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了斷因果【二合一】

第553章 了斷因果【二合一】

周通玄無疑是幸運的。

他被周陽救回來后,經過蕭瑩施展「青華渡厄仙光」救治,再輔以靈丹妙藥恢復元氣,只半年過去就完全恢復了正常。

並且經過這場生死血戰後,他傷愈不久便將成功晉陞到了築基四層。

而他在所有手下失陷的情況下,獨身一人斬殺三階上品妖獸【玉面狐狼】和數頭三階妖獸的事迹,也在他養傷的日子裡傳遍了周家,為其贏得了無數的讚譽。

從這方面來講,他這次的傷確實是沒有白受。

這時候,距離周陽回歸無邊沙海修仙界已經過去了七年。

在這幾年時間裡,周陽通過「乾陽仙光」日日為道侶蕭瑩凝練法力淬鍊肉身,也成功助其將修為提升到了紫府九層。

只是他自身的修為,仍舊還停留在金丹一層。

不過他也並非一無所獲。

在經過近十年的溫養后,他的本命法器「乾陽金塔」,終於晉陞成為了五階法器。

以這件本命法器的根底,在其晉陞五階法器后,已然成為了周陽手中最強大的法器之一。

「廣翔,你這次真的不跟我出去看看嗎?家族這邊有廣襄看著,還有我給她留下的諸多後手,應該是出不了什麼亂子的!」

靈犀峰上,周陽看著眼前面相比自己還要成熟一些的侄兒,心中多少有些不高興。

七年時間過去,他已經準備前往流雲洲修仙界了。

可是周廣翔卻拒絕了隨他一道前往流雲洲修仙界的提議。

「九叔見諒,不是侄兒不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實在是侄兒放心不下家族!」

「雖然有著九叔您的震懾,讓所有鬼魅宵小之輩都不敢對咱們周家起什麼心思,但偌大一個家族,如果只剩襄兒一個紫府期修士在這裡坐鎮,一旦有些事情,以咱們周家現在所佔據的廣闊地盤,襄兒一個人如何兩頭照應的過來?」

「侄兒還算年輕,去流雲洲修仙界,未來有的是機會,實在沒必要拿家族的安危來冒險!」

周廣翔言辭懇切的對著周陽拱了拱手,卻是並未因為周陽的不悅而改變主意。

而且他的話也很有道理,又是一片公心為家族考慮,便是周陽有些不高興,也不好因此過多苛責於他。

他一臉無奈的擺了擺手道:「好吧,既然你已經有了決定,九叔我也不勉強你。」

不過周廣翔不去,他的長子周通玄卻要去。

周陽這次前往流雲洲修仙界,不但要帶上道侶蕭瑩和大徒弟陸雪薇,還從家族內挑選了包括周通玄在內的三個年輕後輩一起帶上,以開擴這些人的眼界見識。

他如今已是金丹期修為,一身手段又是遠勝當初的曹文金,多帶幾個人前往流雲洲修仙界,問題倒是不大。

不同於以往的偷偷摸摸前往流雲洲修仙界,這次周陽卻是光明正大的離開。

以前他還要擔心自己不在家族內,會有其他宵小之輩打周家的主意,但是現在完全沒有這個擔心了。

現在即使他離開周家遠遊,周廣翔兄妹一坐鎮犀角洲,一坐鎮赤虎山,兄妹倆各有他賜下的四階傀儡獸和五階靈符、符寶在手,便是遇上數個同階修士圍攻也可不懼絲毫。

而且只要他一日不死,無邊沙海修仙界誰敢對周家出手的話,就要想好等他回來后,該如何面對他的報復這個問題。

因為人數有些多,周陽並未如曹文金當初那樣駕雲飛行,而是祭出了許久不用的那件四階飛行法器「幻雲舟」。

他們一行六人乘坐這一艘小舟,化作一團白雲融入斷雲山脈的雲海之中,一點都不起眼。

而這一行人除了周陽夫婦外,都是第一次進入斷雲山脈,第一次離開無邊沙海修仙界。

與當初的周陽一樣,這些人浦一看見下方那波瀾壯闊的山河盛景,都是興奮的滿臉通紅,雙目放光。

而周陽與當初的曹文金不同,路上並不禁止這些小傢伙們問東問西,反而很耐心的給他們回答著各種疑問。

「老祖宗,孫兒聽說這斷雲山脈中有六階妖王存在,您見多識廣,不知可見過六階妖王?能告訴孫兒六階妖王長得什麼樣嗎?」

周通玄身為周家族長之子,對於周陽這位家族老祖宗雖然同樣崇敬有加,膽子終究是要比另外兩個同伴大一些,看著下方山河盛景,他竟然忍不住向周陽發問打聽起了六階妖王的存在。

而周陽看著這個長相與自己一般俊朗英武的後輩,望著對方眼中那充滿了期待的目光,不禁笑著說道:「斷雲山脈中當然有六階妖王,而且還不止一兩位,不過那等存在基本上都在接天峰上修行,輕易不會離開修行之地的,你家老祖宗我這輩子也還沒見過這等存在呢!」

「老祖宗,您說那些六階妖王都在接天峰上修行,那接天峰是什麼地方啊?」

大概是受到周陽和藹可親的態度影響,同行的另外一個周家年輕修士周澤宏也壯著膽子出聲相問了起來。

「接天峰是斷雲山脈的主峰,高有七千六百丈,靈脈品階高達六階上品,山上共有三種不同的風景,兩千丈以下是參天古木林立的鬱郁森林,兩千五百丈以上是常年冰雪覆蓋的冰霜雪域,七千丈以上則是罡風、天雷環繞的九天絕域!」

周陽一邊回答著這個後輩的疑問,一邊卻是眼神恍惚的回頭看了一眼無邊沙海修仙界方向。

當初他也問過這個問題,而當時回答他這番話的人,卻是已經被他遠遠拋在身後的黃沙門現任掌門楊文雄。

「那老祖宗您有見過接天峰嗎?」

同行三個周家後輩的最後一人,「福」字輩的周福瑾,似乎沒有發現自家老祖宗有些走神,也壯著膽子問出了心中疑問。

「呵呵呵,你家老祖宗我還沒活膩呢,那可是六階妖王的潛修之地,莫說是我這區區金丹期修士,便是元嬰期大神通修士,也輕易不敢靠近接天峰萬里區域。」

周陽搖頭失笑,對於這些後輩們的問題,也是感到好笑。

這次帶來的三個後輩,年齡都不足百歲,最小的周福瑾,雖然已經築基成功,卻剛滿五十歲不久。

這幾人出生在周家發跡強盛之後,從小聽著他這位家族老祖宗的傳說長大,心中覺得他這個家族老祖神通廣大,無所不能。

殊不知他也只是一個金丹期修士!

在無邊沙海修仙界,金丹期修士可以獨霸一方,唯我獨尊。

可出了這個小地方,誰又認識他是誰呢!

這也是他要帶幾個小傢伙出來開眼界的原因。

這三人資質都不錯,好好培養的話,以後未必沒有開闢紫府的可能。

相比三個年紀輕輕的周家小輩,陸雪薇就要沉穩多了。

她目光眺望著下方的山河盛景,聽著周陽和三個周家小輩的問答,腦海中卻是想起了周陽對她的安排。

按照周陽的安排,這次帶她到流雲洲修仙界后,會先幫助她開闢紫府,然後她就需要獨自一人在流雲洲修仙界遊歷修行幾十年,才能返回無邊沙海修仙界。

顯然,周陽這是把黃沙門當初培養高階修士的方法給照搬了過來,而陸雪薇將會是周家第一個吃螃蟹的高階修士。

一路還算順利,幾個月後,周陽一行人順利抵達了他曾經戰鬥過的地方——鎮岳仙城。

兩百多年過去,鎮岳仙城又經歷了幾次「獸潮」的衝擊,但就像過去數千年所發生的數十次「獸潮」一樣,沒能對這座雄城造成任何傷害。

它仍然巍峨矗立在那裡,如海中礁石一樣,任憑斷雲山脈中爆發的「獸潮」如何衝擊,依舊屹立不倒。

鑒於自己還被御獸宗所通緝,又是「誅魔榜」上懸賞的魔頭,周陽沒敢進入鎮岳仙城。

金丹期修士的目標還是大了一些,他若是進入鎮岳仙城的話,肯定會引起很多人關注。

雖然他可以通過一些手段掩飾身份,但修仙界各種奇功秘術層出不窮,誰知道會不會恰好有人掌握相關秘術,認出他的真實身份呢?

這種事情,以前他已經遇到過一次,可不想再來一次。

何況他這次來鎮岳仙城,主要目的還是完成當初一個承諾。

當初他曾經和傳授自己《大衍劍訣》的流雲洲修仙界散修賈雲真承諾過,若是有朝一日找到全版的《大衍劍訣》,必定會到其墳前焚燒一份讓其一閱。

兩百多年過去,賈雲真若是沒有結成金丹的話,大概率已經坐化逝世了。

周陽倒是並不一定要進入鎮岳仙城打聽其消息。

他回想了一番當初賈雲真和自己交代過的話后,便帶著一行人在鎮岳仙城西面某種山脈中尋找了起來。

這樣尋找了小半日後,他便找到了賈雲真當初說過的地方。

那是一座形似一柄倒插天穹利劍的險峻山峰,山峰高只有兩三百丈,並無任何靈脈存在痕迹。

周陽在那山峰的峰頂上發現了一座墳塋,墳塋前立著一塊黑色石碑,上面被人以劍為筆刻寫著「劍修賈雲真之墓」七個鋒芒畢露的大字。

只是周陽神識掃過墳塋,卻發現裡面只有一把靈氣全無的斷劍,一個骨灰罈。

他見此頓時就知道,賈雲真怕是沒等到壽元耗盡坐化,就已死在了某個敵人手下,這座墳塋,當是其朋友按照其生前遺願所立。

這個結果,既讓他意外,又不意外。

賈雲真那種狂傲不羈的性格,很容易就與人結怨,這種性格的人能得善終者,要麼是擁有無敵的實力,要麼擁有非常強大的背景,而這兩樣其似乎都不具備。

「賈前輩,周某已經找到了全版的《大衍劍訣》,今日便以此為祭品,告慰你的在天之靈,成全你我一場緣分。」

隆起的墳塋前,周陽手一揮,一根記載著全版《大衍劍訣》的玉簡就被他當場燒成了灰燼。

自此,他和賈雲真的那一段因果便徹底了解了,雙方誰也不欠誰。

祭掃了賈雲真之墓后,周陽便再無留戀之意的帶著眾人離開了鎮岳仙城。

他的下一個目的地是丹雲峰,那裡是他和道侶蕭瑩相識的地方。

每一次來流雲洲修仙界,周陽都會前往那裡緬懷一下過往,這次也不例外。

聽聞是去家族老祖宗和老祖母二人相識的地方,周家幾個小輩,連同陸雪薇都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

蕭瑩在周家多年,所煉製的靈丹,不知道讓多少周家修士受益,加上又是周陽的道侶,其地位在周家比之周廣翔這位現任族長其實也一點都不遜色。

尤其是,她性格溫柔善良,待人和善,極少發怒生氣,在周家可是很得小字輩修士們的敬愛。

與之相比,周陽因為聲威太重,反而讓人不敢親近。

「師娘您還從未說過和師尊是如何相識的,不如趁此機會和我們說說唄。」

陸雪薇這個女徒弟,對於師尊師娘的情事似乎很有興趣,難得有這個機會,頓時就纏著蕭瑩打聽了起來。

其他三個周家小輩雖然不敢如她一樣大膽打聽這種事情,但也都豎起了耳朵,一臉期待的看著蕭瑩這位老祖母。

蕭瑩性子軟,加上陸雪薇向來得她疼愛,這一下被陸雪薇纏著沒辦法,還真打算把當初和周陽相識的經過說出。

周陽見此,頓時知道自己不出聲是不行了。

這要是真讓蕭瑩說出當初他拐騙無知少女的事情,他以後還怎麼為人師表?他英明神武老祖宗的形象,還怎麼保持?

只見他臉色一沉,劈頭蓋臉的對著幾個小輩就是一通呵訴道:「胡鬧!長輩的事情,豈是你們這些後輩可以亂打聽的?」

他先前一直都是和顏悅色,這一下突然變臉,包括陸雪薇在內的幾個小輩都是被嚇了一跳,瑟瑟發抖的連忙討饒道:「師尊(老祖宗)息怒,我等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求師尊(老祖宗)恕罪!」

「噗嗤!」

蕭瑩看見這一幕,不禁笑出了聲來。

她早已不是當初那個久居深山不識人間險惡的無知少女了,當然知道周陽突然變臉是因為什麼。

說實話,兩人做了數百年道侶,她還是第一次看見周陽如此做賊心虛,這讓她忽然很想笑,然後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幾個後輩聽見她的笑聲,都是不明所以的茫然看著她,不明白她為何發笑。

唯有周陽臉色一紅,然後故作不知的一揮手道:「行了,此事到此為止,下不為例。」

他的威嚴深入人心,幾個小輩經歷剛才這一嚇,早就被嚇壞了,聞言后忙不迭道謝,再不敢提這件事。

很快,丹雲峰就到了。

只是讓周陽沒想到的是,小小的丹雲峰,此刻竟然成為了一座戰場。

兩個修仙家族圍繞著這座靈山的歸屬權,正在彼此忘情廝殺著,沒有人發現,一個他們絕對惹不起的存在,正在天空中看著他們。

「是當初那對夫婦的後人,沒想到時隔一百多年,他們那個小家族已經如此興旺了!」

天空中,周陽望著下方戰場上忘情廝殺的上百名修士,臉上微微露出一絲訝色。

他記得很清楚,一百多年前自己和道侶蕭瑩來這裡暫住的時候,佔據著丹雲峰的那對散修築基修士夫婦,只有十幾個後人。

而今他神識掃過去,守衛靈山一方修士數量,卻是不下五十人,可見這個家族這些年發展很不錯。

「那對夫婦為人不錯,夫君你幫幫他們的後人吧,妾身也不想這丹雲峰被鮮血所玷污!」

蕭瑩眉目輕皺的看著下方流血戰場,眼中露出一抹不喜之色。

「殺雞焉用牛刀,我就不出手了,讓雪薇和這些小子們去幫忙吧,就當是一場試煉了。」

周陽笑著搖了搖頭,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聽到他這話,陸雪薇還沒什麼,周通玄三個年輕後輩卻是眼睛一亮,個個眼中都是露出了躍躍欲試之色。

「老祖宗說得是,您和老祖母就在這裡稍待,孫兒等人這就為您二老清場!」

周通玄叫了一聲,當即便御使飛劍殺了下去。

周澤宏與周福瑾見此,也是不甘人後,緊隨著殺了出去。

陸雪薇怕他們有失,見此也只是對著周陽二人行了一禮,連忙跟在後面壓陣了起來。

那些攻打丹雲峰一方的修士,只有三個築基修士,一個築基中期,兩個築基初期,另外還有六七十個練氣期修士。

這些人原本對丹雲峰的修士是佔據上風的,因為丹雲峰上那個家族如今只有一位築基初期修士撐門面。

周通玄三個築基期修士突然殺出,目標直指自己一方,那些攻打丹雲峰的修士頓時就慌了。

領頭的築基中期修士一邊急忙收回法器攔截周通玄,一邊大聲自報家門來歷,想要靠言語震懾住周通玄三人。

原來他們竟然是來自一個紫府家族,攻打丹雲峰的原因,是因為丹雲峰上的古家不願臣服他們家族。

只是他不自報家門還好,一聽他背後只是一個紫府家族,周通玄等人頓時再無半點擔憂了。

且不說他們這些人本身就不屬於流雲洲修仙界,便是屬於流雲洲修仙界,有著周陽這位金丹老祖坐鎮的周家,也不需要忌憚區區一個紫府家族。

一場算不上多麼激烈的戰鬥過後,三個攻打丹雲峰的築基期修士全部殞命在了周通玄三人手中。

這三個領頭者一死,那些練氣期修士哪還敢再待在這裡,連忙做鳥獸散的四散而逃了。

周通玄三人也懶得去追殺這些低階修士,收起戰利品后,就滿臉得意的飛上天向自家老祖宗復命去了。

「丹雲古家古清塵,拜見諸位前輩,前輩救命之恩,古家上下感激涕零,沒齒難忘,還請受我等一拜!」

丹雲峰上,當周陽和蕭瑩在周通玄等一幫後輩簇擁下降落到這裡之時,佔據丹雲峰的古家當代家主古清塵,連忙領著全族修士過來叩拜道謝了起來。

「這丹雲峰,原本是我道侶的修道靈山。」

周陽看著眼前中年人模樣的古清塵,一開口,就讓其大吃一驚。

「啊!難道前輩您就是百年前做客我古家的那位周前輩!」

古清塵一聲大叫,似乎想起了什麼一般,滿臉驚喜的看著周陽,然後伸手一拍儲物袋,取出了一副畫像攤開一看,只見畫像上面一男一女,正是周陽和蕭瑩二人。

「前輩恕罪,這是晚輩祖父當年見到前輩英姿后所作,其生前特意交代我們這些晚輩,若前輩再臨丹雲峰的話,讓我們一定要盡心儘力招待前輩,沒想到今日卻是靠前輩避過了一劫!」

見到周陽目光望向自己手中的畫像,古清塵連忙遞上畫像解釋了一下畫像來歷,然後滿臉感慨與感激之色的望著周陽發出了一聲長嘆。

「既然你家長輩和你們有過交代,周某也就懶得多說什麼了,這丹雲峰周某徵用三日,你們全家先搬到外面去住,另外這戰場也給我收拾了,免得礙眼。」

周陽微微點頭,卻沒有去接那畫像,直接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且不說他剛救了古家,便是他高階修士的身份,也讓古清塵不敢有任何反對之意,當即便連忙點頭應是的下去安排族人撤離了。

周陽倒是沒有白住,在他入住丹雲峰的次日,因為察覺到家族築基修士魂牌破碎,那個攻打丹雲峰古家的紫府家族太上長老親自趕來了丹雲峰,欲為自家隕落的後輩報仇。

結果被打擾到的周陽,只是一個「滾」字,便將那個紫府六層修為的老頭震傷跌落雲端,然後屁都不敢再放一個的拚命逃回了家族,再也不敢派人來對付古家了。

這一幕看在古塵沙的眼中,頓時讓其又驚又喜,知道自家這是遇上真正的貴人了。

他倒是有心巴結周陽,可惜周陽根本不給他機會,三日都沒有住滿,就招呼不打的直接帶人離開了。

這一次,因為救了古家兩次,他甚至連一件法器和一枚丹藥都沒有留下。

而且這一次過後,因為見到丹雲峰已經被古家改造的完全不見昔日之景,蕭瑩也對此徹底沒了念想,表示以後再也不想回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修仙從沙漠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修仙從沙漠開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53章 了斷因果【二合一】

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