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東南震動(2)

第五百三十五章 東南震動(2)

「只要拿下了鎮江、揚州,大運可以切斷,咱就是把韃子朝廷的糧道財源給徹底階段!」

聽到這話,張龍飛也不由得激動起來,一臉興奮的說道:「沒了糧草銀兩,我看韃子狗皇帝拿什麼養活官兵,拿什麼給狗官們發俸祿!沒了糧餉俸祿,誰還給他賣命!」

說到這兒,張龍飛就一臉認真的對丁成功說道:「這一仗,能打的這麼痛快,多虧了丁先生您!」

「張總兵,你這話就太客氣了。」丁成功忙謙遜的一笑道:「這仗是咱們大家一起打的,功勞,也是大家的!」

「丁先生,您太客氣了!」張龍飛忙笑道:「仗是咱們一起打的,沒錯。可具體戰術策略都是您一手制定!您的功勞可是最大!」

「張總兵,你也太抬舉我了。」

丁成功謙遜的一笑道:「好了,客套話咱就先不說了。南京城咱已經打下來了,是時候大軍進駐,控制整個南京城了!」

「是啊,南京城可是韃子的東南第一重鎮,天下數一數二的大城!」

張龍飛一臉激動的說道:「打下來可不一般!別的不說,光是積存的糧草銀兩,軍火輜重,各種物資,就不是個小數!是得趕緊控制起來!」

「除了物資軍火,還有滿城的百姓。許多的富商巨賈,世代書香官宦世家更是聚集於此!」

丁成功認真的說道:「要及時安撫城裡的百姓,抓緊時間處理好這些人的關係才更為重要!」

「百姓自然是要安撫的。貼出安民告示,讓先頭部隊,陸戰隊控制全城秩序也就是了!」

張龍飛有些不以為然的說道:「至於那什麼書香門第,官宦世家有什麼好怕的?南京城都是咱們的了,還怕他們?」

丁成功一臉認真的說道:「這些人的關係盤根錯節,在南京城可謂是根深蒂固!可不能輕視啊!」

「有什麼好怕的?」張龍飛不以為然的冷冷一笑道:「守咱的規矩,老實聽話,咱就讓它繼續安享榮華。」

說到這兒,張龍飛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絲冷笑:「要是敢不老實尋釁,挑事兒,正好來個殺一儆百!房子,土地,牲畜分給貧苦百姓,金銀財寶充作軍餉,既得民心又得實惠!」

看著張龍飛那一絲冷笑,丁成功也不好再多說什麼,隨機說道:「還是抓緊時間進駐南京城吧!」

「對,得趕緊進城!」張龍飛忙連連點頭。

「傳令下去!」丁成功隨即就對趙虎子一聲令下:「蒸汽快船艦隊留下負責警戒,其餘艦隊順江直下!在南京韃子水師碼頭停泊靠岸!」

「是!」趙虎子立刻答應一聲。

一聲令下,蒸汽鐵甲艦隊立刻行動起來。

蒸汽快船分隊隊迅速出動,在南京城附近的江面巡航警戒,艦隊主力隨即開動,浩浩蕩蕩的駛向了南京城!

在南京城居民驚詫震驚的目光中,艦隊順利的行使到了江南水師碼頭,整齊的停泊下來。

緊接著,水師官兵就在。軍官的帶領下,整齊地登上了馬頭!

「參見丁先生,張總兵!」看到水師主力戰船已經停靠到了碼頭上,已經駐守在這裡的陸戰隊官兵頓時激動起來。

看著丁成功和張龍飛也上了岸,幾個軍官馬上就大步迎了上來。

為首的一個守備,急忙拱手行禮,一臉恭敬地大聲說道:「卑職奉吳磊吳大人之命,率本隊軍官恭迎二位大人!」

「辛苦了!」丁成功和張龍飛肩並著肩,大步走到碼頭上。看著這位身材高大,一臉彪悍之氣的青年軍官,馬上就微微一笑道:「江朝宗!」

「丁先生,你還記得我?」沒想到丁成功一見面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這位陸戰隊軍官,不由得,一陣激動,忙說道。

「當然記得你!」丁成功微笑道:「水師士官學堂的二期二班學員!我可是給你們講過好幾堂課的!」

「學生拜見老師!」

聽到這話,江守備不由得更加激動起來急忙一躬到底,恭敬的說道!

「江守備,不要這樣客氣!」丁成功馬上就伸手輕輕扶起他,和藹的一笑道:「如今已經畢業了,是陸戰隊響噹噹的軍官了!就不必再這樣稱呼我了!」

「一日為師,終身為師!」

江守備一臉認真的說道:「丁先生,您永遠是我的老師!」

看著將守備一臉誠懇的樣子,真摯的眼神,丁成功不由得心頭一熱,忙微笑的收到:「江守備和陸戰隊的弟兄們,奮勇作戰,勇猛衝鋒,戰果磊磊!真不愧是咱忠貞營的精銳之時!」

「先生,您過獎了!」聽到這話將守備和忠貞營陸戰隊的士兵們都不由得一陣激動!

「我可沒有半點的誇獎!這一仗你們打的不錯!」

丁成功認真的說道。

「仗打的好就得好好的獎勵你們!打不好也不會輕饒你們!」

張龍飛一臉認真的說到:「用不著這麼客套!」

「卑職明白!」

江守備忙站直了身子,大聲說道。

「江守備,我聽說你們這次打得不錯,不僅一舉攻佔了南京城,還活捉了江寧將軍?」

丁成功忙微笑地說道。

「是的,先生!」江守備一聽這話就不由得激動起來,忙一臉興奮的說道:「這一次,吳大人指揮得當,鄭智懷更是打的漂亮!一舉攻破了內城不說,還當場活捉了托爾金!」

丁成功微微一笑道:「趕緊帶著我們,去見見你們陸戰隊活捉的這位江寧將軍!」

「卑職遵命!」江守備立刻答應一聲:「丁先生,張總兵,二位大人請隨卑職來!」

說話間,陸戰隊士兵就已經遷來了好幾匹高大雄俊的戰馬,趕著一輛豪華的中式雙輪馬車,一臉恭敬的說道:「大人,請上馬乘車!」

「真是好馬!」一看到這幾批高大雄健的戰馬,張龍飛就不由得眼前一亮,急忙走了過去,青出手來,輕輕撫摸著一匹駿馬,說道:「這麼高大的戰馬,在南方,乃至中原都不多見吶!」

「張總兵,這是從韃子將軍衙門繳獲的!」

江守備忙說道。

「這麼好的馬,得給國公爺留著!」

張龍飛仔細想了想,就對江守備說道:「把這匹馬留下!換一匹馬來!」

「是!」江守備忙答應一聲。牽來了一批稍微遜色些的駿馬。

「做得不錯。」張龍飛滿意的點點頭,跨上戰馬,就對丁成功說到:「丁先生,咱們出發吧!」

「出發!」丁成功已經跳上了馬車,點點頭,就對著車夫一聲令下!

很快,一行人就在忠貞營士兵的護衛下,來到了南京城內。

看著南京城那雖然遭受了不小破壞,卻依然高大巍峨的城牆,經成功就,不由得心頭一陣激動。

走進城內,看著寬闊筆直的街道,道路兩旁排列齊整,密密麻麻,古色古香的民居建築,鱗次櫛比的各種店鋪,就不由得心頭一震!

雖說這裡。紅磚綠瓦的平房建築,遠比不得後世的水泥叢林那樣高大洋氣,卻依然給人一種繁華鼎盛的感覺!

「不愧是東南第一城!」丁成功不由得感嘆一聲。

「是啊,這畢竟是南京城啊,東南首屈一指的大城!」

張龍飛也不由得連連點頭。

走進城內,丁成功就注意到,城裡的街區,已經被忠貞營陸戰隊的士兵控制住了各個要點,已經有忠貞營士兵列隊在街面上巡邏警戒。

街頭上更是已經貼上了醒目的安民告示。

界面上雖說行人稀少,這也已經是有了秩序。

就不由得點點頭,對張龍飛說道:「城裡的秩序恢復的還挺快的。吳磊這小子做的不錯!」

「這小子做的是不錯。」張龍飛也不由得點點頭,但還是有些焦急的說道:「我現在最擔心的還是城裡的那些物資!那些倉庫!」

「這你放心,吳磊這小子做事有分寸!」

丁成功一臉自信的說道:「城裡的倉庫特別是官倉,是咱們要控制的重點目標!這小子一定會著重保護,不敢掉以輕心的!」

「是這樣就最好了!」張龍飛說道:「這一路打下來,物資消耗的可是厲害!糧草幾樣還好說,還可以一路補充。煤炭彈藥的消耗可是亟待補充!」

說話間,一行人就已經來到了內城。

這一路上正是忠貞營攻城作戰戰鬥最激烈的地方。

街巷早已被破壞的不成樣子,特別是兩邊的商鋪早已被打成了一片瓦礫。

不少平民百姓已經大著膽子,臉色凄然的,在廢墟里不斷的搜尋著能用的物資。

看著這些平民百姓一臉凄然的樣子,丁成功不由的心頭一緊,忙說道:「這一仗還是對平民百姓造成了不小影響啊!」

「打仗嘛,這種事總是難免的。」

張龍飛卻有些不太當回事兒的說道:「等控制了南京城,再給他們一些補償也就是了。」

「這些臨街商鋪,可都是百姓們賴以糊口的生計。」

丁成功一臉認真的說道:「就這麼全都打壞了,光賠償可是不行!還得給百姓們找到活路啊!」

「丁先生,處理民生經濟的事兒啊,您是最擅長了!」

張龍飛忙微笑道:「有您在就絕對不會出問題!」

「事不宜遲,現在就得動起來!」丁成功顧不得客套,馬上就對趙虎字吩咐一聲:「虎子,就按照在武昌城的做法,你立刻組織起施工隊來。

大批招收南京城裡的平民百姓,特別是那些沒有那事兒做的,生活困苦的僱工!帶著他們把戰火中破損的房屋修復起來,把街道整修拓寬一下!」

「卑職遵命!」趙虎子立刻答應一聲就馬上安排了下去。

說話間,內城就已經到了。

吳磊,張慶軍,鄭智懷等陸戰隊主要軍官,已經等候在那裡。

一看到丁成功和張龍飛來了,急忙大步迎了上來!

「參見丁先生,張總兵!」吳磊馬上就和張慶軍一起帶著主要軍官躬身行禮,大聲說道!

「吳磊,慶軍,快快起身!」丁成功忙。微笑著說道,伸手就把吳磊攙扶了起來:「吳磊,南京城這一仗打得不錯!」

「多謝丁先生!」吳磊這才站起身來,對丁成功謙虛地一笑道:「這都是國公爺運籌帷幄,丁先生您指揮得當,弟兄們英勇作戰,勇猛衝鋒!屬下不敢居功!」

「打的好就是好,就值得表揚。打的不好我也不會對你客氣!」

丁成功爽朗的一笑道:「客套話就不用說了。戰報上情況說的簡略,先給我介紹介紹這一仗詳細的過程吧!」

「屬下明白!」吳磊忙說道,說這話就急忙把鄭智懷叫了過來,對丁成功認真地說道:「丁先生這一仗能打的這麼好,關鍵就是鄭智懷啊!這小子這一仗,可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勞!」

「你先別誇這小子。」丁成功看了看鄭智懷就一臉認真的說道:「把這一場仗的經過跟我好好說說!我都要看看這小子,對不對得起水師學堂優等生的稱號!」

「丁先生,這一仗還真是不簡單!」

吳磊認真的說道:「這南京城裡的韃子兵還真都是些八旗精兵!戰鬥力果然不一般!」

說著話,他就把這一仗的詳細經過向丁成功仔細說了一遍。

「鄭智懷,你小子這次沒讓我失望!」

聽到這一張的仔細經過,看著鄭智懷這個自己在水師學堂最欣賞的學生,丁成功就不由得心頭一熱,微笑著說道。

「丁先生,卑職也都是按照您的教導,帶著弟兄們打的!」

鄭智懷忙謙遜的一笑道。

「我的課也不是給你一個人上的。」

丁成功一臉正色道:「可只有你小子算是把我的課聽到心裡去了!能應用到實際就更不簡單!」

「多謝先生!」鄭智懷謙虛的笑著,仔細想了想,還是有些遲疑的說道:「不過先生這一仗,打完了。我還是有點想法,想跟您好好的說一說!」

「每一場仗打完了,咱們都得好好的總結經驗教訓,形成新的作戰經驗,豐富我們的作戰思想,以利再戰。」

丁成功點點頭,就認真地說道:「不過眼下最要緊的還是要全面控制整個南京城,儘快恢復正常秩序,把南京城切實地掌握在手裡!」

「屬下明白!」鄭智懷忙點點頭道。

「好啦,現在我去看看你們活捉的那個大傢伙!」

丁成功微笑道。

「丁先生,您是說托爾金?」

鄭智懷有些遲疑的說道:「你還是先別去了吧。」

「怎麼啦?」丁成功好奇的問道。

「也沒什麼。」鄭智懷忙說道:「就是這傢伙又臭又硬,嘴還不老實,我擔心您去了,他又說出什麼不中聽的話來!」

「我倒想聽聽這老傢伙能說出什麼來!」

丁成功一聽這話,反倒更來了興趣,馬上就吩咐一聲:「帶我去見識見識這老小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明末時空倒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明末時空倒爺目錄 明末時空倒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五章 東南震動(2)

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