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認親(含通知)

第二十二章 認親(含通知)

大戰在即,納蘭卿卻沒有什麼感覺,畢竟那麼多的大門派大家族在上面頂著,他們這些底下的人其實沒有什麼多大的感覺。

只不過最直觀的感覺就是多寶閣的生意又變好了,本來以為身份曝光後會有一些麻煩,這一次的魔族入侵倒是很好的解決了這個問題,那些大門派的根本就顧不上納蘭卿,而其他一些有小心思的她也根本不怕。

只是,看著越來越少的法寶存貨,納蘭卿又一次想起了小白,找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他的消息,納蘭卿心裡說沒有不安那是假的,只不過她對於小白又有種說不出來的信心,即使會遇到困難她相信小白也可以跨過去的。

而正被納蘭卿想著的某白正在奮力的趕路中,因為仙族這邊已經準備好了和魔族開戰,那麼東大陸當然就不會讓魔族在明面上晃蕩,只要出現必須擊殺!

尤其是在傳送陣的管理上更是嚴格,絕對不允許有魔族進入傳送陣。

這也導致了司徒白無法通過傳送陣到中州,只得自力更生御劍而行,但這樣一來,時間也要長上很多,即使是如今司徒白這樣的修為,要從東大陸的邊界進入中州也至少需要十天。

拍賣會結束后,納蘭卿將化身草籽撒到自己的空間,就開始了三天閉關煉丹。

在納蘭卿回來這一段時間,倒是沒有什麼人再來鬧事,郝泓澤李密等人倒是一時間空閑了下來,不過幾人倒也一直有緊迫感,修鍊一直沒有停下來。

等到納蘭卿閉關出來,已經煉製好的丹藥已經充滿了一個小型空間戒指,將空間戒指丟給李密,納蘭卿也不再多管。

只是這一天,納蘭卿等人的臨時住所卻是來了幾個特殊的客人。

一陣恐怖的威壓籠罩著整個屋子,納蘭卿還好,其他幾人都有些受不了,李密甚至於站都站不穩,若不是陳清在旁邊扶住他,他怕是已經軟倒在地了。

納蘭卿狠狠皺了皺眉,聚起體內的仙氣揮了揮,讓另外幾人感覺好了不少。

然後在眾人的注視下,大門打開,一道人影逆著陽光朝他們走過來。

身形偉岸,寬大的衣袍無風自響,一步一步,噠噠噠,在寂靜的屋內響起,彷彿是踩在眾人的心上一樣,令人有種心驚的感覺。

除了納蘭卿,其他幾人都忍不住的放緩了呼吸,看著男子一步步走近屋內,他們也終於看清楚了來者的面貌。

來人看起來四十歲左右,劍眉大眼,不怒自威,從其五官上看來這人年輕時倒也算是一個美男子,現在,勉強算是一個帥氣大叔吧。

幾人都可以肯定這人是個陌生人,他們絕對沒有見過這人,但是他們心裡卻又都覺得這人的樣子有些熟悉,五官很是熟悉。

納蘭卿沒有多想,只是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男人,這人還未露面就用威壓試探,雖然從他身上沒有察覺到危險,但很明顯也是來者不善。

而還未等她說些什麼,郝泓澤伏音等人終於是想到了什麼,然後全都一臉疑惑的齊齊轉頭,看向納蘭卿,然後又轉頭再看看那男人,嗯,動作非常的整齊,而且一致的是他們臉上的表情都是非常的奇怪,又帶著點不可思議。

中年男人嘴角含笑,但有一雙晦暗的眸子,如亘古不化的冰潭,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目光掃過在場的一眾人,落到納蘭卿之時,眸光才閃了閃,那不變的弧度也不由自主的拉了拉,不自覺的呢喃道,「語涵?太像了。」

這完全是他下意識的反應,神情有一瞬間的恍惚,但很快就回過神來。

雖然男人這話聲音很小,但在寂靜的屋子裡,眾人還是都聽得一清二楚。

納蘭卿的眉頭皺的就沒有鬆開過,聽到那個名字,心裡就有了猜想,看來是水氏來人了,就是不知道這人到底是誰?

四目相對,納蘭卿直直的看入男人的眼底,即使是神色有變化,但這人的眼底卻仍然沒有任何的情感波動,沒有感情的男人。

兩人都在不著痕迹的打量著對方,納蘭卿是在心裡猜想著這人到底會是她那娘親的哪位親戚,也在心裡做好了建設,而男人則是細細的觀察著,這個女子是否真的有那個實力成為他們水氏一族的一員。

半晌,男人竟然無法從納蘭卿的臉上看出半分端倪,眼底閃過一絲暗芒,這個女子真的是語涵的女兒?雖說語涵很優秀,但她卻一直都是溫柔沒有多少心思的女子,兩人雖然長得很像,但是熟悉的人卻能很快發現兩人的不同,這個女子的想法埋得太深,給人一種難以捉摸的感覺。

難道是像她的父親?這個念頭只是閃過,隨即就被他給否定了,納蘭容澤他又不是沒見過,和這人的感覺也不太相像,所以說,語涵的女兒到底是在怎樣的環境中長大的?為什麼只是兩百歲,心思深的就連他這個閱盡千帆的人都無法看透。

不過,男人也沒有再多想,嘴角的笑容突然加深,就連眼裡都彷彿染上了笑意,突然哈哈一笑,「長得真像語涵!果然不愧是我水氏一族的後代!」

郝泓澤等人都聽說過納蘭卿的身世,現在聽到男人的話,也反應過來,這人看來是認親的啊!

納蘭卿仍然沒有什麼表情,暗自警惕著,這人的變化太大,她根本不相信這人的目的會單純!

男人彷彿沒有察覺到納蘭卿的戒備,還往前走了一步,環顧了一下四周,笑的暢快,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大家長一樣,「看我這,我都忘了自己介紹了,本人是水氏一族現任族長水百念,」然後轉頭溫和的看著納蘭卿,「也就是你的外公。」

乖,叫外公。

雖然這話沒有說出來,但納蘭卿看著這個男人的樣子,聽到他的這話就自動腦補出了後面一句話,不由囧了囧。

水百念滿臉笑容的看著納蘭卿,看起來也是準備聽納蘭卿叫外公,畢竟水氏一族的名頭,那是多少人趕著想上門認親的。

只不過水百念卻錯估了納蘭卿,她根本就沒有那個心思,水氏又怎麼樣?無非是存在的時間久了些,勢力大了點,若沒有她那個沒有見過面的娘親在中間,他們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她也不想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勢力大?要是給她時間,她自己照樣可以建立一個大的勢力!

這些她都不會稀罕。

所以若是水百念想著只要把這名頭一擺出她就會飛快的上去認親那就大錯特錯了。不僅如此,如果可以的話,她根本就不想有他這麼一個外公。

以為她不知道嗎?在她煉丹大宗師的名聲打出去以後這些人才找過來,以為她傻啊,不知道他們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如果她真的只有兩百歲的話,那麼她真的可能會盼望著親情,看著水百念這般慈愛的模樣,親自來找她,或許她就會感動,但是,她不是。

不是納蘭卿把人心想的太過複雜和險惡,只是幾千年的閱歷和經驗,不得不讓她小心行事,尤其是面前的這個人活的時間或許比她更久,還是一個大家族的族長之時,那麼她首先想到的是他是一個族長,隨後才會想到他還有一個身份,是她的外公。

水百念看著納蘭卿無動於衷的表情,面上微笑不變,但心裡卻是皺起了眉,欲擒故縱?還是真的不在意?

不過不管納蘭卿到底怎麼想水百念都不在意,只要讓她回到族內就可以了,這樣一個天縱之才水氏是不可能將其放任在外的。

只是就從這幾分鐘中水百念也看出來了,自己這個外孫女怕和他想的有些不同,不過影響也不大就是了,反正結果只有一個,他也只允許只有一個。

這麼想著,水百念臉上的笑容更深,語氣更緩,「小卿兒難道準備就這麼站著和外公說話嗎?」

納蘭卿被這小卿兒的稱呼噎了噎,第一次見面就叫的這麼親密她實在是有些接受不了。

不過她也只是皺了皺眉沒說什麼,讓眾人都坐了下來。

這一次水百念也不是一個人來,身後跟著八道影子,納蘭卿還未看清楚他們的模樣就閃離了原地,消失了蹤影,但納蘭卿知道他們怕是隱衛似的存在,現在肯定是找地方藏著去了。

如果只是看客廳內的這幅場景的話,絕對會以為氛圍很好,相談甚歡,但實際上,只有身處其中的人才知道,這根本就是一種折磨。

也不是說納蘭卿和水百念爭吵什麼的,明明都是用這一種很和緩的語氣在說話,但就是讓郝泓澤等人聽得心裡打顫,渾身不舒服。

而這個時候他們也清楚了納蘭卿對於這個自稱外公人的態度。

「你想要我和你回去?」納蘭卿挑眉。

水百念對於納蘭卿這個態度微微皺了皺眉,倒沒責怪什麼,只是點點頭,很是理所當然的說道,「當然了,你本是我水氏族人,現在當然就該認祖歸宗了。」

聽到這話,納蘭卿卻是沒有立馬接話,其實認回去倒也沒什麼壞處,只是她不太喜歡那些大家族的氛圍罷了。而且,若是什麼好處都沒有就讓她跟著回去,到時候回去了,就理所當然的讓她煉丹啊,各種七大姑八大姨的找上門來什麼的,那就太虧了!

水氏她會去,畢竟距那次分別,她那便宜爹就沒有再傳回消息,她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水語涵現在不在水族,但她還是要去看看的。

水百念見納蘭卿半晌沒有接話,心裡的不悅更近一步,只是面上不顯,又看了看旁邊坐著的一群人,想要找個單獨談話的地方,剛想說話就被看出端倪的納蘭卿堵住了話頭,「他們都是我的人,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水百念覺得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有多少年了,多少年沒有人敢這麼和他說話,現在一個小輩竟然這般無禮。

按捺住怒火,水百念見納蘭卿那毫不在意的神色,又想起她的價值,終於是妥協,這才開口說道,「小卿兒,我知道你可能暫時還接受不了你現在的這個身份,但是血脈是做不得假的,我們血脈相連,外公怎麼會害你呢?回到族內之後,你就是這一代的七小姐了,到時候想要什麼,族人都會滿足你的,就說你們這些朋友,到時候修鍊的資源也會多很多的。」

水百念說到這也看了一眼郝泓澤等人,這一看心裡更是震驚,先前沒有發現,現在才看出這些人的年紀都不大,只有幾百歲的模樣,但修為卻都已經到達天仙了,雖然在神地不算什麼但據他了解,這些人可都是和納蘭卿一起從那個小世界一起來的啊!所以說,什麼時候一個小世界一次性都出現了這麼多天才了?

而聽到水百念的話,不說納蘭卿,就連伏音和郝泓澤等人都不由得吐槽了,你確定還有比在姐姐(師傅)身邊資源更豐富的嗎?!

當飯吃的仙丹你們有嗎?當零食吃的元靈果你們有嗎?當玩具使的靈器你們有嗎?

呵呵,沒有吧,沒有還說個什麼毛線的更好的修鍊資源?

眾人在心裡默默吐槽的,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水百念如何看不出來他們這奇怪的反應,只是他並不了解,也不想顯得自己沒見識,所以沒問出來,只是按住自己的好奇和驚訝看向納蘭卿。

卻發現納蘭卿仍然沒有半分的反應,水百念有些急了,他終於是看出來了,這人是真的不在意自己說出來的這些,是真的不在意水氏一族給她帶來的好處。

只是她不在意,水百念卻不能不在意,即使是水氏流傳這麼久遠的氏族,其中能夠煉製出仙丹的大宗師也只有寥寥兩個,一個還是已經快到壽命極限的,而另外一個還更加偏向於他的弟弟!

若不是他這個當族長的沒發什麼錯,建樹也不少,就憑他弟弟拉攏了一個煉丹大宗師就可以把族中多數的人心拉攏過去,這也是水百念現在這般急迫的想要把納蘭卿認回去的最為重要的原因。

大家族中的是是非非更多,爭權奪勢的事情不少,水百念的弟弟水百賢雖然實力稍遜於他,但卻是個十足的偽君子,當然了,這是水百念的想法,明明是一個野心十足的人卻要做出一副不問世事的樣子,但暗地裡卻在不擇手段的拉攏人心。

百年前,水百念想到百年前的事情眼神不由得一暗,當時水百賢就是以水語涵作風不堪他這個做父親的管教不嚴發難,當時若不是凌君羽來提親,站在了他這一邊,那麼怕是水氏一族的族長就已經易主了。

也是因為那件事,水百念才會那麼輕易的將水語涵嫁過去,不然的話,以兩方的勢力,水語涵又是他最喜愛的女兒,平常的話他是不會這麼做的。

而現在他發現水百賢的動作越來越大,也是因為看在凌君羽沒有多喜歡語涵,對他這個老丈人也不怎麼熱切的樣子,所以現在水百念是有一個機會就不會放過,而如今納蘭卿這個煉丹大宗師又是他的外孫女的出現就解了他的難處,若是有一個煉丹大宗師,那些因為那個煉丹師而站在水百賢那邊的人肯定就不會那麼的堅定。

納蘭卿不知道水百念到底是什麼目的,但也知道他的目的不單純,絕對是沖著她能煉仙丹來的,而她也想看看這人的底限到底是在哪裡,這才半晌沒有說話,也是在分析著答應或是不答應的利弊。

水百念又想了想,站了起來,「有些話我想和你單獨談談。」

這一次納蘭卿沒有拒絕,既然剛才她已經說了那話他還堅持這麼說,按說明接下來的事情怕是要涉及到水氏一族的秘史,不好與外人知道。

郝泓澤等人看著兩人走上樓去,就開始大眼瞪小眼,互相猜測著姐姐(師傅)會不會答應呢?瞎猜了半天最後無疾而終,只能再次大眼瞪小眼的等著納蘭卿下樓來得到最後結果。

只不過過了十幾分鐘,兩人就打開房門走了出來,水百念走在前面,臉色隱有喜悅,幾人互相對視一眼,已經知道了結果。

果然,納蘭卿走下來直接走到幾人中間宣佈道,「你們就呆在這,我去一趟,仙魔戰爭的事情你們就別摻伙了,要是有事記得聯繫我。」

納蘭卿有想過現在世道不平,這些人的修為又不是那麼的高,若是一不小心出什麼事就不好了,一鍋全都扔進乾坤環中帶走,但轉念她又自己否定了這個決定,這些人的人生還是該他們自己過的好,若是什麼危險都不讓他們經歷那麼何來的進步?即使是修為再高又如何?而且,誰又能說他們就一定不行呢?

納蘭卿跟著水百念啟程前往水氏一族的族地,心裡還是有些許的期待的,水百念說的東西她說不期待那是假的,變強?誰不想?

而因為這件事讓心心念念納蘭卿的司徒白再一次撲空,心情直接跌倒谷底,讓小九再一次恨不得躲在靈獸空間不再出來,這是後事暫且不提。

這一段時間,神地上也發生了不少事,和先前一次不一樣,這一次以凌君羽帶頭,東大陸的其他門派家族響應,聚集了一群規模不小的仙族直接殺到了西大陸,和魔族進行了一次廝殺。

至此,耗時漫長的仙魔大戰終於是打響了。

------題外話------

這裡就是妞的通知啦~請假碼大結局的通知~大概五天左右,小妞就會上傳粗長的大結局啦~哈哈,想想終於要結局了,小妞真的非常的激動,妞想大家也是醬紫想的吧,妞這種三千黨,連載了這麼長時間終於是要完結了,也真的是不容易啊。

這篇文不會有番外,所以親們想要的小白和納蘭,嘿嘿,也會在結局裡面完滿,敬請期待吧~(應該是不會爛尾吧,嗯,妞是這麼覺得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之醫仙駕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之醫仙駕到目錄 重生之醫仙駕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認親(含通知)

9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