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結局

大結局

出了中州,通過傳送陣來到三域中的靈武域,又往西行三天,才終是到達水氏所在地界。

不愧是比天極門等大門派還要久遠的大家族,水氏所在的地域佔地非常的廣,所佔地域其仙靈氣很明顯比其他地方更是濃郁,整個水氏的地界中都與那些洞天福地相似。

整個水氏除了水百念所在的主家,其旁支更是錯綜複雜,經過幾萬年幾十萬年的繁衍人口更是多了不少。

聽說已經快要到達目的地了,納蘭卿從室內走到飛舟的甲板之上,整個人不由得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只是一個家族,但其佔地卻和一個門派所佔地相差無幾。

雖然現在朝前看去,還是白茫茫的一片,彷彿是一道天然的屏障一般將水氏與外界隔絕開來。

穿過白霧,納蘭卿終於看清楚了水氏真正的模樣。

和納蘭卿想象的有些差距,她本來以為也會和那些門派一樣,有多少個山脈聚集在一個地方,但實際上,映入納蘭卿眼中的卻又很大的差別。

佔地確實很廣,從飛舟之上納蘭卿可以清楚的看到地面上那些點點房屋,但最為亮眼抓人眼球的卻是眾星拱月般的中心城,不用多想,那肯定就是水氏最為中心的地方。

而更為巧妙的是,這座中心城不在地面,它是一座懸浮於半空之中的空中之城!

一道白霧如絲帶一般繞過城牆之外,雲霧飄渺,城中各種衝天的靈植綠意襲人,宛如仙境,這才是真正的仙城啊!

「喜歡嗎?」水百念也走到甲板之上,和納蘭卿並肩而立,看著眼前的美景,臉上顯出無上的驕傲,這裡是水氏!這裡是他的水氏!眼中又閃過一絲狠辣,只能是他的水氏!

納蘭卿倒也沒有扭捏,直接點點頭,若是不考慮水氏人心的複雜,就這裡的景色確實是難以讓人不喜歡。

水百念見此也不由得笑的開懷,「喜歡就好,小卿兒,這以後就是你的家啊!這座空中之城是我們水氏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又叫做浮空城。」

說完這話見納蘭卿沒有說話,也不在意,只是看著底下的情景,心裡生出一股豪氣與傲然。

納蘭卿搭乘的這座飛舟是水百念的私人飛舟,是一個中品仙器,其底部還雕刻著大大的『雲甫』字樣,水百念字雲甫,這艘飛舟也算是他的代表。

所以此時在地面上的一些族人感覺到一陣陰影,看到天空之上那艘印有族長專屬的飛舟,不由得紛紛呼喊道,「族長回來了!族長回來了!」

有的更甚於就此跪地,表達自己的尊重。

這些普通的族人很可能幾十年幾百年都看不到族長的面,但不妨礙他們對於自己族長的尊重敬畏。雖然人心複雜,鬥爭不少,但這些普通的族人卻對自己族長一直有著從心底發出的敬重,他們感謝帶領水氏一族的族長,感謝有他才有了自己美好的生活。

他們也並不了解自己族長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的信仰,一族之長就是他們的信仰!

看到這一幕,水百念更是覺得欣慰,也更堅定了自己先前的決定。

納蘭卿倒是有些驚訝,她以前一個人慣了,更是沒有怎麼見過這些大家族的情況,倒是不知道原來一個氏族中這些普通族人竟然對自己的族長有如此高的敬重。

狀似不經意的看了水百念一眼,納蘭卿卻覺得有些諷刺,這些族人把族長當天,但實際上呢?這些族中掌權的人卻根本不把這些人當回事,這些人只是他們成就野心的一個工具罷了。而等到沒有了利用價值,那麼等待他們的也就是死而已。

漸漸的,納蘭卿發現飛舟的速度正在減慢,並且在慢慢降落,只是這裡離浮空城還有一段距離,所以納蘭卿有些搞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水百念看來是時刻注意著納蘭卿,只是那麼一點兒的疑惑就被他捕捉到了,他笑著解釋道,「浮空城是不能直接飛上去的,我們需要從那裡上去。」說著指向前方。

穿過層層白霧,納蘭卿這才發現,這座浮空城底下竟然還有東西!

那是一根巨大的樹榦,根植緊緊抓到地底下,而那偉岸的軀幹卻是穩穩地將浮空城鼎立於天!

即使是見識廣如納蘭卿都震驚了,這般粗細的樹榦,她從來沒有見到過!對比自己空間里已經有幾萬年的元靈果樹,納蘭卿發現,這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所以說,長成如此巨大的模樣,該是有多大的樹齡?

只是,可惜的是,這棵樹木竟然沒有靈體,納蘭卿看不明白,這不是一株死木,而又有如此高齡的樹木又怎麼可能沒有靈性呢?而浮空城又有著幾萬年的歷史,那麼這棵樹幾萬年前難道就是這般模樣?

納蘭卿百思不得其解,走進了她能夠感受得到,只是那軀幹就散發出了陣陣威壓,也就是這股力量讓人飛上浮空城。

「麻麻,我好不舒服。」

納蘭卿看得入神,腦袋裡突然響起一個稚嫩的聲音,元靈果樹在納蘭卿空間里幻化成一個小人模樣,正皺著小眉毛,朝納蘭卿抱怨著。

納蘭卿不動聲色,用意識和元靈果樹交流,「小元,怎麼了?」

小元癟了癟嘴,一副哭腔,「麻麻,我也不知道,只是,只是我看到那棵樹就覺得好傷心,好想哭。」

納蘭卿皺眉,又將目光投入到那根軀幹之上,小元作為一棵樹對於同類之間的感知肯定是要敏感很多,只是,這棵樹到底是發生了什麼竟然讓它感覺到悲傷?

水百念發現納蘭卿皺著眉一直盯著軀幹,開口問道,「怎麼了?」

納蘭卿搖頭,展開眉頭,狀似不在意的問道,「就是覺得太震撼了,這浮空城是怎麼形成的啊?」

水百念聞言臉上浮現出一絲得意自豪的模樣,彷彿這裡的一切都是他創造的一般,「這個軀幹傳言為死亡之樹的軀幹,當年死亡之樹幻化成人在神地興風作浪,犯下滔天大罪,我水氏一族的祖先勇猛摘下它的樹心,並將其鎮壓於此,在這之上建起浮空城。」

納蘭卿點點頭表示了解,但她的心裡卻並不怎麼相信這些話,死亡之樹?呵,閱遍過所有的古籍,納蘭卿都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樹木。而更重要的則是,她相信自己的感覺相信小元的話,從這顆樹上面她沒有察覺到半死的死亡之氣和黑氣,對善惡她本就比常人敏銳,即使是經過了這麼多年,這根軀幹上面很多消散了,但本源的東西是消失不掉的。

取而代之的,深深的去感知,她卻感覺到了一股沉重的悲涼,如小元所說,悲傷,想哭。

事實如何已不可考,但是若說是水氏祖先鎮壓了作惡多端的死亡之樹,納蘭卿卻更願意相信水氏祖先為了自己的利益*將一棵無辜的靈樹變成如今的模樣。

不管是仙族還是魔族,他們歸根來說都是人,而只要是人,就有七情六慾,只不過,仙族明面上宣揚的是克制自身*,魔族則更加遵照自己的*行事罷了。

而相對於複雜的人類,納蘭卿卻對這些靈物的感覺更加好一些。

納蘭卿不相信這些人察覺不到這棵樹的異常,但是他們仍然心安理得的住在這上面,因為這棵樹的緣故,在戰火紛飛之時肯定也躲過不少紛爭。他們以住在浮空城為榮,卻忘記了這背後的故事。

看著水百念臉上的自豪和得色,納蘭卿心裡閃過一絲厭惡,若說先前她還只是因為他的身份而不喜歡他的話,那麼現在,她就是厭惡水百念這個人了。

水百念收起飛舟,幾人一起停在一根莖葉上,即使是七八個人在站上面,都很是寬敞,可以想見這莖是多麼的粗了。

只是看著這些,納蘭卿有些好奇,當時她那便宜爹到底是怎麼進入水氏的?

水百念拿出什麼,又是掐訣,又是畫陣的,很快,納蘭卿就感覺到腳下的莖葉開始震動,隨即快速生長,納蘭卿等人站在莖葉之上,隨著它的生長也快速的上升。

在上升的期間,水百念還對納蘭卿解釋著,「進浮空城有四個方向的入口,除了必須從這四個方向的莖葉上上去外,到了上面還會有一座傳送陣,那裡也是進入水氏必經之路,有重兵把守。」

納蘭卿點點頭,心裡更是疑惑了,自己那便宜爹還真是神通廣大啊,竟然在這麼嚴密的把守之下,還進到水氏裡面了?還是他只是在底下而沒有進入浮空城?

在納蘭卿想東想西的時候,莖葉已經停止了運動,映入幾人眼前的就是一座巍峨的城牆,足有百米高,但城牆之下卻沒有城門,取而代之的,則是城牆前面那一個傳送陣,傳送陣周圍也如水百念所言鎮守了不少的水族之人,納蘭卿隨意的感知了一下,也不由得對水氏底蘊之深厚感到震驚,那鎮守之人中就有兩名真仙,四名玄仙,十幾名天仙,這樣的排場都可以抵得上有些小型門派了。而且,這還是一個傳送陣的,找水百念所言,這裡可是有四個傳送陣,若是都像這樣的話,那麼只是一個守陣的就有將近十名真仙,一二十名玄仙!

這不得不說,是非常令納蘭卿震撼的,也不得不讓納蘭卿再一次想想這水氏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家族了,即使是她都不由得對這種大手筆感到震驚了。

水百念對於納蘭卿臉上流露出的一絲驚訝很是滿意,即使他現在把納蘭卿主動認回來,但也不能讓她太不懂事了,他需要她煉丹大宗師的身份,也不能讓她覺得自己就很了不起了。

一個小小的多寶閣,對於水氏來說那只是分分鐘出手就可以滅掉的東西,只有讓納蘭卿深刻的了解到兩者的差別,才不會那麼的狂。若是軟的不行,那麼到時候來硬的也是要她就範的。

不是水百念想的太多,他從第一面的會談中就可以看出來,自己的這個外孫女是真的對於水氏沒有什麼感情的,性子也捉摸不定,那麼這樣一個煉丹大宗師,如果用的好是一把利劍,但若是用不好,那真的可能會成為他的對立一方。

水百念可不希望自己親自去請的,最後便宜了其他人。

從傳送陣中出來,納蘭卿倒是沒有想到會看到這樣一幅場面。

水百念這一次去找納蘭卿,族中很多人是知道的,尤其是在聽說了納蘭卿的煉丹大宗師的身份后,更是對於這個七小姐非常的好奇。

水百念這一派系的當然就是對於這個小小姐的回歸萬分的歡迎,但水百賢那邊的有不少則擔心不已,只是,他們收到消息時已經太晚,在這樣一個關口,再去殺人滅口就已經太晚,所以他們也只能夠在族中靜待納蘭卿的到來。

除了這些人,還有就是水百念的女兒兒子以及孫子孫女的反應比較大。

水百念的女兒兒子都不少,但作為其最小的一個女兒,又是天分最好最像他以前愛過女子的一個女兒,水語涵是從出生起就得到了水百念最多的寵愛。

若只是這樣的話,那麼也就沒有那麼多的糾葛了,而這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水氏一族的族長之位不限於男子,也就是說,男女都可以爭奪,有能者居之!

這也導致水語涵這一輩的兄弟姐妹之間很少都真的親情,爭權奪勢,勾心鬥角,是這些人從小就經歷的,而對於水語涵來說就更多了。

因為族長對她寵愛,自己的天賦也很不錯,族長現在短時間內不會退下,這也給了水語涵足夠的時間去成長為一個有能力的人。

這也是水語涵被她的兄弟姐妹們忌憚的原因,在權勢的*之下,親情神馬的都不值一提。

就說那一次水語涵能夠在那麼小的年紀里跑到小世界里去,這中間都有多少是她兄弟姐妹的手筆就值得考量。

即使知道他們的叔叔也在爭奪族長之位,但那又如何,他們都覺得先將小輩中的敵人全都放倒再去和叔叔爭權。

水百念對於這些事情未嘗不知道,只是他也是這麼過來的,對於這些暗地裡的事情他是一清二楚,也不會出手去阻攔什麼,即使是他寵愛的小女兒又怎麼樣?若是嬌嬌女一個,那也就不值得他去費心思了。

此次,知道水語涵的女兒被找回來了,還成為了一個煉丹大宗師,這些人的心思各異,和納蘭卿同輩的這些兄弟姐妹雖然目標不在族長之位,但他們同樣會嫉妒會有自己的小心思,所以這些人對於納蘭卿的態度也就有待考量。而納蘭卿的這些所謂的舅舅姨母,那心思就絕對的都是不懷好意的。

所以,在納蘭卿走出傳送陣時,就看到面前一大群的人都站在不遠處,看向自己這邊,就跟過節似得。

水百念對於這個場面沒有任何的驚訝,只是回頭看了眼納蘭卿,發現她的面色如常,沒有半分怯場之意,又是滿意不已,不愧是語涵的女兒!

只是,水百念再轉回頭來,看向那群人的面色就沉了下來,自己這些孩子的心思別以為他不知道,若是其他人倒是無所謂,可是這外孫女可是他找回來的助力,這些人還這般作態,那可就是萬萬不行的!

他還沒老呢!這些人就心心念念著這族長之位!

「你們聚集在此所為何事?」即使知道他們的心思,水百念卻也沒直接說出來,而是沉聲問道。

一群人中包括族長的幾位長老,水百賢,水百念的兒女們和小輩們,此時水百念問話,當然是這裡地位最高的水百賢回答了。

納蘭卿站在水百念的身後老神在在,對於面前的這一大堆親戚都不感冒,也沒有什麼去觀察他們的態度什麼的,對於她來說,他們的態度她根本就不在意,此次來水氏本就只為了水百念所說的聖地而來,對於大家族的這些是是非非她不想搭理。

水百賢樣子比水百念年輕一些,大概三十歲左右,難怪水百念一直認為他是一名偽君子,他的外貌倒也很是能夠欺騙人。

長相清秀,一身青衣,略顯瘦弱的身材,就宛如一名書生一般,臉上也一直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讓人忍不住的心生好感。

只是,納蘭卿抬頭看向水百賢,那仿若淡然的臉上卻嵌著一雙深沉的眼睛,幽暗無波,野心十足。

若只說水百念和水百賢的眼睛的話,兩人倒還算符合兄弟倆這一關係。

「大哥,這不是聽說你帶小涵的女兒回來嗎?我們都來看看,」說著,還轉向納蘭卿那邊,手招了招,一臉溫和的說道,「你就是小涵的女兒吧,長得真像你母親。」雖不是很熱切,但也很明確的對納蘭卿表露出好感。

水百賢並沒有一開口就是納蘭卿現在煉丹大宗師的身份,而是說到她的母親,若是其他人,怕會對他產生好感,只不過納蘭卿卻沒有,或許如果水百賢能夠將他那雙與神色完全不同的眼睛中的野心遮掩下去,她可能可以相信一點。

很多時候水百賢都已經明目張胆的和水百念作對了,所以他也是越加的放肆,並不如以前那般將野心*藏在心底,這也是納蘭卿能夠如此輕易的從他眼中看到野心的原因,不然的話,一個可以和一族之長抗衡的人,他的心思又怎麼會淺的那麼容易被人看出?

還未等納蘭卿回話,水百念就直接往左邊一步,擋住了水百賢的目光,心裡很是惱怒,對於他這個弟弟竟然現在都敢在自己眼前就開始『勾搭』自己的外孫女這一行為非常的不滿。

「小卿兒到時候我會正式開族會認回來,現在你們就不必在這裡圍著了,小卿兒剛來還不太適應。三弟,大哥我有事就不陪你了。」說著回頭看了納蘭卿一眼就朝前走去。

納蘭卿只是在水百念說道族會的時候眼裡閃過一絲情緒,其他時候都是老神在在的微斂眼帘當個木頭人,察覺到水百念的眼神示意,也不拒絕,抬頭掃過水百賢,沒有什麼表情的就跟上了水百念。

雖然站著一群人,但是卻少有聲音,這些人都聽到了兩人的對話,只有少少兩句,卻都已經知道了水百念的態度。

這些人態度不一,但很少有人會在這個場合說些什麼,只是有些人臉上的情緒就控制的不是那麼好了,譬如水芷涵,此時看著納蘭卿的背影,彷彿又一次看到水語涵以前走在父親身後的場景,雙拳握緊,臉上流露出一絲不甘。

旁邊的男子掃過水語涵,臉上流露出一絲諷刺與鄙夷,隨即將目光重新放到水百念他們離開的方向,雖然此時已經沒有了他們的身影。

在水百念安排的屋子住下后,水百念並沒有馬上安排什麼事情,納蘭卿也就在自己屋子裡呆了五天時間。

只不過,這五天的時間過的並不怎麼安穩罷了。

從水百念一離開納蘭卿的屋子,後腳就有她的那些親戚到來。

首先過來的是她一輩的一些兄弟姐妹,想來是他們的父母來探消息的,美其名曰來聯絡感情。

但實際上,天曉得納蘭卿看著在自己眼前出現全都畫著一臉大濃妝,還矯揉造作暗諷她是個鄉巴佬的那群老女人時,她是多麼的想一針下去,讓她們說不出話來或者說是一掌下去讓她們全都飛得遠遠地不要來打擾她的清閑!

納蘭卿就想不明白了,難道每認回一個孩子都會這麼的大動干戈嗎?這些人到底是有多閑?

她並不怎麼了解水氏的情況,雖然知道這些人會有目的,但也實在是想不到是怎麼一個原因讓這些人這麼的看重她。

這天一大早,納蘭卿想要出門逛逛,對於身後跟著的丫鬟倒也不在意,只是朝院門口走去。

只是,還沒等她走出院子,一道人影就從遠處走了過來,可能是看到她要出去,就加快了腳步,飛快的跑了過來。

來人是當時跟著水百念去找納蘭卿的其中一人,納蘭卿注意過他,應該是水百念的專屬侍衛之類的。

「七小姐。」來人站定,恭敬的超朝納蘭卿叫道。

「嗯,」納蘭卿點頭,「水百念有什麼事嗎?」

水百念,水百念!七小姐竟然直呼族長的名字了!跟在納蘭卿身後的幾個丫鬟聽到這話都不知道該是什麼表情了,左右對視一眼,紛紛從對方眼裡看到一絲驚恐,然後非常自覺地後退兩步,這些話不是該她們這些人能夠聽的。

來人倒是習慣了不少,在來的路上,他們就沒有聽過這位七小姐叫過族長外公,族長先倒也糾正過,但最後還是不了了之了,也是因為這一點,來人更是堅定了族長對於這位七小姐的看重,不敢輕視這位從小世界來的小姐。

不然的話,雖然他們這些人只是侍衛,但在整個族中,即使是一些小姐公子看到他們也都是很客氣的,畢竟他們是族長的親衛。

「是的,七小姐,」男人微微低下頭,「族長讓知會您一聲,族會一事將要推遲一段時間,因為族中盛事聖地開啟就在這幾天了。」

納蘭卿對於開什麼族會認親倒是沒有什麼興趣,但他後面一句要開啟聖地了,倒是勾起了她的興趣。那天水百念只是大概的說了一下水族流傳下來的聖地,只有本族的族人才能進入聖地進行洗禮,所以納蘭卿雖然大概知道一點,但具體的倒是不太清楚。

按納蘭卿以往的經驗,這種氏族本族的聖地洗禮應該就是對於本族血脈的一個激活覺醒,這樣之後讓族人能夠更好的進行的修鍊,這也是一些大家族族中高手更多的一個原因。

納蘭卿雖然想要進去試試,但這麼長時間以來,她都沒有感覺到自己血脈有什麼特殊,她也是隨著父親的火靈根,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你說說聖地的事情吧。」納蘭卿對那侍衛問道,她想既然水百念派他的親衛來,應該不只是簡單的說這兩句話吧。

果不其然,那侍衛沒有任何的猶豫的就開口道,「是,七小姐。」

「水氏族人一生中都有兩次進入聖地的機會,一次是激*內血脈,第二次則是吸收聖地池中的力量對自己身體進行洗鍊。若是第一次無法覺醒血脈,則不會進行第二次。族中每十年都會開啟一次聖地,都是為年輕一輩開啟,若是可以成功覺醒那麼對於自身則會有很大的好處,只是,若無法成功覺醒,也很有可能會有危險,」說到這,侍衛看了納蘭卿一眼,「輕則修為倒退,重則,死亡。

納蘭卿瞭然,看這侍衛的表情,怕是那水百念最重要的就是要他說說著聖地的危險吧。畢竟那人只是想要自己煉丹大宗師的身份,自己的修為到底如何他並不那麼的在意,若是自己能夠安穩一點當然是最好,只不過誰讓水百念一開始就是用的聖地來吸引的納蘭卿呢?現在肯定是不可能不和納蘭卿傳話的,只是想要她知道了危險之後自己知難而退。

納蘭卿倒是將水百念的心思猜的差不多,水百念確實讓自己的親衛來傳話,就是想要納蘭卿知難而退。

即使納蘭卿是他的外孫女又怎樣?就像納蘭卿一樣,他對自己的這個外孫女也沒有親情,所以他只想要她的這個身份來幫助自己拉攏族中人,而進入聖地覺醒的危險性太大,若是一個不好把人給搞沒了,他不是得不償失?

只是現在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已經答應了納蘭卿,只能夠讓她自己知難而退了。

不過,納蘭卿怎麼可能因為這個危險就不去?

修仙之人本就逆天而行,若是遇到困難就退縮,那麼她如何才能成就自己的大道?

或許以前,她想要站在巔峰的想法不是那麼的強烈,那麼現在,不只是為了自己,還為了一直跟隨在她身邊的朋友親人愛人,她也必須強大起來!

只有自己強大了,別人才不會對你指指點點,你才能夠過上真正自由的生活。

「好,我知道了。」納蘭卿對那人點頭。

卻見他有些失望的看著自己,半晌說不出話來,納蘭卿覺得好笑,來人又接著提醒道,「七小姐,那聖地的失敗率是極大的,每次進入的族人中至少是有一半都無法覺醒成功。」來人還在勸道。

只是納蘭卿已經不想再聽,揮揮手,「我都知道了,你回去回話吧,到時候時間定下來了再來通知我。」說完也不待那人再說什麼,也不出門了直接轉回屋子裡。

侍衛臉上流露出一絲失望以及諷刺,還以為這位七小姐是有多麼的沉穩呢?看來也就是一個自負的人,以為聖地是那麼好進的嗎?

消息傳回水百念那裡,同樣有些失望,但木已成舟,他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再說什麼怕是讓那孩子知道了他的用意。

水百念也只能夠期望,在這麼短時間內成為煉丹大宗師的納蘭卿天賦強大,能夠成功覺醒血脈。

納蘭卿要參加這一次的聖地覺醒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浮空城,族人的反應不一,但有不少人都是希望著,這位突然出現的人能夠在聖地里死去。

尤其是水百賢,第一次見面之後他就已經不再指望能夠策反納蘭卿,將她拉攏到自己這邊了,因此他只希望這個礙事的人能夠在聖地里消失。

現在水百賢還不知道,他現在的想的到時候還真的會實現,納蘭卿就在聖地里『消失』了,只不過形式和他想的不太一樣罷了。

……

司徒白趕到中州多寶閣時,已經是納蘭卿離開多寶閣八天以後了。

而在這個期間,仙族和魔族又進行了一次小型的戰爭,地點就在魂域與西大陸的交界處。這一戰是以仙族小勝,只是司徒白這個魔族根本就不在意,只是一門心思的想要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子。

卻沒想到,走在去多寶閣的路上,卻發現卿兒的氣息已經淡了不少。

看著這麼一位面無表情,渾身散發著冷氣的男子站在店門口,店小二們都不由得覺得自己快要結冰了,只是,看著好幾位客人都因為司徒白的緣故而遠離多寶閣,店小二們硬著頭皮也得上啊!誰讓薪資是按人頭提成來算?

一人上去通知掌柜李密,一人戰戰巍巍的走到司徒白的面前,站了半晌還是不怎麼敢開口說話,只是有些無語,自己這麼大一個人站在他面前,他怎麼的就不看自己一眼呢?

另外幾個站在後面的店小二不由得朝那人投向一個鄙夷的衛生球,真沒用!快點說話啊!

店小二哭,你們有用你們來啊!

好在沒一會兒,李密聽說又有人來鬧事就走了下來,店小二終於是呼了一口氣,趕緊的遠離這個冷氣製造機。

陳清跟在李密身後,兩人走下來,原本以為又是誰來鬧事的,卻沒想到見到的卻是司徒白。

「司徒白?」李密疑惑的叫出聲。

司徒白察覺到動靜,終於是有了動作,抬頭目光如炬的看向李密,又將目光投向他的身後,沒有發現自己想要見的女子,不由得皺了皺眉。

李密沒有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師姐也去找過司徒白,現在他竟然自己出現了。而且,他發現這人身上的氣勢比以前更強了。

李密的感覺還沒那麼大,但陳清作為有魔獸血統的人,對於司徒白身上的那種血腥味和危險感更加的敏銳。

他們本是跟著納蘭卿的,若不是司徒白是納蘭卿的男人,他們自己來說是不可能認識司徒白這樣的人的,這人太危險。

只是現在既然有了納蘭卿在中間,他們也不再懼怕這個男人,只是崇拜,沒有男人是不崇拜強者的,而司徒白正是一個真正的強者。

司徒白等兩人走到跟前,只是平淡的問道,「她在哪?」

李密兩人對視一眼,又看了一圈周圍,李密開口道,「我們先回去再說吧。」

司徒白蹙了蹙眉,對於這個答案很是不滿意,難道又錯過了?

李密帶著司徒白回到他們暫時的住處,司徒白看著那熟悉的房子,眸光閃了閃,不發一言跟著兩人走進屋內。

李密等人將他們分開以後發生的事情和司徒白簡單的敘述了一遍,最後又說到納蘭卿在前幾天跟著水氏族長回水氏了。

司徒白眼睛里閃過一絲暗色,他倒是沒有想到卿兒竟然還跑到魔界去找他了,而且還錯過了那麼多次。

司徒白想起自己和卿兒他們來到神地穿過空間隧道時,突然被什麼拉扯,誤入了另外一個空間。

那裡和他以前所在的世界不同,和小世界不同,和神地更是不同,那裡是一個只有黑暗和殺戮的界面,那個界面有個名字,叫做修羅界。

那裡是一切黑暗生物聚集的界面,那裡沒有人性,沒有善良可說,那裡只有殺戮,只有*爭奪,那裡只有人性醜惡的一面,欺騙,陰險,虛偽,貪婪,自私。

在那裡,你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活下去。

身邊沒有任何可以相信的人,因為你相信他們,他們可能下一刻就殺了你。

司徒白在那裡的生活就是殺,殺,殺。在這樣一個世界,他的腦子裡全部充斥著負面的情緒,即使是他,在久久的生活中心緒也開始混亂,可能是幾十年也可能是幾百年,過著那樣的生活,他終於是失去了理智。

初入修羅界時,他還是地魔的修為,而那裡所遇到的修為都比他高,若不是依靠著他的上古魔體,他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眼中充斥著血色,只知道殺,殺,殺,終於在有一天誤傷了小九,反饋到自己身上的疼痛才稍稍讓他清醒了一點,但若不是小九說起了卿兒,怕是他會一直那樣下去。

因為心裡有了一個念頭,在那之後,司徒白開始控制自己,而且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他發現了那個界面的特殊之處。

在一次入定之時,出現在他腦海中的聲音,竟是讓他征服修羅界,他當時並不知道是為什麼,但若是征服了修羅界他就可以離開這裡去尋找卿兒,他當然是會那麼做。

那個聲音一直時不時的出現在司徒白的腦海中,直到又過了一千多年,司徒白終於是成為大羅真魔,除了還有少部分的地域,其他地方全都留下了他的蹤影和勢力,那個時候,那個聲音再一次響起。

司徒白以為自己還要在這個世界呆上好久,卻沒想到那個時候那個聲音就承認了他,和他猜想的差不多,那個聲音就是修羅界的界面之主,在經過兩千年的時間,終於是承認了司徒白。

而等他從修羅界里出來,才發現,神地竟然才過了短短五十多年。

兩千年的殺戮生活,讓司徒白根本無法一下子適應神地的生活,雖然他的心裡一直有個想法是要找到卿兒,但殺戮他無法控制,這也是他『戮血尊者』的稱號來源。

只有見血才能平復他沸騰的血液,直到這兩年,他才能夠比較自如的控制自己的情緒。

卿兒的身世司徒白也是知道,只是也聽說了那人應該是聽說了卿兒煉丹大宗師的身份才找上門來,雖然不知道卿兒是為什麼跟他回去,司徒白都覺得自己該趕過去。

不是覺得卿兒太弱,需要人保護,只是司徒白希望他能夠成為卿兒的後盾。

不管你做了什麼,我總在你的身後。

……

時間慢慢的爬過去,終於到了聖地開啟的這一天。

本次參加覺醒的族人包括納蘭卿在內,一共有二十六名,除了納蘭卿以外,小一輩中也有不少人備受期望。

水馮倩,水離言是在納蘭卿回來之前,最為受矚目的兩人,兩人都是純正的水靈根,一出生就是地仙的修為,可以和當時水語涵的天賦媲美了。

如今水馮倩三百歲,水離言也才二百多歲,就已經是天仙中期的修為,這已經是他們第二次進入聖地進行覺醒了,若是這一次成功,那麼他們以後的修鍊速度將要更加的快和穩定。

水馮倩的父親本來只是一個並不受水百念注意的兒子,但因為水馮倩的存在,才讓他的地位提升了不少,所以水馮倩從小就自尊心非常的強,也非常的自傲,因此這一次納蘭卿回族,她的反應算是小輩中最為激烈的了。

而水離言則是一個比較沉默寡言的男子,他的父母早年出門時出事雙雙離世,因為其出色的天賦,很早的時候就被水百念帶在了身邊,所以他的教育從小都是嚴厲的,而他本人也對自己很是嚴苛,是水百念很滿意的繼承人。

能夠成功覺醒兩次的其結果都是非常的不錯,就如水百念,水百賢,他們都是經歷過兩次覺醒的人,而水百念則當時是在第二次覺醒中突破天仙到達玄仙修為,也正是這,在族中大放光彩,為以後的奪權之路增添了不少的助力。

雖然一族之長並不一定是修為最高,天賦最好的,但天賦修為也是考察的一個方面,既然有又有手段又有修為天賦的,為什麼不選呢?

往聖地去的路上,納蘭卿聽到了不少關於聖地的消息,尤其是聽到他們說起水馮倩和水離言第一次進入聖地時覺醒成功的場面,更是聽得津津有味。

跟在身後的親衛甲頗為無語的看著納蘭卿那慢悠悠的模樣,這可是去聖地啊!七小姐你怎麼可以這麼的不積極?要是過了時間那可是就進不去了!你還有心思去聽那些傳言!

看著日頭時間,又看看納蘭卿那像龜爬似的速度,親衛甲要哭了,您要是喜歡聽這些傳言,出了聖地,小人將給您聽可否?

不過不知道是聽到了親衛甲的心聲還是已經聽厭了這些人的閑聊,又或是終於察覺到以自己現在的速度是真的趕不上了,納蘭卿終於在停了一會兒后突然加速,沒一會兒,就只剩下親衛甲在原地看著一地塵土欲哭無淚。

小姐,你等等我啊~!

「人來了!」

「喝,這架子可是不小,都連族長都來了,她竟然才過來。」

「來了來了,你說這七小姐是不是突然怯場啊,不然怎麼會來的這麼慢?」

「應該不會吧,這七小姐都已經是煉丹大宗師了,這實力肯定是杠杠的,不至於連聖地都不敢入吧。」

「嗯,那倒也是」

「切,怎麼不可能?是煉丹大宗師又怎麼樣?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就是個小世界來的,沒見識也不稀奇。」

「你小點聲。」

「哼,我又不是說的假話,實話還不準人說了?」

一群少男少女聚集在一起,看著納蘭卿不住的說起了『悄悄話』,只是雖說是悄悄話,但這聲音集中在一起,那也不小,更何況,這種情況下,納蘭卿如何聽不到他們的聲音?只是她並不怎麼在意罷了。

要參加覺醒的族人都單獨站在了一邊,水馮倩也聽到了那些人的竊竊私語,對於那些人後面的話很是受用,不過是個來自小地方的鄉巴佬罷了,怎麼可能和她這樣的天之驕女比?

納蘭卿走到水百念的面前,微微皺了皺眉,終究還是說道,「外公。」

水百念卻是吃了一驚,沒想到此時她竟然叫了自己外公?不過心裡卻是很滿意的,雖然這外孫女的性子剛烈了點,也倔了點,但好在識大體,若是在這麼多人面前還叫他名字,他倒是要好好想想讓她進入聖地的可能性了。

水百念環顧四周,發現人已經來齊了,也開口說道,「大家都準備好了吧?那我們就開始了!」

一群人附和,納蘭卿也走了過去,站在那一群參加覺醒的人中。

此時聚集的地方的前面是一汪不知深淺的湖水,而靠近湖水的岸邊豎著一塊巨大的石碑,納蘭卿見此不由得猜測著,難道這聖地還是在這湖底?

雖說她不懼水,但也不太喜歡,畢竟是火屬性的,在水中總有一種被熄滅的感覺。

人群中走出三位白髮飄飄的老者,跟在水百念身後,走向那個石碑之前。

四人站在不同的方位,齊齊抬手,割破手指擠出一滴血珠,四滴血珠飛到石碑之上,旋轉半晌后被石碑吸入。

隨即四人又開始在空中寫寫畫畫著什麼,很快空中凝結出四道不同顏色的符陣,水百念大喝一聲,「去!」

四道符陣又齊齊落到石碑之上,像是印上去一樣,石碑之上出現了原本符陣的形狀。

而就在這時,湖泊出現了動靜。

只見湖面首先出現微小的漣漪,隨著那符陣的印入,漣漪加大,慢慢的,湖水竟然開始退下,大概在少了三分之一的時候,一陣巨響響起,一座小型小島竟然露出水面!

即使是見識多如納蘭卿也不由得為眼前的這一幕所驚訝,而在小島之上屹立著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這竟然就是水氏的聖地!

水馮倩在納蘭卿旁邊,很滿意的看到納蘭卿臉上露出的驚訝之色,眼中閃過諷刺的情緒,呵,果然就是小地方來的,沒見識。

水百念退離石碑處,對一群參加覺醒的族人囑咐道,「好了,你們進去吧,但記得要量力而為,不要貪多。」說到這時還特意看了納蘭卿一眼。「你們都是族中未來的希望,去吧。」

「是!」一群人大聲回答道,只是心裡卻覺得奇怪,因為聖地開啟的周期並不短,所以每一次族長都是開啟了就離開,有時候甚至於開啟都不用族長,這樣的囑咐還是第一次。

不過隨著水百念的視線看向納蘭卿,他們也不奇怪了,族長果然是看重這位七小姐啊,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來。

納蘭卿等人跟著一名白髮長老飛到小島之上,但這飛行的過程就不簡單,只是短短的百米距離,竟然花了十分鐘,在飛行的過程中就感覺有一股拉扯的力量讓你往下掉,有第一次進入的族人不習慣,還差一點就掉到湖中。

不過如水馮倩這般第二次參加的都知道,因此表現的非常的好,一點失態的樣子都沒有,看著身邊很多都快栽下去的族人,水馮倩卻是一點都沒有感覺到高興,因為納蘭卿只在一開始停頓了一瞬間,就表現如常的飛行,她本來以為還可以看看她出洋相呢!

終於來到小島之上,納蘭卿回頭看了看,卻發現只是這短短百米,竟然就看不到岸邊了,不由得皺了皺眉,但隨即展開,看來這聖地果然還有很多特別之處啊。

走到宮殿前,大門就有百米高,那名長老拿出一枚令牌模樣的東西嵌到石門之上,那道石門才緩慢打開。

隨著大門的打開,一股刺人入骨的冰冷之氣撲面而來,讓人忍不住的發抖,好在納蘭卿是火屬性,火性仙氣在體內多流轉了幾圈,倒也不是那麼的難忍受,只是運轉仙力比平常更加困難罷了。

但其他人卻不這麼幸運了,這些人中大多都是水屬性,雖然冰是水的變異,但也不是說水靈根的就耐寒一些,而且這些人的修為都不是那麼高,運轉仙氣的能力也要比納蘭卿低上不少,即使是水馮倩水離言等人也都是忍不住的抖了抖。

只不過沒有那些修為低的族人誇張,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族人都已經開始牙齒打顫,甚至於忍不住像普通人一樣抱緊雙臂取暖了。

因為納蘭卿能夠自如的運轉仙氣,冷熱一接觸,她的身體周圍甚至於冒起了熱氣,讓幾個實在凍的不得了的族人忍不住朝她靠了靠。

納蘭卿只是看了他們一眼,並沒有說什麼。

走在前面的長老見到這一幕沒有半分的奇怪,但也沒有什麼動作,聖地池內的溫度更低,現在就忍不了了,那到時候還怎麼進行覺醒?

只是看著面色如常的納蘭卿,心裡也不由得點頭讚賞,不愧是族長看重的人,能夠第一次進入聖地池有如此風範幾百年來這位七小姐還是第一個!

「好了,這裡就是聖地池了,如族長所言,進去以後量力而為,能不能覺醒就靠你們自己了。」說完那長老也不再多言,而是退後兩步,等著幾人動作。

聽到那長老的話,幾人第一次來的心中不由吐槽,他們倒是想要多呆啊,但就在池子邊就快要凍死了,他們不量力而行能行嗎?這只是覺醒,又不是來送命的!

幾個第一次來的族人都不太敢第一個嘗試,納蘭卿也沒有率先動作,那水馮倩眼含鄙夷的瞟了納蘭卿一眼,看著吧鄉巴佬!

隨即就朝池子走去,第一個進入了聖地池。

「啊!」看著水馮倩的情況,有人不由得短聲叫了起來。

「叫什麼!」長老輕聲斥責了一聲,「不要少見多怪,這是正常現象,每一個進入池中的人都會冰凍起來,等你真正覺醒之時就會融化出來了。」

「那若是覺醒不了呢?那不就一直這樣?」雖然長老這麼說了,但還是有人有些擔心,這還只是覺醒成功的,若是覺醒不成功,難道他們就一直被冰凍住嗎?

那長老瞥了那族人一眼,「若是不敢,你現在就可以離去!」

隨即又看了其他人一眼,繼續說道,「每隔一個星期我會來此一趟,若是出現問題的我都會將你們帶離聖池。」

聽到長老說出這話,那幾名族人才終是放下心來,膽子也打了不少,只有一開始問話的族人心裡輕哼,也不早說!

再看向聖地池,水馮倩周身的冰層比先前又加厚了一點,而水馮倩周圍的池水也彷彿沸騰一般有什麼朝著水馮倩身體涌去。她周身的冰層里也帶著點點藍色,可以看到正往水馮倩身體里鑽去。

水馮倩臉上並沒有什麼痛苦的表情,彷彿是被冰凍住了一半,面無表情的吸收著池中的藍點。

其他人見此也不由的往池子走去,一個個的進入池中,沒一會兒,聖地池中就多了十幾個形態各異的冰雕。

水離言走前神色複雜的看了納蘭卿一眼,看的納蘭卿有些摸不著頭腦,她好像和這人沒有什麼交集吧?

等到二十五個族人全都成為冰雕,納蘭卿才繞著池子走了半圈,選了個稍遠的地方跳入。

一入池中,納蘭卿就感覺一股寒氣滲入自己的骨髓之中,沒有任何辦法進行阻擋,本來一開始運轉火屬性仙氣抵抗著股寒氣,卻沒有想到適得其反!

比先前所有人都要反應激烈,整個聖地池水都沸騰了起來!

水火不容!

納蘭卿想要靠火屬性的仙氣進行抵抗,但聖地池中的池水又怎麼會容得了她的反抗?反抗只會得到更加強烈的攻擊!

還未離去的長老看著這一幕也不由得喊遭,他忘了這個七小姐是火靈根了!因為水氏一族中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是水靈根,但也不會出現火靈根,所以進入聖地就沒有人會去提醒族人,但沒想到這位七小姐不只是火靈根,她還好死不死的去和聖地池水做起了抗爭!

「我擦啊!」納蘭卿感受著身體外部內部的疼痛,不由得爆了粗口,那些人都看起來沒有什麼痛苦之色,怎麼她一來就這麼痛了!

就連被雷劈都比這好受一些好嗎!

而納蘭卿還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問題,仍然在做死的路上越走越遠,死命的運轉仙氣抵抗那入骨的寒氣,而這導致的結果就是池水更加劇烈的襲擊。

白髮長老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這麼進行覺醒的,看著納蘭卿的周圍開始結冰隨即融化冒煙再結冰再冒煙,看著納蘭卿臉上那猙獰的神色,長老都不覺得為這位七小姐感到痛了。

這不是作死嗎!

雖然長老很想提醒,但進入聖地池裡的族人是無法聽到外界聲音的,即使他說了怕是七小姐也是聽不到的。

而又擔心納蘭卿的狀況,長老也不敢走,只得站在池邊干著急。

外面還未離去的一群人本想等白髮長老出來聽聽情況再走,但沒有想到,等了將近半個小時,長老還未出現。

就連水百念都有些奇怪了,皺著眉看著小島,難道是出了什麼問題?

眾人議論紛紛,都在猜測著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現在怎麼也得不到真實的情況,聖地開啟,只能夠帶領的長老和進行覺醒的族人進入,其他人之後都無法進入。

就這樣又等了半個小時,水百念終於是揮揮手,對後面族人說道,「你們先回去吧,」又對另外三名長老說道,「你們在這裡等著六長老出來,等他出來就讓他來找我。」在這乾等著也不是回事兒,作為族長水百念每天的事情還是很多的。

幾位長老都是點頭,心裡也不由浮現起一絲擔憂,人群中水百賢卻是勾起了一絲詭異的笑容,他可能是唯一一位猜測到事實真相的人了,因為他是唯一一位注意到納蘭卿火靈根的人,按那女子的性子,進了聖地池后的表現他也猜出了一二,所以現在的異常他倒是不覺得奇怪。

而這一等竟是等了整整三天!

聖地池內,白髮長老是一刻也不敢將目光移開納蘭卿,這樣一位年輕的煉丹大宗師可不能就因為他們的這一點疏忽就在一開始出事了,只要納蘭卿再有一點異常或是承受不住的神色,長老就準備將她帶離池子。

卻沒有想到,納蘭卿即使是在用火去和水抗爭著,但是也一直沒有落敗,這也是白髮長老疑惑的一點,聖地池水威力有多麼大,他是嘗試過的,卻沒有想到這個七小姐竟然能夠和它斗得個平分秋色。

只是,深處中心的納蘭卿是非常的不爽,池水被她搞怒了,她又何嘗不是被這池水搞得惱怒不已?一犯倔,納蘭卿就準備和這池水死磕到底。

只是,一開始還可以,但是一天過去了,納蘭卿感覺到一股力不從心,這裡畢竟是聖地池水的地盤,周圍基本上都是水屬性的靈氣,根本就無法讓納蘭卿吸收靈氣為自己所用。

而又過了一天,納蘭卿內外終於是呈現出了一種不平衡之態,不僅如此,她的靈根所在還發生了一絲異變。

納蘭卿一時間無法感覺到什麼不同,但也知道自己再堅持不了多久了,她現在都不由得有些後悔了,她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水氏一族本就主要是水靈根,聖地池水怕也是對水氏有利的,可是她一個火靈根的跑來湊什麼熱鬧?

尼瑪,還提升修為,不要了她的老命就不錯了!

而又過了半天,納蘭卿終於是察覺到了自己靈根處的異常,靈根出現異常納蘭卿不敢大意,將意識沉入靈根處,竟是發現自己本來只有一條顏色艷麗的火靈根周圍纏繞起了一絲藍意!

這是個什麼鬼東西!

納蘭卿快要哭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不要到了現在才來告訴她,她不是仙靈根火靈根,而是雙靈根?!還是特么的水火雙靈根!

這特么的就是在逗她呢?

但是事實就是這麼戲劇化,在納蘭卿欲哭無淚之時,那絲藍色靈根開始吸收著池水中的藍點慢慢壯大。

而白髮長老也終於欣慰的發現這七小姐周身的冰層不再結了又化了,在長老認為,這是個好現象,他也只以為這是七小姐已經明白了不能去反抗池水,摸了把自己的長須,欣慰一笑。

卻不知道納蘭卿現在的心理比先前更加的想去shi!

她是已經沒有心思去反抗那池水的攻勢了,她的全部心思都在自己那新『長』出來的靈根身上。

而慢慢的她也鎮定了下來,也有了些想法,難道她並不是繼承了那便宜爹的火靈根,還有她母親的水靈根?只是一開始沒有刺激時無法顯現出來?

只是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活了這麼多年,納蘭卿都沒有遇到過這麼種情況,就連聽都沒有聽說過,靈根原來還可以後天生長出來的嗎?

不過不管納蘭卿想不想相信,現實就是這樣,在看到那靈根再一次長粗了一些以後,納蘭卿終於是接受了這樣一個事實。

站在岸邊的白髮長老在沒有發現什麼問題后,就先出去了,七小姐的這個狀況還是要去和族長說一聲。

而接受了這樣一個事實的納蘭卿,當然是更不會再反抗了,池水也更加洶湧的朝她湧來,帶來的寒氣也是越來越刺骨。

池中的藍點聚集在納蘭卿周圍的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紛紛進入納蘭卿體內,開始重塑她的水靈根。

這個過程並不輕鬆,水火不相容不是一句假話,僅僅只是靈根也是這樣,火靈根從納蘭卿出生起就有了,還是為數很少的仙靈根,它當然對於這新來的更是排斥,因此水靈根的生長並不容易。

藍點進入充斥著火屬性仙氣的身體內,納蘭卿就很不舒服,兩兩排斥,納蘭卿都有種身體快要爆炸的感覺。而好不容易納蘭卿有能力控制住體內的仙氣,等那藍點進入火靈根的範圍內,納蘭卿就更是痛苦了,火靈根無法排斥掉水靈根,就只能排斥進入的藍點了。

但納蘭卿又不可能不讓它們進去,所以也只能盡量的去控制火靈根,這個活不怎麼好乾,所以吸收藍點的速度很是緩慢。

這特么的根本就是煎熬!

但納蘭卿現在又無法停止,現在體內已經長出了水靈根,若是沒有倒好,現在有了,一直這樣不平衡的狀態,那麼她的身體總有一天會有問題,但實際上,平衡了,怕也好不到哪裡去……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過去。

在聽過白髮長老的回復后,水百念更是覺得後悔,他當時怎麼就沒有想到這一點呢?但幸好的是沒有發生什麼危險,所以聽完之後,水百念直接讓那白髮長老就到聖地池邊守著,為防再有什麼意外發生。

但即使是這樣,在經過了三個月的時間后,聖池中的人數也少了一半,其中有三人是直接在裡面扛不住凍死了,有幾個是覺醒不成功被提前撈出來了,而少有的幾人是覺醒成功了,只是聖地覺醒一般來說是在裡面的時間越長,獲得的好處就越好,所以這些三個月內就覺醒成功的,雖然往後的修鍊要比一般人好上一點,但還是沒有太大的變化,這樣只能寄希望於第二次覺醒了。

不過,雖然說是時間呆的越久越好,但實際上自水氏有歷史起,呆的最長的也就是水氏的祖先在聖池呆了整整九個月!這也可以說是這些人認為的極限了,再長?確定不是已經凍死在裡面了嗎?

終於在又過了一個月後,聖池裡發生了一次劇烈的運動!水馮倩周圍的藍光突然乍起,池水洶湧而入,緊接著,隨著咔擦咔擦的聲音,水馮倩身體周圍的冰層漸漸破裂,五分鐘后,才終於是露出了水馮倩的身體。

水馮倩猛地睜開雙眼,眼底藍光一閃而過,整個人也從池水中一躍而出,來到長老面前,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一絲得色。

白髮長老上下看了看水馮倩,露出滿意的神色,點頭贊道,「不錯不錯,都已經到天仙巔峰了。」

水馮倩眼底傲色閃過,但還是低下頭,裝作謙遜的模樣。

只是她的得意在回頭看到納蘭卿周身結起的冰層時破碎的一乾二淨,那個鄉巴佬竟然還沒有出來?!

水馮倩不相信,只是隨即又想到,自己當時第一次覺醒的時候也花了半年時間也就不覺得有什麼的,和白髮長老打了聲招呼就直接離去。

隨著水馮倩的覺醒完畢,漸漸的覺醒成功的族人也慢慢多了起來,既她過後,又有三人成功覺醒,而這成功覺醒的三人只要未來的阻撓不是那麼大,那麼他們的未來就不會差,至少族中給予的資源會比以前多上很多。

時間慢慢過去,等到了半年的時候,水馮倩開始焦急,但不管是納蘭卿還是水離言都沒有動靜,又慢慢過了兩個月,這時水馮倩不只是焦急了,她抑制不住的開始嫉妒。

但族中其他人的反應卻不一樣,八個月!除了水氏祖先的九個月以外,這麼多年裡能夠撐到八個月的也是寥寥無幾,卻沒有想到這一輩竟然就出現了兩個!

族長水百念心裡真的是激動不已,不說納蘭卿,就說水離言,那是他親自帶大的孩子,是他最看好的繼承人,現在第二次覺醒竟然堅持了八個月,這不管是對於水百念來說還是對於整個水氏來說都是一件大好事!

這八個月,水氏以外的戰爭卻是打的如火如荼。

一開始仙族佔了很大的優勢,首先是攻了個出其不意,再就是魔族各自為政慣了,在邊界被攻打時,並沒有其他魔族前來幫忙。這也導致一開始魔族這邊是節節敗退。

而到了後來,那些魔族發現這一次的戰爭和以往並不一樣時,他們已經丟失了兩個城池,失去了兩個羅天真魔。

先前本就因為司徒白的大肆挑戰,已經讓明面上魔族的三位大羅真魔退了修為,這也導致明面上魔族看起來要勢弱一些。

但是相較於相對來說養尊處優一些的仙族,魔族本身的實力以及在西大陸惡劣的環境中培養出的作戰能力卻是仙族不能比的。

所以在前兩個月過去之後,兩族的戰鬥出現了焦灼狀態。

佔領了魔族的城池的仙族根本無法適應這裡的環境,他們只能夠短時間的鎮守,最後仍然是只得退回自己的領土。

一族打過去,又因為本族人無法適應對方地方的環境而退回來,不管是哪一族都無法佔領對方的土地。只是這樣的戰爭的損失卻是巨大的,每一天都要消耗無數的丹藥毒藥,也會有不少的仙魔隕滅。

若說一開始仙魔高層還覺得可以留有餘地的話,那麼打到現在這個時候就已經是雙方都打出了真火來了,每一方都誓要將對方隕滅!

不服?就要打到你們服為止!你們魔族(仙族)最終都是要臣服於我族!

而在這樣一個時期,多寶閣還是太小,其提供的物資數量太過少,根本無法滿足仙族的消耗,而另外一個勢力卻是快速崛起,真正的發起了戰爭財,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聚集起了無數的財富。

這個勢力明面上的主子是比水氏稍小一點的氏族殷族,但是沒有人知道,實際上殷族早已投靠了凌君羽!

斜靠在躺椅之上,凌君羽看起來很是閑適,但手指不住敲打的動作卻是泄露了他的心思。

底下站了幾人,其中一人赫然就是最近大出風頭的殷族族長,但此時他臉上完全沒有以往的意氣風發,而是低垂眼眸透露出一絲小心翼翼。

若是有其他人在這裡看到這幾人的面貌,絕對會是大吃一驚!

除了殷族族長,旁邊那名艷麗女子赫然就是一千年前在東大陸叱吒風雲的毒仙子白敏,而站在左邊的一名老者則是成名已久的符籙尊者獨眼老怪,再旁邊的一名白髮老者竟然是御靈宗的一名太上長老!

而這些任意一人放到東大陸上都是稱霸一方的人,此時卻都恭恭敬敬的站在凌君羽的下方!

這不得不讓人驚訝於凌君羽,他的實力或者說是勢力到底是大到了何種地步!

殷族族長左右看了看,最終站了出來,躬身說道,「主上,丹藥和法寶的售賣非常的順利,前段時間還有人查探我背後之人,最近卻已經沒有了,那些人都已經相信了我就是幕後之人了。」

凌君羽臉上露出一絲無趣,輕挑眼帘,沙啞誘惑的聲音隨之響起,「本君知道了,水氏那邊怎麼樣了?」

殷族族長微微抬了抬眼,並不敢直視凌君羽的面容,雖然心裡疑惑主上為什麼會這麼的關注水氏,但去並沒有問出來,只是恭敬的回答道,「水氏聖地池已經開啟八個月,到如今已經有十人成功覺醒,水離言以及前段時間歸族的納蘭卿仍在聖地。」

凌君羽這時臉上才露出了一絲興味,他果然是沒有看錯那個小姑娘,又瞟了那族長一眼,讓他繼續說。

「屬下一個月前找過水百念,但他非常的固執,不願出世,偏說什麼既然隱世世間之事就不會多理。依屬下看,那老東西就是看現在狀況還不明了,想到後期再來收利!」說到後來殷族族長越發的不忿,看起來很是不爽水百念。

不過在看到對面人的眼色后,他突然住了嘴,竟然在主人面前忘了形色,殷族族長有些后怕。

只不過這一次凌君羽對於他的越舉言論沒說什麼,只是手指敲打的頻率變慢了許多。

底下一群人見凌君羽不再說話,他們也都只是低著頭不敢多言。

凌君羽面色不顯,但心裡還是有些厭煩了,這場仙魔的戰爭和他先前預想的有些不一樣,開始挑起這場戰爭,他是有掌控整個大陸的想法。

但他沒有想到就是因為一個憑空出現的男人,魔族那邊就出現了這麼大的變化,按他原本的計劃,魔族的戰鬥力該更強一些的。

沒曾想現在竟是仙族這邊佔了優勢。

但事已至此,雖還在他的掌握之中,但未來卻也不能完全按照凌君羽想的去發展,再等等吧,凌君羽這麼想著,幽深的雙眸看著遠處,竟是出神了。

……

聖地外面的石碑處這幾天一直有不少族人在這守著,就為了見證千百年來能夠突破八個月成功覺醒的時刻。

而這一天一大早,還走在路上的族人突然感覺到了遠處一股寒意升起,反應過來后就連忙往那方向跑去。

等石碑處聚集了不少族人,石碑上還在冒著寒氣,而相對應的則是每個族人臉上激動的神色。

「這會是誰呢?」

「是水離言少爺?還是七小姐?」

「是誰是誰?啊啊,好激動啊!」

族人全都是激動的開始猜測著,而沒一會兒,水百念和水百賢等人也聞聲趕來,八個月覺醒的族人,這對於水氏來說可是一件大事!不管是誰,都將會是水氏即將全力培養的天才!

又過了幾分鐘,石碑終於沒有了動靜,眾人全都將目光投射到那百米外的小島之上。

石門打開,一道修長的人影出現在石門出,在那停頓了片刻就起身飛了起來。

「啊!是離言少爺!是離言少爺!」

「離言少爺離言少爺!」

族人看著那修長的身影都不由得開始歡呼,神情激動興奮不已,彷彿自己就是覺醒八個月的人,但他們確實是都在為水離言感到真心的高興。

水百念此時也是喜形於色,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等到水離言落在他前面,不由得上前兩步,拍拍他的肩膀,「哈哈哈,不錯啊不錯!離言乾的不錯!哈哈,竟然一舉進入玄仙中期!這可比你爺爺我當時還要強的多啊!」看著水離言的目光柔和不少,眼中流露出了絲絲滿意之色。

木著臉的水離言此時也不由得勾了勾嘴角,他自己對於這個結果也非常的滿意,只是,想到還在聖地里的納蘭卿,水離言的唇角又不由得落了下來。

這細微的變化卻被水百賢抓到了,「離言啊,你這可是天大的好事,怎麼看起來不是那麼開心?」

水百念聞言皺了皺眉,重新看過了去,也發現了他的異常,開口問道,「怎麼了?」

水離言搖搖頭,「我沒事,只是七,妹妹還在聖地里。」

「哦!」水百賢又搶先說道,「原來離言這是還不滿意自己的這次覺醒啊。」

水百念回頭瞪了他一眼,心思卻也轉到了納蘭卿身上,「那你出來的時候你七妹妹怎麼樣?」

水離言又搖搖頭,卻道,「很好,只是,」在這停頓了一會兒,「一點要出來的意思都沒有。」

一點要出來的意思都沒有?

這是個什麼意思?

難道是說七小姐還要呆上不少時間?甚至於比九個月更長?

聽到水離言話的眾人都不由得震驚了,水百賢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心裡卻是疑惑,這不應該啊,一個火靈根的在聖地待那麼長時間幹嘛?

水百念此時也沒有再多說的*,只是揮揮手,讓其他人散了,示意水離言跟他走,就轉身離開了。

問清楚了水離言所看到的情況,水百念心裡的疑惑更深,一般來說,引起聖池反應更大的若是成功了獲得的好處就會越多,而按照水離言所言,他出來之時,池水還在源源不斷的朝納蘭卿涌去,身體周圍也結了很厚的冰層,而她人的生命跡象卻非常的活躍。

和水百賢的疑惑一樣,一個火靈根的吸收那麼多的水屬性的靈氣幹什麼?

百思不得其解,水百念也沒再多花時間去想,只要納蘭卿現在不死就好了,這幾個月,因為納蘭卿煉丹大宗師的身份以及她現在覺醒的程度,原本中立漸漸投靠過來的人有不少,只要按這個勢頭下去,不出一年,他就可以完全將水百賢的勢力完全消滅掉!

……

納蘭卿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也沒有意識到整個池子只剩下她一個人了,她現在全部的心思都在吸收著池中的藍色光點。

八個月過去,納蘭卿如今的水靈根已經有了火靈根的一半粗細,而越到這個時候,兩者的抵觸是越來越大,納蘭卿自己是非常的不好受。

但是已經無法停止,她只能夠拚命的吸收著池水中的能量,給予水靈根養分,讓它生長速度變快一些,不然再這麼折磨下去,納蘭卿覺得自己總有一天要報社了!

時光流逝,等在外面的族人從滿心的興奮到如今的疲憊不做指望,納蘭卿已經在聖地池中呆了整整一年!

雖說是已經破了水氏祖先的記錄,但誰也沒有把握說她現在還活著將來就可以活著出來聖地。

即使是水百念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在過了九個月,到達十個月的時候,他還可以說納蘭卿是天縱之才超過了祖先,但現在一年過去,他都快要失望了。

而漸漸地,納蘭卿最後是生是死都無從得知,有些人的態度又開始搖擺不定,水百賢在族中的動作也越來越大,而就在最近,不知道是誰在暗地裡相助,水百賢的態度更加驕縱起來,越發不把水百念這個族長放在眼裡。

水氏族內部的鬥爭越來越趨近於白熱化,就連一些普通族人都察覺到了族中的緊張情緒,在這個時候,就更沒有多少人會去關注納蘭卿了。

又是三個月過去,在基本上所有的水氏族人都已經將納蘭卿遺忘的時候,聖地前的石碑猛然發出了巨大的動靜!

從石碑上散發出的寒意甚至於讓周圍一里內的東西全部都結成冰,這次動靜之大讓整個浮空城中的族人震驚!

水百念神色有些憔悴但眼中卻是溢滿激動和期望,反應極快的來到石碑前面,他也終於是看到了石碑現在的情況。

兩米多高的石碑此時身上散發著幽幽的藍光,周身瀰漫著刺骨的寒氣,石碑上隱隱浮現了什麼文字,模模糊糊卻讓人看不清楚。

每一會兒,其他族人也紛紛來到石碑前,都在猜測,難道在經過了一年三個月後,七小姐終於成功覺醒了?

水百賢神色不怎麼好的看著這一幕,但轉念想到自己身後的人,又不由得覺得自己的這個大哥可憐,若是以前,納蘭卿的出現可能會改變一些什麼,但現在,即使納蘭卿覺醒成功了又怎麼樣?她現在仍然是只有天賦而沒有強大的實力,根本不足為懼!

而就在眾人期盼中,遠處的小島上突然傳來一陣痛苦的叫聲。

「呃,啊!」

是納蘭卿的聲音!水百念神色一變,到底發生了什麼?她為什麼會發生如此痛苦的聲音?難道是出了什麼問題?

水百念現在焦急萬分,就想要馬上知道結果,但是他又不能進去,只能等在原地。

水百賢卻是聽到這個聲音,嘴角翹了起來,看來這引發的異象不是成功的兆頭啊?

早在三個月前,守著聖地的長老就不再等在那,而是時不時的去看一看,而今天他正好不在聖地,所以現在沒有一個人知道聖池中發生了什麼。

而納蘭卿發生了什麼呢?

她的水靈根終於是長成了!只是這對於納蘭卿來將既是一件高興又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水靈根生成,意味著他往後就不用再受這種苦了(想多了),但體內生出水火雙靈根的這個關頭,那痛苦卻是比以往的痛苦加起來一般。

整個池水都朝納蘭卿涌去,聚集的密密麻麻的藍色光點還在往納蘭卿身體的滲入,但此時水火雙靈根之間的鬥爭卻還在進行。

先前一直被火靈根壓制住的水靈根現在已經和火靈根一樣粗細,也沒有其他水靈根溫和的性子,想來是順著火靈根而生,其性子也非常的火爆,一長成就得瑟起來了。

而這最終苦的就是納蘭卿,這樣的痛苦就是她都無法忍受,大聲的叫了出來。

只是納蘭卿雖然痛苦,但卻不算很危險,只要時間,她就可以將水火靈根平衡住。

水百念等人等在外面,但直到石碑已經恢復原樣,聖地也不再傳出聲音,他們仍然沒有見到納蘭卿出來。

「難道是覺醒失敗了?」

「恐怕是,你看剛才她叫的過痛苦啊!」

水百念狠狠皺眉,叫來白髮長老讓他進去看看。

白髮長老飛入聖地,也滿心疑惑的進入聖地,在看到已經沒有冰層覆蓋的納蘭卿時,第一時間探測了其生命氣息,卻發現她的生命氣息仍然很活躍,而且實力確實比先前高了一點,但她卻依然沒有醒來。

又在裡面待了十幾分鐘,等到納蘭卿的身體上再次結冰,而她的氣息變得平穩后,白髮長老才安心離去。

只是這一次他的神情有些激動。

外面人群並沒有散去,全都看著白髮長老。水百念看到他的神色就已經猜到了結果,不由得舒了一口氣。

卻沒有想到,得到的結果會更好!

白髮長老將自己剛剛看到的情況說了一遍,在結尾處還加了一句自己的猜想,「族長,我認為七小姐很有可能在進行第二次覺醒。」

什麼?!

兩次覺醒一起進行?!

所有人都震驚了,雖然不敢相信,但這也是最為可能的猜想,不然的話,怎麼會石碑有了動靜七小姐還不出來?

這是三個月以來,水百念心情最好的一天了,他舒展了雙眉,「哈哈」大笑起來,「好啊,好啊!不愧是語涵的女兒啊!」

一些族人也不由得開始祝賀著水百念,水百賢見此哼了一聲,就讓你暫時得意一下吧,以後你就沒這個機會了!

……

「你說石碑之上真的浮現出了文字?看清楚是什麼字嗎?」凌君羽聽到下屬的報告,忍不住的站了起來,神情有些激動。

報告的屬下很是驚訝於凌君羽的激動,因為這麼長時間以來,他還從未見過自己的主子這般神情過,不過,這些也不是他該想的。

「石碑之上只是模模糊糊出現了字樣,卻無法看清。」下屬躬身低頭回答道。

凌君羽坐回椅子上,隨意的揮揮手讓他離開,神情卻有些煩躁和興奮,矛盾不已。

等了這麼多年,他終於是等到了石碑上的異象!只是,那納蘭卿到底是在聖地里做了什麼?竟然能夠引發這種異象?

凌君羽不由得想起撫養他長大的師傅曾經所言,曾經的神地是真的有過神的,那個時候神地才算是真正算是神地,而不像現在,幾萬年都無法出現一個神。那是因為成神所在界面崩塌,神地的所有人最高的修為也只能是仙帝!

但實際上,隨著神地空氣中的仙氣越來越少,這幾萬年就連仙帝都已經沒有出現了。

空有逆天天賦又如何?沒有足夠的仙氣,根本無法在大限之前突破,即使是到達了仙帝又如何?沒有了神界,你到底了也就是個仙帝,而不是神!

凌君羽的師傅一直不相信神地真的崩塌了,他的一生都在尋找到達神界的途徑,但是即使是到了他大限之日,仍然是一無所獲。

而凌君羽受他師傅的影響,從小就立志成神,他不甘於泯滅於眾生之中,可以說,統治神地根本就不是他最終的目的,他的目的就是要成神!

經過多年的尋找,他在幾百年前才終是發現了,水氏一族的聖地與神界有著關聯,甚至於說很有可能聖地就是進入神界的入口!

只是,聖地開啟了很多次,他也派了不少人進入,卻無人得到線索,也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凌君羽覺得人生很無趣,他很惱怒,沒有辦法進入神界,那麼就讓整個神地的人都來陪他一起玩玩吧。

凌君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天才,他現在才五千多歲,真正的實力卻不僅僅是外面所言的大羅金仙,而是仙君!

而他繼承下來了自己師傅的勢力外還在兩千多年前,將勢力延伸到了西大陸。

這一次挑起戰爭的機場滅門慘案就是他在魔界的勢力所為。

凌君羽將水語涵禁錮起來,一來是因為她是水氏之人,也是最為受寵的女兒,二來也是凌君羽對於水語涵有種說不清的感覺,說愛,凌君羽怕是一生中也就愛自己,怕也只是對水語涵有了興趣。

愛人的感覺他沒有,所以潛意識裡他會羨慕那些能夠愛人的人,他將水語涵禁錮起來,有一部分的原因也是想要知道這個女子是不是真的會一直愛著那個男人。凌君羽的誘惑力他自己知道,就連不少男人都無法逃脫他的刻意誘惑,更別提女人了,但水語涵卻是唯一一個連動搖都沒動搖的女子。

他從來沒有過強搶的罪惡感,對於他來說這很正常,尤其是這也是他和水百念的正常交易,對於他來說根本就不存在什麼對錯。只要他想要,他就會不擇手段的去達成。

只是,最近凌君羽怕是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自己的變化,水語涵對於他的態度越來越冷淡,但他卻能夠坐在她的身邊一動不動的看上幾個時辰,只要和她說說話,他的心情都會好上不少。

上一次去看她,凌君羽是故意說起納蘭卿和納蘭容澤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理,但就是那樣說出來了,雖然最後得來的還是水語涵的怨恨或者討厭也無所謂,至少她有反應了不是?

大道無情,凌君羽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在實現目的的過程中會出現一個女人,而現在他還有一種到時候坐在最高點時,讓這個女人也一起的衝動。

……

仙魔的戰爭,整整持續了三年,而這三年來,每一天都有無數的生靈隕滅,生靈塗炭不外如是。

所有參與進來的勢力都可以說是損失慘重,就如天極門而言,也損失了無數的弟子和幾名金仙和一名太乙金仙!其他的勢力損失都差不多,而這樣的損失對於任意一個勢力來說都是非常慘重的!

一年前,魂域也不得已的參與了進來,而經過李密郝泓澤等人的討論,多寶閣也迅速的從魂域抽離出來,畢竟魂域是東西大陸之間一個非常重要的地域。而在魂域參與進去后,它也會是一個戰爭的重傷區!

司徒白當年去到水氏之時,納蘭卿早已進入聖地,他無法,只能在浮空城下面的地域找了個地方修鍊,這樣也能時不時的知道一些聖地的消息。

浮空城下面的大樹,就連司徒白都無法輕易上去,而他又不好動用武力,畢竟納蘭卿還在上面,所以他也只能夠等。

而這一等,就是三年。

「祭祀,你怎麼了?」伏圓聽到屋子裡響起砰的一聲響聲,不由沖了進去,就見伏霖祭祀噴出鮮血癱倒在地。

郝泓澤等人也隨之進入屋內,他們全都緊張的看著伏霖,心裡升起了絲絲不安。

他們雖然擔心納蘭卿的安危,但現在看到伏霖這幅模樣也不由得覺得有些愧疚,當時若他們嚴厲拒絕的話,伏霖也不會傷成這樣吧。

伏霖看出了幾人的心思,揮揮手,並不在意,略顯蒼老的聲音響起,「當年若沒有貴人的相助,我伏氏一族何以安穩渡過這些年?怕是我的生命也早就在無盡的推演中耗盡。納蘭卿是我的恩人,是我伏氏一族的恩人!更何況這次推演還是我自己提出來的,根本怪不到你們頭上。」

見幾人的神色仍沒什麼變化,伏霖也不再多言,而是繼續道,「貴人此次的水氏一行充滿了危機,但也是機緣,柳暗花明,這是貴人的命格。若是這最近的一場大難關能夠闖過,那就將是天大的機緣!」

郝泓澤等人仍然很是擔心,這可說的是最大的難關啊,要是闖不過呢?呸呸呸,肯定能夠度過的,只是,嚶嚶嚶,還是好擔心腫么辦!

幾人在這裡也只能幹著急,根本無法做些什麼。不過郝泓澤突然想起一起呆在水氏的師夫,決定還是和師夫說一聲的好。

在收到郝泓澤的消息前,司徒白最近的情緒就不怎麼好,心臟像是被什麼揪住一樣,不安的思緒逐漸蔓延。

而唯一會牽動他心緒的唯有一個人。

收到郝泓澤的消息時,司徒白已經在往浮空城的路上,在知道伏霖的推演結果后,他的動作更是飛快!直接撕裂空間進行一個瞬移來到浮空城下。

根本顧不得暴露他魔族的身份或是什麼,司徒白直接祭出斬天,就朝那巨大的軀幹砍去!

濃烈的魔氣彌散開來,整個水氏城裡全都瀰漫起了遮天的魔氣,讓不少普通族人驚慌失措。

「魔族入侵了!」

「快跑,魔族入侵了!」

「警報,警報,有不明魔族入侵!」

一劍,兩劍,三劍!

整整三劍,司徒白終於在那堅硬的軀幹上留下巨大的痕迹。

『轟隆隆』不只是地上的族人,就連浮空城裡的族人都感覺到了震動,地面的震動!

水百念收到消息惱怒不已,到底是誰這麼不長眼竟敢來挑戰他水氏的威嚴?

從地面切到浮空城中,所有人都看到一個魔族瘋狂的開始攻擊著浮空城的根基。

「天啦!這個魔族是瘋了嗎?」

「我的天!竟敢一個人單闖,這人真的是瘋了吧!」

「啊!」又是一陣劇烈的震動,有些站立不穩的人開始尖叫起來。

水百念走出房內,當機立斷的派出幾位長老下去阻攔,勢要將這位膽大妄為的魔族斬殺於此!

整個浮空城都出現了混亂的狀況,即使他們相信族長長老們能夠阻止這個瘋子的行為,但現在的情況卻不是那麼的樂觀,這些普通族人免不了的慌亂起來。

而浮空城中唯一一個顯得平靜的地方就是聖地了。

但實際上這也正是表面上的,在聖地池裡卻並不平靜。

若是此時有水氏族人進來的話,就會震驚的發現他們的聖池竟然只剩下淺淺一層!這裡的水靈氣也快和外面的相差無幾。

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此時也並不輕鬆。

開始之時,吸收水靈氣的速度還要慢上一些,足以讓納蘭卿控制體內的火屬性仙氣,讓兩方的爭鬥不那麼的劇烈,可以讓她輕鬆一些。

但越到後來,根本就不需要納蘭卿卻吸收,池中的池水就洶湧的朝她涌去,濃厚精純的水屬性靈氣兇猛的朝她體內的湧入。而在最近半年時間內,湧入納蘭卿體內再不是靈氣,而是仙氣!這也讓納蘭卿有些疑惑。

這樣一個過程並不輕鬆,但也正因為這樣,她才可以在生出水靈根后,兩年時間將體內的水屬性仙力提升到金仙!

而現在正是她體內水火仙力鬥爭的最厲害的時候,一會兒如炙熱烈火炙烤一般,一會兒卻猶如被冰封一般。

納蘭卿的下嘴唇已經被她咬出血來,而現在也是她最危急的時刻,若她無法找到兩者的平衡,納蘭卿就很有可能面臨爆體的危險!

整個池水中的空氣隨著納蘭卿氣息的混亂開始出現漩渦,狂風肆意凌亂,整個大殿除了聖池,其他的地方全都不復原樣。

浮空城下,司徒白還在瘋狂的攻擊那粗大的軀幹,五名長老就隨著機關落了下來,出現在了司徒白的面前,一瞬間將司徒白圍在中間。

「大膽魔族!竟敢來我水氏搗亂!你是欺我水氏無人嗎?」

真正面對了司徒白,這些長老才發現他們都小瞧了這個魔族!和他面對面站著,他們都可以感受到他身上帶著的危機感,這個男人,非常危險!

只是到了這個時刻,所有的族人都在看著,他們也無法後退,只能戰!

而司徒白見到阻攔之人,雙眸沉如深淵,厲色閃過,全身魔力更是運轉到極致,整個魔力爆發,來自九幽玄魔恐怖的威壓就這樣壓在了五名長老身上!

即使運轉仙力抵抗,卻沒有想到這人竟然是九幽玄魔的修為!其中三名長老甚至於後退幾步,吐出一口鮮血。

在浮空城中的族人沸騰了,只是威壓!竟然就將已經金仙巔峰的長老傷的吐血!

絲毫不把這五名長老放在眼裡,司徒白繼續揮劍。

劍指於天,似要劃破空間之力,這一劍,似有毀天滅地之威!

五名長老雖然受傷但仍然挺身上前,五人布陣迎向那一劍劈向的方向。

五名金仙長老就此隕落!

這一劍之威卻只是損耗了一些,照常的往那軀幹劈去。

在它離樹的軀幹的前一秒,一道巨大的能量憑空而起,將劍威攔下。

一名白須老者出現在司徒白的眼前。

「啊,是太上長老!」

「是一絕長老來了,那個魔族絕對是自取滅亡!」

一絕長老雖然對於司徒白先前的行為非常的憤怒,但他卻不相信這個魔族單槍匹馬就來闖水氏了,因此他並沒有一開始就動手,而是盡量控制情緒的問道,「尊者是為何而來,為何一來就斬我浮空城根基?」

司徒白皺眉,他心裡的不安更加明顯,擾得他思緒煩亂,整個人也暴躁不已,就快要陷入混亂之中,陷入殺戮之中。

只是僅有的理智控制,他艱難的說出一句話,「卿兒,我要見卿兒!」

卿兒?一絕長老並不清楚這人是誰,隨即道,「怕是尊者搞錯了,我水氏並沒有一個叫卿兒的女子。」

只是此刻司徒白早已沒有心思去聽他說這話了,將劍抬起,又是一劍朝他揮下,血,只有鮮血才能暫時克制住他暴躁的心緒!

再一次陷入戰鬥之中,但在浮空城裡的水百念卻想到,難道他是來找納蘭卿的?只是納蘭卿怎麼會認識如此強大的魔族?

若是來找卿兒的話,水百念當然是不想讓這戰鬥繼續下去,即使他對於司徒白先前的所作所為非常的憤怒,但這人的實力太過強大,要真正制服自己這邊絕對也要損失慘重,尤其是現在他們戰鬥還在傷害著根基!

司徒白和一絕長老打得如火如荼,雖然他贏的幾率很大,但耗得時間也會多上不少,即使他現在理智失去大半,納蘭卿的安危還是在他心裡的第一位。

這麼想著,司徒白就將小九給召喚了出來。

只見一道白光閃過,一個小巧的狐狸就出現在司徒白的身邊,而知道現在情況的小九也不猶豫,直接恢複本體,遮天蔽日一般大小的九尾狐就出現在眾人的視野當中。

「上古九尾狐?!」

當水百念下來之時就看到的這一幕,心裡更是一驚,九幽玄魔就算了,現在又出現一個已經成熟體的九尾狐?打?絕對不能打!

「住手!這是誤會!」水百念大聲喊道,想要制止雙方的動作,卻沒有任何人停下。

小九出現后,直接對上一絕長老,司徒白空出直接又朝那軀幹飛去。

卻在想要動手的時候聽到水百念的一聲,「我能讓你見到納蘭卿!」

果然,這一句話一出,司徒白的動作立馬一頓,轉瞬出現在了水百念的身邊。

水百念也不多話,又說道,「納蘭卿現在就在聖地,如果尊者可以停手的話,我們可以現在去看看。」

司徒白厲聲說道,「不要廢話,帶我去!」

水百念惱怒不已,但還是忍了忍,在前面帶路。

……

在外面打的火熱,浮空島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底下的戰鬥時,一個修長的身影漸漸靠近聖地,猛地提氣閃進了聖地之中。

而這個時候,納蘭卿體內水火仙氣的鬥爭是最為激烈的情形,將聖池裡最後一滴池水吸盡,空氣旋轉的越來越劇烈,狂風肆掠。

彷彿什麼要裂開了一般,而就在這時,正在乾坤環中玩耍的歡快的某貓就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地底飛出,地面裂開,一道光芒閃過,還未等到某貓看清楚是什麼東西的時候就已經從乾坤環中飛了出去!

一個散發著紅藍光芒如八卦盤的圓盤從乾坤環中飛出,隨即又像是被什麼吸引了一般,慢慢降落,精準的嵌入已經沒有一絲池水的池底中央!

轟隆一聲,就見整個池底突然裂開,還未完全恢復神智的納蘭卿就這麼掉進了那道黑口中。

閃進聖地的黑影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情景,臉上閃過一絲驚喜,隨即飛快的趕在那道口子沒有關閉之前一躍而入!

池底關閉,整個宮殿恢復了平靜,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只是獨獨少了一人罷了。

水百念帶著司徒白來到了石碑前,卻是一眼發現了異常,石碑上顯現出了一副圖案,左上邊還出現了幾個字。

「神界?糟了!」

水百念念出石碑之上的文字,也不再顧忌此時不該進入聖地的事,也不顧及身後的司徒白,就朝聖地飛去。

而等到水百念和司徒白來到聖地之時,就只見到了一個被狂風肆掠過的宮殿,整座聖池池水已經消失,而那個原本應該在此的女子也同樣消失了。

……

納蘭卿覺得自己像是漂浮在一片虛無之中,明明意識還算清楚,但就是睜不開眼,也無法用神識去感知外面的情況。

她只覺得周圍好靜,彷彿就連空氣都靜止了一般,什麼也感覺不到,但是置身於此地,她又覺得好舒服,比在神地更讓她覺得暢快的一種感覺,一股她並不熟悉的力量在她周圍浮動。

似是睡著了,又似清醒,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納蘭卿就在一片黑暗之中突然看到一絲光線,等她順著看過去之時,『眼』前的景象一下子變的不一樣了。

繁華的世界,生機勃勃的世界,無數神佛在這裡生活,有鬥爭的地方,有安詳穩定的地方,但一切都擁有著昂揚的生機。

但是直到一天的降臨,神界坍塌,很多神佛都想撕裂空間離開,卻愕然發現他們竟是無法離開這裡,擁有無盡生命的神佛在這一刻瘋狂了,他們尖叫他們哭泣,但是坍塌不隨他們的意志而停下。

而猛地納蘭卿竟是發現,自己好像成為了他們中的一員,置身於崩塌的神界當中,感受著其他人的喜怒哀樂。

剛剛成神就要死去?

納蘭卿有些搞不太清楚狀況,但在一圈瘋狂的神佛中她顯得尤為冷靜。目光所及,就見十幾名神人竟是聚集起來遠離了此處,納蘭卿疑惑的跟了上去。

她可以感受得到,自己的速度不是以前可以比擬的,悄無聲息飛快的跟了上去。

就見那十幾個神人圍成一個圈商議著什麼,然後就看到了納蘭卿,一名神人的眼睛立馬就亮了。

「我們的死亡已經不可避免,你可願意為保留我們生活的土地奉獻一份力量?」一名女神人看著納蘭卿問道。

納蘭卿不知道他們準備做什麼,但聽到他們的問話,她心底湧起了繁雜的感情,神佛的壽命相當於無窮無盡,從沒有一天會想象到自己會就這麼死去,而現在,不止自己死去,就連自己生活的世界都要崩塌,自己就連原本活在這個世界的最後一絲痕迹都要抹滅掉了嗎?

洶湧的感情噴涌而出,納蘭卿甚至於不再猶豫,大聲道,「我願意!」

十幾名神人圍在納蘭卿的周圍,納蘭卿處於正中心,將自己的神格取出,她發現她的神格竟是紅藍交映的顏色,隨其他人的動作,將神格拋到空中,五彩的光芒一下子照亮天空。

剛才那名問話的女神人又拋出一塊圓盤形狀的東西於空中,一下子就將所有人罩於其下。嘴裡不住念著神訣,手上動作也不停,所有人將自己全部的神力都注入其中,光芒四射。

這是這群神人在生命最後綻放的光彩,奪目,惑人。

等到納蘭卿再次恢復意識,就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之內,而當她一睜開眼,看到的不是其他,而是一張大大的人臉!

雖然這張臉的顏值很高,但一睜眼就發現自己眼前杵著一張放大的臉,不管是誰都不會覺得驚艷吧。

後退了兩步,納蘭卿才發現,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有過一面之緣的凌君羽!

沒有太在意他,而是先觀察了一下自己所處的環境,果然和她先前感受的差不多,面前的世界整個灰濛濛的,沒有聲音,沒有風,一片死寂。

但是感覺到了空氣中的『氣』和神地的不同,她不知道這種氣是什麼,但只覺得很舒服,讓人充滿了力量。

而就在這時,納蘭卿的耳邊突然傳來一陣聲音,她疑惑的抬頭,卻發現凌君羽沒有任何的反應,難道是只有她一個人能夠聽到?她不動聲色,而是細細聆聽那個聲音。

「神……界……神……界……最……后……的土地……希望……你……復……興……」

雖然斷斷續續,但納蘭卿還是聽清楚了,難道這裡就是先前看到的那個神界?還未等她想通,不知何時又回到納蘭卿乾坤環中的那個八卦圓盤飛了出來,然後快速變小,在納蘭卿沒反應過來之時,直接飛到納蘭卿右手之上,嵌入其中。

這一幕被凌君羽看在眼裡,眉頭緊鎖,若有所思。

納蘭卿沒注意他,而是看著右手手背上的紅藍圖案,有些呆愣。她沒有半分不舒服的感覺,不僅如此,她還覺得從右手開始,一股氣流蔓延開來,讓整個身子都浸在陽光中一樣,暖洋洋的。

下意識的,納蘭卿左手附上手背,一股紅藍光芒亮起,以納蘭卿為中心四射出去,而整個世界彷彿被解印了一般,空氣中那不明了的『氣』也開始折射出各種色彩。

世界彷彿活起來了一般,納蘭卿能夠感覺到身體周圍流動的清風,霎時間打破死寂!

凌君羽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又想起剛才『夢』中的景象,一下子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臉色黑了下來,看著納蘭卿的目光中帶著深沉的殺意。

做完這一切,納蘭卿覺得自己的身體更輕了一些,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一切目光帶著絲絲柔和。

而就在整個神界變得鮮活之時,在神地東西大陸幾個不為人知地方隱世的仙魔都不由得驚喜的睜開眼睛。

他們竟然感受到了神界的召喚!

神界!神界竟然重新出現了!

這些人中既有仙帝也有魔帝,但他們不像其他人入世,因為神界崩塌,仙帝魔帝已經是他們能夠達到的最高境界,但總有一天他們也會死去湮滅,因此這些人都是隱世之人,不為外人知道的大能。

感知著方向,霎時從東西大陸的四面八方閃出人影朝水氏飛去。

在一片柔和的氣氛中,凌君羽那毫不掩飾的殺意很容易就被納蘭卿察覺到了,她看向凌君羽,雖然不完全清楚他的殺意到底從何而來,但大概的還是猜到了。

「你若殺了我,神界也會隨著消失。」

凌君羽聽到這話,皺了皺眉,他不知道納蘭卿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但他又不敢冒險,一直以來他的夢想就是成神,現在既然神界面世了,他怎麼也不可能親手打破這個局面。

但是他又不甘心,為什麼他們一起進了神界,最後認主的是她?

這麼想著,凌君羽抬手就朝納蘭卿甩去一道仙力。

納蘭卿挑眉,飛快的閃過,她也看出來了這人並不敢真的殺她。

不過還未等她說些什麼,凌君羽卻突然停下了動作,臉上流露出一絲明顯的情緒,有些慌亂,有些,迷茫。

「怎麼回事?」凌君羽對納蘭卿喊道。

「嗯?」納蘭卿不解,這是怎麼了?

「我的仙力在流失!」凌君羽看出納蘭卿怕是沒有感覺到,不由的咬牙說道。

額,納蘭卿想撓撓頭,這事她也不清楚啊。不過轉念她又有些幸災樂禍,誰讓你想殺我來著?

不過她還是開始研究起了這件事,定睛看向凌君羽,她不知道凌君羽的仙力流失情況,但她能夠看出他腳下那一片地方,竟然一下子就長起了點點綠意!

難道這神界是需要仙力來恢復自己的生機?

還未等納蘭卿看明白,凌君羽竟然臉色開始蒼白起來,他發現自己仙力流失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只是,凌君羽以為自己就要這麼仙力流失而亡時,體內竟然又出現了點點不屬於他的能量。

意識沉入身體內部,凌君羽發現自己紫府內的小人兒竟然閃起了點點金光!

這是什麼?

一道光閃過凌君羽腦海中,他猛地一喜,竟然是元氣!成神必須的『氣』!

只是,雖然體內生出元氣凌君羽很是高興,但他體內仙力的流失還在繼續,兩者根本就不對等啊!在這麼下去,他都要被吸成人幹了!

又過了半個小時,凌君羽發現自己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之時,終於是叫住了納蘭卿,「我們快出去吧,我要受不了了。」

納蘭卿鄙視的看了他一眼,還不是因為你太貪!

她已經搞清楚了這裡的狀況,所以在凌君羽吸收之時,把自己空間內的存放的靈石全都擺了出來。果然和她預想的不錯,即使是靈石,這裡也可以吸收來恢復生機。

小山一般的極品靈石沒一會兒就全部變為粉末隨風飄逝,而靈石放過的地方也如先前一般長起了點點綠意。

既然自己已經成為了神界的主人,納蘭卿當然也要履行復興這裡的職責,既然可以通過這個辦法恢復這裡的生機,她當然要加把力了。

一下子把隨身空間里的靈石全部放了出來,在凌君羽清醒過來前又是成為粉末,而這一次的範圍要廣一點,但還是只生長出了綠色,即使是她所有的存貨,也只是杯水車薪!

要復興神界的道路,任重而道遠啊!

對於凌君羽語氣不善的話,她也不多計較,只是將凌君羽拉扯過來,左手碰到右手手背,心裡默念,兩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一陣空間波動,納蘭卿兩人以為自己回來的還是聖地的宮殿,但卻沒想到是外面的一處空地里,而且等在這裡的人還不少。

只是納蘭卿第一眼看到的卻不是別人,而是站在最前方的白衣男子,熟悉的面容,炙熱的目光,都讓納蘭卿無法不去注意。

不知道怎麼的,也只是幾十年沒見,再看到小白,尤其是在他的目光中,納蘭卿的臉不由得開始發熱。

司徒白直直的盯著納蘭卿,注意到她臉上浮現的粉紅,眼神一暗。

也不顧及旁邊站著的一群人,快步走到納蘭卿身邊,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之時,撕破空間就直接帶著納蘭卿消失了!

消失了?就這麼消失?

一群大佬們看著就這麼丟下他們的兩個人真的是要跺腳了!欲哭無淚好嗎!

你再怎麼的情到濃時想要你儂我儂也要把我們的事情辦完吧?你知道我們在這裡等了多長時間嗎?你知道我們現在期待的心情嗎?你總要我們和那姑娘說說話再把人給帶走吧?!啊?!

真是一隻不知道尊老愛幼的魔族!就知道秀恩愛刺激他們這些單身老汪!

納蘭卿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就被司徒白帶進了空間隧道,然後又暈乎乎的出來,然後,然後就在這裡了……

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納蘭卿有些懵,咦?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司徒白深深的注視著身下女子獃獃的模樣,眼中暗色更深,不等她回過神來,就直接壓了下去。

兩唇相依,兩人都不由得一愣。

司徒白在納蘭卿唇瓣上廝磨片刻,終是忍不住的深入。

看著身下愈發紅艷的面龐,司徒白的力度忍不住的大了起來。

納蘭卿暈乎乎的被壓,暈乎乎的被親,但心底還是有一絲理智知道即將發生的是什麼,雖然有一絲的彆扭,但她卻沒有掙扎,尤其是在看到小白幽深的雙眸中只盛滿自己一人,附在自己耳邊用低沉的聲音似呢喃道。

「卿兒,我想你了。」

接下來的事情彷彿是水到渠成,在司徒白的手下,納蘭卿根本沒有一絲反抗能力,只能認命的被這個不知疲倦的『老處男』給吃下一遍又一遍。

等最後一絲意識都失去之時,納蘭卿不由得嘆道,為什麼她的體力要這麼好?為什麼她身上的這個男人體力要這麼好?!

……

早上的陽光灑入房內,照在床上的兩個精雕細琢的人身上,納蘭卿已經醒過來一會兒了,但她不太想睜開眼睛。

只要一想起昨天小白在這張床上把自己這樣那樣,她心裡就有種不知道怎麼形容的感覺。

身上沒有任何的不適感,一想起自己昏睡過去后小白幫自己清理身子,納蘭卿的臉上又是不自覺的飄上一抹紅暈。

納蘭卿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卻沒有發現身邊的男人早已醒來,幽暗的雙眸直直的注視著她,看到她染上了粉紅,嘴角也不由得勾起一抹溫柔的笑意。

納蘭卿忍不住捂臉了,啊啊啊,都活了幾千年了,她竟然還因為這事感到害羞!

不過,昨天小白真的好性感啊!

?(?ω?)?

感覺到身邊驟然升高的溫度,納蘭卿再不好裝睡了,睜開眼睛看向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顏,竟是傻傻一笑,「小白早啊,昨天睡得怎麼樣?」

昨天睡得怎麼樣?

睡得怎麼樣?

怎麼樣?

么樣?

樣?

啊啊啊!

納蘭卿恨不得甩自己一個大耳光子,她怎麼就傻傻的問出這句話來了!!

司徒白看著納蘭卿呆傻的樣子,嘴角的弧度不由得又增大了些,慢慢低下頭靠近納蘭卿。

「很舒服。」

聽著那可以讓人懷孕的嗓音,納蘭卿又呆了,小白這是在調戲她吧?是在調戲吧?!

這是怎麼一回事?怎麼一覺醒來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

納蘭卿就這麼暈乎乎的被司徒白抱起,然後就像是太后似的被伺候的穿上了衣服,鞋子。

等整個人收拾完畢,納蘭卿才算是真正回過神來。

「你……」納蘭卿還想說些什麼,卻在看到一臉溫柔笑意的小白時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梳洗完畢,兩人並沒有馬上回去,而是說起了分開之後兩人的經歷以及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雖然司徒白對於修羅界的經歷輕描淡寫就說過去了,但納蘭卿仍然能夠想象得到小白當時是遇到了多大的難關,握住他的手也不由得緊了緊。

司徒白感受到手心裡傳來的溫度,不由得笑了笑,輕聲安撫道,「都沒事了。」

「嗯。」

不過在說到她成為神界主人的事情時,司徒白卻是皺起了眉,他想起當時在他身邊的那幾個氣息強大的仙魔,現在看來就是為了神界而來的。

「不用擔心,」納蘭卿突然狡黠一笑,「那些人只要是想要進入神界就不可能殺得了我。」

聽到納蘭卿這麼自信的話,司徒白眉頭也不由得舒展開來,反正他會一直站在你的身後。

兩人又說了幾句話就準備回水氏去,若是那些大能都是仙帝魔帝級別的,那麼還是不好讓他們等太長時間了。

不過在這個時候,納蘭卿突然面色一喜。

「怎麼了?」

「小火醒了!」納蘭卿聲音裡帶著明顯的喜悅,讓司徒白眼底卻是一沉,想起她嘴裡小火的人形,眼中閃過一絲暗光。

……

納蘭卿在神界里看起來是沒有待多長時間,但實際上神地已經過去了半年多的時間,而因為神界被激活,幾位隱世的仙帝魔帝出世,一下子就讓整個神地沸騰了起來。

再加上凌君羽不在,仙魔大戰竟然就這麼停了下來。

幾位仙帝魔帝心心念念的等待,卻不曾想被人接了胡,只能將目光投向了凌君羽。

幾人的目光是多麼毒辣,一下子就看出他的不同。

凌君羽心情不爽,但也不會拿自己命去任性,倒沒說假話,直接將神界的事情說了出來。

然後一群人就一起在水氏等待納蘭卿的回來。

水百念本來因為自己的外孫女把聖地差不多毀了的事被水百賢抓住發難,快要支持不住的時候,幾位大能到來,一時間還緩解了他的壓力。

而在知道他們的聖地可能就是進入神界的入口時,族中一些反對的聲音也少了很多,現在納蘭卿回來,他更是高興不已就連找過來的郝泓澤伏音等人都好好的安置了下來。

對於成為神界的主人這一巨大的誘惑,這些人不是沒有企圖,但現在他們根本想不出有什麼辦法可以替代納蘭卿,所以等到納蘭卿兩人回來之時,一群大佬們的態度那叫一個好。

只希望能夠進神地吸收一些元氣。

納蘭卿倒沒想著拒絕,畢竟復興神地需要的靈氣仙氣不少,這些人進去了以後也是提供仙氣的『肥料』,對於她來說只有好處。不過,進去肯定是需要『門票』的,交上十萬極品靈石就可以進去。

納蘭卿這是打的個好算盤,不管是靈石還是這些人進去了都是給神界提供養分的,不需要她多做什麼,只要動動右手,復興神界,soeasy!

神界重新出現的消息很快傳遍了神地,對於低階的仙魔可能沒有什麼影響,但對於有成神野心的仙魔當然是一件很好的消息。

這之間不是沒有人起過壞心思,想要控制住納蘭卿,但是這樣的人最後的結果一律是被丟到神界去當真正的肥料了。

不說納蘭卿自己的實力,身邊跟著一個上古神獸火麒麟,就說司徒白如今的實力和手底下的勢力,還有一隻逗比的上古神獸九尾狐,就這些都是讓來的人分分鐘有去無回好嗎?

還有一件事也不得不讓納蘭卿點個贊,那就是在凌君羽消失的這半年裡,她那便宜老爹竟然混進了他的地盤,找到了她那娘親!

不過好在納蘭容澤也沒那麼蠢直接硬闖出去,等到納蘭卿回來的消息傳出時,他就直接呼叫了納蘭卿,帶著一幫小弟把他媳婦護送出去。

納蘭卿還記得凌君羽當時看到這一幕時鐵青的臉色,只是她卻產生不出一絲愧疚只有一丟丟的同情和幸災樂禍,讓你心思不純!活該你單身一輩子!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神地在一幫人的努力下終於是恢復了一小半,看著已經出現青山綠水的世界,納蘭卿終於是舒了一口氣,那十幾個神人看到這一幕想來也會安息了吧。

即使是已經到達仙帝魔帝的境界,這些人也花了好幾十年才有一個成神,而接連的,那些仙帝魔帝也終於成神。

神界並沒有因此而變得熱鬧起來,那些神可能是以前修鍊的太刻苦了,成神之後就開始了串門一路,天天不是到這個大陸去逛逛就是到這個界面去瞧瞧,倒是好不快活!

在這幾十年裡凌君羽的心思一直沒有消,除了對神界主人這個的覬覦,還有就是對納蘭容澤老婆的覬覦!

這也導致了納蘭容澤的危機感,修鍊愈發的勤奮起來,雖然他有一個非常值得驕傲的女兒,但他一個當父親當丈夫的總要有一家之主的威嚴嘛!

好吧,一家之主神馬的都只是納蘭容澤的幻想,他只是想要腰杆子挺得直一點罷了,誰知道原本那麼溫柔的語涵如今竟然就變得這麼大呢?

在納蘭容澤的努力下,在司徒白成神之前,納蘭卿終於升級為姐姐了。

看著娘親懷中小小的人兒,納蘭卿覺得心軟的不行,怎麼能夠這麼萌呢?怎麼能呢?

而還未等她再多吃點自己弟弟的豆腐,就被自家男人掕了起來,隨手撕開一個空間。

「喂喂,小白,我還要看看我可愛滴弟弟!」

「小白!」

「小白!額……」

「小白,你做,什麼……」

「你說做什麼?」

「既然你那麼喜歡小孩子,那麼我們就自己生一個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之醫仙駕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之醫仙駕到目錄 重生之醫仙駕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大結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