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5

15|015

015

明遙能再住周家,意義也就不同了。

傭人們搬著他的行李,明遙輕鬆地跟在後頭,搬到樓梯時有個傭人回頭來問:「林叔,明先生住哪?」

林管家平穩地說:「上三樓。」

剎那間明遙停住腳步,那名傭人吃驚說:「這……沈先生要回來了怎麼……」

他的「辦」字還沒說出口,林管家就靜靜地瞥過去一眼,傭人頓時收了聲。

明遙嘴角忍不住扯開一絲嘲諷的笑。

周宅只有三層樓,一樓是大廳,二樓是書房和起居,三樓是周桓個人卧室。明遙之前來只能勉強住在二樓,他曾無比羨慕沈沐一來就住在三樓,不料如今自己同樣登堂入室。

有些東西便是如此,想要時不來,不想要時,偏偏一切都飛往你的口袋。

明遙逛完整個周家,問林管家:「他人呢?」

林管家沒有對他不喚周桓的大名而感到意外,他是位素養極高的老人家,只是恭敬地回答:「先生今早的航班,晚上回來。」

明遙哼笑一下,大步往管家安排給他的房間走去。

林管家跟在他的身後,突然說:「明先生,林叔有句話,不知當講不。」

明遙腳步一停,回過頭來看他:「您說。」

林管家模樣老邁,雙眼卻依舊清明:「先生既然能讓您再次回來,想必對您也有牽挂,年輕人鬧鬧彆扭沒什麼大不了,可多了怕是得自討苦吃。」

明遙收斂了笑容。

林管家說:「有什麼心思儘管告訴先生,先生從不虧待自己人。」

明遙靜靜看著他,只說了一句:「您憑良心講,他曾優待我嗎?」

明遙進入了房間,這所房間和周桓的卧室相連,可明遙已無半分受寵若驚的感覺。他在房間里抽了根煙,脫下衣物洗了個熱水澡,埋在被窩睡了。

他昨晚失眠,今天已經無力再去掙扎了。

睡到傍晚,身上彷彿有重石壓制般,壓到他喘不過氣。明遙睡得迷糊煩躁地甩甩頭,便發現似有物體狀的東西纏繞在他的脖頸舔動。

他感到一陣濕癢,忍不住一巴掌甩在那個生物上,「啪」一個巴掌的聲音脆響,明遙驚得睜開眼。

周桓伏在他的身上,臉頰有些紅,深沉地盯著他。

明遙徹底清醒過來,馬上推開周桓的身體:「這麼急打算奸|屍嗎?」

周桓被他推得有些遠,皺起眉:「你還沒鬧夠?」

明遙稀奇了:「我鬧什麼?」

「住都讓你住進來了,」周桓面容冷淡,「還不滿意。」

明遙如同聽到了極大的笑話一樣,他質問周桓,「是我想搬進來的嗎,難道不是你逼著?」

周桓懶得跟他理論了,他自有他的那套做法。

明遙猝不及防地被他托起來強吻,對男人來說,再大的事兒只要上了床都能解決。

明遙大吃一驚,猛地捶打周桓的肩膀,周桓直接將明遙的雙手提起來壓在床頭。

明遙怒著眼看他,周桓冷淡的表情還有了些愉悅。

男人低頭吮吸明遙的下唇,舌尖探進明遙的口腔,吻到半途,明遙毫無徵兆地一口狠咬他的舌頭,用盡全身力氣。男人吃痛一下,雙唇離開時有一絲血絲纏繞流出來。

看到周桓疼痛,明遙眼底透露出一絲痛快。

周桓深深地眯起眼,他同樣毫無留情地分開明遙的雙腿,沒有潤滑,將硬物一把捅入明遙緊緻的身體里。明遙那瞬間感覺整個身體都撕裂般,淚腺承受不住疼痛,馬上流下淚水。

「畜生!」明遙罵了一聲。

周桓如猛獸般抽插著,明遙緊緻而契合他的身體讓他無比快活。

他喟嘆一聲,有了久違的快樂。

男人干著干著感覺還是少了點味道,低下頭,明遙死咬下唇倔強得半聲不吭,那雙明媚的眼睛有些濕潤,男人瞬間聯想到了一個詞語:漂亮。他更加兇猛地捅了幾下,說:「快叫。」

他最滿意的就是明遙的叫床聲了。

明遙硬是半聲不發,他便當成床間情趣捅得更厲害了,捅到後來,明遙實在承受不住地拍打著他:「你到底有多久沒做了?快點射,我要被你搞死了!」

男人被他罵著,湧起一陣舒坦,發泄了出來。

周桓泄完抱過明遙的身體,明遙狠狠地推開他,男人皺眉,明遙直接下床去浴室清理了。

明遙以往做完都會跟周桓在床上溫存,這次周桓被他毫無留戀的甩在床上,就像使用完就丟掉的安全套一樣,周桓有些煩躁,他感覺明遙特不聽話。

男人跟著下了床,踹開浴室的門,明遙正在裡面挖著后穴清理液體。

看到這種限制級的畫面,周桓再次眯起眼,呼吸深了一下。

明遙馬上說:「出去。」

周桓走了過去,獨裁地說:「一起洗。」

明遙冷笑,勺了一桶冷水兇狠地往周桓身上砸去,周桓一下子冰凍,半硬的下半身涼下來。

「可以談談嗎?」明遙赤紅了眼。

周桓冷冷看他,「說。」

明遙喘著氣息,說:「你要我呆到什麼時候?」

周桓沒回他,他不打算放明遙走了,他喜歡跟明遙做,很舒服。

明遙從他的眼神中讀懂了他的意思,手腳頓時冰涼,他憤恨地罵:「你他媽的有病吧?你又不愛我,你強留我有什麼意思!」

周桓毫不猶豫地說:「反正你乖點,自然有你的好處。」

明遙一下子砸了蓮蓬頭,他寒冷著臉,一字一頓地說:「周桓,你真讓我覺得噁心。」

周桓從來沒被明遙這麼狠毒的罵過,他明顯愣了愣,停頓一下,面無表情地離開了。

明遙被他折騰得很累了,洗完澡立刻躺床睡去。

第二天早上,他接到了來自樓非凡的電話,樓非凡欣喜地說:「明遙,項目有救了,有人向我投資了。」

明遙一喜,問:「誰?」

「周桓,」樓非凡說:「看來是我誤會他了,他連工程師也提供了。」

明遙收斂了笑容,跟樓非凡繼續聊了幾句,續而掛了電話。

坐在床上,明遙搖頭笑了起來。

遲來的包養費嗎?

真可笑。

明遙穿上衣物,下了樓,林管家立刻讓傭人加熱早餐,招待他坐下去吃。

吃到一半,明遙發現身邊的傭人們大片趕往宅子的門前去。

明遙抬起頭,看到沈沐迎著大雪彷彿萬人簇擁般跨進門檻,冰冷的風吹紅了他雪白清俊的臉,可他依舊高貴地挺直身板,傲骨渾然天成。

他應該不知道家裡會有明遙的存在,一不小心抬起眼看到明遙,整個人都僵硬在原地。

明遙嚼著美味的早餐,對沈沐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作者有話要說:這文特難寫,一章像是要殺死我無數的腦細胞一樣。

好想要有長長的讀後感……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死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死心目錄 死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5|015

9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