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大||||||91

第91章 大||||||91

古越一身玄衣,淡漠的站在院中央,黑沉的眸子直視著眼前,他的身後是躺倒的護院與驚魂未定的管事。

「將軍。」尚昀艱難而又難以抑制地喊出聲來。

但對上的卻是男人帶著殺伐之氣的冷厲雙眸。

看著那熟悉中又夾雜著陌生的面孔,尚昀忍不住上前一步,手中的長劍也長鳴一聲,輕微的震顫昭示著此刻主人並不平靜的內心。

空氣中微微浮動著一絲絲乾燥的悶熱之氣,晨曦的日光慢慢爬上天空的正當頭,炙熱的溫度將清晨泛著草木清涼的氣息驅散的一乾二淨。

古越看一眼尚昀的古怪打扮,透過那塊蒙面的紗布之下,看到了他隱約泛著激動的神色。

眉頭輕皺,古越對著男人,心底卻升起一股莫名的熟悉感。這份熟悉,在他之前碰到府上那個姓沈的雙兒時,也曾有過……

他們之前認識?

這個認知在古越心中一閃而過。

他站在院內,見打扮怪異的男子似乎並沒有的動手的*,只冷聲問道,「你究竟是何人?與王員外又是何關係?封府主人與你素來無冤無仇,你卻為何還要找到這府上,並打傷府內一干奴僕?」

尚昀嘴唇微動,想將前因後果解釋一二,但話到嘴邊,卻只化作一句,「我只是想要求見府中主人,但是他們先動的手。」

古越目光一沉,心思迴轉至昨夜眼前這人與他過招時招招致命的狠厲,並不聽信他的說辭。

尚昀見古越不信,也顧不上其他,只在靠近一步,低沉著聲音道,「將軍,您當真記不得屬下?屬下尋您尋了許久,卻不曾想到……」原來竟是失憶了嗎?

「你在說什麼?」古越打斷他的話,眉頭皺的更緊了一些,眼裡閃過一道莫名的暗色。

「……齊燕一役我軍大勝而歸,率先遣返的營隊卻不想半路遭了敵國埋伏。」尚昀盯著古越一字一句道,「先遣營隊的其他將士無一生還,而您自那場埋伏后便也失去了蹤影,下落不明,生死未知!」

古越聽著,心頭一震,腦海里莫名浮現出一些零散的畫面片段來,血色殘陽,旌旗獵獵。

是浩浩蕩蕩的戰場裹挾著濃濃的血腥氣撲面而來,令人心神翻滾,動蕩不休。

尚昀看著男人情緒似有所動,繼續說,「屬下好不容易在暗裡搜查到您留下的線索,這才找到了天水鎮上……」

於是,一切就明朗了起來。

古越不禁緊繃了身子,他潛意識中感覺眼前之人講的都是真話,但……

「你是我的人!」

突然回想起自己從一片迷茫中醒來后,前塵盡忘。

而青年便恰如一束光,以及為強勢的姿態映入他的雙目,點亮他一片晦暗的世界。

那於他面前眉頭輕輕挑起的模樣,紅潤的唇角微微彎出的弧度,還有那帶著暖意的掌心摸在他的胸口上,貼近他的耳邊,發出的清晰有力的清亮聲音……

下腹一緊,昨夜裡青年在自己身下與他共赴*的畫面便浮現在了腦海。

揮之不去。

大概是魔怔了。

古越心頭一震莫名的情緒翻湧,唇角卻微微揚起一抹溫柔的弧度,眼中的溫和幾欲將人溺斃。

——我是你的,可你,也是我的了。

他無不愉悅地想。

思緒飛的有些遠了,等回過神,古越才發現周圍的目光有些炙熱而異常。

餘光落在旁邊胖管事的身上,見管事一臉若有所思與其他人相互之間愣怔的神色,古越抿抿唇,對著渾身依舊緊繃警惕,卻也對自己充滿了希冀的男子皺眉道,「既然你說你是我的下屬,那麼……總該讓我看看你長得什麼樣子,遮遮掩掩又算得了什麼。」

尚昀聞言只愣了一下,卻並不反駁,只是依言伸手揭下了遮面的灰色布巾。

英俊的面孔生生被一道狹長的刀疤遮過,男人的雙眸是黝黑冷厲的暗色,下巴上冒出一片青色的鬍鬚,替他增添了幾分滄桑與頹喪之態。

古越看到的第一眼,便忍不住出聲喊道,「……尚昀?」

尚昀眼底陡然爆發出一陣光亮,「將軍您記起來了?」

古越搖頭,「沒有。」或許這只是身體潛意識裡的反應。

兩人的對話聲音很低,廊道邊,扶黎等人並不清楚兩人在交流些什麼。

氣氛依舊有些劍拔弩張,而在古越身後,管事的臉色也十分不對勁,而護院們的目光則透出些吃驚與不敢置信。

而就在那個打扮詭異的男人落下面巾的一剎,扶黎很明顯的發覺楚央面色不對。

壓著楚央緊繃的手背,扶黎看一眼院里,低聲問道,「沒事吧?」

楚央怔怔地盯著那落在地上的灰色布巾,黑白分明的眸子極緩地移向尚昀那一刀橫亘了整張面孔的側臉,半晌他喉嚨里才低啞地吐出三個字,「我沒事。」

扶黎自然不信楚央,便又擔憂的望了幾眼,安慰般的輕輕拍了拍他的手背,落下一身嘆息。

而此時的住院內,封擇身著單衣,一手探進浴桶。

腰肢微彎,滾熱的水霧瞬間氤氳了他的面孔。

「嘶……」

不期然的,劃過水面的手背卻被熱水燙出一片緋紅。快速捂住手背,封擇倒吸一口氣,眉頭卻微微皺起。

——燒水的小廝也太過馬虎。

心裡吐槽著備水的僕役,但有股不安,卻如浴桶中被手背翻攪出的波痕一般,自心頭淺淺蕩漾開來。

揮之不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從前有個小可憐[快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從前有個小可憐[快穿]目錄 從前有個小可憐[快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1章 大||||||91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