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第195章

西南邊境地區本就不發達,相對東部來說,更為地廣人稀,戰亂造成的損失想要彌補更加困難。地方部隊跟正規軍隊碰上,屬於螳臂擋車,蘇老和高將軍無法,只得從邊境抽調邊關守軍對一些軍事要地進行扼守,這才逐漸將局面穩定下來。

眼下到處都燃起戰火,蘇老和高將軍誰都不敢掉以輕心,各自派遣下屬將領對地方部隊進行操練,將兵力集中起來派往邊境駐守,海防更是不能漏過,在各方支持下,一步步加強。

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方天林硬是從高將軍口中咬下一塊肉,再想進一步就只有手上見真章。以華州的兵力,要實現這一目標難度有點大,除非方天林能武裝出一支現代化軍隊,只是這談何容易?

更何況目前方天林跟高將軍處於合作關係,要是同他撕破臉,唇亡齒寒,蘇老那邊恐怕也會成為一個阻礙,這在目前顯然有些得不償失。

方天林並不打算這麼做,至少現在不行。他打開地圖看了一眼,華州易守難攻,卻也沒有多少發展的餘地,跟其唯一接壤的就是高將軍屬地,想要壯大,除了吞併高將軍轄地,就只剩下開山一途。這在別人看來或許不可行,對方天林而言,未嘗不可一試。

不過此事言之過早,先把華州打理好才是當務之急。

空間水能改良生物品質,但僅限於此,並不能像現代雜交水稻那樣直接大幅度提升產量,唯一的優勢是比較符合大自然淘汰規則,更耐寒耐旱抗倒伏口味更佳等,和人工培育本質上存在不同。

方天林原本不打算這麼做,沈家良種除了產量之外,其他各方面都優於雜交品種,抗災能力尤其強,對人益處也更大。奈何沈家地盤太小,在有限的田地中如何種出更大的量,成了當下最需要考量的事情。

方天林手中事務不少,無法潛心鑽研學問,便將這一任務交給小兒子沈璜,至於母本的獲取,托給各商隊便是,當然,華州境內也不可錯過。沈家河直接下達了懸賞令,只要有人上交符合要求的各種糧食作物,都能獲得賞金。

群眾的力量巨大,在足夠錢物的誘惑下,各種野生糧食作物紛紛匯總至沈家河手中,最終交給沈璜,經過他處理之後,讓經驗豐富的老農種在荒谷試驗田中。做完這些,沈璜便不再管,作物各項性能會有專門人士進行記錄,他只需要負責最終篩選即可。

乾元族科技太過繁雜,靠一家之力窮盡一生怕是都只能展露冰山一角,唯有藉助眾人的力量,才有可能一點一點實現,方天林一有空便耗在編寫教材和抄錄書籍之中。

華城內同樣設立了書院和軍校,大部分授課先生都調自荒谷書院,這些人一邊進修一邊教學,方天林和三胞胎不再教授基礎知識,專門負責培養夫子和精英學生。

且不說外界如何,華州境內卻是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之象,若非大家知道外面戰火紛飛,還以為此間百姓生活在和平年代,端的是一處世外桃源。別說附近民眾,就連身居高位者也十分羨慕,無奈要攻打此處代價太大,還得冒著被迫中斷交易的風險,就算再眼熱,也得按捺住,無誰敢輕舉妄動,這給了方天林足夠安穩發展的空間。

歲月如歌,時光如梭,一晃眼便是三年過去,西南邊境地區戰事已經趨於穩定,幾方勢力合作無間,形成一個利益共同體,不斷向外開拓,目前已經佔據很大一塊地方。

華州也不再只有三縣,西南邊境地區方天林無法侵佔,目標直指被山林隔絕的內陸地區。在小型掘進機的幫助下,方天林經過詳細的地質勘探,勘察出一條最合適的山道,直接開山鑿路,花了大量人力物力,開鑿出一條直通外界,隧道夾雜山道的水泥路。

對面壓根就沒有任何準備,那裡盡皆屬於後方,防守極其空乏,在方天林帶領大批兵丁奇襲之下,可說是毫無抵抗之力,華州屬地一下子擴大到三州幾十個縣,此時再稱為華州已然不大妥當,便再次將其改為原名「華」,下轄三州,華州地方不變,統管原先三縣。

讓方天林頭痛的是,新攻佔的州縣境內教派勢大,不少百姓都被徹底洗腦,再想將他們轉回正常,難度堪比登天。眼下是戰亂年代,方天林可沒有那麼多心思花在他們身上,勸說再三都不聽之人,只能將他們都扔去做苦力,那些煽動主力者則直接處理掉,如此一番雷霆動作之下,方將局面穩定住。

這種情況不獨方天林才遇到,蘇老跟高將軍他們也是如此。正因為這些教派的存在,導致攻打進度大為減緩,攻下來若不先處理好內部,就等著內亂不停爆發。之前他們便在這上面吃過虧,儘管蘇老等人聽取方天林的建議,對這些教派多有注意,依然重視不夠,被鑽了空子,平白損失了好些兵力,才將□□鎮壓下去。

吃一塹長一智,之後他們行動都是佔領一地治理一地,這使得攻打進度極為緩慢,縱使軍備後勤都優於他人,三年過去,也就清理出附近一片。

方天林在攻下兩州之後,休養生息好一陣,才再次聯合其他幾方對周圍勢力發動攻勢。到目前為止,沈家屬地已經擴大至一府三州,短期內他不準備再出手,目前最緊要的是穩固後方。

也不知道那些新近幾年崛起的教派給百姓灌了什麼*湯,簡直如毒瘤般清除不凈,必須小心再小心,才能將這股蔓延的勢頭壓制住。

不過也不是沒有任何收穫,方天林從種種跡象中,已經有了初步推斷,這些教派都是在同一時間段突然興起,不像是土生土長,恐怕背後有人在推動這一切。

這個時代交通不便,信息不暢,方天林不認為有哪個本土勢力能做到這般。可若是外來勢力,從那些神跡來看,科技已經相當發達,為何他們不直接奴役地星人,而非得採取這麼曲折的方式?這個問題值得深思。

剛察覺到這點的時候,方天林背脊生寒,出了一腦門子汗。這個世界實在太危險了,竟然還有外星人存在,直到想明白他們有限制,不能隨意對他們出手,這才放鬆下來。

也是因此,方天林只敢暗地裡發展科技,一些太過先進的東西他都不敢光明正大拿出來。誰知道他們的容忍度有多高?萬一被他們察覺到他這個潛在威脅,先把他給滅了,那一切可都成了泡影。

這事方天林不敢聲張,連媳婦孩子都沒有告知,知道的越多危險越大,還不如讓他們活得輕鬆一點。

環保水泥、簡單器械都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源能的應用。方天林雖然不清楚這些教派背後是否真有外星人在搞鬼,但謹慎點總沒錯,初級能源晶他不敢拿出來用,連過渡產品半源晶都被摒棄,直接啟用煤炭這類初級能源,荒谷更是非可靠之人不得進出。

工業發展污染相當大,即便有治污設備,也不如原先計劃使用半源晶來得清潔。方天林卻無可奈何,做任何事都得有命在才行,忍一時風平浪靜,他不可能拿全家人性命去賭。

或許方天林的做法沒錯,三年過去,一直沒有出岔子,他卻依然不敢掉以輕心。隨著時間不斷推移,他越發確定,各種教派背後恐怕真有外星人的蹤影存在,只不知他們的目的為何。

******

羲和懸臂聯盟總部,此刻正在召開線上會議,聯盟中各個國家都派代表出席。

「這是最新從xf154369157星太空偵測器上傳回來的圖像,初步評估,這顆星球已經從一級文明步入二級文明初期,這事情來得太過突然,短短几年間便發展到如此地步,不知是否出自在座諸位手筆?」

聽聞議長此言,眾人面面相覷,若是他們當中之人私下行為,必然會損害其他各方利益,此事必須調查清楚,否則誰也不會善罷干休。

一陣討論之後,議員們開始陸續發言。

「議長,這顆原始星已經上報宇宙文明聯盟總部,我們不能貿然動作,直接派遣大量人員進入xf154369157星顯然不合適,我提議調查這顆原始星附近太空留下的各種痕迹,先確定是否聯盟中人私下行為,排除這點再來討論後續事宜。」

與會者多數都附議此點,議長也不拖拉,直接雙管齊下,一邊派遣聯合調查隊前往xf154369157星外太空查探此事,一邊也沒放棄對聯盟各國展開內部清查。

xf154369157星正是地星,這顆星球的命運現如今正被攥在羲和懸臂聯盟手中,地星人卻恍然未知。

各方勢力眼下正打得如火如荼,誰也想不到造成目前硝煙四起的罪魁禍首,正對地星虎視眈眈。或許若沒有方天林這個意外出現,恐怕將會被他們在不動聲色間文化殖民,地星文明從根上就被斬斷。

如此一來,即便羲和懸臂聯盟攝於宇宙文明聯盟的威嚴,不敢對一級文明直接進行武力鎮壓,地星未來恐怕也不大美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當攻穿成農家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當攻穿成農家媳目錄 當攻穿成農家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5章

9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