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接班人的問題【二合一】

第552章 接班人的問題【二合一】

在周陽強大的個人實力和威望震懾下,周廣翔制定的周家發展計劃成功推行了下去。

短時間內,這些計劃也許還看不出什麼成效,但隨著時間的發酵,周陽和周廣翔都相信和肯定,周家會因此而大為受益,家族修士的實力和素質將會再上一個新台階。

何況打一棒子給個甜棗,向來是周陽慣用的治家手段。

這邊他剛呵斥震懾了所有族人,過後他就給了周廣翔吩咐,讓其在日後的考核中,挑選那些進步快的族人著重培養。

對於那些修為達到練氣中期后,還能連續三次在規定考核時間內通過考核的家族修士,甚至可以用借貸的形式賜下築基丹。

這幾年,他閉關的時候,蕭瑩卻是一點都沒有閑著。

他從昆虛界帶出來的靈草靈藥,除了一些特別珍貴之物外,連同許多四階妖丹都一同交給了道侶蕭瑩煉丹。

短短三年時間裡,蕭瑩利用他給予的靈草靈藥,加上周家庫存的靈草靈藥,已經煉製出了五爐築基丹和數爐四階靈丹。

手中握有大量築基丹,加上周家如今成為無邊沙海修仙界霸主,也需要保持一定數量的築基期修士以撐場面,周陽也不會吝嗇於區區幾枚靈丹。

具體的事務,周陽已經不用負責,家族大會過後,他就回到了靈犀峰上,和道侶蕭瑩一起閉關了起來。

這次閉關,周陽要藉助「乾陽仙光」的力量來幫道侶蕭瑩晉陞紫府九層,同時他自己也想要看看能否抓緊時間在修為上有所突破。

而在周陽閉關的時候,周廣翔卻是大刀闊斧的施行起了改革計劃。

首先是族服的製作,周家馴養「噬焰蛛」已經兩百多年,家族寶庫中積累了大量的成品蛛絲,家族大會過後,由他的道侶劉萱萱親自領著周家數名三階煉器師將其煉製成法袍。

再之後是為新合併組建的鷹獅堂擴充人手。

這鷹獅堂由周家原本的戰堂和治安堂合併組建而成,兩個堂口的修士數量加起來足有近兩百人,但要想達成周廣翔的計劃,這個人數卻是遠遠不夠。

於是接下來數年時間裡,周家或是通過對外招募客卿供奉的方式,或是在自家和數個附庸家族修士中選拔,又湊足了接近一百人加入了其中。

三百人的鷹獅堂,由周廣翔的大兒子周通玄親自擔任堂主,兩位副堂主,也由一個招募來的築基散修王彪和一個周家築基修士周澤瑞擔任。

然而這些人,還不是鷹獅堂真正的最強者,鷹獅堂真正的底蘊,是那頭四階下品妖獸鷹獅獸。

鷹獅獸在周家已經待了數百年,已經習慣了人類修士的供奉,如今即使沒有周陽在,周家的馴獸師們也能和它進行溝通,驅使它做事。

周陽把它放入鷹獅堂中,當做鷹獅堂的供奉靈獸,就是給它一個發揮的舞台,不想讓它在家族內白吃白喝下去。

要知道供養一頭四階妖獸,每年消耗的妖獸肉可不少。

而鷹獅獸在晉陞四階妖獸后,潛力已經耗盡,不像周陽那隻金翅雷鷹,還有晉陞五階的希望。

說起來,周陽對於這些靈獸,也是半點不曾虧待過。

鷹獅獸若不是跟隨他,根本無望四階。

而金翅雷鷹跟隨在他身邊,更是吃好喝好,這次回到家族后,周陽更是一口氣餵了它兩枚四階中品妖丹,如今正在靈獸環中沉眠煉化妖丹。

若是不出意外的話,等其再次蘇醒過來之時,就能晉陞四階中品妖獸了。

在周廣翔的安排下,數百個鷹獅堂的修士,以二十人為一組,分為五組輪流巡查周家各處綠洲之間的交通道路,專門打擊那些劫道的沙盜,或者是幫助一些附庸家族清剿入侵妖獸。

五組巡查完后,又換另外一百人巡查,三班輪轉不停。

另一邊,隨著周家正式成為無邊沙海修仙界的霸主,主動湊上門來投靠的修仙家族和散修,一波接一波。

周家對於這些投靠的修士,也是來者不拒,都打發到周圍沙海中去尋找新綠洲,或者依託小綠洲建設中型綠洲。

沙海雖然貧瘠,但茫茫沙海之中,還是有不少無主綠洲等待人去發現,去佔據。

以前無人去發現佔據這些綠洲,是因為遠離修仙者大本營的話,即使佔據綠洲也得不到安全上面保證,更不方便和外界交流。

現在有周家提供安全庇護,又有犀角洲這麼大一個綠洲為他們提供交流買賣場所,自然有的是修仙者願意去開荒冒險。

與此同時,周廣翔還做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正式開挖陸雪薇發現的那個靈石礦。

這個靈石礦的消息一傳出,果不其然在整個無邊沙海修仙界都引起了一陣轟動,不知道有多少修仙家族暗中羨慕周家的好運,竟然能夠發現靈石礦這種頂尖的礦脈。

而許多散修聽聞這個消息后,更是削尖腦袋的想要進入靈石礦中當一個礦工。

總之對於周家來說,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發展。

……

周通玄能夠以築基三層的修為,坐上鷹獅堂堂主的位置,最大原因,自然還是因為他父親是周家族長。

周廣翔和劉萱萱到現在一共育有五子三女,其中有靈根能夠修行的卻只有三子二女,而周通玄這個長子反而是靈根資質最出色之人。

本身是風屬性中品靈根資質,父親是周家族長,母親是家族老祖宗的二徒弟,在背景方面來說,周通玄可謂是無邊沙海修仙界最頂級的仙二代了。

作為一個頂級仙二代,他從小就沒有為修行資源發愁過,所以哪怕他並非上品靈根資質修士,卻仍舊在三十一歲的時候就達到了練氣九層,並且運氣很好的只服用一枚築基丹就築基成功了。

與他相比,他的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雖然也在大量資源堆積下,於六十歲前就修行到了練氣九層,卻終究因為只是下品靈根資質,無法築基成功。

周廣翔雖然是周家族長,紫府中期修士,於家族內有著許多特權,卻也不可能把整個家族的資源都用來喂自己那些子女。

能夠為每一位之女都準備一枚築基丹,已經是他最大程度對於這些子女的照顧了。

而在其他子女看起來都難成材的情況下,周通玄這個長子能夠在三十多歲築基成功,自然就更得周廣翔看重了。

他是希望兒子周通玄能夠從自己手中接過周家族長位置的。

如果周陽有留下後代,他絕對不會有這個想法,但是周陽既然沒有留下後代,他身為周家現任族長,當然希望兒子能夠為主脈留住這個位置。

所以這次周家推行新的改革后,他便趁機讓兒子坐上了鷹獅堂堂主的位置,執掌這一支周家最精銳的武裝力量,讓其得以利用鷹獅堂巡查各方的機會積累名望,做出一番成績來好讓其他人服氣。

這些打算,周廣翔自然是和兒子周通玄說過了,所以周通玄上任鷹獅堂堂主后,經常是親自參與到巡查隊伍之中,不放過任何一個提升自己名望的機會。

這一日,正巡查完一趟,回到靈犀峰上休息的周通玄,忽然接到了族長安排的一個任務,讓他率領一隊人馬前往一個附庸家族所在綠洲,幫助那個附庸家族解決一頭襲擊綠洲的三階妖獸。

犀角洲修仙界這片區域周家也才佔據一百多年,除了犀角洲和周圍萬里區域內的妖獸都被周家修士清理了一遍外,外面沙海中妖獸的數量,可是要比白沙河綠洲修仙界那種已經開發上千年的綠洲多得多。

這種妖獸襲擊綠洲事件,這些年來時常有發生,周家的築基修士們也經常接到這種除妖任務,周通玄從練氣期的時候,就有過這種經歷了。

所以他接到任務后,並沒有多想,只當是父親周廣翔為了幫自己積累名望安排的一次普通任務。

可是等他率領一支二十人小隊趕到那個附庸家族所在的小型綠洲上面后,卻發現事情似乎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根據他所知道的資料,佔據這個小型綠洲的修仙家族姓袁,家族中一共有練氣九層修士一人,練氣七層修士一人,還有三個練氣中期修士和六個練氣初期修士。

在他來之前,據說這小型綠洲上的袁家修士,已經有兩人遇害,余者皆惶惶龜縮在周家為其布置的三階下品陣法中,等待周家救兵來援。

可是等到他到來這裡后卻發現,陣法早已被破,裡面的袁家修士都全部消失不見了蹤影,而靈山上面種植的一些靈草靈藥卻是絲毫無損。

最可疑的是,綠洲上袁家上千口世俗凡人也都消失不見了蹤影,而周通玄卻是連一點血跡都沒有發現。

「不對勁,若真是妖獸襲擊綠洲,就算所有人都被它吃了,也該留下些血跡在地上吧?」

「而且這袁家的護山大陣,乃是父親當初親自為其布置,消息中的三階妖獸,就算能夠打破陣法,也不可能一點痕迹不留!」

周通玄敏銳意識到了不妥,他不由回想起了自己收到的消息。

沒記錯的話,消息上面說是一頭狼類三階妖獸襲擊了綠洲,因為袁家修士在族人失蹤現場附近發現了狼爪印。

「你們有誰發現狼爪印嗎?」

他目光一掃自己帶來的二十個鷹獅堂修士,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眾人皆是搖頭。

這個小型綠洲並不大,二十個人分頭行動,很容易就將整個綠洲搜查一遍,若有妖獸爪印留下,他們這些經驗豐富的修士不可能發現不了。

倒是一個面相有些蒼老的老修士似乎想起了什麼一般,忽然說道:「稟堂主,屬下沒有發現狼爪印,倒是在綠洲西面發現了大量人類腳印,腳印一直通往沙海!」

「是嗎?帶我過去看看。」

周通玄神色一動,當即便讓老修士帶路過去。

一行人在老修士的帶領下,很快就趕到了綠洲西面,看見了他口中的人腳印。

只見綠洲西面鬆軟的沙土地上,大大小小的無數人腳印一直通往沙海之中,似乎曾經有大群人類從此地進入沙海。

「這些人為何要進入沙海?難道袁家那些消失的凡人,都是為了逃避妖獸獵殺而從此處逃進了沙海中?」

周通玄看著地上那密密麻麻的人腳印,腦海中不由閃過了這個猜測。

從表面看起來,這個猜測似乎靠譜,畢竟一群凡人在庇護自己的修仙者都全部殞命妖獸口中情況下,慌不擇路下選擇捨棄危險的綠洲逃入沙海,也是正常之事。

不對!

既然是慌不擇路,應該是各奔東西四散逃命才是,怎麼會集中一起進行遷徙式的逃跑?

周通玄眉頭一皺,感覺事情絕對不想自己猜測這麼簡單。

他稍一沉吟,便對一眾下屬說道:「你們跟著這腳印到沙海中搜索一番,看看能否有什麼發現。」

說完后他又頓了頓,補充一句道:「注意不要進入沙海太深,敵人實力未知,一切以保護自己為重。」

然後他腳下劍光一動,卻是飛向了袁家的靈山,準備再搜索一番那裡,看看能否有什麼被遺漏的發現。

只是讓周通玄沒想到的是,自己這個再正常不過的決定,卻是直接葬送了整支小隊!

當他在袁家的靈山上搜尋了一番,一無所獲之時,方才發現,自己那些去沙海中搜尋線索的手下,竟然無一回來。

而讓他又驚又怕的是,等他御劍飛行順著那些手下離開的方向搜尋一番后,竟然連一點鬥法痕迹都看不見,更別說是那些手下的人影了。

這當真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危險!極度危險!必須馬上將這個消息通知爹和家族!」

周通玄連忙朝著綠洲上的袁家靈山飛去,他記得那裡的傳訊法陣還沒有被毀,通過那個傳訊法陣,他可以直接把消息傳給家族,請求家族派遣更高級別修士過來救援自己。

早在周陽去往極西之地前,周家就從黃沙門手中獲得了傳訊法陣的布置方法,並且不惜成本在各個附庸家族中都修建了一座傳訊法陣,方便聯繫。

袁家能夠及時把妖獸襲擊綠洲的消息彙報給周家,也是多虧了那座傳訊法陣的幫助。

不然周家要想發現袁家被滅門,還不知道要隔多久。

然而那暗中的敵人,似乎發現了周通玄的打算,很快就對他發動了攻勢。

當是時,正在半空中飛行的周通玄,腦海中忽然響起了一陣美妙的仙樂聲,然後他御劍飛行的速度不由就慢了下來,漸漸的甚至向著地面降落了下去。

不過就在那暗中偷襲的敵人準備等他落地后就動手宰了他之時,他貼身佩戴的一塊玉佩法器,忽然釋放出一股冰涼之氣直衝他腦門,助他從那美妙的仙樂聲中清醒了過來。

「不好,是幻音迷魂之術!」

清醒過來的周通玄,面色一陣大變,馬上明白自己剛才聽到的那種仙樂聲是何神通了。

他甚至顧不得去尋找敵人所在,連忙伸手一拍儲物袋,取出了一張三階「鎮魂符」貼在了自己身上,然後才有時間去找尋敵人。

很快,他就找到使用幻音迷魂之術攻擊自己的敵人了。

只見下方沙海中,一頭似狼似狐的狐首狼身異獸,正滿臉驚訝的抬頭望著他,碧綠色的眼眸中,人性化的布滿了驚訝之色。

「不好,是【玉面狐狼】!」

周通玄目光和那雙碧綠色的狐狸眼一對視,便是渾身一顫,滿臉驚駭的失聲驚呼了起來。

【玉面狐狼】是一種非常罕見的妖獸,其罕見程度,絲毫不在周陽曾經擊殺的【三尾妖狐】之下。

這種妖獸天生就精通幻音迷魂之術,可以通過這種幻音迷魂之術控制同階妖獸或者修仙者作為奴僕,並且這種妖獸的智慧也極高,絲毫不在人類之下。

周通玄眼前的這隻【玉面狐狼】已經是三階上品妖獸,這便是他剛才為何一點反抗之力也無的輕易被其幻音迷魂之術惑住了心神。

要不是他貼身佩戴的那塊玉佩法器,乃是他母親劉萱萱精心煉製的一件專門針對此類迷魂法術的清心法器,及時助他從迷魂狀態中清醒了過來,此刻他怕是已經落地成為這隻【玉面狐狼】口中的食物了,就像他那些消失的手下一樣。

想到那些手下,他臉色就是一變,已然猜測到那些人去哪了。

果然,不出片刻,那【玉面狐狼】從驚訝之中回過神來后,他就再次見到了自己那些失蹤的手下。

只見那【玉面狐狼】一聲低吼,其身前鬆軟的沙地便是一陣隆起,從中鑽出了一條體長過十丈的土黃色巨蟒,他那些手下,以及應該是袁家修士的幾個陌生修士,此刻就掛在巨蟒的背上。

只是這些人都已被【玉面狐狼】的幻音迷魂之術所控制,根本不再受他指揮,甚至一出現,便遵從【玉面狐狼】的命令向他發起了攻擊。

能夠被選入周家鷹獅堂的修士,都是練氣期修士之中的狠角色,那二十人雖然只是練氣期修士,可是一起出手攻擊下,普通築基初期修士遇上了也要手忙腳亂,未必能贏。

如果只是這樣,那還罷了,周通玄雖然修為只是築基三層,可他一身寶物多的卻是連築基後期修士都未必是他對手。

但是【玉面狐狼】這隻三階上品妖獸,以及那條受其控制的三階上品妖獸巨蟒,都不會只當一個看客。

尤其是【玉面狐狼】,周通玄雖然靠著母親劉萱萱煉製的清心法器和「鎮魂符」幫助,不至於被其幻音迷魂之術所控制,卻也不可避免的會受到一些干擾。

而在戰鬥中,一點點的分神,都足以致命了。

這是一場極其艱苦的戰鬥。

周通玄在戰鬥中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對他來說,敵人強大的實力尚在其次,最讓他難以忍受的,還是親手擊殺那些自己的手下,擊殺那些同族修士。

他心中知道,那些人雖然受到【玉面狐狼】控制,但其實都還活著。

只要有人能夠擊殺【玉面狐狼】的話,這些人就能解除控制恢復正常。

可是【玉面狐狼】何等狡詐,根本不與他正面相鬥,總是躲在那條巨蟒和眾多人類修士後面攻擊他。

而且隨著戰鬥的推移,又有一頭體長過丈的三階鼠妖和一頭三階妖狼受到【玉面狐狼】召喚加入了戰鬥。

雖然這新加入的兩頭妖獸都只是三階下品妖獸,可是周通玄以一敵多情況下,哪怕他身上有著父母賜予的眾多靈符法器,有著珍貴無比的三階傀儡獸,卻也打得極為艱辛慘烈。

最終戰鬥持續了半個多時辰后,周通玄被逼無奈之下,使用了周陽當初面臨絕境之時使用過的魔道秘術「血沸術」,藉助這門秘術燃燒精血換取來的法力,一連激發了兩張四階攻擊靈符,憑藉四階靈符的力量,總算是成功擊殺了那頭狡詐多端的【玉面狐狼】。

雖然擊殺了作亂的【玉面狐狼】,可是周通玄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因為【玉面狐狼】死亡之前,那些被其控制的人類修士已經都死在了他這個同類手下。

而且他本身就在戰鬥中受了傷,使用「血沸術」過後,更是全身重創失去了行動之力。

但他卻不敢在原地停留療傷,因為戰場上濃烈的血腥味,很容易吸引其它妖獸過來,而他現在的狀態怕是連一頭二階上品妖獸都能將他收拾了。

於是他只能勉力放出一頭二階狼形傀儡,載著自己向小綠洲上的袁家靈山跑去。

等到靈犀峰上的周陽,收到消息趕到袁家那個小綠洲上之時,周通玄已經因為傷勢太重,昏迷了過去。

「呼,還好只是精血損耗過多昏迷了過去,不然這小子真有個三長兩短,廣翔那孩子怕是會因為此事內疚一輩子!」

周陽檢查了一下昏迷過去的周通玄情況,不由鬆了口氣,然後想起這個後輩此次的戰績,臉上又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

周廣翔想要扶持自己兒子繼承周家族長之位,他不反對,但前提是周通玄要有真本事才行。

現在看來,這小子且先不說其他本事,至少這鬥法戰鬥方面的本事,還算讓他滿意。

他是親自使用過「沸血術」這種魔道秘術的,也曾經把自己使用過這種秘術后的體驗寫在了秘術後面。

周通玄在明知道「血沸術」的後遺症情況下,還敢使用這種拚命秘術來和敵人拚命,先不說別的,單單是這份狠勁,已經證明其不是那種只靠父輩蒙蔭的紈絝仙二代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修仙從沙漠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修仙從沙漠開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52章 接班人的問題【二合一】

8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