應該叫自己大伯,但為了榮華富貴,仕途上平步青雲,他顧不了這麼多了。

岳辰看出來,陛下要殺岳無涯,只是礙於身份不好自己說出來。既然這樣,自己就順水推舟一下,何樂而不為呢。

「好!」

岳辰的話,天啟皇帝正中下懷,當即點了點頭,冷冷道:「把這孩子也一起拖下去吧,明日和廣平王一起斬了!」

說著,天啟皇帝又想到什麼:「對了,將兩人分開關!」

一想到廣平王,為了秦容音母子,違抗自己的聖旨,天啟皇帝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明天處斬廣平王,臨死也不能讓他和孩子見面!

「遵旨!」

話音落下,兩個御林軍將士,將岳無涯拖了出去。

就在這時,任盈盈終於忍不住了,對著天啟皇帝急道:「父皇,他還是個孩子啊,你狠得下心.....」

「你給我閉嘴!」

不等她說完,天啟皇帝怒斥了一聲:「朕意已決,任何人不得有違!退朝!」

說完,天啟皇帝看也不看任盈盈,直接起身,走出了大殿。任盈盈氣的臉色漲紅,急得直跺腳。怎麼辦?岳無涯這麼小的孩子,就遭受了這麼多苦,明天就要被處斬了,自己不能不管。

皇帝走了,大殿內壓抑的氣氛,終於緩和了不少。

「呼..」

在場的文武大臣,都是暗暗鬆了口氣,隨後陸續離開。

這時,燕雄笑眯眯的走過來,看著任盈盈笑道:「公主殿下,昨天我一個朋友,送我一個好玩的東西,說是能飛起來,叫滑翔機,要不要去我府上去看看?」

在燕雄的心裡,廣平王和岳無涯的生死,都和他沒關係。

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促進自己和公主的感情。畢竟,皇帝已經賜婚了,讓任盈盈嫁給自己。

「滾開!」

任盈盈根本沒廢話,嬌喝一聲,看也不看燕雄一眼,直接轉身離開。

這...

燕雄愣在那裡,獃獃看著任盈盈遠去的背影,久久緩不過神來。

....

深夜!

皇宮大牢。

陰森的大牢入口,兩個守衛站在那裡,昏昏欲睡。

「嗖!」

就在這時,一道窈窕的身影,從不遠處飛了過來,宛如黑夜精靈一般,輕輕落了下來。

就見她一身黑色緊身長裙,精緻的臉,美艷無雙,正是任盈盈!

沒錯!

任盈盈打算劫獄,帶岳無涯離開。

就在剛才,任盈盈單獨求見天啟皇帝,懇求了無數次,但天啟皇帝態度堅決,非要處死岳無涯。

任盈盈實在沒辦法了,只好出此下策。

任盈盈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在乎岳無涯的生死。是因為他是岳風的兒子?還是這孩子可愛招人喜歡?任盈盈自己都搞不清楚。

「什麼人?」

聽到動靜,兩個守衛頓時驚醒,其中一個怒斥一聲。

緊接著,看到是公主,兩人頓時惶恐不已,齊聲恭敬道:「屬下見過公主!」

「把牢門打開。」任盈盈冷冷開口道。

聽到這話,兩個守衛都是一臉為難。

隨即,其中一個苦著臉道:「公主殿下,這裡面關的都是死囚,而且陛下已經下令,沒有陛下口諭,任何人不能進入啊....」

「唰!」

不等他說完,只見任盈盈手腕一轉,一把長劍緊緊握在手中,隨即,冰冷的劍刃,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公...公主殿下!」

霎時間,這守衛嚇得臉色發白,說話都不利索了。

「撲通!」

另一個更是嚇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在天啟皇城,誰人不知道月盈公主,不僅人漂亮,而且足智多謀,殺伐決斷,惹了她,簡直比惹了閻王爺還要麻煩。

「打開牢門!」任盈盈俏臉寒霜,再次冷冷說了一句。

兩個守衛不敢怠慢,趕緊將牢門的鐵索打開。

沒辦法。

他們感受到任盈盈的殺意了。不開門,只怕下一秒,自己就人頭落地了。

鐵索打開的瞬間,任盈盈將門打開,走進牢房中。

幽暗潮濕的牢房之內,岳無涯幼小的身子,捲縮在角落裡,澀澀發抖。

他怕黑,怕這周圍令人壓抑的寂靜。而他心裡更渴望的是,母親溫暖的懷抱。

「涯兒!」

就在這時,任盈盈快步走了進來,語氣輕柔的呼喊道。

唰!

聽到聲音,岳無涯眼睛一亮,又驚又喜:「小姨?是你嗎?」

一邊說著,岳無涯循著聲音,向著任盈盈跑來。別提多高興了,一下子撲在任盈盈的懷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門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上門贅婿目錄 上門贅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零五章 心疼

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