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多出來的東西

第909章 多出來的東西

背負著好幾顆實打實重量的大石頭,張兮沒有使用任何弈力幫助的下山,再上山,上山再下山,用最快的速度,來來回回,直到體力消耗的差不多時再在極限的時候上下來了一趟,回到山上,倒在地上,全身被汗水打濕,喘著粗氣。

「諾,衣服毛巾,給你準備好了。」姚語體貼的出現在他的面前,為他準備好了更換的新衣服。

「謝謝。」

「你快去沖洗一下,然後,有點事情跟你講。」

「好。」張兮其實自己有在儲物戒指里有準備。

他沒有挑明,接受了姚語的好意,起身,去到瀑布處,脫掉身上的衣服,跳了進去,立在了衝擊力最大的位置。

以瀑布的沖刷壓身,感受著壓力,習慣著壓力,多虧了他一直堅持著這種壓力的訓練,讓他在身上背負著眾多壓力的時候,依舊能夠保持著自己的清醒。

習慣重壓,習慣被很重的力量不斷衝擊,會讓他在面對任何突髮狀況時,至少,可以有一個提前適應。

又在瀑布裡面訓練了一會兒,張兮幾乎都不用自己清洗,清晨的瀑布是很乾凈的,這裡又是接近上游的位置,瀑布的重壓免去了他自己擦洗的階段,不斷的大力沖刷將他的身上的贓物全部沖洗了個乾淨。

「怎麼了?」張兮換好衣服,用風法將自己的頭髮全部弄乾,整理好了找到了姚語,問道。

姚語指著靈器閣方向的那一排屋子說道:「我覺得靈器閣,丹藥閣的屋子裡,好像有些不一樣。」

「這裡是你的地盤,你沒回來,我不好去動。」

那些屋子,先前是不一樣的,她與張兮一同將整個余天宗都逛了一遍,是有東西的,還是沒有東西的,她很清楚。

而現在,那些屋子裡是有東西的。

她用精神意識去探查過,裡面沒有人,也沒有活物,但她能確定的是,裡面有東西了。

並且,還是不一般的,擁有著比較向好,有弈氣,有類似於力量的東西在裡面。

「難道……」張兮有了一個比較好的猜測。

嘴角一勾勒,向著那幾間屋子走了過去。

先推開了靈器閣。

沒錯,姚語的感覺是沒錯的,裡面出現了不少品階不一的靈器,沒有太高品階的靈器,但對於大部分的修行者來說,這裡面的靈器是足夠由初入武途到上尉修為的使用了。

他關上靈器閣的門,再推開了丹藥閣的門,裡面擺放了各類的從最普通的,大量的聚弈丹,到比較稀少的可以輔助上尉武者修鍊的藥材,弈獸內丹等。

他關上丹藥閣的門,去往了功法閣。

推開門,那一本本功法,武技,出現在原本空檔的書架上,走近翻開,皆是余天宗的基本功法,以及余天勁之類的余天宗的立派絕學。

姚語看著這一切,將目光轉向了張兮,這裡昨天是沒有的,而今天,什麼都有了。

從丹藥閣,靈器閣看不出來,但這功法閣里的,卻是與余天宗有關的功法,以及立派秘籍。

這些,是照夜提供的么?

如果是照夜提供的,那麼為什麼不在昨日到來前就準備好?

如果是他們沒來得及,為什麼又要偷偷摸摸的?

余天宗是被滅門的,那麼這些功法,當然,不排除有遺落在外的余天宗弟子重新將這些功法書寫成冊的可能。

也不排除,這些功法,就是滅余天宗門的那一伙人,再重新的將它們給弄了回來。

因為姚語是擁有絕對靈智的聰明,她不想再往下想下去,再往下想,她會將余天宗的滅門,與張兮聯繫起來。

她不希望是那一種可能。

不,應該不會。

就算是那種,那他應該也會有著自己的理由。

她了解他的做事風格,了解他的性格,除非是他與自己在一起的這段時間都是在演戲,在欺騙自己,否則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讓自己徹底為他淪陷。

不,絕對不會。

她是聰明的,如果他是有在演戲,她一定能夠看得出來。

她沒有看出來,那他一定就是以自己的判斷那樣,有他的苦衷,或者這件事情,根本就與他無關。

簡單的發現,短短的時間,姚語想了很多的可能性。

「姚語,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很聰明,非常的聰明。」

這份很快收斂的表情,被張兮的餘光捕捉到了,即便是沒有捕捉到,以他對姚語的了解,她即便是沒有立即想到,之後也應該能聯想到很多事情。

姚語忙搖頭,不想讓張兮為難:「我什麼都沒有想,不該聰明的時候,我不會聰明的。」

該知道的,他會主動告訴她。

不該她知道的,她會很聰明的不會特意的想要去知道。

這就是她招人喜歡的優點之一。

好奇,以及會不會將心裡的好奇非要求一個解答,最終的結果會讓其性格呈現兩種不同走向。

姚語知道什麼點可以深究,什麼點,該適可為止。

昨夜裡,那麼多姑娘,還有看家護院的野生動物,以及他倆上尉級的修為。

就說他們都沉浸於修鍊,但稍稍有那麼一點不一樣的動靜,她跟張兮應該還是能夠發現的。

將這三間屋子裝滿,神不知鬼不覺的,足以見得來人的身法高操,極有可能還不止是一個人。

這些東西的到來,是來幫助張兮的,總得來說,是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是不用她來擔心的。

她現在身處照夜,並且將來如果張兮要再上戰場,還征戰向紫電,她這位曾經紫電的千金,會成為他的左膀右臂。她只會要求張兮保護她的家人,跟著她姑娘們的那些家人,除此之外,不會再有其他的動搖與要求。

有想法,有猜測,不代表會將她的某些信念動搖。

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所領會到的,所感受到的,比虛無縹緲的猜測,更重要。

「這些其實……我……咳咳咳!」張兮很確定這些東西是從哪兒來的。

在那一次行動時,他先一步的到達過余天宗的寶閣,哪些是被風裳等留下來的,哪些是被她帶走了的,他一目了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史上最強血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史上最強血脈目錄 史上最強血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09章 多出來的東西

9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