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一家團聚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一家團聚

不過即便明白雷擊大樹只是物理現象。

對於蜈蚣出現是否真的惹下天罰這種事情,我依舊沒有弄明白。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蜈蚣是懼怕雷電的。

不單單蜈蚣,這世上大多數生物幾乎都懼怕雷電,所以道門中人,多以雷電術法來降妖除魔。

然,雷電一系術法霸道非常,卻不是任何人都能修鍊成功的。

當初長青道人修鍊數十載,只能發出拇指粗的掌心雷罷了,與眼下大陣引下來的雷電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讓就是那樣小小的雷電,亦能將鬼嬰擊成重傷,可想而知雷電術法到底有多麼霸道。

這一點,從側面也可以看出,二爺他到底有多麼厲害,他能擺出大陣,引來如此恐怖的雷電,絕不是尋常陰人所能做到的。

甚至即便是道門高人中,也鮮有人能擺出這樣一座大陣來。

只是……如此恐怖的雷擊下,蟄伏在駝子體內的蜈蚣王竟然還能活下來,實在令人不可思議。

不過看那六翅蜈蚣王從駝子肚子內爬出,非常緩慢吃力的樣子,顯然已經受了重傷。

嘶嘶!

看到蜈蚣王從駝子肚子內撲出,原本纏在劉小嬌手上的小紅蛇吞著信子,便要朝受傷的蜈蚣游過去。

這小紅蛇一直覬覦六翅蜈蚣王的內丹,之前在蜈蚣嶺之巔後者與金雞大戰受傷時,它就曾尾隨蜈蚣王而去,想要奪取內丹,只是不知道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它並沒有得手?

現在,看到蜈蚣王被天雷轟擊,奄奄一息,它又怎能放過此等奪丹的絕佳的機會?

「等一下,別衝動。」

見小紅蛇要朝蜈蚣王游去,我伸手一把將它抓住,彈了它額頭一下,冷著臉教育道:「你怎麼那麼容易就上頭呢?現在還很危險,你不能過去,若是你死了,我也就活不成啦,你可得給老子悠著點。」

小紅蛇被我彈了一下腦袋,似乎覺得非常委屈,嘶嘶吐著信子,越來越人性化了。

事實上,並不是我不想讓小紅蛇去取蜈蚣王的內丹,畢竟它若是吞了蜈蚣內丹,實力大增,對於我來說也有好處。

只是,現在情況複雜,若是眼下只有那條奄奄一息的蜈蚣王還好。

但現在情況是,除了那條蜈蚣王外小玲還在呢,小玲死後變成水魃后實力可怖,可不是小紅蛇能夠對付得了。

就在我攔下小紅蛇的時候,那條六翅蜈蚣王已經完全從駝子的肚子內鑽了出來。

此刻它軀體如蛇般捲成一團,扁扁的頭顱揚起,可見兩道血色,充滿惡毒陰狠的目光正死死盯著小玲。

以前我一直以為百無足蜈蚣是沒有眼睛的,現在看來是自己孤陋寡聞了。

「想不到……你這小妮子竟懂得催動那老傢伙擺下的天雷陣……看來是我小看你了……可是你到底是怎麼知道我還沒有死的……」

就在這個時候,場中響起一個突兀的聲音。

這是一個虛弱,蒼老的男聲。

我左看看,右看看,發現場中除了自己和駝子的屍體外,根本就沒有其它的男人。

這聲音到底是誰發出來的?

我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不過細細琢磨,剛才那道聲音怎麼那麼熟悉呢?好像是駝子的聲音……

只是駝子明明就已經死了,他怎麼還能發出聲音?

難道說那傢伙死了之後,變成了厲鬼不成?

閻小瑩見我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忽伸手按住我的腦袋,然後朝六翅蜈蚣王所在的方向扳轉,低聲道:「別找了,聲音是那條蜈蚣王發出的!」

「啥?」

我聞言整個人一怔,盯著場中的蜈蚣王,不敢相通道:「你的意思是說,這條蜈蚣王能開口說話?怎麼可能?」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閻小瑩沉聲道:「你之前不是說,在溪露寺的時候,這條蜈蚣王鑽入守廟老婆婆身體內,也能開口說話嗎?現在它能口吐人言,又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這不一樣啊!」

我咽下一口唾液,震撼道:「當初它是鑽入了老婆婆的身體內才能開口說話,但現在它可是本體在說話啊,一條蜈蚣居然能開口說話,這豈不是成為妖怪了嗎?」

「你難道這個時候才知道它是一條妖怪嗎?」閻小瑩撇嘴無語道。

「不過,你覺不覺得這蜈蚣的聲音很像一個人,且聽它話中的意思,似乎認識小玲和二爺他們……」閻小瑩忽然對我道。

「是駝子!」

我沉聲回答道:「這條六翅蜈蚣王發出的是駝子的聲音,到底是怎麼回事?蜈蚣王怎麼變成了駝子呢?或者說,駝子怎麼變成了蜈蚣王?」

……

場中,小玲盯著從駝子肚子中鑽出來的蜈蚣王,冷笑道:「二爺教我術法的時候,他曾經跟我說過,你年輕的時候曾學過南陽邪術,現在看來果然不錯,你奪取了蜈蚣王的軀殼,隱藏在自己的屍體裡面,以為就能躲得過我的感應嗎?實在是太天真了。」

「小玲,你為何一定要趕盡殺絕?逼我走上絕路?現在我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你還不打算放過我嗎?你忘記當初是誰將你抱回來的?是誰將你辛苦養大,供你讀書上大學的?難道你如今死了,連一點感恩之心都沒有了嗎?」

蜈蚣王開口,聲音虛弱,態度極為誠懇,求小玲放它一條生路。

眼前這一幕實在是太詭異了,一個是死後變成水魃的女人,另外一邊是一條大腿粗的蜈蚣王,此刻,他們竟然在對話!

「感恩之心?」

小玲的聲音冷了下來:「當初在石橋下,你對我做過什麼你難道忘記了嗎?當時我苦苦哀求你放過我,你聽了嗎?說到感恩,我媽服侍了你那麼多年,你為什麼要將她也害死?為什麼?」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蜈蚣王低聲哀求道。

「放過你?」

小玲冷笑,狀若癲狂,突然仰天狂笑了起來。

她笑著笑著,身上突然冒出一股黑氣,黑氣涌動間,夜空上原本散去大半的烏雲竟然再次凝聚成一團。

轟隆隆!

電閃雷鳴!

雨下得更加大了!

呼呼!

狂風吹刷,如有人在凄厲悲哭!

黑氣翻滾凝聚。

等我們再次朝場中看去時,發現小玲竟然變成了一個七八歲,小女孩的模樣。

這小女孩依稀可辨認得出小玲的輪廓,顯然,這是小玲小時后的樣子。

「我要你死!死無葬身之地,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輪迴!」變成小女孩后,小玲的聲音也都變了。

稚嫩的聲音,但卻充滿怨恨惡毒之色,伴隨著雷聲,其聲在山谷內回蕩,久久不息。

變成小女孩的小玲似比長大后的小玲更加可怕,更加陰森!

噠!噠!噠……

就在小玲聲音落下瞬間,我們身後的忽有詭異的腳步聲傳來。

我和閻小瑩兩人迅速扭頭朝腳步聲傳來的方向看過去時,正好看到一道焦黑的人影從之前我們鑽進去,那道形似人嘴巴一樣的石縫內鑽出。

雷光下,只見此人全身都被燒焦了,黑糊糊的一團,從石縫內鑽出來之後,一拐一扭,走路姿勢非常怪異,正朝我們而來。

她有著一頭被燒焦的長發,看其身材,隱隱可辨認是一個女性。

「這個女人……」

看到她從石縫內鑽出,我心跳驟停,瞪大眼睛,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是她……」

閻小瑩顫聲道:「之前死在黑色丹鼎內,被駝子打斷手腳就活活燒死的人,她怎麼也……」

沒錯!這突然出現,全身被燒焦的女人,正是死在煉丹室內,駝子的老婆,也就是小玲的養母。

搓了搓眼睛,朝對方看去。

我敢發誓,這次自己絕對沒有看錯,此人正是已經死掉,駝子的老婆。

噠!噠!噠!噠!

因為手腳曾經被打斷,她此時走路非常怪異。

她的左臂無力下垂著,右臂前伸,雙腿呈現八字形,走起路一拐一扭,彷彿隨時都會跌倒。

那樣子,看得我都想走過扶她一把!

只是……

這個女人,她之前明明就已經死了。

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難道是因為小玲的緣故,令她可以借屍還魂,從而變成行屍走肉的存在?

不身在其中,你覺得無法想象我自己到底是怎麼樣的感受,一個自己親眼看著咽氣,確認已經死去的人,她居然出現了。

且,就在此刻,她正以怪異的姿勢朝自己走過來。

曉是我膽子再大,此刻頭皮也不禁麻成一團,看到她……比看到小玲還有蜈蚣王從駝子肚子內鑽出還要可怕。

噠!噠!噠!噠!

全身燒焦的女人,淋著雨,身上一塊塊黑皮被雨水沖刷掉落,露出裡面鮮嫩的皮肉。

很快,她就走到我們身前。

近距離下,可以看到她的眼皮都被燒沒有了,一隻耳朵也被燒掉,此刻在雨水沖刷下掉落到肩膀上,有一條肉絲拉扯著……

將她走來,我趕緊拉著地上昏迷的劉小嬌和閻小瑩閃到一旁,為她讓開道路。

哪知她從我們身邊走過的時,突然停了下來。

隨後她焦黑的腦袋旋轉扭動,緩緩地朝我看了過來。

雷光下,因為沒有眼皮的緣故,可以看到她的眼珠子非常大,凸鼓鼓的盯著我,接著,她的嘴角突然扯起,露出一個「慈祥」的笑容……

只是這笑容落在我眼中,是那樣的恐怖和猙獰。

天啊!

這個表情,這個笑容,我估計自己一輩子也忘不了!

太可怕了!

可怕得我根本就不敢與之對視!

幸好,她並沒有在我們身邊停留多久,再次朝場中走了過去。

看著她那詭異的走路背影,我長出一口氣,剛才她若是再多看我片刻,我甚至懷疑自己會被她那恐怖的樣子活活的嚇暈過去……

你能看到的本站《九零后守山人》之第二百四十九章一家團聚是作者龍逸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九零后守山人》之第二百四十九章一家團聚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於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九零后守山人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龍逸寫的《九零后守山人》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前世她因為天賦異稟,遭同門嫉恨,一時不慎,被迫害到自爆而亡。

一朝重生,佔了將軍府廢柴三小姐的身。原主被親兄弟姐妹玩弄至死,拋屍荒野……

很好,郁西鳶笑的邪肆,既然沒讓她死透,那曾迫害過她的人,無論前世今生,一個個,都將不得好死!

只是計劃初定,她就被一隻絕色冷王撿了回去。

「攝政王!夫人把她姐姐的臉划爛了……」

「夫人匕首髒了,給她送只新匕首去。」

「攝政王!夫人把三皇子的腿打折了……」

「把皇宮所有御醫綁出來,不準去醫治。」

「攝政王!夫人把府內所有靈芝都拿去泡澡了……」

「再去買,一萬兩夠不夠?」

「報告攝政王,一隻公貓舔了一下夫人的臉!」

「晚上給夫人送一碗貓肉湯嘗嘗鮮。」

晚上——

「夫人,聽說今天一隻貓舔了你的臉?我也想要……」

「滾!」

特喵的!這隻冷王還是個檸檬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九零后守山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九零后守山人目錄 九零后守山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一家團聚

9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