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大結局

第一百三十章:大結局

時裝盛會是世界時尚界的視覺盛宴,這裡匯聚了世界上最優秀的時裝設計師和形象設計師,所有設計師都想在盛會上一展身手,要知道,時裝盛會有三項獎項,只要攬下其中一項最後那一名,就足以在時尚界國際嶄露頭角,贏得一席之位。

才華燈初上,會館就擠滿了時尚界、新聞界、娛樂圈和商界包括一些政界大人物。盛會上,所有人都在忙著混臉熟,忙著交際賺人脈,忙著交流心得、信息,忙著挖掘新聞、商機,葉絮雨也是帶著南宮黎沁到處轉,驕傲地介紹自己的女兒。所有人都帶著微笑得體的面具,享受著盛會給予的機會,卻不知道一場危機正打著時裝盛會的旗號醞釀著、醞釀著……

「媽,你有沒有感覺好像變熱了。」南宮黎沁揮了揮自己手上的包包,不過,看見葉絮雨瞪過來的目光,知道自己的行為有違淑女行為準則,忙訕訕地放下手。

葉絮雨喝了一口香檳,微微頷首,「你不說不覺得,現在倒是真的熱了一點,或許是走得熱了,或是空調過低或者出故障了吧?不管了,快跟媽媽過去,看到了嗎?那個是薩拉蒂娜,是世界上一等一的設計師,我們可是一直都有合作的,跟我關係挺好的,是難得聊得來的老外。過去打個招呼!」邊說便拉著南宮黎沁向剛進入會館一身張揚紅衣嫵媚動人的金髮女人走去。

南宮黎沁不置可否,不過心裡倒是存了疑惑,留意著進一步的變化。但看到那個薩拉蒂娜,南宮黎沁還是被驚艷到了,看來她媽媽還是個顏控啊,交到的好友臉蛋都長得不錯。

走近打了個招呼,南宮黎沁倒是看到了同樣妖妖嫵媚跟那個薩拉蒂娜不遑多讓穿著一身土豪金的自己的好友,羅斯。

「真巧啊!安和羅斯認識的啊?」薩拉蒂娜看到侄女羅斯和好友的女兒熱情擁抱,驚訝地問道。

「何止認識?安是我最好的朋友!」羅斯摟著南宮黎沁的手臂,眼角飛揚,得意地說道。說完又向南宮媽媽打了個招呼加一個熱情的飛吻。

跟同樣熱情的薩拉蒂娜認識久了,葉絮雨對熱情如火的羅斯的熱情行為也不感到意外,「你們兩個年輕人去說說話吧,聚聚吧,別管我們了。」

南宮黎沁也不推脫,最不耐煩宴會各種虛情假意,被南宮媽媽拉著笑了那麼久,早就僵硬了,直接拉著羅斯到角落講話。

「哎,本來跟尼克那傢伙和勞倫斯老頭約好一起來看看寶貝們,順便看看你的,結果那倆傢伙臨時變卦,不能來了,結果我到今天才跟著薩拉蒂娜阿姨坐專機過來。咦,我們家那倆寶貝呢?」在米國,君陌璃和君陌珏倆只包子早就把南宮黎沁的朋友圈拉攏過去,搞得現在所有好友一見到南宮黎沁不是關心她,而是一開口就問寶貝們在哪、包寶貝們還好嗎。

「這場面不適合他們來,讓我哥帶著回家了。」南宮黎沁答道。

「切,什麼這種場面!?你跟尼克那變態不是去實驗室都帶著手術室有時候都帶著他們嘛,難道那些血淋淋的場景比這香檳美人帥哥更適合小孩看嗎?」羅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不以為然地鄙視道。

「哎呀,我那時不是沒人看孩子嘛,現在有一大家子寵著看著呢,還用得著哪裡都帶著嘛。」南宮黎沁搖了搖慵懶地手裡的杯子,卻不想引得一風度翩翩金髮碧眼的紳士過來搭訕,「美麗的東方美人,你好,我對你很感興趣,請允許我追求你。」華夏語說的字正腔圓。

「但是我對沒興趣,請你讓開。」南宮黎沁手上的動作頓都不頓一下,微笑著拒絕道。那聲音禮貌而疏離,卻沒有一絲余留之地,讓人毫不懷疑其中的真實度。

「呀,我說這位帥哥,幹嘛要對一個已婚婦女搭訕呢?我這樣一黃花大美人都看不見!」羅斯調戲道。

「已婚?」約翰遜挑挑眉,看見羅斯說的不是假話,笑著說道,「不要緊的,我不介意。這位小姐,我是真的心儀於你,不如我們去約會吧。」

南宮黎沁有點微惱,道:「不用,我介意。」

約翰遜看了一下手上的表,意味深長地看了南宮黎沁一眼,道:「不去會後悔的哦……現在還有二十分鐘,還有機會哦。」他相信現在只有他能救她,環視一周,這些享受著奢華盛宴的人,所有的人,今夜將歸於何處,誰知道呢?

南宮黎沁看著他轉身離開前別有深意的眼神,狠狠地皺了一下眉。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猜不透,這種感覺很不好!

「哈~安,現在八點而已吧,怎麼我就覺得困了呢,是不是時差還沒倒過來啊?」羅斯說著又打了幾個哈欠。

南宮黎沁注意力被拉了回來,按理說夜貓子羅斯就算是徹夜不睡都不會打哈欠打得那麼勤啊!而且,她環視了一下,發現周圍的人大多打著哈欠,揉著眼睛,一副想睡不能睡的樣子,更有甚者,臉色都變得差了。

「糟糕!」南宮黎沁心裡咯噔了一下,聯想到大山那次,也是類似的情況,不過,這次人們疲憊的速度更快了很多,而且,溫度好像更高了些。有誰那麼大膽趕在帝都天子腳下動手腳?

「快,別問什麼,我們先出去再說!」南宮黎沁拉著羅斯找到葉絮雨和拉薩蒂娜,讓她們跟著自己出去會館。

「嫂子,你們幹嘛呢?」雲浩作為名導演,也在邀請之列,看到南宮黎沁神色凝重的向門口走去,疑惑道。

「跟著。」聽到南宮黎沁不容置喙的語氣,雲浩摸摸腦袋,趕緊跟上。

一出會館,南宮黎沁明顯感覺空氣的燥熱。抬頭望向天際,南宮黎沁臉上的表情更加凝重,氣場混亂了!

掏出補氣的藥丸,各倒兩顆讓他們服下。對於南宮黎沁的醫術,葉絮雨和羅斯是早就見識過,毫不猶豫地接過服下。

雲浩捏著黑乎乎的藥丸有點猶豫,「這是什麼?」

「補氣丸,好東西。不過看你這麼精神應該不需要了吧?」說著作勢要拿回來。

「哎,別別別!我這就吃這就吃!」雲浩對南宮黎沁的醫術也是早有耳聞,連忙扔進嘴裡,差點噎死自己。

「餓鬼投胎!」羅斯服下藥丸立刻就感覺活過來了,有精力諷刺雲浩。薩拉蒂娜看見葉絮雨和羅斯立刻恢復活力,也明白了藥丸的珍貴,跟著吃下。

「到底是什麼回事兒啊?」葉絮雨問道。

「現在還不知道。」南宮黎沁拿出手機想要打電話給君易凜,卻發現手機沒有信號,讓葉絮雨他們拿出手機看一下,結果發現都沒有信號,應該說信號被屏蔽了!

「現在怎麼辦?」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

「閉上眼睛,緊閉,不要說話,等到我讓你們張開眼睛的時候再說!」南宮黎沁把他們三人帶到一處監控死角,打算把他們帶到空間里,這一次,事情只怕是不容樂觀,她沒空顧著他們了。

「小沁,你爸爸哥哥還有寶貝他們沒事吧?」葉絮雨看到女兒煞有其事嚴肅的樣子也變得很緊張,緊抓著她的手擔憂地問道。

「媽,沒事,他們都不會有事的,一定!我保證!」南宮黎沁鄭重地說道。這也是她對自己的承諾,她現在還不知道除了帝都其他地方還有沒有事,但是,不管怎麼樣,她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家人!

半晌,南宮黎沁放開他們的手,「好了,現在可以張開眼了。」

「哇!這裡是哪裡?」羅斯首先驚呼出聲。

青山碧水,小溪幽草,泉水叮咚,哪裡來的人間仙境?

「嗷嗚~」主人,你腫么來了?這些人是誰啊?

「這個是大白,這個是我的媽媽,這是媽媽的朋友薩拉蒂娜,朋友羅斯、雲浩,大白,幫我照顧好他們好嗎?」得到大白肯定的回答,南宮黎沁對羅斯他們說道:「你們好好獃在這裡,過了今天,你們就把這裡忘掉吧。」

如果有需要,她會讓大白把他們關於空間的記憶忘掉。畢竟知道這些,對他們沒有好處,反而容易惹來麻煩。

說罷,南宮黎沁就準備出去看看情況,「小沁,媽媽什麼都幫不了你,你要小心!」葉絮雨緊緊捉著南宮黎沁的手,擔憂地說著。

「嗯,我會小心的,別擔心,媽媽。」南宮黎沁肯定的點點頭。

「麻麻!」這時,小包子也是如法炮製把在帝都的葉家人和君家人帶了進來,一看到南宮黎沁,心裡的緊張和不安立刻消失不見,興奮得撒腿就跑過來向南宮黎沁跑來。

「好寶貝,好樣的!」看到包子們竟也那麼敏感懂得把人安排好,心裡很是欣慰。

一進空間,君應乾就覺得全身的血管都舒展了,方才莫名的疲憊也消失不見了,摸摸鬍鬚,「嗯,小沁,看來你們真的很不簡單,他們還說什麼神女呢,胡扯!要我說,天命之女是我們家小沁才是!」

聽到君老爺子後半句,南宮黎沁疑惑道:「爺爺,你說什麼天命之女?」

「哎,那些個有的沒的就不說了,先討論討論現在的正事吧。現在帝都怕是炸開了,氣運在消失呢,到底是誰竟敢在華夏撒野!?看來這場什麼時裝盛會目的不純啊!」

「爺爺,您也發覺了?」到了君應乾這一輩,基本上也不修鍊了,所以,對於君應乾能感到消失的靈氣,南宮黎沁覺得很佩服。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君應乾得意了。

「氣運消失?怪不得感到身體乏力沒勁得很呢!」葉清風頓悟道,「那現在怎麼辦?帝都氣運消失的話,華夏難保啊!不行,我要去軍部看看!」一想到好不容易重新建立起來的繁華盛世就要面臨災難,經歷過戰火硝煙的洗禮的葉清風做不住了。

「姥爺,別,您老還是在這修養著先,相信我們年輕人可以擔負重任的。」南宮黎沁拿回讓耄耋老人跟著著急受罪。

「對啊,老葉,我們這些老的就不要讓年輕人擔心了,還是好好的呆在這兒,等好消息吧。」葉奶奶拉著葉清風的手背,勸道,有對南宮黎沁說,「小沁,小心!姥姥在這裡等著你回來,一定要平安,你有什麼事姥姥也不活了!」

南宮黎沁眼睛泛起淚光,投進容蘭的懷抱,就像小時候每一次想爸媽時撒嬌一樣,蹭了蹭,哽咽道:「姥姥,別這樣,小沁會小心的,而且,您孫女這麼厲害,難道您對我沒信心嗎?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等我回來要吃姥姥做的菠蘿雞!」

容蘭揉了揉南宮黎沁的頭髮,慈愛地說道:「好好!姥姥給小沁做,等著小心回來吃!」卻不想,這一等,就是一年,菠蘿雞也在葉家的飯桌上出現了一年,使得之後葉家眾人都是聞菠蘿雞色變。

好不容易安撫好一眾家人,南宮黎沁終於從空間出來了,當然,還多了一串尾巴,就是被葉老爺子委以重任的葉家除了在軍營的葉黎景之外的兩兄弟、南宮黎煊還有兩隻包子。剩下的唯一年輕男丁雲浩當然也想跟著幫忙,不過,他從來都沒有修鍊過,也沒有外家武功,也就作罷。至於南宮黎沁的三個舅舅和大舅媽還有君爸爸也都是有公務在身,根本就沒回家。因此,南宮黎沁守護住帝都的願望更加堅定。再者,帝都也是君易凜守護的地方,在他不在的時候,她理應為他守護好。

而君易凜心急的根本就忘了空間,還在拚命地趕路。而且一開始他還有所顧忌,因為有後面有一幫人跟著,他根本就施展不開,說是用十足功力,也不過是按照像趙飛穎這樣的初級修鍊者而言。

在君易凜剛從西部邊境往回趕沒多久,五長老就趕到給他通風報信,而趙飛穎也因此趕了上來。

不過,一聽完五長老的話,君易凜就急了,也不管他們能不能跟上,讓五長老通知其他幾位長老,就重新發動全部靈力,全速前進。

這邊,帝都全城戒備,軍警幾乎全部出動,加大防偽警惕。不過,想來效果極弱。

南宮黎沁剛從會關門前剛才消失的角落出來,就遇到了約翰遜,西方那邊的策劃頭子。正好合了她不想他們出去的心愿,示意包子們先別出來。又悄悄地把空間鎖上,讓包子們無法自由出來。

「不愧是我看中的東方美人,就是與眾不同,差不多二十分鐘還是那麼有精神,光彩照人!」約翰孫一看到南宮黎沁,眼睛一亮,剛在會所裡面一轉眼美人就不見了蹤影,尋尋覓覓,本想著放棄,卻沒料到剛出來就碰上了,真是緣分啊!

「美麗的小姐,可願與我同行?」約翰孫深邃冰藍的眼眸閃爍著志在必得!

南宮黎沁本想著不理他,趕緊去找擾亂的中心點,可看了看他眼裡的光芒和自信,轉念一想,既然這人這般胸有成竹,絲毫不見其他人那樣的慌亂無措,想來是個知情人。既然這樣,用上門的引導者何不用?臉上恰如其分地表現出一點著急和強作鎮定,道:「我、我朋友他們出來不知道去哪了?我想去找。」

約翰孫對南宮黎沁略微示弱的話很滿意,抬起手看了看,還有五分鐘!勾唇深情款款安慰道:「親愛的,我為她們的處境感到擔憂,但是很抱歉,恐怕沒有時間了,比起你朋友,我更在乎你!就像中國古語所言,吉人天相,相比他們會沒事的。跟我走吧,不然來不及了,相信我,等這風暴過去我們再來找找。」

「那、那好吧……」南宮黎沁囁嚅道。

皇城祭壇上,七名島國術士正盤坐在地上,對著中間念念有詞,中間一個四角青銅樣小鼎正在劇烈顫動著。

而一邊,而祭壇周圍擺著四個黑乎乎的方形機器,不斷發出不可見的光線。顯然,帝都的高溫正源於此!也正是因為這些能量子把整個帝都的信號發射系統統統搞得癱瘓,就算是有再多再好的無人掌控武器設備,也是毫無用武之地,幾乎所有的高科技在面對那幾個黑盒時都焉了!

作為華夏第一首長,莫珉旭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有著當仁不讓的責任,包子的親爺爺君衍豐也一樣!

「咳咳……現在我代表華夏全體公民……請你們出去,我們……華夏不歡迎你們!」莫珉旭感覺自己好像被抽空了所有力氣一樣,連抬手都感覺到困難,明明很有氣勢的話,卻要停頓幾次才能說完。

他很憤怒,想要用子彈掃射,但是不能,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懼子彈!更是恨不得把眼前這些人用核彈給滅掉,但是不能,帝都還要保住!

「呵呵,你只是華夏的管理者,邀請我們過來做客的可是你們國家的真正代表。」佐藤看見莫珉旭虛弱得只能倚著轎車,滿意地摸摸下巴,得意洋洋道。

莫珉旭心下一驚,疑問地看向君衍豐。

君衍豐也是不解,抿唇憤怒地說道:「混賬!我可沒有邀請你們來!你們是怎麼混進時裝盛會來的!?」君家所有子孫都是要經過培訓的,就算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走向修鍊的道路,但比起一般的外家武功學者,也是好上不少,身體素質很好,再加上南宮黎沁經常提供的各種藥丸,所以,君衍豐現在狀態還算不錯。

佐藤詭異地看了他們一眼,「呵,雖然不是你,但是也是你們家的人。」

「誰?」君衍豐眯了眯眼,露出懾人的凶光。假如有哪個君家人敢違背祖訓,做出叛國的行徑,他決不輕饒!

「既然你這麼好奇……大長老,出來見見你們家主吧?」佐藤拍拍手向一處角落叫道。

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聽罷,覺得也沒什麼可瞞的了,反正他們是為了均價的未來,華夏的未來,問心無愧!便齊齊飛身出現在眾人面前。

「哇哦!不愧是中國功夫!真是厲害!」一名西方科技人員看見三個白髮飄飄的老人憑空出現感到很震撼,忍不住驚嘆道。其實,三人哪裡是憑空出現,只是速度太快,一般人看不見罷了。

「大長老!?二、三長老?你們怎麼會在這兒?」君衍豐豎著眉,「難道背叛君家的人竟然是你們!?」語氣很不可置信,卻又很肯定,透露出無限的憤怒。

站在君衍豐半步之後的君易歆的親爹、君衍豐的手下藍齊也是一臉憤恨又驚訝地等著三個身穿長袍的老者。

「別這樣說,家主,我們是為君家和華夏的未來著想,只要我們能夠到達異界,升級還不是分分鐘的事兒?到時候我們君家就要迎來新生了!」大長老理直氣壯勸道。

「瘋了,你們!我才是君家家主!君家的未來怎麼樣,不是你們該想的!專心修你們的仙就好!快停止,制止他們。」君衍豐命令道。他們君家嫡系這些年來對這些個長老很不滿,仗著年老有點靈力,就把眼睛放頭頂,越來越看不清自己的地位了!平時在本家怎麼鬧他敬老任由他們,可是現在這樣出格的事,他無法原諒!看來,長老是要廢掉了。不過,隨即,他嘴角有苦澀一笑,他自己一沒靈力,二武力又不夠他們強,那什麼制住他們?

「沒有靈力怎麼修?現在是個好機會,無論如何我們是一定要捉住的。」二長老說道。

在場的華夏人對君家都是有所耳聞的,看到這,大家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只是,西方那幫科學怪咖和島國術士哪裡是能夠相信的?而顯然,瞞著華夏搞出這麼大動作,要說米國官方等國家毫不知情,誰相信呢?因此,如此這般,他們更是肆無忌憚。大家都覺得君家這三個老頭是瘋了,修鍊修得走火入魔了!但是現在,這幫瘋子聚在一起,能力又不是他們能夠抵擋的,他們哪能扳回來?難道天要滅我們華夏?

「嘿,看來我沒來遲哦?」約翰遜拍拍手,紳士地把南宮黎沁迎下車,看見大家還站在這,勾唇笑道。

「小沁!你怎麼來了?」君衍豐首先看到南宮黎沁,疑惑地問道,隨即又皺著眉道,「這裡危險,你回去吧。」

「莫伯父、藍叔、爸,」南宮黎沁先打了個招呼,后無奈的擺擺手,不慌不忙笑道:「沒辦法,本來想著跟我媽媽好好的玩玩,結果來了那麼多討厭的蒼蠅,只好先過來把蒼蠅拍死再說唄!」

「胡鬧,快回去吧,危險!」假如他兒子來還好,有個幫手,但是這麼嬌滴滴的兒媳來這,不是不合適嘛,要是有什麼事,到時候兒子和孫子怎麼辦?

「對,小沁,快回去吧,這裡不是你來的地方。」南宮黎沁不僅是少夫人,還是把頑劣的君易歆帶向好的方向的恩人,藍齊對南宮黎沁的印象很好,因此也勸道。

南宮黎沁心裡覺得很溫暖,又有兩個家人,她,更是不能退縮了。

「你是什麼人!?」約翰孫看到南宮黎沁跟華夏首長們那麼熟稔的樣子,很是驚訝,就怕有什麼疏忽壞了大事,不過想來這麼個弱女子也翻不出什麼巨浪,隨即放下心來。卻忽略了南宮黎沁到了現在竟然一點事都沒有的事實,更沒有想到南宮黎器正是最大的那個變數,後來的失敗更是告訴他一個道理,不要低估任何人,特別是女人,不過,他是沒什麼命來總結經驗教訓的了。

南宮黎沁可不管他怎麼想的,看到華夏的首長和軍人們都那麼「虛弱」,狀如林黛玉般,一時間也沒有那麼多藥丸,只好臨時把一壺靈泉水舀出來,把一些爭強體力和精神力的藥粉倒進去,遞到莫首長手上,讓他們傳著喝了。

那幫人倒是不制止她的行為,他們產生更多的氣,他們收集就會更多不是?

趁著他們喝葯的空隙,南宮黎沁打量周遭的一切。

「你就是飛穎所講的那個生下少主孩子的女子?」

被打攪了思路,又聽到這老頭用那麼高傲看不起人的語氣,南宮黎沁不悅地眯眯眼,不過倒是掛起了得起的笑容,別人不要臉,你不能跟著看齊不是,「請問這位前輩,你是誰?」

其實,南宮黎沁也猜到了一點,這老頭目空一切的眼神不就是趙飛穎的寫照嗎?趙老爺子已經見過,會掩飾著點,還沒有給臉色給自己看,為這一位應該是趙飛穎那傳說中的師傅了吧?

果然,那老頭一拂衣袖,對南宮黎沁加到君家卻不拜訪自己不認識自己很是不滿,鼻子哼了哼,道:「果然不是真正的少夫人,連君家的長老的不認識!」

「我是不是君家的少夫人不是您老可以決定的吧?長老很很了不起嗎,爸?」剛才在來的路上,南宮黎沁就已經把他們之間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想來著家主跟長老之間的矛盾是永恆的。

君衍豐微微一笑,露出今天的第一個笑容,煞有其事的介紹道:「小沁,這位是大長老,那是二長老,三長老。」

「哼!無知小兒!少夫人我們只認飛穎!」大長老一遇上趙飛穎這個小徒弟的事,就會失去冷靜,在他眼裡,趙飛穎才是他們君家內定的少夫人,而且,君衍豐不願意接受他們的安排,但是最後還不是一樣的娶了藍衣凝?

「大哥,不要跟她多說了,時間到了!」二長老說道。

三個長老隨即在地上圍成三角形做好,等待著到達異界。

「好!哈哈!真好!完美計劃、完美時代、創越時空!開始咯!」

隨著約翰孫的張狂的話落,四周樹木瞬間枯萎,化為灰燼,房屋震動,飛沙走石,轎車也晃了起來,甚至有飄到半空的意思,莫首長等人抱在一起才堪堪站穩,避免飄到半空。

一切都是那麼迅速!

「你們想得太過美好了吧?」南宮黎沁站在半空,向下望著混亂的人群,對著祭壇上面猖狂的約翰遜和佐藤說道。

「你、你怎麼站在空中了?」約翰遜吃驚問道,不過隨即又著急道,「親愛的,快下來,來這兒,不然你就會跟著他們漂到某個黑洞去了!」他是真心喜歡這個才剛認識的東方美人的,還沒有真正一起玩過呢,他可不想美人就這樣餵了黑洞。

沒錯,就是黑洞!

作為無神論者,他們根本就不相信有什麼異界。反而對能量子高速運轉,打通黑洞的道路比較感興趣。經過十幾年研究,終於被他們打開了,不過,最多那一次是讓一些動物消失,現在用真人做實驗想想都興奮!跟島國人合作是他們找上門的,島國術士想要得到帝都濃厚的氣運,這些他們不懂,不過有人提供巨額研究資金各取所需何樂而不為?而之所以選擇華夏帝都,是因為資金巨頭米政府的條件,反正他們能做實驗就好,也不管你是帝都還是紐約。至於跟君家長老合作,不過是想借他們的特殊地位,開方便之門,拿華夏帝都做實驗而已。

「什麼黑洞!?不是異界嗎?」二長老首先發問。

「嘿,黑洞也是異界啊,奇異的世界嘛!說不定你們會喜歡那裡的。」約翰遜毫不在意揮揮手道,看到南宮黎沁還不下來,盯著那幾個黑盒子,又道,「親愛的,看著那個幹嘛,就算你想要毀了它,也是不行的,那東西使用最新設計的材料做的,兩千度的高溫都不會有一點損害。還有一分鐘他們就要消失咯,乖乖地還是上來吧,我只讓你來哦。」

南宮黎沁聽到這也是緊張了,不過,越是緊張她反而越鎮靜,想著偷偷打開空間把君衍豐他們先送到空間,卻發現:空間關閉了!

這下子,南宮黎沁不淡定了。只是,為什麼脖子溫溫的,一摸,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隱藏著的鳳凰玉竟然現形了!

那邊,已經趕了大半路的君易凜也是發現了這個現象,頓時手心直冒汗,狠狠掐了掐自己的手掌心,呢喃著南宮黎沁的名字,直往前不要命地沖,眼睛也是急得發紅。

「搞什麼,這麼熱鬧!?」這時,一道疑惑的聲音響起。

只見一個鶴髮童顏的老人飛了過來,身後還跟著幾個人,其中一個正是古鐵樹的翻版,只是比古鐵樹滄桑一點。

「小煦!」南宮黎沁一看到這人就忍不住驚呼出聲,完全沒有意識到哪裡來的記憶。

「姐姐!」很顯然,大個子古尋希也就是鳳煦看到南宮黎沁也很是激動,猛地把人抱住,竟嗚嗚地哭了起來。

「沒事了,姐姐沒事。」南宮黎沁抱著這個比自己老的弟弟,也是很動容。

「喂!好歹我是你們姑父呢,怎麼可以忽略我呢?」朱啟看見這姐弟兩溫馨的重聚場面,有點心塞,自己還沒見到家人呢!

南宮黎沁不好意思地放開鳳煦,脖子上的鳳凰玉在空中劃過一道美麗的弧度。

「這是乾坤玉!哈哈、哈哈!天助我也,我朱啟可以回家啦!」

「這只是一塊,可以嗎?」南宮黎沁拿起脖子上的玉,疑惑問道。按理說君易凜的那一塊跟自己的這塊加起來才是乾坤啊。

朱啟好一陣激動,環顧四周,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道了一聲糟糕,又聽南宮黎沁的話,解釋道:「最好是兩塊玉一起,但是假如只有一塊玉也是勉強可以的。不過……」

「不過什麼?」南宮黎沁問道。

朱啟搖搖頭,「不過要付出一點代價,不過是什麼代價倒是不知。」

「現在要開啟異界的大門的話,能不能把這些將帝都引進黑洞的能量波引進空間間隙?」還有半分鐘,南宮黎沁心裡很亂,很想爸媽,很想哥哥,很想寶貝們,很想君易凜!但是現在不容她分心,只有保住帝都才能保住她愛的人!

「應該可以!」他也不敢肯定。

「姐,你想幹什麼……不要,讓我來!我可以保護姐姐了!」鳳煦一看南宮黎沁嚴肅的表情就知道她想幹什麼,急忙自告奮勇。

「不可,這鳳凰玉是七玉之主,只有它承認的主人即鳳凰玉的主人才能開啟。」

「不用說了,我來!」

時間僅剩十秒鐘,不容她由於那麼多,南宮黎沁直接咬破手指,用血畫出空間開啟符。頓時,赤橙黃綠青藍七塊玉石飛到空中把南宮黎沁圍住,飛快地繞著圈圈,熱騰騰的四周升騰驀地起另一種溫潤又帶著微涼的風,南宮黎沁趕緊把靈力源源不斷地輸出,而鳳煦的修鍊功法本就和南宮黎沁的同宗,連忙把靈力輸給南宮黎沁,而朱啟也是在一旁給兩人護法。

該死!感覺到血液的共鳴還有玉石的嗡嗡聲,君易凜眼睛幾乎完全充血,露出兇狠的光芒。快了,一定要等我!

空中,南宮黎沁源源不斷地把靈力輸到符中,渾厚純凈的靈力讓長老們很是震驚,頓時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不已。慢慢失去鉗制,也假如其中。

四周,不斷四溢的溫潤氣息跟詭異壓抑的能量波作鬥爭,最終佔了上風,慢慢地開始吞噬那燥熱的能量。

天地色變,亮如白晝,今夜帝都所有人都看見空中七色光當中那一抹傾城絕世的身影,所有人都記住神靈降生,帶來重生!

只是,南宮黎沁的臉色慢慢發白

南宮黎沁覺得心臟都要爆裂一般,靈力近乎枯竭了,臉上露出澀然笑意,難道真的要犧牲自己,還不讓見到君易凜最後一面?就像上輩子一樣?這真是諷刺,兩次都死在最愛的人剛好不在的時候,老天,你在玩我們么?

南宮黎沁向天際露出鄙視的笑意,苦中作樂也不錯啊。

「小丫頭,別說我坑你們啊!你既然敢獨自開啟空間,那總得有付出不是?哎呀,誰叫老人家我心地善良呢,這樣吧,讓你轉一圈見識見識再回去吧。說好了哦?」突然一道聲音在南宮黎沁腦海里炸響。

「誰跟你說好了!?你給我說清楚!」可惜沒有回答。南宮黎沁只感覺力不從心,意識開始有點恍惚。

「沁兒!」

君易凜眼睛通紅,好像地獄來的使者,很是狼狽。

除了那一次看見鳳晞母子三人的屍體,君易凜從來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麼挫敗,明明那麼努力了,為什麼還是趕不上,為什麼看見的還是自己最害怕的南宮黎沁那麼虛弱,好像隨時離開的樣子?

來不及多想,猛衝到南宮黎沁身後,想把靈力輸給她。卻不想還是遲了點,隨著空間大門開啟,天空一道金光劈開一條縫,南宮黎沁噴出一口血,染紅了祭壇。

鳳凰空間里,心急如焚的包子們也是不約而同地吐出一口鮮血,幾乎把眾人急壞了。

「沒事,等我……」這是南宮黎沁閉上雙眼前,微笑地撫著君易凜的臉說的最後一句話。

「沁兒——」擁著南宮黎沁的毫無血色的身體,君易凜不可抑制地吐了一口血,飛濺幾米遠,直把南宮黎沁的血跡蓋住。

手指顫抖著撫著南宮黎沁的臉,掠過鼻尖,重重地呼了一口氣,「還好還好……」眼睛溢出淚水,不是不流淚,而是情到深處,「你這個壞丫頭,如果再這樣,我這次都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你才好了……」

……

「你說你怎麼那麼懶呢,都睡了三百八十天了,還不醒來?」

夕陽下,別墅前,一容顏出色的男子摟著一同樣出色的女子坐在早地上,只是女子身下還墊著厚厚的羊毛毯。

不遠處,一隻大白狼慵懶的望了望天際,哎,那老頭回去異界了,真是羨慕啊!不行不行,等主人醒來,人家也要回去!找個老婆!想到這,大白幽怨地看了看眼睛緊閉表情恬靜就像睡著了的女子。

「粑粑、粑粑!我們回來了!」

上一年,君陌璃和君陌珏小朋友按照南宮黎沁之前的吩咐正式成為幼兒園小朋友,雖然很不耐煩那些哭哭啼啼又臭屁的小朋友,但是看見麻麻還沒有醒來,看不到他們升級,所以升級遊戲暫時擱置。

「快去洗洗手先,姥姥給你們做飯去。」把包子們從幼兒園接回來,葉絮雨又急急腳往廚房走去,只是走過君易凜面前時,嘆了口氣;

哎,這孩子自從小沁昏迷把那些人給虐了一遍之後,整天幾乎都不說一句話,不在小沁面前時比北極的冰山還要冷。

包子連忙把書包拋下,洗完手,就跑到南宮黎沁那兒,拉著南宮黎沁的手例行訴說他們今天的新見聞。

說著說著,大包子突然頓了頓,僵硬地望了望弟弟,又望了望粑粑,看到兩人跟他同一樣的狀況,頓時怔住了。

他……好像聽到麻麻誇他真棒!?

「沁兒……你終於醒了?」君易凜不敢說太大聲。

「獃子,我回來了!」一道略微沙啞但在君易凜父子仨聽來確實天籟之音驀地響起,「寶貝,想麻麻了嗎?」

------題外話------

大贈送咯!感謝親們一直以來的支持相伴!終於要完結咯!

有點急,有好些事好些人沒交代清,很抱歉,可能稍晚些會有番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空間重生之天才醫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空間重生之天才醫師目錄 空間重生之天才醫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章:大結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