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大結局

第一百六十三章:大結局

第一百六十三章:大結局

皇上聽到那人的祈禱,很是感動,但由於沒有看到那人的真面目,憑聲音,根本不知道是誰!皇后聽著也是感動,正要說什麼,只聽那人繼續祈禱:「信女苟活於人世,只希望看到丈夫幸福,孩子平安,這樣,哪怕是折了信女的壽,也是心甘情願!」

皇上很感動,上前扶起地上的人來,這才看清楚那人的正面目:「原來是你!」

「皇上,請皇上恕罪,妾身不知道驚擾了皇上,妾身只想著今天是觀音菩薩的生辰,許望最靈驗。」

「是朕嚇著你了!」皇上想到了辛月這近二十年的陪伴,內心十分愧疚,雖然她不是他的髮妻,但卻是與她成了真正的男人,與她有了第一個孩子,第一次做了父親,坦白說,若不是辛月上次的事件,在皇上心裡,這個妻子雖是自己真正的親人,他總是放心把一切都交給她來做,而她呢,也真的是全身心依賴著丈夫,內心對丈夫的渴望不是一個男人那麼簡單,而是她的天,她的一切,她對丈夫深切的愛,才讓她對其他女子狠之入骨……但這麼多年過去了,一切怨恨也都隨著時間的消失煙消雲散,取而待之的是初見時的美好。所以皇上內心突然燃起了對辛嬪的歉意,也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愛意……

這時,皇后也走了過來,說:「原來辛嬪也來祈禱,早知道就一起來了!」

「皇后也來了,給皇后請安!」

「免了,現在也無旁人!也就辛姐姐,總是初一十五的,為大明,為皇上上香祈福,真是有心了!」

「辛月每月都為朕祈福?」

「這,妾身平日也沒什麼事,只要皇上健康,妾身就滿足了!」

「現在宮裡的女人們,總想著皇上晚上會去哪個宮裡,像辛嬪這樣真正惦記皇上的,還真是少啊!連臣妾都覺得慚愧!」

「皇后謬讚了,皇后太忙,所以沒有時間做這些事,妾身平時空閑,也願意為皇上,皇后祈禱神靈的保佑!」

「辛月有心了!這些年,是朕疏忽了你,你與朕時間最長,也最懂朕,你也為朕生了個好兒子,如今太子不僅孝順,工作上也能為朕獨擋一面了,朕很是欣慰!的確,朕也該進進你的位份了。小格子,明天就頒旨,進辛嬪為皇貴妃,位僅次於皇后,在皇後生病期間,替朕理著後宮的事務。」小格子令了旨,辛月立即跪了下來,皇上轉身問皇后:「皇后,朕這樣做,你可有什麼意見?」

其實程央真是太了解皇上了,在皇上心中,對她,彷彿是知己,因為自己總能與他在精神上共勉,能為他的事業出謀劃策,在他困頓的時候可以為他解圍。

而對於辛月,像是姐姐,又像是母親,他是依賴大於愛情,一切對程央的懷疑,若是放在辛月身上,他是不會有如此的反映,因為他信任辛月。

對於皇貴妃馬儷,那完全只是一個擺飾,娶她也完全只是實現政策上的抱負罷了。從來也沒有走進過他的內心。所以,提與不提都是一樣的。

而戚潤,就好像是男人的一個紅顏,可以滿足男人生理上的所有需求,也可以彌補他兒時的虛容心。

至於別的女人,在他心裡也就是一個過客,一個閑時解悶的工具罷了!最多,就是他孩子的母親,僅此而已!

而這個皇上在不同女人心中的位置也是截然不同的,在程央心裡,他只是她在對的時候遇到的錯的人,而這一錯,也就改變了她一生的命運,壓抑了她對自由,對愛情的追求……

在辛月心中,皇上曾經是她的天,而如今,是天下人的天,是後宮女人的天,而她頭頂的面積越來越小……

在馬儷心中,皇上就是姑奶奶給她的人生賭注,他能給她想要的一切……

戚潤,他只是她生命中的一個男人,一個性伴侶,彼此纏綿的時候或許是有點感情投入的,其他時間,就是一個男人而已,雖然他是皇上,但卻不能控制他追求男人的愛好……

時間過得很快,程央終於到了最後的時刻,她不得不與這座皇宮告別,與兒子告別,她要去過她的自由生活,這是她一生所追求的,現在,她已無所牽挂。皇上當看到罩著面紗的臉下,有一雙枯枝般的手,一切揭開面紗的興趣蕩然無存,終於,他同意了放她走,程央拿著皇上親筆寫下的休妻書,離開了皇宮,離開了差點耗盡她生命的地獄!

一切都如程央預計的那樣,辛月成了皇后,她的嘉兒入駐了太子府,太子對他盡心儘力。

而我們的女主人,出宮后便回到了家鄉,與父母小住幾日後,也終於和她心愛的男子,歐陽子軒雙宿雙飛,關鍵是,當她吞下那粒三年製成的藥丸后,容貌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為了不讓人認出他們,子軒帶著程央一直往南,他們希望去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生一群孩子,一起白首到老……

至於采青,她早就有著自己的心上人,那就是她遠房的表兄,與程央他們道別後,她也是有情人終成眷屬!

只是,讓人沒有想到的事,自從程央離開了皇宮,這個皇宮就不再太平,半年後,瀋陽發生了大地震,太子帶著四弟嘉兒遠行救災,燕王朱棣帶著他的軍隊,以地震乃是皇帝無德,天地不容之由,攻入了京城,終於兵臨城下,在圍城整整15日後,一舉拿下京都,來到皇宮時,只有滿宮妃嬪、王子王孫卻獨不見朱允炆去向,在這水線不通的皇城中,朱允炆卻不翼而飛……

皇后辛月,皇貴妃馬儷,還有其他妃嬪都被成為了監下之囚,正在這時,朱棣的長子誠王來到了妃嬪跟前,只見戚潤笑著站了起來,走到了誠王身邊,向誠王府身請安,誠王一把摟過戚潤,笑著說:「讓愛妃受苦了!」

辛月和諸為妃嬪這才明白了真相,辛月氣著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竟然做出賣國求榮的事情來,虧得皇上還那麼愛你。」

「呵呵……愛我?愛我怎麼沒把皇后之位傳給我?愛我怎麼會殺了我的兒子?」

「你,你怎麼能把這些都算在皇上的頭上?」

「不算在他頭上,那我兒子的命向誰來償?」

「皇上啊!你看到了嗎?這就是你最愛的女人!」辛月仰天喊道,說完一頭撞向石牆,一命嗚呼。

誠王立即讓人拉住,可已經來不及了,他急切地說:「不能讓她死,她手上還有重要的東西。」

這時,戚潤從懷中取出了兩把鑰匙,遞給了誠王,說:「讓她死便是了,您要的東西臣妾已經為您準備好了。」說著就要往誠王懷裡靠。沒想到誠王一看到這對鴛鴦鑰匙,根本沒再看戚潤,一把奪過鑰匙,就往回趕,任戚潤如何喊他都不理會。

不一會兒,所有的嬪妃都被押入天牢,戚潤也不例外,這個女人終於償到了背叛的滋味,只是她沒有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早,這麼狼狽,她也狠自己為什麼這麼快就拿出了鑰匙,讓自己失去了利用的價值。

只是沒有想到,還沒到一盞茶的功夫,誠王又來到了天牢,請自接出了戚潤,讓人給戚潤沐浴更衣,自己再來時,對她又變得溫柔體貼,但戚潤也是極聰明的人,她想到了誠王還有什麼事要求她,所以也就假裝配合,果然,沒過多久,誠王便轉入正題:「愛妃,剛才是本王急著要把鑰匙送給父王,所以讓愛妃受委屈了,不過這也是做做樣子,讓那些宮女太監們知道,先皇的妃嬪們都進了大牢,而你,是本王的王妃,以後便沒有人再非議了。」

「王爺想得周到,是妾身誤會了。」

「只是,愛妃那裡是否還有另一套鴛鴦鑰匙?」

「鴛鴦鑰匙?」原來如此,這就難怪誠王再次來求戚潤了,原來這套鑰匙有問題,果然啊,朱允炆的疑心也是天下無雙的,自從安公公的事後,他就命人換掉了鴛鴦鑰匙,戚潤手中的就成了假的了,但真正的鑰匙又在誰的手裡?這個藏著玉璽和天下傳承如意棒都在這個鴛鴦櫃裡面,若是玉璽沒有,倒還可以讓人重刻,但沒有這柄如意棒,他朱棣的皇帝就不可能明正言順!想不到他們千算萬算,還是算露了一點,如今這個皇帝又下落不明,這事怕是無法信服於天下……

戚潤終於明白了自己對於誠王的價值所在,於是,他身誠王說,明天會交給他,讓誠王必須答應她幾個條件:一、要讓她成為真正的王妃,未來以誠王髮妻入葬皇陵。二是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能食言。誠王內心只想互要拿到東西,也就都應了下來,當晚就給戚潤送來了王妃的禮服。

第二天,宮女人發現戚潤著王妃禮服自殺了!這也算是對誠王和朱棣的禮物了!但誠王對天發誓要把她入葬皇陵,也就只能以他王妃的命義給下了葬。

永樂十四年(1414),朱棣登基,第一件事,便是暗中命人追查朱允炆下落。朱棣用了十年時間,苦苦尋找,費盡心力,卻毫無收穫……

於是民間開始盛傳,有的說是皇后程央成仙,帶走了朱允炆;有的說是皇后痛恨朱允炆,化作厲鬼活吞了朱允炆;又有人說,曾在長白山仙界看到了朱程夫妻二人;還有人傳,皇后程央愛上臣子,與之私奔,朱允炆追之天崖……

只是,人們沒有發現,從此,皇宮外的城牆邊多了一個拾荒的老人,他每天都會準時來皇宮門外轉悠,一開始,大家都覺得好奇,慢慢地,也就習慣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明宮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明宮決目錄 明宮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大結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