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八章 神秘人

第三四八章 神秘人

列隊而來的幽藍色燈火猶如鬼魅一般,此時距離那些東西雖遠,但我還是能看清楚,在那些漂浮於空中的幽藍背後,還有一些不同尋常的影子。

隊伍越來越近,而消失了許久的號響也突然又重新在這片林子里響了起來,於此同時,除過那一陣一陣猶如冥府幽兵出入時的響動之外,還又多出了一段極其有規律的鼓鳴。

一時間,鼓聲如雷響,號聲也伴隨在其左右,幽幽之聲從遠處順著兩邊的密集叢林傳來,而令我心悸之事還不止於此,倒掛與枝椏叢之中,我本以為是被密集的枝椏卡住了腳腕,但是現在看來,那種略帶溫度卻如粗樹皮一般質感的東西搭在我的腳踝上,我至少可以斷定,那是一雙人手,但是單從手的感覺上分辨,絕不是細皮嫩肉的耳姐呀。

「甭管上面這位仁兄是什麼東西,咱們既然都落在這裡了,就不要在窩裡鬥了,先想想辦法,躲過這一劫之後,有什麼恩怨咱再從頭理吧。」

話到此時,我自然已經知道上面那位是誰了,當初我踩空落下樹冠,估計就是他抓住了我的雙腳,否則,單是憑藉那些看著就細軟的枝椏,恐怕摔死我十次都有了。

現如今上面的那位爺,多半就是不久前偷聽我們說話的那位,只是這傢伙不怎麼願意見人,被我們發覺,人家就躲起來了。

「你是誰?」

我正估摸著要是對方沒有害我的意思,也就該拉我上去了,然後再一一說明緣由,之後我們發現其實都是一場誤會,甚至還有一個比較大的可能性,那就是上面的傢伙可能是已經失蹤了許久的拉巴,一想到這裡,我得救的希望就單隻是在我的心裡,一時間已經積聚了很大的一片了。

可是這一聲問話,卻終究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想,那種聲音,絕非一個藏族人,聲音雖然有些沙啞,但是的確是正兒八經的漢話,其中,我還多多少少的聽出了一些四川的口音。

「你是誰,我還沒問你呢,這麼大的地方,你管我是誰。」

他這一問,一時間就惹起了我的火,這地方又不是誰家的後院,丫的管我是誰,再說了,就算是我要回答,可是你叫我怎麼回答,相應的場合還好,至少我能知道當時的處境,就算是在提問沒有主語的狀態下,那我也能大概知道對方實際要問的是什麼。這裡不同呀,一句「你是誰」。這叫我怎麼回答,我直接報上姓名,誰認識我呀?我要是透露自己的處境,正常人聽了不得當我是神經病?所以這話我沒法說,一時再想想自己當下的情況,都他娘什麼時候了,你叫我還怎麼回答。

就在我才泄完火的時候,忽感腳腕力量驟減,這是上面的人要放手的架勢,我自然不能在這個時候繼續來硬的,只好立馬認了慫,見事態不妙,在情況的逼迫下,我只得改口又喊道:「別別別,我說,我是遊客,迷路了,誤闖到這裡的。」

說完話,我自己就先後悔了,這是沒打草稿,人家早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趴在我們腦袋頂上偷聽的,我們說的那些話,任憑是一個傻子都能聽出問題,這是在當別人是傻子。

話音剛落,我就明顯的感覺到,對方已經放了手,但好的是只放了一隻,此刻的我,猶如一隻脫了半邊鉤兒的吊爐燒鴨,樣貌是想象不到的滑稽,處境,更是不言而喻的危險。

整個人落下的當刻,那一列攜帶著藍色幽光的隊伍已經到了跟前不過十幾米的位置,這些東西行動極快,以我的角度來看,藍色的幽光團擋住了我的大部分視線,直至那些東西濱臨我的身下,我還是清楚的從那些幽光中看見,一個一個長著四隻腳的人形生物,手持團火如碧藍湖面搬的長桿燈籠,正以一種極其詭異的姿勢快速從我的身下經過,說是身下,其實其中也有將近十多米的高度,但是這些身形龐大的四腳怪物,缺依舊以一種凌駕於我之上的巨隱身形,旁壓在我的精神和肉體之上。

一列隊伍到底有多少個,我自是數不清楚的,但總該超過了二十餘幾,一直在這列怪人經過的十數余分鐘當中,除過那些節奏怪異的號角鼓樂之聲外,再無一點的聲響,不管是身下,還是上方的樹冠,全然一副鴉雀無響,直至列隊燈影經過十數余秒之後,我才又聽見,立於樹冠上的聲音再次傳來。

「說。」

「你給起個頭啊,說什麼?提醒我一下,我就說。」

對方只說了一個字,但語氣卻極為的不容置疑,我是真的服軟了,在這裡硬氣下去,總歸是個腦漿四溢的下場。

「多少人?來這裡幹什麼?怎麼來的?」49電子書

「多少人我也不清楚,考古,考古。還有,這地方?怎麼來的?不就那一條路嘛,我能怎麼來,繞過石頭城,就來了唄。」

我是將我知道的一杆子全捅了出來,實際上這些問題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重要的,說出來也沒什麼,但我害怕的是對方也覺得不怎麼重要,之後直接將我丟下去,如果是那樣,那事情就大條了。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我既沒有馬上被扔下去,同時也沒有立刻被拉上去,如此的狀態持續了至少十幾分鐘,我的單隻腳依舊被死死的抓著,對方似乎是是在理解我說的話,但這個理解時間,著實是太長了,將近半個小時的倒吊,腦部血壓極具增加,眼前早就閃起了碎花片,如此再要是吊上同樣的時間,恐怕到時候就算被拉上去,那也得血管爆裂而死。

「爬上來。」

將近又過了一隻煙的功夫,我終於在滿眼的黑白花片當中聽見了那一聲熟悉卻又有些陌生的聲音,此時我的雙腿早已經過了刺痛麻木的階段現如今雖能感覺到,但是早已如大象腿一般的粗壯了。

「你被吊這麼久試試,拉我一把,我沒力氣。」

我抱怨完,但自己還是努力弓起了腰,力量上的懸殊變化已經不能讓我做出超過九十度的彎曲了,但我還是感覺,在我做出動作的同時,自己身體已經被一股巨力給拉拽了起了。

穿過密集的枝椏叢,在我腦中的第一個想法就是立刻去看清楚對方的長相,但是事與願為,抬眼看過之後,眼前卻還是一片黑白漸變的花色幻像。

「我全說了,你也得告訴我,你是什麼人,這種地方,我的處境活路也不大,在這方面上你就沒必要撒謊或者隱瞞。」

求知慾迫使我在對抗絕不相等的情況下問出了這個問題,但是後來想想,其實當時能那麼問,也沒有多大的問題,就和當時說的,我已經破罐子破摔了,裝死狗,這事兒就算是沒有結果,也總比直接給嚇死的強。

「你們不應該來這兒,這片叢林是活的,自那些東西過去開始,你們再沒有機會出去了。」

這是有史以來,我聽見他說的最長的一句話,由此我也可以絕對確認,他就是個四川人,只不過從聲音上我還能聽出,這個人的聲帶,似乎受過傷。

聲音的沙啞單純只是聲帶發炎,或者年齡衰老器官老化的原因,是不會難聽成這樣的,顯然,這個人要麼是聲帶穿孔,要麼就是在受到外傷之後,聲帶恢復但卻變了形。

我看不清對方的長相,同樣也看不清楚四周的情況,但是一種異常難以忍受的氣味卻是自我上來就聞到的,這種氣味並不少見,以往路過垃圾堆,或者是天橋下面的流浪漢聚集點,都有這種味道常伴於左右。

我被對方牽拉著在樹冠中前行,對方說完就不再言語了,我則在衝出去一段之後,再次開口道:「可笑,在我看來,這些問題就不應該從你的嘴裡冒出來,進都進來了,出不出的去,現在說還有什麼意義,你漏了個尾巴,能這麼說,第一條,你真就是個沒心思的人。但是看情況也知道你不是,那麼,我想你是故意在強調提醒我這個問題吧。還有,你沒在這裡待上一兩年,那也有半年多了吧?」

我句句沒有收斂,之前的情況多半已經讓我知道了一個事實,這地方有古怪,現在p又碰上一個怪人,恐怕後面的日子不會太好過,這栽兒我是認了,但是認也是有條件的,做一個明白鬼兒,好過一個糊塗鬼,有些掙扎,還是有做的必要。

「你話太多了。」

拉我的傢伙忽然手勁變大,加之此話一出,我就知道要有不妙,當下立刻縮了脖子,也還是四周漆黑的原因,我只感覺到腦袋頂上勁風刮過,一隻如張了死樹皮般的手臂緊貼著我的額頭過去,這一閃是連我都沒有預料到的,只是一下,那人就收回了手,還未及再來,我立刻就輕喊道:「我閉嘴,這地兒不好走,你別給自己找麻煩。」

對方不再做聲,只是感覺他的速度又加快了,大概過了半支煙的功夫,腳下原本密集的枝椏,也變成了粗壯的樹枝,而我的眼睛也漸漸的能看見了一些細微的輪廓了,就在不知身份的人攜拉著我而去的方向,一團密實的黑影,遮擋住了原本還分佈了多處微光孔洞的樹冠密葉叢。

才在我心中思慮眼前之物到底為何之時,我已經被攜卷到了巨大黑影的身前,而在一聲金屬轉軸極其凄厲的慘叫之後,我整個人,就被一腳從后踢進了巨大黑影的內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驚奇手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驚奇手記目錄 驚奇手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四八章 神秘人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