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魂燈到手

第一百四十七章 魂燈到手

「至於怎麼認識李兄,那就是因為李兄的名聲太響了吧!」等到手中文書燃盡,玄山便輕輕抖了下手腕,似乎是想將手中的灰燼給抖落,但神奇的是,我這個位置看過去,他的手中並沒有看到一絲灰燼,也不知道他抖這一下是因為什麼,頓時在我心中升起一個念頭,這玄山不該會是有什麼潔癖吧!

但馬上這玄山便為我解答了心中的疑惑,只見他手腕抖了一下之後,他的手中憑空出現了一盞燈,那燈有點像元宵佳節放的河燈,但又不全像,這燈的外圍被不規整的七面宣紙圍住,每一面宣紙的顏色也各不一樣,而且每一面宣紙上面還畫著一些我看不懂的符咒,但讓我更奇怪的是那紙燈中的火焰明明離那七面宣紙都很近,可任憑那火焰怎麼跳動,硬是沒有將那宣紙點燃!

「七絕狩魂燈!」李老神棍認出了玄山手中那盞紙燈的來歷,隨即語氣一冷:「看來雷陽飛那小子的魂魄就是你取走的了?」

那人沒有回話,只是微笑著點了點頭,但我看到這一幕,卻非常不爽了,一手指著那人大聲道:「你笑什麼笑?奪人魂魄還有理了?你對普通人出手不怕天譴報應嗎?」

「天譴報應?」那人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回憶什麼,然後似喃喃自語又似對我們所說:「天譴,或許這是鄙人聽過最好笑的話了!天譴是什麼,如果真有什麼天譴,想我玄山又豈會走到今天這一步...罷了,一切都已經發生,人總是要往前看的...如果非有什麼報應,那鄙人定讓這天譴報不應...」

說著這玄山緩緩地抬起一隻手指向了我,邪逸般的笑容從他臉上升起:「至於你這黃口小兒也敢如此對我說話,那就留下你的一魂一魄吧!」

一聽到玄山說要留下我的一魂一魄,我頓時火冒三丈,也沒管三七二十的,破口就是一陣大罵:「你這個拿著黑布裹身體的怪物,還大言不慚的想拿我的魂...」

可沒等我罵完,我突然感覺腦袋很暈,身體更是傳來一陣拉扯力,像似有什麼東西要從身體里分離出去一樣。

「我靠,這是著了那玄山的道了!」雖然身體傳來了不適感,但是我心裡確很清明,雖然我再怎麼清楚這是玄山在搗鬼,但是憑我此時的身手是絕對不可能跟其匹敵的,所以我整顆心的希望都放在李老神棍身上了。

可當我一眼瞥到那老神棍時,那老神棍居然像沒事人一樣,依舊盯著玄山,似乎對我現在的情況壓根不了解一樣!

「這老神棍不是有通天之能嗎?怎麼會沒發現我現在的情況?難道真是這玄山的手段要高於他,讓他不敢分心?」此時我心裡那叫一個恨,有恨李老神棍也有恨自己的意思。

感覺到那股拉扯之力越演越烈,我暗叫一聲完了,這一魂一魄要真被玄山奪了去,雖說不會死,但變成個傻子肯定是有可能的,所以我暗自後悔這次是玩大了。

可沒想到的是,就在我肯定自己這次玩完時,我整個身體一緊,我那被封的純眼從額頭之間睜開,立馬便看見了一段黑霧組成的線從我身體一直延伸到玄山手中,但是當我看見這一幕時,我身體那股拉扯之力正慢慢消失,隨後那股黑霧變成的線也隨之消失不見!

「怎麼回事?」我一感覺到那拉扯的感覺沒有了,我立馬就檢查起自己的身體來,當確認自己沒什麼事後,我心頭冒出一個疑惑,難不成是玄山突然良心發現?可一想到剛剛我純眼打開了,又立馬推翻了這個想法,因為被封的純眼是不會無緣無故的自行打開的!

「閻王命格?」就在我思索這其中的原由時,那邊的玄山突然倒吸一口涼氣,似乎對我奪魂拿魄失敗了,感覺到很是震驚,但他眯著眼睛看了我一會後,又將視線轉到李老神棍身上,邪逸的笑容再次浮現:「呵呵!鄙人原本還奇怪李兄赴約為什麼要帶個半大的小子,原來這小子是千百年難遇的閻王命格,這下鄙人算是明白剛剛李兄為什麼不出手了,確實是...」

「沒有什麼確實,此次赴約本就不是老夫的事,老夫也只是替人赴約罷了,雖然我不清楚你的來歷,但是你最好還是將手中的七絕狩魂燈給我!」

沒等玄山說完,李老神棍便出言打斷了對方說下去的念頭,但是我聽到玄山被李老神棍打斷的話里,便產生了更大的疑惑,這老神棍是真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只是這個時節,我也不好發問,只能等當下的事情過去了再說!

「噢!看來這小子並不清楚自己的命格!」玄山是何等人物,自然能從李老神棍的言辭表情中看出一絲弊端,也不知道他是有意無意,隨即轉頭對我說道:「小子,你被利用了!」

「放屁!」李老神棍一聽玄山說自己利用了我,立馬怒聲而起!

雖然我也知道這是這玄山在挑撥離間,但是我卻沒有太大的表情,只是冷冷的看著場上兩人的對話!

「玄山你還真是居心叵測,老夫就問你一句,七絕狩魂燈你給還是不給!」李老神棍雖然不知道我是怎麼想的,但是在他看來,我這個年紀就是心態再好,也難免會中玄山的計,特別是看到我現在臉色已經不是很好了,所以為了不夜長夢多,他手腕一抖,已經兵器在手了!

「你想要這個?」玄山手掌微微抬起,將七絕狩魂燈向前一送,邪笑著道:「李兄既然想要,鄙人當然要給!何必動刀的槍的呢?傷了和氣!嘿嘿!」

這玄山還真是喜怒無常啊,李老神棍跟他的性格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我目睹了前一秒這人還劍拔弩張的,下一秒就能這麼好說話,這人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的徵兆啊!

可是在我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之時,玄山再一次打破了我的念頭,只見他雙目一冷,拖住七絕狩魂燈的那隻手往前一送,七絕狩魂燈便如同流星一般朝李老神棍飛去,也不知道他用了什麼術法,那七絕狩魂燈竟然還起了一股氣浪,硬是將原本平靜的場地弄得沙土飛揚!

這一下我對玄山的性格有了個大致的了解,這人不是喜怒無常,而是典型的笑面虎,這完全就是前一秒或許有說有笑,下一秒就會動手殺人的角色。

「來得好!」

但是李老神棍看到那對自己突飛而來的七絕狩魂燈,卻顯露出了泰山崩於眼前不動顏色的神情,只見他大喝一聲,然後雙腿微屈,手中的九星乾坤劍舞出一片劍花,將四周弄得潑水不漏!

隨著李老神棍用九星乾坤劍布置了一張滴水不漏的劍網后,那七絕狩魂燈也飛然而至,但是當七絕狩魂燈撞上李老神棍布置的劍網時,卻沒有發出我意料中的那種碰撞巨動,反而很是平靜,那七絕狩魂燈就像獵物撞在了蜘蛛網上一樣!

「多謝了!」李老神棍用劍尖挑著那七絕狩魂燈,隨即手肘一縮,七絕狩魂燈到手,他才對玄山說出這麼一句話來,至於是不是真心感謝還是含沙射影那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看來還是鄙人低估了李兄的手段!」玄山對於李老神棍的話不置可否,然後往前踏了幾步,最後話鋒一轉:「本來鄙人的目的是李兄的師兄,沒想到現在得到一個意外收穫,這還真是天道難測啊!李兄你覺得呢?」

「你想怎麼樣?」

李老神棍眉頭微微一皺,雖然他很想就地解決這玄山,但是他現在也看出了這玄山似乎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先不說這一戰要打多久,光是現在已經是子夜,手中的七絕狩魂燈中的火焰已經不是很強這點,李老神棍就深知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如果自己天亮還不能趕回去,那麼雷陽飛在這七絕狩魂燈中的二魂六魄就恐怕永遠灰灰湮滅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奇門一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奇門一脈目錄 奇門一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魂燈到手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