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121 番外一

第121章 121 番外一

番外大合集

(一)范翠翠番外

正值酷暑,一年中最熱的時候,山裡樹木蔥鬱,卻不顯熱。

今個兒,和旁邊盧氏約好趕集市,她天不亮就醒了,摸黑起床時,床畔的人已起了,灶房傳來火星子噗噗的聲音,她疊好褥子走了出去。

這是並排的兩間屋子,一間灶房,一間卧室,山裡人窮,她剛嫁過來時在樹上住了段日子,後來拿錢修建了兩間屋子,樹上的屋子便賣給別人了。灶房做飯的是她二婚

丈夫,大山,為人憨厚,沉默寡言,相處三年多了,少有聽到他喋喋不休的時候。

她踏進灶房,大山便起身讓了個位置出來,自己抓著角落的砍刀走了出去,她知道他要外出檢查竹籬笆,山裡野物多,時常出來攻擊人,住在樹上還好,像他們住在屋裡

,四周的竹籬笆若是不牢固,很容易被吃掉。

「天沒亮,待會再出去,萬一撞著了怎麼辦?」她在灶前坐下,撿起背簍里的樹葉,一捧一捧往灶眼裡塞。

門口的漢子步伐滯了滯,又折身回來,她說起今日的打算,「咱家還有些銀錢,你挑著野物出門就別賣錢了,換成糧食。」

山裡人靠打獵為生,獵物背下山賣錢或換糧,山裡沒有雜貨鋪,花錢還得去集市,來回折騰麻煩,索性直接換糧食囤積著,省事又方便。

大山嗯了聲,目光幽幽盯著她看了幾眼,轉身出去了。

她專心致志生火,鍋里蒸的是粗面饃,她吃了半個,大山吃了兩個,收拾好碗筷,外邊的天依稀露出的魚肚白,她剛準備換鞋,籬笆外就傳來喊聲,「大山媳婦,大山

媳婦,準備好了嗎?」她應了聲,套上鞋子,捲起褲腳,提著背簍的繩子先出了門,取下門閂,想起什麼似的,回眸和院里的大山道,「你若是速度快,忙完了在集市口等我,我們一起回。

下山要走許久的山路,到集市已是晌午了,好在晝長夜短,回來時不至於天黑,縱然天黑了,借著月光也是能走路的。

院里整理獵物的漢子脊背一頓,加快速度將獵物扔進籮筐,挑在肩頭,三步並兩步追了出去。

山裡人甚少趕集,尤其婦人,幾乎是默契的不被允許出山的,山裡男多女少,許多人娶不著媳婦,怕婦人借著下山的名義跑了,她嫁來山裡三年多了,也就下山過兩

回,一回是她爹過生,一回是她娘得了重病不愈離世。

山裡的日子簡單悠閑,是以前不敢想的。

盧氏提著個籃子,裡邊放著撿來的野雞蛋,日光透過樹林,不甚明亮的照著地面,她前後瞅了瞅,忽壓低聲音道,「大山媳婦,前些日子鐵鎚媳婦跟人跑了,聽說去外

邊過好日子去了,你怎麼看?」

范翠翠手裡握著竹棍,輕輕拍打著兩側的雜草,山裡露氣重,很容易打濕衣衫,她將多餘的露珠拍去,乾爽的衣衫盡量維持得久些,聞言,她臉上並未有什麼波瀾,

但聽盧氏又道,「大山媳婦,聽說你娘家是莊戶人家,那你為何還嫁來山裡?」

山裡日子清苦,趕莊戶人家差遠了,她打聽過,范翠翠是自願嫁來山裡的,親爹是個好的,還曾送過糧食來,好端端的人,怎麼捨得來山裡吃苦?

范翠翠自顧看著腳下的路,灰白的光打在她臉上,神情晦暗不明。

「不管在哪兒都有富裕的有窮的,山裡日子清閑,沒太多的齟齬,我挺喜歡的。」范翠翠言簡意賅帶過,不願意多聊,但她說的也是實話,山裡人窮,大家整日想方設

法打獵,齊心協力過日子,不像山下的人,坐在一堆說人長短。

山裡婦人少,大家惺惺相惜,平時遇著難處你幫我我幫你,不會做那等暗地插刀之事。

盧氏身形僵了僵,淡淡道,「是嗎?山裡的日子哪兒比得上山下......」

范翠翠笑了笑,沒有多言。

山裡叢林密布,她的草鞋濕透了,捲起褲腳的小腿上黏了許多草屑,一個多時辰才生穿過山頭下山,太陽當空,曬得人汗流浹背,范翠翠找了處秧田將小腿上的草屑

洗去,簡單收拾番才和盧氏繼續往前。

她和大山在屋子周圍開了些空地,陽光不足,莊稼長不好,今年全栽種成了蔬菜,她要去集市再買些菜種。

盧氏看范翠翠興緻不高,便沒有多說,到鎮上時,晌午已經過了,日頭正曬,范翠翠帶著盧氏去置辦家裡缺的物件,清源鎮和以往沒什麼區別,集市攤販收攤了,人

少了很多,但卻讓她輕鬆不少,起碼不會遇到熟人,免了大家尷尬。盧氏是外地人,比范翠翠先嫁進山裡,說起來,還是第二回趕集,跟著范翠翠,眼神新奇不已的到處張望,可惜她手裡沒錢,不能買東西,他家那口子答應她下山是

讓她把野雞蛋賣了買些粗糧回去的。

「大山媳婦,這會兒集市人少,雞蛋賣不出去怎麼辦?」賣不出去就不能換錢買粗糧,回家少不得會被訓斥頓,她家那口子不像大山好說話,脾氣一點就燃,平日里沒

少訓斥她,她有些怕。

范翠翠帶她沿著街道走,看十里八村賣野菜菌子的人皆準備回了,指著其中一處空地,讓盧氏把籃子放下,賣不賣得出去,只得碰碰運氣了。

她放下背簍,挨著盧氏蹲下,周圍人看她們穿著破爛,多少有些躲著她們。

范翠翠不以為然,背簍里有兩片芭蕉葉,她舉過頭頂遮擋火辣辣的太陽,盧氏抱怨不已,「太曬了,還是山裡涼快,大山媳婦,虧得你摘了芭蕉葉,否則待會非得中暑

不可。」

她身上兜著早上吃剩下的半個饃,拿出來啃了兩口,見盧氏目不轉睛望著她,范翠翠將饃遞過去,「你是不是也餓了?」

盧氏搖頭,伸手從懷裡一撈,掏出一張餅來,「回到山裡都夜裡了,我帶了吃的。」

行人稀少,出城的城裡人早買了菜回城,只斷斷續續有人從城裡出來,半個饃范翠翠吃了一半,重新裝回去時,聽有人問道,「嬸子,雞蛋怎麼賣的......」

聲音清脆稚嫩,范翠翠忍不住抬起頭來,小姑娘穿著身粉色衣衫站在籃子跟前,左右手牽著個男孩和女孩,正指著籃子的雞蛋問價。

盧氏沒料到這會兒還有生意,忙將餅擱下,擦了擦嘴,眼神落在姐弟二人身上,略有懷疑道,「你們要買雞蛋?」

三人穿著體面,但年紀尚小,大人捨得給錢?

「嬸子,你的雞蛋放幾天了?」桃花掙脫女孩的手,蹲身撿起雞蛋搖了搖,若是壞掉的雞蛋,搖晃的話裡邊會響,她仰頭問道,「嬸子,怎麼賣的?」

范翠翠一眨不眨盯著跟前的小姑娘,她似乎沒看到自己,又似乎不認識了,晃雞蛋的手法甚是熟練,她咽了咽口水,堵在喉嚨的饃饃好似卡住了似的,乾澀得厲害,

約莫她的目光太過炙熱,邊上的小男孩看了過來,精緻的五官,肌膚白皙,一雙眼睛又大又亮,朝她咧著嘴笑笑后便挪開了目光,跟著蹲下身,抓著地上的螞蟻玩。

「一文錢兩個,是山裡野雞下的蛋,要比莊戶人家的貴些。」盧氏原本不想解釋的,但是看對方的手法,又轉變了想法。

桃花挨個挨個檢查了遍,個個都是新鮮的,她笑眯眯道,「嬸子,您算算多少錢,我給您。」

眼角瞥到玩螞蟻的米久,忙伸手拍掉他掌心的螞蟻,柔聲道,「螞蟻咬人,癢得你又哭又跳,看奶奶不罵你。」

抬起頭,驚覺一雙眼直勾勾望著她們,桃花差點沒認出來,許久才疑惑地喊了聲,「娘?」

范翠翠目光獃滯,反應過來,急忙背過身去,整理著衣襟,從山裡下來,她衣衫沾了晨露,雖幹了,但皺巴巴的,髮髻亂得很,她這副容貌,如何配得起一聲娘。

米久仰起頭,一臉不解,「桃花姐,你叫誰呢?」

桃花掙脫他的手,朝范翠翠挪了兩步,抬頭望著她,紅潤的臉頰溢出歡喜來,激動道,「娘,真是您,您走了都不回來看我和米久,您去哪兒了啊。」

她大些了,知道和離休妻是什麼意思,奶奶說范翠翠做錯了事被休了,嫁到很遠的地方去了,想她們的話會回來看她們,就像大雙小雙的娘,哪怕離開周家,時不時

仍會給大雙小雙做鞋襪一樣,但米久都三歲多快四歲了,范翠翠從沒回來過。

她外婆過世,奶奶帶著她們過去,聽說她娘回來又走了,都沒能見上一面。

沒想到,今日會在集市遇上。

她又喊了兩聲娘,朝米久招手,扶著他肩膀讓他喊娘,「米久,這就是娘,你不是說好奇她長什麼樣子嗎,快看,她就是咱們娘。」

不知為何,聽到這話,范翠翠忍不住熱淚盈眶,她低頭看著對她來說陌生全然是陌生的臉,難掩哽咽,「你叫米久嗎?」

米久轉著黑溜溜的眼珠子,看看桃花,又看看范翠翠,忽然掙脫桃花的手,拔腿就跑,不遠處停靠著輛牛車,米久歪歪呼呼跑過去,牽著周士武衣角,指著范翠翠道

,「爹爹,桃花姐說娘回來了,花爺爺說我娘跟天上的仙子似的,但她明明就不是嘛。」

周士武抬眉望去,但看桃花抱著位灰色衣衫婦人,他眼神詫異,「桃花說是娘回來了?」

米久點著頭,不敢再往那邊走。

周士武將牛繩給趙二兩,讓他稍等片刻,彎腰抱起米久走了過去,三年多不見,范翠翠眉目貞靜了許多,身上穿著打補丁的衣衫,臉瞧著比在范家的時候圓了些,許

久未見,二人不知該說些什麼,米久認真望著范翠翠,周士武不吭聲,他也不說話。

半晌,還是盧氏打破了沉默,「小姑娘,你還要不要雞蛋,天熱,買回家放陰涼的地兒擱著,否則容易壞掉。」

桃花抹了抹淚,轉而看向周士武,周士武點了下頭,盧氏面上大喜,統共二十五個雞蛋,其中一個有些碎掉,但周士武爽快的給了十三個銅板,太陽曬,他擔心米久

他們中暑,和米久道,「是你娘,你姐姐沒認錯人。」

米久擰了擰眉,怯生的喊了聲娘,眼神抑制不住困惑,他娘長得和花爺爺說的不太一樣。

范翠翠擦了擦眼角的淚,不住順著桃花頭上的辮子,好幾次張嘴皆不知說些什麼,還是梨花喊曬,周士武才抱著米久走了。

桃花把身上的銅板全給范翠翠,她看得出來,范翠翠日子不太好,「娘,錢您拿著買糧食,我和爹回去了。」

徐氏生了孩子,他們趕著回村探望。

范翠翠哪兒會要桃花的錢,追上前要把錢還給桃花,拉扯間,看周士武轉過身來,低低道,「她給你的你就拿著吧。」

桃花也點頭,「娘,您拿著,您生了我和米久,就當我們孝順您的,往後您好生照顧自己,想我和米久了就回來看看。」

范翠翠一怔,有些不知錯所。

直到看著她們坐上牛車,牛車慢慢駛遠她才回過神來。

「大山媳婦,那是你以前的漢子和孩子,看他們穿得不差家裡該不差錢的,你怎麼不和他好好過日子?」盧氏一臉惋惜之色,心道,難怪范翠翠嫁到山裡,怕是以前做

錯了什麼事,否則有兒有女,團團圓圓,誰捨得好日子不過瞎折騰?

手裡躺著個錢袋子,上邊綉著精緻的荷花,除了銅板裡邊還有碎銀子,她聽說過周家發達之事,有黃菁菁那樣的人在,周家務必會紅紅火火,沒料到,桃花身上竟帶

著這麼多錢,夠她和大山一年的開銷了。

牛車轉過山頭不見了她才收回視線,不發一言背起背簍朝城裡去了,盧氏亦步亦趨追上,有眼色的沒問方才之事。

范翠翠買了許多東西,出城時,遠遠的看見旁邊站著個漢子,他赤著光腳,也不知在樹下避避陰,任由太陽暴晒。

盧氏驚覺范翠翠步伐微頓,順著她的目光望去,面上不由得一陣羨慕,「大山兄弟肯定在等你,他對你,還真是沒話說。」

范翠翠笑了笑,腳步不由得輕快起來,迎著刺眼的光,大步走上前,嗔道,「怎麼不在樹下等著,太陽毒辣,小心中暑了。」

看到她,大山緊繃的情緒才鬆懈下來,拾起扁擔,回道,「我習慣了,不怕,東西買好了?」

范翠翠點了點頭,將背簍里的重物放進籮筐,和他一道順著小徑離去。

有些人,註定成為記憶。

珍惜當下,腳踏實地,才是幸福的開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黃四娘家花滿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黃四娘家花滿蹊目錄 黃四娘家花滿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1章 121 番外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