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88 終結篇(13446字,「一生事事順」)

番外088 終結篇(13446字,「一生事事順」)

「張公公,把父皇扶緊了。」太子聲音依舊溫和,和平日里一樣。

偏偏皇上聽出了其中的威脅之意,掙扎的更加厲害,兩個太監幾乎壓制不住他。

張公公被皇上那一腳踢的還心有餘悸,但還是再次上前,幫著太監扶住皇上,苦勸,「皇上,您先把葯喝了,好好睡一覺,醒來就全過去了。」

皇上雙目幾乎凸出來,「張德,竟然連你也背叛朕?」

太子已經走到他面前,「父皇,兒臣得罪了。」

說完,一手鉗制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張開嘴,把葯灌了進去。

有少許葯汁順著皇上的嘴角流下出,流到張公公的手上。張公公腿一軟,跪在地上,大哭,「皇上,您聽太子的話,好好的喝葯,您的身體才能好啊。」

一眾太醫全部低著頭,誰也不敢抬頭看。

一碗葯灌下去,皇上神智逐漸迷離,他拚命的晃著腦袋,終是抵不住昏沉之意,頭慢慢的垂了下去。

太子把葯碗遞給一邊的小太監,親自把皇上扶去床上躺好,給他蓋上薄被,這才回頭,看著太醫院眾人,「本宮給你們三日,如果治不好父皇,太醫院也就沒存在的必要了。」

所有太醫身上都冒出了冷汗。

……

翌日,皇上沒有早朝,文武百官這才知道了皇上生病的消息,紛紛打聽,沒有一人聽到風聲,更不知皇上是得了什麼病。

一時間,人心惶惶,議論紛紜。

院首一晚上彷彿老了十多歲,不但頭髮白了,腰身也佝僂了。他從四十幾歲便任太醫院院首,到現在小二十年了,還從來沒有他看不出的病症。

這次,任由他們這些太醫如何診脈,都查不出皇上的病症所在。

其餘太醫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都是因為在醫術上有些建樹,才被招如太醫院,這也是他們引以為豪的事,這次如果被趕出去了,他們哪裡還有臉見人。

「要不,請戰王妃來試試?」

不知誰說了一句。

一夜沒睡,腰身都彎了一截的太醫們一下站直了身體,齊刷刷地看向院首。戰王妃醫術出神入化,說不定真的能看出皇上得了什麼病。

院首眼中也有了希冀的光,不等別的太醫再說什麼,三兩步進了內室,給一夜未睡的太子行禮,「殿下,不如請戰王妃進宮給皇上看病。」

太子猶豫。

張公公噗通跪下,「殿下,皇上的身體要緊,還望能讓戰王妃進宮。」

他是皇上的貼身太監,皇上如果不行了,他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太子嘆口氣,「好吧,張公公,你們看好父皇,本宮親自去請。」

……

太子騎馬去了戰王府。

不過一刻鐘,夏曦快馬加鞭的跟他到了宮門口。下了馬,一路疾走來到了養心殿,顧不得擦拭額頭上的汗珠,示意張公公蓋了帕子在皇上手腕上,她坐下把脈。

一眾太醫全都伸長了脖子朝里看,見她眉頭緊鎖,心也跟著吊了起來。

足足一刻鐘后,夏曦才放開手,「能否單獨給殿下說幾句話?」

太子揮手,屋內伺候的人全部退下去,門帘也被放下來,擋住了屋中的一切。

屋內,夏曦壓低聲音,僅有他們兩人能聽得到,「殿下可做好繼位的準備了?」

太子緩緩點了點頭。

「皇上中的毒叫罌粟,確切的說是一種能讓人上癮的東西……」

……

皇上再次醒來,已經被抬回了寢宮,一睜開眼便看到了秀貴妃坐在床邊,掙扎著想坐起來,卻發現自己被捆住了手腳,動彈不得,怒聲咆哮,「你們對我做了什麼?」

聽到這衝破屋頂的咆哮聲,站在院中的太醫們心又提了起來。

張公公更是不放心,想要闖進去,被兩名太監面無表情的攔下。

「皇上……」

秀貴妃掏出帕子輕柔的擦拭他的額頭,語氣一如既往的柔順,「您不知道中了什麼毒,發起瘋來好幾個宮人都制不住,我和太子沒有辦法,才讓人把您捆綁起來。」

「放開我!」

彷彿沒聽到他的怒吼,秀貴妃不慌不忙的幫他擦拭完額頭,收起了帕子,從袖帶中掏出一包東西,放在他的鼻端,裡面彷彿有什麼東西,吸引著皇上不由自主的湊過去。

「這是罌粟,是一種能讓人上癮的東西,皇上就是吃了它,才變成這樣的。」

皇上不可置信的抬頭,看秀貴妃淡笑著看著他,太子靜靜的站在一邊,明白了什麼,「我要殺了你們,我要殺了你們!」

咆哮聲不絕於耳,張公公癱在地上,頭緊貼著門邊,「皇上!皇上……」

秀貴妃不緊不慢的收回紙包,笑看著皇上咆哮,直到他累了,喘著大氣停下,秀貴妃才慢慢打打開紙包,用手指沾了一點抹到皇上的嘴邊,看著他不可抑制的伸出舌頭去舔。

「據說一旦癮頭上來,人會變得連狗都不如,皇上,您可是九五之尊,不想淪落到那種程度吧?」

「你們想幹什麼?」

秀貴妃又沾了一些抹到他的嘴邊,「很簡單,您在退位詔書上蓋上玉璽,以後這玩意您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抑制住去舔嘴角的衝動,皇上盯著她,陰陰沉沉的說,「你們別痴心妄想了,朕不會如了你們的意的。」

秀貴妃也不惱,溫婉的勸說,「皇上又何必這麼固執呢?皇位早晚要傳位給太子,如今只不過提前了而已。您退下來,由臣妾陪著您安享晚年多好。」

「哈哈哈哈哈哈……」

皇上狂笑,「安享晚年?朕若是蓋上玉璽,恐怕明日就沒命了吧?「

「怎麼可能?太子怎麼說也是您的兒子,他可不想弒父,落一個千古罵名。臣妾給您保證,您一定會長命百歲,安享晚年。」

「朕不信!你們敢對我暗地裡下手,朕不會放過你們!」

秀貴妃把紙包包好,放回袖帶里,「既然皇上如此固執,臣妾也沒什麼好說的了,那皇上就好好享受這種滋味吧,等什麼時候皇上想通了,臣妾再過來伺候您。」

一天一夜,皇上寢宮裡不時的傳出咆哮聲。

文武百官都被攔在了宮外,後宮妃嬪們也不能來探望,整個宮裡的人陷入惴惴不安中。

番國皇帝也得到了消息,捋著鬍鬚沉吟了一會兒,起身,說郡主和洛風,「你們陪我去戰王府。」

洛風心疼郡主八個月的身孕,「伯父,若是我們兩口子都陪著你去,目標太大,免不了惹人注意。讓我媳婦留下,我陪您去,這樣就不會有人注意了。」

他說的也在理,番國皇帝頷首,「也好。」

兩人坐著馬車來到戰王府門口,下了馬車,沒用人去稟報,洛風直接往裡走,番國皇帝跟在他身側。

看門人以為是洛風的朋友,沒有阻攔。

兩人進了府後,洛風直接攔住一名下人,「去告訴你們王爺,我在會客廳等他。」

下人應是,轉身飛跑去稟報。

洛風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領著番國皇帝去了會客廳,還讓丫鬟上了茶,完全當自家一樣。

「我和風澈自小光屁股一起長大的,伯父別客氣,隨意一些。」

番國皇帝今日真的很隨意,大慶國皇帝正在生病,自顧不暇,哪裡有工夫顧忌到他?

風澈進來,一眼看到優哉游哉坐著的番國皇帝,臉色當即不好看了,什麼話也沒說,扭頭又出去了。

「哎,你……」

洛風起身想攔住他,這好歹是郡主的親伯父、一國的皇帝,風澈不能這麼沒禮貌的。

番國皇帝捋著鬍鬚笑,「他一定是去拿婚書了,別急,他很快就回來了。」

果不其然,風澈很快回來,手裡拿著婚書,進門后,直接走到番國皇帝面前,把婚書放在他身邊的桌子上。這上面蓋了玉璽,他撕不得,否則,早在得知那位發病的那一刻他就撕了。

語氣也不好,「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番國皇帝笑呵呵的做個請的手勢,「戰王爺先別惱,聽我說幾句話。」

風澈退後幾步,與他對面而坐。

「戰王爺可曾想過,就算你們的皇帝退位了,太子繼位,就不打無憂小姐的主意了?」

風澈眯起眼。

「自古君王多猜忌,就算現在的太子是個溫和的太子,誰能保證他繼位了以後不會是猜忌的帝王?到時候,他為了拉攏你,想要將無憂嫁給自己兒子,你還能抗旨不成?」

「既然無憂怎麼也逃不掉是做皇后的命,為何不能許配給琪兒?琪兒是你們一手養大的,他心性如何,你們應該知道。且琪兒比無憂大這麼多,一直將她疼在心坎里,就算以後成了親,他只會更加疼寵無憂,這不正是你們希望的?」

「至於路程確實是遠了些,但也有一個好處,就是每年無憂可以回家小住,一個月,兩個月,或者三個月都行,總比她嫁入宮中,一年也出不來幾次的好。」

「那不一定」,知道風澈是要讓番國皇帝撕了婚書,洛風心裡又升起希望。他忍不住插話,「如果無憂嫁給鑫兒,可以一年都住在王府。」

「此話差矣。」

知道他一直都想把無憂嫁給自己兒子,番國皇帝趁機打擊他,「鑫兒縱然有一個番國郡主的母親,可他在大慶國的身份也是平民,皇帝想從你們手裡搶人,輕而易舉。更何況,今日這份婚書太子已經見過,縱然他知道無憂的名字是後來添上去的,可只要我們雙方都承認這婚書是真的,他也無可奈何。「

洛風沒了話說,看向風澈。

風澈臉色很黑,但也知道番國皇帝說的是對的。

他和夏曦助太子登上大位,雖然有從龍之功,可也讓太子心生了忌憚,唯一的好辦法是將無憂交給皇長孫蕭安,要真的那樣的話,還不如……

意識到自己想了什麼,風澈臉色更黑了,不善的看著番國皇帝,「果然是做皇帝的,最懂得上位者的心。」

番國皇帝哈哈大笑,「戰王爺,您放心,琪兒是唯一的太子,沒人跟他爭皇位,無憂嫁過去,保准她高枕無憂。」

「我同意了嗎?」

番國皇帝一愣,隨即哈哈大笑。

……

從天明到天黑,再從天黑到天明,皇帝寢宮中不時發出哀嚎聲,張公公被叫了進去伺候,卻差點被皇上咬掉了耳朵。

他面色蒼白的捂著鮮血淋漓的耳朵從屋裡出來,之後,再也沒有太監敢再進去伺候,只留有太子一人,守了一天一夜。

到了第二天天明,房門打開,太子一身疲憊的從裡面出來,手裡拿著詔書,交給強撐著守在門外的張公公。

張公公打開,看清上面內容,眼前黑了黑,卻也知道皇上大勢已去,以後就是太子的天下了。

「太子聽旨……」

太子和院子里候著的妃嬪,太醫和所有的宮人都跪下。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身染重疾,恐不能再處理朝政,現傳位於太子,欽此。」

太子一個頭磕在地上,「兒臣接旨。」

張公公把聖旨合上,雙手交給太子,太子接過,站起身,張公公隨即跪下。

太子有條不紊的下令,「母妃,兒臣還有朝政上的事處理,還請您進殿照顧父皇。」

秀貴妃應。

「劉全!」

太子的貼身太監應聲,「奴才在。」

「宣文武百官進宮!」

……

五日後,一切準備就緒,新皇登基。

番國皇帝趁此機會去了趟平陽縣,看望自己的五皇弟。

過了十幾日後,風澈被宣去了宮中。

新皇在雍和殿見的他。

此處是新皇臨時休息的地方,風澈到的時候,新皇已經讓人沏好了茶水等他。

「戰王爺,坐。」

風澈見禮,謝過,落座。

新皇親自給他倒了一盞茶水,看風要起身,阻止他,「我能登上皇位,全靠戰王爺幫我籌謀,這杯茶我敬您的。」

「皇上抬舉微臣了,微臣受寵若驚。」

新皇擺手,「戰王爺在我面前何須如此遮掩,我們打了這麼多年的交道,你是什麼樣的人我還能不清楚?今日朕宣你來也不是為了別的事,是想替安兒求娶你的寶貝女兒無憂,戰王爺可不要推辭。」

還真被番國皇帝說中了,風澈心裡微沉,面上卻適時的露出訝異,「皇上不記得憂兒和琪兒已經定親了嗎?」

新皇被他說的一愣,目不轉睛的看他的神情,見他不像是說謊,試探著開口,「什麼時候的事?朕記得那日的婚書上沒有無憂的名字。」

「那日是沒有,因為微臣不同意這門親事。畢竟從名義上來講,琪兒是我的義子,哪有妹妹嫁給哥哥的道理?而且從年紀上來說也差了不少,我女兒那麼優秀,應該找個年歲相當的……」

說到這,被新皇打斷,「戰王爺說得對,朕也是如此想的,剛好安兒和無憂只差五歲。」

風澈嘆口氣,「可是,王妃不這樣想。她將琪兒從小養大,比對我的感情還深厚,這麼多年她一直挂念琪兒,勸我讓憂兒嫁給琪兒。你也知道,我們府里是王妃做主,她說的什麼話我都聽,這件事自然也不敢逆著她來,便在婚書上籤了字。皇上如果不信,臣可回府把婚書拿來,您親眼看看。」

話說到這個份上,新皇知道風澈定然在婚書上籤了字,就算拿來看了也於事無補,反而顯得他小心眼了。

「這倒不用,朕信得過風愛卿,是安兒沒福氣娶無憂。」

「皇上說的哪裡話,無憂被我們兩個寵慣壞了,沒有規矩,還不懂的天高地厚,誰娶了她以後都得頭疼。微臣也是考慮到這方面,才同意了讓她嫁給琪兒。畢竟是我們的養子,以後要是敢對憂兒不好,我們兩口子直接打到番國皇宮去。」

新皇哈哈大笑。

……

四年後,八月十四。

十數騎快馬進了京城,直奔戰王府。

福伯一早就在府門口等著了,聽到馬蹄聲,看過去,見是琪兒。

他高興的見眉不見眼,等人到了面前停下馬,立刻笑呵呵的上前去,「少爺,您回來了?」

不知情的人聽到這句問話,還以為琪兒只是出了趟遠門。

「回來了,福伯。」

回著話,琪兒從馬背上的袋子里掏出一個盒子遞給他,「這是我讓太醫制的藥丸,補神養氣,您拿好。」

「哎喲,老奴謝謝少爺。」

說完,借拿盒子的工夫低聲告訴他,「王爺在門內設了埋伏,少爺要小心一些。」

「多謝福伯。」

福伯讓開身體,琪兒彷彿不知道門裡有埋伏一樣,大步往裡走,後腳剛踏進門檻,一柄長劍帶著勁風襲來。

琪兒躲過,迅速抽出腰間軟劍攻了回去。

襲擊的人是平陽縣那邊訓練出來的暗衛,武功不低,且招招都是致命的招數。

琪兒沉著應戰,不過一炷香的工夫便將人打敗,繼續往前走,剛進入長廊,又遭遇了一人襲擊……

從四年前,番國皇帝替他求娶了無憂開始,他每年回來都會受到如此的待遇,琪兒已經習以為常了。

風澈和夏曦坐在花廳里喝茶,旁邊擺著沙漏,風安來報說琪兒已經闖過了第一關,風澈看了一眼沙漏,比去年又進步了一些。

一連闖了五關,琪兒才到了正院前,無憂已經笑吟吟的在院門口等他了,看到他身影的那一刻撲上前去,「哥哥!」

琪兒收起手中軟劍,正好接住她撲過來的身體,忍不住露出笑意,「小心些,別摔到了。」

風護在一邊臉色不善的看著他。

琪兒將無憂扶穩,笑著招呼他,「小弟。」

風護哼了一聲,沒應答。

琪兒也不在意,拉著無憂的手走過去,想揉他的頭,風護偏頭躲過,又朝他哼了一聲,轉身朝花廳走去。

他才不想理會要搶走他大姐的人!

到了花廳門口,琪兒放開無憂的手,走進去,「娘,父王。」

「想著你今日能回來,我和你父王等半天了。」

夏曦笑著說。

「讓娘和父王掛心了。」

風澈和風護如出一轍的哼了一聲。

夏曦笑看他一眼,說琪兒,「累了吧?你先回去休息,有什麼話等你休息好了再說。」

琪兒應下,退出花廳。

無憂想要跟著去,被夏曦叫住,「你不是說想要給琪兒做幾道好吃的菜嗎?去吧,母妃和你父王也跟著沾沾光。」

對於她和琪兒的親事,夏曦和風澈並沒有隱瞞,一早就告訴了她,他們還告訴她,如果不願意,就當做是權宜之計,等皇太子蕭安娶了正妃以後,這婚約就能解除。

無憂當時是這樣說的,「除了皇太子,還有其他皇子,皇上既然打定了主意,定然不會罷休。既然我怎麼都是嫁入皇家的命,還不如嫁給哥哥。」

知道她這是願意,夏曦沒有再勸,反正無憂年紀還小,距離她出嫁還有好多年。

一說起這個,風澈就心塞,自己嬌養長大的女兒一次菜都沒給自己做過,卻先給那個臭小子做了。

「我學了好幾道,有父王愛吃的,有母妃愛吃的,還有小弟愛吃的,我這就去廚房,讓你們嘗嘗我的手藝。」

把他放在了第一位,風澈的心稍微熨帖了一些,囑咐,「小心些。」

無憂笑應了,翩翩然出了花廳。

看著她愉悅的背影,風澈心裡又不好受了。

都說女大不中留,他的女兒還沒大呢,就已經要留不住了。

看他表情,便知道他在想什麼,夏曦笑著搖頭,說風護,「護兒,陪你父王下盤棋。」

……

琪兒回了院子,吩咐人備了水,沐浴過後,穿了裡衣,躺下便睡覺了。

這次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十幾天的行程愣是被他壓縮成了八天,馬幾乎都要被跑死了。

一覺睡醒,天色已經暗下來,院子里一點聲音也沒有,他慢慢坐起身,「來人!」

門被打開,下人進來,掌上燈,「少爺,王妃說您要是醒了,就直接去飯廳,無憂小姐做了您愛吃的菜。」

無憂做的!

琪兒快速的起床穿衣,收拾好了自己,腳步飛快的去了飯廳。

走進去,便察覺到氣氛不對勁。風澈和風護拿著筷子遲遲不下手,無憂笑眯眯的看著兩人,聽到動靜回頭,見是他,眼睛一下亮了,「哥哥,快來,我做了你愛吃的菜。」

風澈和風護也同時看過來,兩人的表情如出一轍,都是鬆了口氣。

琪兒彷彿沒有看到,毫不猶豫的走過去,在風澈下首落座。

無論他在外面是什麼身份,在府里都是風澈的養子,每次吃飯都是坐在風澈下首。

風澈放下筷子,「難得」的關心他,將放在他面前的一盤菜端到琪兒面前,「這也是你愛吃的,快吃吧。」

風護也摒棄了前嫌,和風澈一樣放下筷子,把自己面前的一盤菜也殷勤的端到琪兒面前,「大哥,這是大姐特意為你做的,你趕快吃,涼了就不好吃了。」

夏曦笑著搖頭,不參與他們的事情。

無憂這時挨著琪兒坐下,拿起他面前的碟子,用公筷給他夾了菜,遞到他面前,「我知道哥哥一路上辛苦了,我親自去廚房做的這些菜,哥哥不要嫌棄,多吃些。」

「好。」

琪兒拿起面前的筷子,夾了菜放進嘴中,不緊不慢的嚼著,神色沒有一絲異常。

風護看看風澈,再看看琪兒,忍不住把自己剛端過去的菜夾了一些給琪兒,「大哥,你嘗嘗這道。」

琪兒也吃了,吃的津津有味。

風護傻掉了,大姐做的菜各種調料放的很多,他和父王本想給面子的吃一些,可太難吃了,根本咽不下去。他只吃了一口,這一輩子就不想再吃大姐做的菜了,大哥是怎麼咽下去的?

「好吃嗎?」

無憂雙手托腮,笑眯眯的問。

「好吃。」

無憂眉眼都彎了起來。

風澈頗為嫌棄的看了琪兒好幾眼,看不起他這諂媚的樣子。

明明是那樣難吃的菜,偏偏像吃了什麼山珍海味一樣,有本事,把這幾盤菜都吃了?看不把你吃吐嘍。

「這是娘做的,你嘗嘗。」

夏曦看不下去了,夾了她做的菜放入琪兒碟子中,順便給了無憂一個眼神,讓她適可而止。

這個丫頭心裡存了什麼心思,她還能不知道?但琪兒一路趕來,風餐露宿,腸胃本來就不好,要是把這些全吃了,可真要生病了。

接受到了自己母妃的眼神,無憂依然還是笑眯眯的,「父王和小弟既然不願意吃我做的菜,我以後再也不給你們做了。」

「我……」

風護很想說他吃,可鼓了半天勇氣也沒說出來,他還小,還是保命要緊。

風澈是這一輩子都不想再吃自己女兒做的菜了,自然沒什麼回應。

端起碗,快速夾了夏曦做的菜放入碗中,大口的吃著,裝作沒聽到無憂的話。

三盤菜每盤琪兒都吃了一小半,無憂盛了湯遞到他面前,「哥哥再喝口湯。」

琪兒舌頭已經嘗不出味道了,接過來一口喝乾,這才覺得好受了一些,面上卻不動聲色。

風護是真心佩服他了,能在大姐如此荼毒下還淡然自若的,也只有大哥一人了。

吃飽喝足,眾人移去花廳,夏曦吩咐丫鬟上了茶,讓琪兒快喝一些。

琪兒一連喝了三大盞,喝的風護忍不住捂著小嘴笑。

「小叔今年怎麼沒過來?」

這麼多茶水喝下去,琪兒覺得自己能發出聲音了,這才開口問,嗓音都啞了。

「花兒有了身孕了,我給他們捎信不讓他們來了,可兩人早已出發了,明天中午前一定能到。」

虎子和尤花成親好幾年了,怕尤花早生孩子有危險,兩人暫時沒有要孩子。

虎子是京城、平陽縣兩邊住,夏曦一直沒有給他置辦宅子,他和尤花住在夏家,夏文和尤氏樂意的很。

至於五王爺,早在兩年前就回去了,無塵則留在了無憂身邊保護她。

一家人說了一個時辰的話,各自散去休息。

翌日一大早,戰王府里的人便忙活起來了。

每年小姐生日這一天,洛家人、秦侯府的人全都會來,就連洛老爺和秦老侯爺也不落下,十幾口人,熱鬧的很。

一大早,秦侯爺和風沁帶著恪兒就到了,秦老侯爺去宮中還沒回來,進了府,看到琪兒,恪兒直接撲過去,「琪兒哥哥。」

琪兒接住他,揉了揉他的頭,「又長高了。」

「那是……」

恪兒努力挺高小胸脯,「我要長的和琪兒哥哥一般高。」

秦侯爺和風沁笑著走近,兩人後來一直沒要孩子,儘管風沁一直保證她的身體沒有問題,再生兩三個孩子沒問題,秦侯爺卻一直沒鬆口。

「姑姑,姑父。」

兩人笑應。

洛風一家來的稍晚一些,辰時初來的,洛鑫周身的肉退去了不少,漸漸有了翩翩少年郎的模樣,他和自己的弟弟洛森,一左一右扶著靜姨。

是了,郡主又生了一個兒子,洛風想要女兒的心思落空,難受了好一些時日。

一想到琪兒把他中意的兒媳婦給搶走了,洛風怎麼看琪兒都不順眼,每年琪兒回來都會給他臉色看,今日也不例外。

琪兒喊他,他也不應,徑直從琪兒身邊走過去。

看著他這孩子氣的舉動,郡主無奈,「甭理會他,他時不時的抽會瘋。」

琪兒笑應。

虎子和尤花是午時初來的,尤花身子還不太顯,縱使如此,虎子也小心的攙扶著她,寸步不離她左右,就算見了琪兒很是高興,也沒忘了先把尤花扶著去坐下,才過來擁抱琪兒。

秋高氣爽,夏曦讓人在院子里擺了兩大溜桌子,有各種水果,各式糕點,各樣菜肴,弄成了自助的形式,誰想吃什麼自己弄。

眾人還是頭一次看到這種稀奇的吃飯方式,罕見的不行,尤其這些孩子們,直接站在桌子邊,邊說邊吃。

秦老侯爺和洛老爺、秦侯爺、洛風、風澈坐了一桌,擺著火鍋,邊喝酒吃肉邊說話。

剩下的女眷加上虎子和琪兒一桌。

本來虎子和琪兒應該坐在男人那桌去的,可虎子不放心尤花,要親自照看他;琪兒如果去了那邊,秦老侯爺很不自在,畢竟這是一國太子、未來的皇上。

眾人直到天黑才散去,夏曦吩咐下人收拾乾淨了院子,直接擺上茶水,一起賞月。

一家人說說笑笑到了戌時。

風澈今日喝的微醺,此刻有些上頭,正欲讓夏曦攙扶他回主院,聽到琪兒開口,「娘、父王,我有話要對你們說。」

風澈到了嘴邊的話咽回去,眯眼看他,「說!」

「十月份我登基,我想在那一天同時迎娶憂兒。」

花廳內落針可聞。

風澈瞬間酒醒了,冷冽的眼睛陰陰沉沉的盯著琪兒。

風護也面色不善。

昨晚上才對琪兒的改觀,盡數退出腦中。他大姐今年才十歲,怎麼能嫁人?

夏曦也面露訝異。

無憂也是愣怔了一下,隨即小臉上湧上了笑意。

「你再說一遍?」風澈的聲音彷彿結了冰,聽到的人都忍不住齊齊打了個寒顫。

來的時候就料到了會是這種情況,琪兒起身,朝著風澈和夏曦直直跪下去,跪的筆直,「我已二十歲,到了該娶妻的年紀,還望娘和父王成全。」

風澈微微彎身,目光與他齊平,一字一句,咬牙切齒,「你,可以娶別人!」

拐走他女兒他認了,誰讓自己處在這個位置上。可,沒有說要這麼早啊!他的女兒才十歲,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

看到了他眼裡的火苗,琪兒卻絲毫沒有退卻,「繼位以後,我便是帝王,如果沒有皇后,會成為天下人的笑柄,還望父王體諒。「

「你少給我說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你怕成為天下人的笑柄,我風澈就不怕?我是沒錢還是沒權?這麼早就把女兒嫁出去,天下人就不笑話我?」

「沒人會笑話。」

琪兒目光平靜的與他對視,「世人皆知,我和憂兒訂了婚約,如今只不過是提早完婚而已。」

「我不同意!要麼,你就等無憂及笄了再來娶,要麼,你就退了這親事,二選一。」

無憂張張嘴,想要說話,被夏曦制止住,風澈現在正在氣頭上,她要是開口,無異於火上澆油。

「我來時,下聘的隊伍也跟著出發了,再過幾日他們就能到!」

「你……」

風澈一邊揪住琪兒的衣領,恨不得打他個滿臉開花,「你給我起來!」

琪兒被他拽起來,踉踉蹌蹌的跟著他往外走,無憂和風護想要跟上去,被夏曦喝止,「這是你父王和你大哥的事,你們兩人別過去!」

風澈心裡有火,自然不會手下留情,琪兒也許一開始會被動挨打,可若是抗不過去了,就會還手。

如果風澈勝了,琪兒娶不走無憂;如果風澈敗了,風澈不會希望無憂和風護看到的。

「母妃……」

無憂有些擔心。

夏曦摸她的頭,「放心,他們有分寸的,倒是你,想嫁還是不想嫁?」

無憂抿唇,沒回答。

夏曦知道她的答案了,輕嘆了一口氣,拉著她坐下,「皇家不比府中任性為之,你要考慮的事情很多,你當真願意這麼早嫁過去?」

她不會幹涉女兒的決定,但也不希望女兒這麼早嫁過去。

「哥哥說得對,他繼位之後若是沒有皇后,會被天下人恥笑的,母妃放心,一切我都心中有數。」

……

後院,練武場。

風澈出手毫不留情,一下一下全打在琪兒身上,琪兒都受了,一聲沒吭。

隱在暗處的龍衛看主子挨揍了,急的不行,卻又不敢現身出來。

「你以為不還手我就軟了心,讓你把憂兒娶走?你做夢!」

風澈又是一拳招呼過去。

沉悶的聲音響起,琪兒忍不住哼了一聲。

「還手!」

「父王年紀大了,我怕我還手,您吃不消!」

「你說什麼?」

風澈氣的熱血上涌,他還不到四十,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竟然被說老了。好,很好!

又是一拳揮過去,自然是朝著琪兒身上。

若是打在臉上,夏曦會心疼的。

都是習武之人,知道打在哪裡會讓人疼的受不住,風澈專門往這些地方招呼。

琪兒被打的連連後退,身體搖搖欲晃,眼看著就要撐不住。

風澈依舊沒有停手,他才不會對一個要搶走他女兒的東西手下留情。

「父王……」

琪兒一連後退了幾步后停住,「父王,前面十招是兒子讓您的,接下來兒子要還手了。」

「儘管來!」

「兒子得罪了!」

琪兒拉開了招式,與風澈纏鬥在一起,兩人武功相當,打的激烈,惹了府里的下人都來觀看。

虎子也聽到了動靜,讓尤花在屋裡好好坐著別動,他跑了過來。看兩人打的上下翻飛,難分難解,興奮的睜大了眼睛,一會兒給風澈喊號,「姐夫,揍他,揍他!」

一會兒給琪兒加勁,「琪兒,攻他下三路……」

府里下人本是默默的看著,後來受了他的感染,也跟著喊號,就連風安和風忠也不由自主的加入進來。

福伯喊的最大聲,「王爺,加把勁,少爺,加把勁!」

夏曦自然也聽到了聲音,知道兩人還沒打完,也沒打算來勸阻,示意無憂和風護繼續下棋,她在旁邊觀看。

這一架打了足足半個時辰,喊號的人都累了,兩人才分出勝負。

看著自己被鉗制住的手腳,風澈臉色很是難看,練武場周邊也瞬間靜了下來,眾人都不約而同的屏住了呼吸,有膽小的甚至捂住了自己的眼。

完了,少爺完了,少爺竟然不長眼的贏了王爺,他以後是不想再回王府了!

福伯張了幾次嘴,愣是一個字沒發出來,雖然他給少爺喊號,可沒讓少爺贏王爺啊。

少爺也真是的,莫不是忘了王爺既是他的父王,也是他未來的岳父?他不但不知道討好,反而還贏了王爺,也不知道他這些年的太子是怎麼當的?

琪兒微微卸了力氣,風澈趁機掙脫出去,反手就攻了回去,琪兒借勢一連後退了好幾步,看上去就向是被風澈逼退了一般。

琪兒堪堪停住。

風澈雙手負去身後,哼了一聲,眼神掃過練武場邊上的下人,「都不想睡覺了是不是?那就去蹲一個時辰的馬步!」

沒等他聲音落下,下人們一鬨而散,轉眼都沒了蹤影,就連福伯都沒有留下來伺候,跑的比年輕的下人還快。

虎子看的還有些意猶未盡,不過他也察覺到了風澈的不高興,沒敢在這個時候惹他,也跟著識趣的跑了。

練武場邊重新恢復了寂靜。

「父王,您這下可否放心讓憂兒嫁給我了?」

…………

「哥哥。」

無憂探進頭來。

琪兒慌忙把衣服穿好,把手裡的活血化瘀的葯不動神色的收好,「進來吧。」

無憂推門進來,手中端著一個托盤,盤上是一碗熱氣騰騰的湯,「我剛去廚房給你和父王熬了湯,哥哥快趁熱喝了。」

想到她做的菜的滋味,琪兒從心裡往外冒冷意,面上卻沒任何異樣,「好。」

無憂走到桌邊,將托盤放在桌子上,而後把湯端去他面前,隨即坐下,雙手托腮,漂亮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

琪兒不知為何,面孔微微發熱,忙掩飾性的低下頭,拿起湯羹,舀了一勺湯慢慢喝下去……是他喜歡喝的湯!也是他喜歡的味道!

「好喝嗎?」

琪兒又喝了一口,才緩緩點頭,「很好喝,憂兒手藝很好。」

無憂眉眼都彎了起來,安安靜靜的看著他把一碗湯喝完,等琪兒察覺到不對勁,他已經完全動不了了。

「憂兒?」

無憂還是剛才的姿勢,笑顏如花,「哥哥別害怕,我只是有幾件事想要問你。」

她眼中都是自己的影像,琪兒微皺的眉頭舒展開,放鬆了自己,帶了隱隱笑意,「憂兒有什麼想問的儘管問!」

「哥哥的後宮中以後還會有別人嗎?」

「不會!」

琪兒回答的斬釘截鐵,從他想要娶無憂的那刻起,他就沒想過再娶別人。

無憂顯然對這個答案很是滿意,眉眼彎的更好看了。

「我不懂宮中的規矩,以後……」

「宮中只有你一人,一切自然是你做主,你說什麼規矩便是什麼規矩。」

「可是,我還小,你都二十了,等我及笄還有好多年,你就不怕文武百官有意見,不怕皇伯伯給你壓力?」

「不怕,登基以後我就是帝王,文武百官要是有意見我便罷了他們的官,父皇要是有意見,可以再納幾名妃子,他自己去生孩子。」

「成親以後,我想陪你半年,陪父王和母妃半年。」

「不行!登基以後我便是帝王,以後輕易回不來了,你可以將父王和母妃還有小弟接過去,我們一家在番國團圓。」

無憂嘟嘴,「不行,我就要回來住……」

看著她軟萌萌的樣子,琪兒幾不可聞的嘆口氣,退了一步,「每年可允你回來兩個月,多了不行。」

他一個人在宮中,少了她的陪伴也很寂寞,兩個月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好吧。」

無憂勉為其難的接受,能爭取兩個月是兩個月,再說了,以後誰說了算還不一定。她回來了以後不回去,哥哥還能派人把她抓回去?

此時的她沒想到,琪兒還真是說到做到,以後的每年她回娘家,只要到了快回去的日子,龍衛就會出現在她的面前提醒,如果她還不回去,他們就會把她悄悄帶走,連風澈和夏曦都沒轍。

……

主院,夏曦一邊幫著風澈塗抹活血化瘀的葯,一邊搖頭,「你呀,又是何必?琪兒也有他的難處。」

風澈的臉拉的老長,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敗到那個臭小子手上,「當初我們就不應該答應這門親事。」

知道他說的是氣話,夏曦也不反駁他,而是迂迴的勸說,「放眼天下,能配得上你女兒的有幾個?」

這話聽得風澈心裡熨帖,他風澈的女兒,就應該是最好的。

軟了口氣,「我也不是說這小子不好,只是憂兒……」

「無憂說自己去問,如果琪兒答應她只娶她一人,且以後讓她每年都回來,她便嫁。」

「她真的這麼說?」

「你自己的女兒你還不知道什麼性格,她表面看起來人畜無害,實際上主意大的很。你呀,就別操心了。」

「我能不操心嗎?我女兒好好的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這也就是你養大的兒子,要是別人的,我一準將他打的不敢再出現在我面前。」

……

十日後,番國下聘的隊伍到達京城。

番國戶部尚書親自來的,帶著戶部的一眾官員。太子下聘,非同小可,他們不敢掉以輕心。

足足有五十輛馬車,加上隨行的官員,浩浩蕩蕩的,十分壯觀,還沒到達城門口,便引起了人們的注意,紛紛看過去。

守城們的兵士更是不敢大意,派了人過去看,得知是番國太子來戰王府下聘的,立刻飛跑著去宮中稟報。

新皇得知,讓他們打開城門,放人進城。

馬車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戰王府所在的街道上,戶部尚書吩咐所有的馬車停下,他和一眾官員也從馬車上下來,整理好了衣冠,走去戰王府門前。

琪兒和還有福伯站在門前,福伯直到今日才知道琪兒這次回來是娶小姐的。他心裡有些埋怨琪兒,小姐還小,這麼著急做什麼?

戶部尚書和一眾官員給琪兒行禮,「太子殿下。」

隨後又朝著福伯拱手。

宰相門前三品官,戶部尚書不敢小看福伯,更何況還是太子的家裡的老僕。

「卸下來吧。」

戶部尚書應是,轉身回去,吩咐人小心的卸下來,讓人抬過去,足足卸了多半個時辰,一直從戰王府門口排到了路口。

圍觀的百姓一開始還驚呼,到後來就光剩張著嘴驚嘆了。

別說皇子娶親,就是本國皇帝娶親,他們也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陣仗,番國太子這是把國庫都搬空了吧?

福伯笑的合不攏嘴,聘禮越多,說明少爺對小姐越在乎。

戶部尚書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可以借著這個機會讓世人對番國另眼相看,當然了,也是太子殿下吩咐的。

風澈從門內緩緩出來。

琪兒鄭重其事的行禮,「父王。」

風澈掃過幾乎佔滿一條街的聘禮,沒什麼表情,「進來吧。「

琪兒恭敬的應是,吩咐戶部尚書,「抬進來。」

聘禮又一箱箱的抬了進去,又花費了不少的工夫,福伯樂顛顛的登記入冊。

風澈將人領去了會客廳。

看到是他親自接待,戶部尚書眾人有些發怵,說話都斟酌了有斟酌、小心了又小心,唯恐那一句話不合了他意。

風澈只是走個過場,本就沒有多少話說,看到他們小心翼翼不敢說話的樣子,也沒了陪他們說話的興趣,看了琪兒一眼。

琪兒瞭然他的想法,開口,「你們暫且去郡主宅院中休息一晚,明日再商議大婚事宜。」

現在已經是八月底,離他十月登基還有一個多月,也就是說,這次無憂要跟著他走,才能趕上他登基的時候大婚。

戶部尚書眾人趕忙起身,隨著人去了郡主的宅院。

他們剛走,秦侯爺和風沁便坐著馬車匆匆而來。

風澈沒有提前知會他們,他們剛剛聽說便趕來了。

一進府,看到滿院子的聘禮,便知道是真的了。

「怎麼回事?」

風沁直接問風澈,怎麼這麼早就下聘,距離無憂長大還早呢。

風澈朝琪兒一抬下巴,「讓他給你解釋。」

琪兒將自己想要登基那天同時迎娶無憂的事說了。

風沁聽完,好半天沒說出話來。於情於理,琪兒這個要求不過分,可無憂才十歲,就這麼嫁過去……。

「姑姑放心,我不會讓無憂受了委屈。」

彷彿看出了她心中所想,琪兒做保證。

「可是……」

對於這個侄女,風沁也傾注了不少的心血,比夏曦和風澈兩人還捨不得。

秦侯爺拍拍她的手,「都已經下聘了,沒什麼可是了,還是想想送親的事吧。」

下聘的陣仗這麼大,送親的時候也不能太寒酸了。

他的話音剛落,福伯快步走進來,「王爺、侯爺,皇上來了。」

風澈和秦侯爺對看了一眼,同時起身迎出去,風沁和琪兒則是躲出去找夏曦。

「風愛卿也真是的,這麼大的事情也不提前給朕說一聲。」

「皇上日理萬機,這樣小事哪能驚動您。」

「怎麼會是小事?我看啊,你是把朕的當成了外人。」

「臣不敢。」

新皇在上位坐定,問,「怎麼會這麼早就下聘,憂兒不是還小嗎?」

風澈把琪兒剛才的話又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

新皇聽聞,沉思半晌,「他們下聘就搞出這麼大的陣仗,咱們送親也不能太寒酸了,這樣,我讓戶部尚書親自帶著人去,再命安雄帶五千兵士護送,你們家那麼親戚什麼的,需要多少馬車,朕也讓人備好了,絕不能落了下乘。」

「這太勞師動眾了,臣……」

「就這麼定了,等你們商議好了,給朕一個確切的日子,朕命戶部做準備。」

「那臣就謝過皇上了。」

……

五日後,夏家所有人來到京城,又五日後,所有人坐上戶部準備的馬車,拉著嫁妝朝著邊境浩浩蕩蕩的出發。

前面是風澈和夏曦帶著風護的馬車,緊隨其後的是秦侯爺和風沁帶著恪兒,後面是夏文和尤氏,再往後是洛風和郡主帶著洛鑫和洛森,後面的是夏家所有的親戚。

戶部一眾官員跟在後面,再往後就是裝嫁妝的馬車,整整六十六馬車,安雄帶著五千兵士走在最後。

十五日後到了邊境,守城的兵士已經得到了命令,也沒盤查,直接放他們過去,又過了十日,到了番國的京都,距離琪兒登基還有五日。

兩國戶部的人聚在一起,商議大婚事宜。

風澈讓琪兒在京都給他買了宅子,所有的人都去那裡住下。

五日後,新皇登基,同時舉行成親大典。

二十歲的帝王攜著十歲皇后的手,一步一步走到高處,迎接眾人的跪拜高呼。

自此以後,皇帝獨寵皇后一人,不納妃,不封嬪,一直等到皇后十五歲及笄后才圓房。

琪兒三十歲那年,得了他的第一個兒子。三十五歲,又得了一女。

心疼無憂生子辛苦,自此沒再要孩子,成為天下人的楷模,流傳的典範。

------題外話------

故事到此就完全結束了,感謝一路陪伴過來的親們,因為有了你們的支持,路才能按照自己的預定把這個故事完整的寫完。

自打17年四月份第一本文開始,路已經有三個春節是在碼字中度過的,今年終於能在過年以前完結,踏踏實實的過個年了,也能讓自己好好的放鬆一下,更好的構思下一本文。

不出意外,新文還是種田,正月十五也就是一月二十六號開始連載,希望到時還能看到親們的身影。

最後路提前祝各位親們,闔家安康,春節快樂,明年順風順水,事事如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農家醜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農家醜妻 農家醜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088 終結篇(13446字,「一生事事順」)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