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79 多餘擔心(2更)

番外079 多餘擔心(2更)

戰王爺是誰,大慶國掌管百萬兵馬的人!

無憂小姐雖然沒被封為郡主,可在他們下面這些官員的眼中,她比郡主還要金貴。如今她在自己的地盤上遭遇了劫匪,戰王爺一句話,自己的前途……

晉州刺史不敢想下去,額頭上沁出了涼汗,「是在下管治不嚴,讓無憂小姐受到了驚嚇,還請無憂小姐恕罪。」

「無塵叔叔。」

無塵上前,「小姐。」

「剛才的山匪有多少人?」

「回小姐的話,總共三十五人。」

「刺史大人可聽清楚了?」

晉州刺史忙道,「請無憂小姐放心,屬下會將他們全部捉拿歸案。」

「如此甚好。連日來趕路,我也累了,先去城中休息,靜候刺史大人的好消息。」

「我這就命人安排。」

晉州刺史吩咐人帶著回城,他翻身上馬,大手一揮,身後的兵丁策馬朝著正在逃竄的山匪追了上去。

馬車再次緩緩啟動,皇帝盯著無憂,還是那個小小的人兒,說完那番話后,便雙手托腮,看著眼前的棋局,彷彿剛才那個幾句話便將晉州刺史嚇得聲音發顫的人不是她一樣。

察覺到了他的注視,無憂疑惑的看過來,對上皇帝探求的目光,微微一愣,大眼睛里都是不解,「皇伯伯,怎麼了?」

皇帝眨眨眼,看著眼前天真的小人兒,忽然哈哈大笑起來,「小無憂,朕竟然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他還擔心,無憂以後做了六宮之主,無法應對那些明裡暗裡的算計,現在看來是他多慮了,虎父無犬女,戰王爺的女兒,又豈能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無憂大大的眼中滿是疑惑,皇帝再次哈哈大笑起來。

馬車一路進了晉州城。

這裡距離京城幾百里,還算是繁華,大街上人來人往,吆喝聲,叫賣聲匯在一起,看上去十分的繁華。

無憂每次來,都會從晉州城裡過,但從來沒有在此歇腳過。

她不免有些好奇,偷偷掀了車窗的一角,想要往外看,卻被一隻小手阻攔住,「沒什麼好看的,比起京城來差遠了。」

無憂偏頭,「我只看幾眼。」

「不行。」

風護非常堅定,小手摁住帘子不讓她看。

好聲好氣不行,無憂不高興了,「臭小子,我是大姐還是你是大姐?」

坐了這麼多日的馬車,她看看外面怎麼了?又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我寧願自己比你大。」

自己要是大哥,就會阻止她做一些臨時起意的事情,比如這次去番國看大哥定親。

結果呢,大哥定親沒看到,還把番國皇帝給招惹來了,要是真的出個什麼意外,兩國必定會起爭端。

無憂一噎,氣的抬起手在他頭上使勁揉了幾下,把他的頭髮揉亂,這才高興了,「不看就不看!」

馬車在刺史府門前停下。

無憂起身,「皇伯伯,走吧。」

皇帝微愣,他已經做好了不下馬車的準備。

「小無憂,你確定讓我跟著下去?」

無憂似乎是忘了他的身份,「當然了,我們一起進去蹭點吃喝。」

皇帝再次大笑,「好,聽你的,去蹭吃喝。」

三人下了馬車,刺史夫人得了消息,急匆匆的迎出來,朝著無憂行禮,「見過無憂小姐。」

「免了,我從番國回來,沒怎麼吃好,夫人可否讓人給我們備些飯菜?」

刺史夫人一愣,隨即忙道,「無憂小姐稍等,我馬上吩咐下去。」

將幾人安排在會客廳,刺史夫人親自去了廚房,邊走邊詢問怎麼回事,聽到幾人是在城外遇到了山匪,也是驚出了一身冷汗,「怎麼會有山匪?」

領人回來的兵士也不知道。

刺史夫人懸著心,吩咐廚房裡做的都是上等的菜肴。

刺史府的廚娘們一聽招待的是戰王府的大小姐,也全都使出了渾身解數,把看家本領都拿了出來,不過一會兒,濃郁的香氣便飄滿了刺史府。

十二道菜,依次端入飯廳,刺史夫人過來請他們過去。

她如坐針氈的陪著,不時的朝外面張望。這都快一個時辰了,老爺還沒回來,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山匪如此的難捉。

「好吃。」

刺史夫人被無憂的讚美聲拉回神思,忙道,「好吃無憂小姐就多吃點。」

無憂小姐身邊的小男孩看上去和她樣貌有幾分相像,刺史夫人猜測到了風護的身份,又覺得不可能。

戰王爺再怎麼膽大,也不可能放任兩個孩子獨自出門。

還有,她口中的那位「伯伯」,看上去周身氣度不一般,可行為舉止卻是一直跟隨,沒有開口。

這一幕,在刺史夫人看來,直覺有些怪異。

「嗯,我以後會經常去番國,到時候還來你們府里蹭飯。」

聽她如此孩子氣的話,刺史夫人惶恐的心漸漸安下來一些,「我們求之不得。」

直到吃飽喝足,眾人又移去了會客廳,晉州刺史才大步而來。

他衣服也沒來得及換,身上還帶著血跡,進門先給無憂行禮,「讓無憂小姐久等了,實在是其中一人武功高強,我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人捉住。」

「刺史大人果然厲害,無憂很是佩服,等我回去后,一定會告訴我父王。」

晉州刺史大喜,「多謝無憂小姐。」

抬頭,這才注意到風護和番國皇帝。

微愣,正欲詢問。無憂已經再次開口,「此處距離京城還要幾百里,恐路上還會不太平,不知刺史大人可否派人送我們一程?」

「自然可以,在下這就去親自點兵,派人護送無憂小姐。」

「多謝刺史大人。」

晉州刺史連說不敢。

他退出會客廳,正欲去點兵,一名兵士匆匆而來,附在他耳邊說了一句,晉州刺史臉色大變,「當真?」

兵士點頭,「是他親口所說,還說讓大人您親自過去。」

晉州刺史微一猶豫,抬腳大步去了監牢。

全部的山匪都被關在了監牢內,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掛了彩,只有一人傷勢較重,渾身是血的依靠在牢門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農家醜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農家醜妻 農家醜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079 多餘擔心(2更)

9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