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5章 痛打落水狗

第1305章 痛打落水狗

特遣中隊在蘆葦盪中靜候了一天一夜,翌日拂曉時分,在岸上望風的情報員飛馬來報,曾一本的船隊已經撤退到瞭望海王爺宮一帶,距離韓江口不到二十里了。

測量員早就測定了韓江的流速,又結合當下的風向和風速,迅速計算出曾一本船隊到達伏擊地點的時間。

訓練有素的警員們,馬上扯掉炮衣、搬出炮彈,有條不紊的進行臨戰準備。

趙昊在王如龍的陪伴下,立在一血號的甲板上,看著薄霧繚繞的江面。

在持續將近一個月的陰霾之後,趙公子的臉上終於重現笑容。

曾一本艦隊撤退,自然意味著潮州圍解,他懸著的心也基本放下了。

「王大哥,這一仗不求結果,稱一稱他們的斤兩就行,等日後再跟他們算總賬。」趙公子心情一好,殺氣也沒那麼重了。

「明白。」王如龍先應一聲,這下他也敢扯閑篇了。「屬下當年隨戚大帥兩度來廣東,第一次是掃除潮汕倭寇;第二次是蕩平南澳島巨寇吳平。沒想到還有第三次來,跟這潮汕真有不解之緣啊。」

「呵呵,那應該會對上不少『老朋友』吧?」趙昊笑問道。

「那是自然。」王如龍點頭獰笑道:「曾一本和那幫大海主,當年都是吳平的馬仔,南澳島一戰,被咱們弟兄揍得卵黃都出來了。」

「他閻王的名號,就是那時候得來的。」海爾哥笑著插嘴道:「據說當年,『王如龍』這三個字,都能止小兒夜啼了。」

「那就讓他們回憶起,被戚家軍支配的恐怖,還有那被嚇得四散逃亡的恥辱吧。」趙昊劍眉一挑,看著遠處薄霧中,緩緩現出的桅杆頂端。

~~

一直由大大小小數百艘船隻組成的龐大船隊,正順流航行於韓江上。

這自然是在潮州城下碰了一鼻子灰的海寇們了。比起來時的囂張風光,此時偌大的船隊卻沉浸在沮喪至極的氣氛中,喝罵和哭號聲傳得老遠。

因為海賊們都是父子兄弟,同宗同族一同下海的,是以幾乎所有人都有親人死在了潮州城下。

方才路過望山王爺宮時,水手們紛紛涌到甲板上,遠遠給三山國王磕頭禱告……三山國王又叫潮汕三山神,是潮汕地區最古老而有影響力的守護神,百姓稱之為『地頭爺』,每當新生兒女或親人病故,他們都要進廟向三位地頭爺稟報,算是登記或註銷戶口。

是以不知何人先稟報起,自己的兄弟剛剛死了。繼而海寇們紛紛向三山國王報喪,於是各條船上悲聲大作。海寇們一邊哭一邊罵,罵曾一本那王八蛋不自量力、痴心妄想,還把大家的親人都害死了。

要不是在不同船上,他們能借著這股勁兒,火併了那殺千刀的大龍頭!

曾一本的旗艦,那艘五千斛烏尾船上,都是與他休戚與共的親族和鐵杆,聽到各條船上的詈罵聲越來越重,他們一個個嚇得心驚膽戰,趕緊全副武裝起來,嚴防有船靠上來亂來。

外頭這麼大的動靜,曾一本也聽得清清楚楚,但他已經不在乎了,他把所有人都攆出去,獨自關在艙室中,喝得爛醉如泥。

潮州之敗對他的打擊超乎尋常,讓他深深感覺自己真的氣數已盡,樹倒猢猻散已成定局了。

濃濃的挫敗感讓他生出深深的厭世情緒,是以他明知道眼下還未逃出生天,隨時可能遭到敵人的伏擊,卻還是一點都不想管了。

該毀滅就毀滅吧,反正一出韓江口,就要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了。

當家的撂了挑子,大金牙和姬三等人只好先把擔子挑起來,在讓人心煩意亂的哭罵聲中,儘力指揮著船隊放緩速度,有序通過前方看似廣闊平靜,實則十分兇險的水域。

與黃浦江類似,嚴重缺乏治理的韓江下游也存在嚴重的淤塞狀況。韓江平原人煙稠密,潮州一半的人口居於此地,江面上橋樑眾多,各村各宗引水灌溉,圍堤造田,導致江水流速緩慢。尤其是秋冬枯水季時,巨量的泥沙在入海口沉積下來,使河床不斷抬高,泄洪能力不斷降低。

到了如今的豐水季,徑流陡然增加,江水自然溢出河床,淹沒了兩岸大片的土地。是以看上去無比寬闊的江面,大部分區域水深也就兩三米,只有原先的河道才能通行大船。尤其他們那一百艘千料大海船,必須要排成一列長隊,小心翼翼通過不到一里寬的深水區。稍有不慎便會擱淺,那樣就只能棄船了。

徐渭之所以讓趙昊他們埋伏在江畔的蘆葦盪中,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他要來個水軍版的半渡擊之,方能以少勝多啊!

~~

正當海賊的船隊如過江之鯽,駛向韓江口時,忽聽北面響起一聲炮響。

此時,水手們正蝟集在甲板上,一邊哭一邊聲討曾一本呢。

那枚炮彈像長了眼睛一樣,呼嘯著落在一艘大廣船的甲板。人群中登時開了花,腦袋、胳膊橫飛,場面慘不忍睹,炮彈去勢未絕,又把甲板砸了個大洞。

「有埋伏!」各條船上的哭罵,變成了驚慌的尖叫聲。

伴著海賊們的驚叫聲,幾十門大炮相繼怒吼起來,而且射出的炮彈準的邪乎。雙方相距將近二里,居然能命中七成炮彈!

換做海賊們,這個距離頭領根本不許開炮,因為純屬浪費炮彈。除了少數幾門澳門卜加勞鑄炮廠出品的黃銅長鷹炮之外,他們大部分火炮射程都不到二里,更別說射中了。

其實哪怕訓練有素的海警炮手,平時也打不出這麼好的成績。但這是在水面平緩的江面上,又是伏擊戰,可以準確好計算射擊諸元,調整好仰角和裝藥量,如果這樣還不能保證絕大部分炮彈都落在江心航道上,那海警學校的炮兵課,還是直接取消得了。

兵法有雲。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同逸,后處戰地而趨戰者勞。

特遣中隊雖然只有十艘小型艦,三十門艦首炮,卻以極高的命中率,對幾十倍數量的海寇造成持續的殺傷!讓他們陷入了極大的混亂。

更大原因是曾一本爛醉如泥,海寇們眼下群龍無首。當然就算他醒著,也不大可能再指揮來源如此龐雜的艦隊了。

其餘海主雖然沒喝醉,但只能命令自己的船隊,管不了別人的船怎麼行動。

這下可就亂成一鍋粥了!

有的船隊想要升帆搖櫓,加緊衝出韓江口。

有的船隊想要調頭殺向那該死十艘烏尾船。

還有的船隊眼見炮彈集中落在前方,想要停下來調頭回去,躲避攻擊。

於是有的船想前進,有的船想後退,有的船想拐彎,亂局就這麼形成了。船隻密集的江心水道上,到處船碰船撞成了一團,不少水手站立不穩,失足落水。

無情的炮彈不斷落下,非但砸死了不少海寇,還炸沉了好幾條船——海寇們的船隻,大都是用松木杉木粗製濫造而成,哪禁得住炮彈攻擊?製作精良的永樂大炮,一炮就能把甲板砸出個臉盆大的大洞,然後還能洞穿船底。

可見澳門的葡萄牙人,能僅靠三艘西洋大帆船就橫行閩粵沿海,不是沒有道理的……

船老大們拚命掌著船舵,想要從死亡混亂中脫身而出,好些大船卻不慎因此擱淺,結果又加劇了混亂。

對海寇們來說,大廣船擱淺了就完蛋了,誰還能等到暴雨後水位上漲,讓船脫困不成?

所以船隻一旦擱淺,船上的人只好棄了大船,乘小艇逃之夭夭了。

可以在淺水區航行的小船小艇,處境就好多了。無數小船丟下大船,出韓江口入海逃出生天。

那大金牙還竭力組織了一波攻勢,他派出十幾條快船,去迎擊那十條烏尾船。不求戰勝敵人,只要能阻止他們繼續打炮,為大部隊贏得撤退時間,就是大成功了。

只能搭乘十幾二十個人的快船,自然不可能安裝大炮,當他們逼近那十條烏尾船時,等待他們的是陸戰隊員操縱大佛郎機的連續飽和射擊。這麼點兒兵力,這麼小的船,根本就突破不了特遣中隊的近防火力網。

結果只能丟下上百具屍體,灰溜溜的退走了。

其實要是海寇人心齊,或者戰場換在海上,幾百條船一擁而上,就能把十條敵船淹沒了影。

但善戰者,其勢險,其節短。勢如擴弩,節如發機!王如龍硬是利用這點兵力,藉助地利,讓海寇們炸了鍋……

最終,一百艘大廣船,有一半留在了韓江口。其實擱淺的船並不多,但幾條就能阻塞本就狹窄的航道,讓後頭的大船無法寸進。往回逃也是死路一條,船上的人只能棄了大船,改乘小艇向韓江口逃命。

其實這一仗,海寇死傷並不太重,最多被炸死淹死了幾百人,還不如一天攻城的損失大呢。

但小船小艇的容量有限,只能搭載半數海賊出逃海上。

好在江水不深,流速不快,海賊們水性又好。沒撈著坐船的紛紛跳水,游向江南岸,也都逃得了性命。

逃就逃了吧,趙昊並不在乎。

在這潮汕地區,海賊不值錢,就像韭菜一樣,割了一茬還有一茬。

可那丟下的那幾十條大廣船,在殷正茂嚴厲打擊廣東民間船場,讓海主們越來越難獲取戰艦的背景下,卻足以讓海寇們元氣大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閣老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小閣老 小閣老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05章 痛打落水狗

9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