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番外:掉馬甲的二三事

第102章 番外:掉馬甲的二三事

番外:掉馬甲的二三事(二)

瑪門顫抖的問道:「你為什麼會夢到這個名字,難道是平時聽誰說過?」他知道塞拉不同於其他惡魔,沒有覺醒傳承記憶,所以她的學習功課最輕,每天只需要賣萌撒嬌。

可是這個名字的殺傷力太大,哪怕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瑪門,也不敢妄自說出這個恐怖的真名。

塞拉費解的看見瑪門煞白的小臉蛋,忍不住戳了戳,「我說了,是做夢啊,我以前沒有聽誰說過,『耶和華』是地獄的惡魔嗎?」

瑪門被自己口水嗆到了嗓子眼。

他大大的翻了個白眼,「塞拉,你該讓德摩爾為你補習整個世界的歷史了!」

塞拉鼓起臉頰,說了和沒說一樣。

在塞拉幫他做完魔法卷子后,他一溜煙的跑了,塞拉攔也攔不住,只聽見對方說道:「我有事,明天再找你玩。」

瑪門身體小,個子矮,在地獄就像是普通的幼魔,他要從第九層地獄前往第五層地獄,少不了要在新建立的地獄傳送陣門口排隊等待。然而他如果那麼老實,就不會是法則天定的七宗罪了。

眼看馬上就輪到自己,一個人高馬大的惡魔抱怨了一句:「居然要等這麼久,真是讓我煩躁的想要廝殺。」忽然,他的衣角被扯了扯,低頭一看,是一個六七歲大的孩子在笑眯眯的看著他。

惡魔本來沒有把這個幼魔當回事,以為是誰家的孩子出來,玩,「走走走!被來煩我!」

附近的惡魔不約而同的悄悄後退幾步。

然後,彎成月牙的眼睛露出,瑪門冷冷的看著他。

純正的紅瞳!

這個惡魔頓時一個激靈,「哎呦,這位大人,我這個位置屬於您,是我有眼無珠……」

他諂媚的彎腰鞠躬,內心卻在崩潰——這是哪位吃飽了沒事幹的王級惡魔,竟然扮成小孩子的模樣跑來傳送陣排隊!

等瑪門強佔位置,提前進入傳送陣離開后,靜默的排隊場所變得喧囂起來,大家嘰嘰喳喳的議論起剛才那個「孩子」。基本上沒有哪個惡魔相信對方是真正的幼魔,唯有知道內部消息的墮天使抱臂而立,冷笑的看著這些愚蠢的惡魔們。

那是薩麥爾殿下的孩子,天生的王級惡魔。

當然,現在是准·王級。

天塌下來有老爹頂著,這就是地獄熊孩子的內心準則。即使瑪門的母親莉莉絲和父親薩麥爾貌神離合,各過各的,瑪門也不覺得有哪裡需要羨慕塞拉,地獄里能組成一家的惡魔實在太少了。

瑪門沒有期待過,所以不存在失望。

在墮天使侍從的行禮下,他推開了薩麥爾的殿門,入眼就是自家父親一邊喝茶,一邊批改公務的樣子。

「瑪門?」薩麥爾看見瑪門時有些驚訝。

這個孩子總是喜歡待在第九層地獄,很少會來第五層地獄。甚至薩麥爾覺得……這個孩子有點怕他。

瑪門關上殿門,揚了揚小腦袋,「我有事情找你,很重要的事情。」

薩麥爾頷首。

一道結界就籠罩住了他辦公的地方。

瑪門語速極快的把塞拉做夢的事情說了出來,不快不行,他從塞拉口中聽說過,陛下平日里最大的樂趣就是「四處看看」,地獄的每個角落都逃不過路西法的視線!

說完后,瑪門就主動把薩麥爾布置的結界打破,裝作無事的聳了聳肩,「好啦,我要說的就是這些,該怎麼辦是你的事情。」

薩麥爾的眉心皺得極深,沉默不語。上次陛下醉酒,在大婚上對雅威喊「神」,這次變成塞拉在夢裡聽見陛下對雅威說「耶和華」。不管這件事情存不存在,要是問題暴露了出來,地獄和天堂都要炸鍋。

「等一下。」

瑪門的腳步止住,撇了撇嘴回過身。

薩麥爾斟酌的說道:「我知道你不會傳出去,但是你不能讓塞拉對其他惡魔說這件事。」

瑪門點了點頭,迅速離開了這片宮殿,徒留薩麥爾有些嘆息。

到底有些疏遠了瑪門。

過幾日,收到卷子的薩麥爾就沒有這些罕見的感懷,冷冽的看著卷子上秀雅的字跡,這不是瑪門寫的,是塞拉!

好大的膽子,這個傢伙竟然讓陛下的女兒替他寫卷子!

第九層地獄,瑪門無事一身輕鬆,每天積極主動的給塞拉找樂趣,讓她忘記那件事情。果不其然,單純的塞拉玩得開心,就沒有再提有關「耶和華」的事情,這讓瑪門忍不住在內心誇獎自己聰明決定。

他可是拯救了全地獄。

一時開心,瑪門和塞拉再次去了王宮的密道里探險,出口的位置還是那裡。

見塞拉和溫順無害的小動物玩在一起,瑪門叼著一根草,靠在樹下曬太陽,活脫脫一副憊懶的樣子。結界十分牢固,內外不通行,裡面也不可能存在威脅到塞拉和自己的東西,他們在這裡睡個午覺倒是挺舒服的。

鬆懈了精神,瑪門頭一歪,睡了過去。

塞拉玩弄的舉動輕了許多,沒有打擾他睡覺,帶著小兔子到遠一點的地方去玩耍。

還沒走到目的地,塞拉忽然愣住,看見一個從來沒見過的紅髮青年站在外面,目光溫和的注視著自己。

紅髮青年輕輕動了動嘴,聲音卻穿不進來。

【塞拉。】

塞拉好奇的走過去,小手貼在透明的結界上,紅髮青年也順勢蹲下身,與她對視。

塞拉看見,這個青年不僅有一頭火焰一樣的長發,還有熾烈的眸子。並非瑪門那般有著邪惡感的緋瞳,青年的眼神明亮而堅定,一身潔白的衣袍,繁複的花紋綉在邊緣和領口,顯得極為好看。

塞拉抱起小兔子問道:「你是誰?」

紅髮青年搖了搖頭,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字,而是笑著凝視著她。

他認識我?

塞拉很確定的這麼想到,隨後也彎起眼睛,心底決定回去問問自己無所不知的父王。

當天晚上,塞拉再次遭遇了她父王的忽悠*,「那個是結界外的守門怪物,等你的力量成長到能夠打破結界,就可以去幹掉那個守門怪物,然後獲得我為你準備的通關獎品。」

塞拉抽口氣,撲在他懷裡開心道:「這是父王給我和瑪門準備的遊戲?」

路西法含笑的應道:「是啊。」

於是,隔天又忍不住跑來伊甸園的米迦勒,遭遇了「正面」的攻擊。

「嘭——轟隆隆——」

爆破聲不斷,魔法炸裂出璀璨的光輝。

最後一束魔法光束砸在結界上,泛起陣陣波瀾,一丁點都沒有傷害到結界外的紅髮青年。塞拉的小手收回,鬱悶的蹲在了地上,「我連結界都打不破。」

瑪門比她還頹廢,「居然是遊戲……居然是遊戲……」

他還以為是自己發現的秘密場所!

米迦勒汗顏的看見這兩個小鬼碎碎念的模樣,手指敲了敲結界,發現非常牢固。

塞拉警惕起來,「瑪門,我們要小心,父王說外面是守門怪!」

瑪門詫異的看向結界外的紅髮青年,發現對方的臉色怪異,準確來說是目瞪口呆。米迦勒怎麼也沒想到,才隔了一天的時間,眼前乖巧的小姑娘就稱呼他為「守門怪」,而且看樣子是想要幹掉他!

米迦勒傷心。

地獄真是個吃人不露骨頭的地方,連神女都染黑了。

發現塞拉沒有讀唇語的能力,米迦勒只好看向另一個古靈精怪的小男孩,說道:【我不是守門怪,你們誤會了。】

瑪門定定的看了他半晌,忽然對塞拉說道:「外面的守門怪好強,竟然還會忽悠我!」

塞拉捏緊小拳頭,「最討厭騙人的傢伙!」

米迦勒:「……」

冤枉啊!

有苦說不出的米迦勒決定不讓自己獨自受罪,第二天,他把無所事事的彌賽亞也給拉了過來。

作為天堂唯二的知情者,米迦勒對彌賽亞微妙的親近了一些。

畢竟不是只有自己倒霉!

彌賽亞看著平靜祥和的伊甸園,腳一跨,就進入了裡面,然後對被困在結界外的米迦勒說道:「這裡有吾神設下的結界,除了我,還有曾經的路西菲爾殿下,誰也無法擅自出入。」

米迦勒憂鬱的看著他進入伊甸園的深處,不久后彌賽亞轉了一圈出來。

「沒有看見你說的孩子。」

「唉。」

「如果你很想知道原尾,可以去大聖堂。」

「……」

米迦勒硬生生的忍住了汗毛直立的衝動,他已經對大聖堂產生了不可磨滅的心理陰影!

彌賽亞平靜的看著他,嘴角出現一個僵硬的笑容,「米迦勒,你在害怕。」

米迦勒轉頭就走。

有些實話是不用講出來的,彌賽亞!

今天塞拉沒有去密道玩是另有原因,父王看她灰心喪氣,願意給她講凡間的童話故事了!在父王抱著自己的時候,塞拉膩在他懷裡,軟軟的說道:「父王,你不是不喜歡人類嗎?」

路西法看了旁邊坐著的雅威一眼,虛偽的說道:「還好,你看我對該隱不是挺好的嗎?他以前就是人類。」

塞拉天真的相信了。

路西法給塞拉講的是沒有經過扭曲的童話故事,王子和公主在一起,標標準在的幸福結局。

塞拉一邊聽,一邊滿足的入睡。

她的親人都在身邊,這個世界美好無比,一點都沒有瑪門說的骯髒。

待女兒睡著,路西法鬆口氣,對聽得同樣打瞌睡的雅威說道:「下一次換你來。」

雅威眼睛半睜,又闔上。

路西能把這麼假的故事講得聲情並茂也是種能耐。

「不要裝睡。」路西法把女兒放到被窩裡,隨後就去逗靠在床頭的銀髮美人,「你該不會是從來沒講過故事吧,我親愛的雅威。」被他騷擾的銀髮美人揮開他的手,清冷的說道:「我的話有一定可能變成現實,我不想說虛假的故事。」

路西法低頭看著他,「那就讓虛假變成真實,悲劇變成幸福。」

雅威一震。

路西法摟住他,「不要限制住自己,你本該是世上最自由的存在,上帝。」

你若不幸福,這世上還有誰值得幸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全地獄都知道魔王有情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全地獄都知道魔王有情人目錄 全地獄都知道魔王有情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2章 番外:掉馬甲的二三事

9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