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生死之斗

第七百六十三章:生死之斗

如果在對方全無防備情況想突然襲擊,成功幾率一樣能大大提高!

想到此處,徐振制定出計劃,制定了一個就目前而言成功率最高的計劃,那便是:

先假裝服軟並按照對方吩咐去外面買東西,過十來分鐘在重返別墅抬手敲門,看似一切正常,實則真正殺機卻恰恰隱藏在對方開門剎那間!是的,就算對方能在開門前通過貓眼提前觀察門外情形,但對方開門過程中卻仍然有短暫兩秒間隙看不到自己,其視線亦會暫時處於房門遮蔽狀態,由於視線被門遮擋無法提前做出防備,那麼當程櫻開門過程中便是最佳攻擊時機,屆時對槍械操控無比熟練的他亦會用最快速度掏槍繼而對其扣動扳機,最終做到近距離將其射殺!

畢竟世間還沒有人能夠如此近距離躲避子彈,尋常人不行,職業殺手一樣不行,但凡人類統統無法辦到,到那時,小娘們必死!

退一萬步說,就算對方中槍后沒有立即斃命也沒關係,縱使不死也肯定會身受重傷喪失戰鬥力,到那時他反倒可以將對方親手摺磨致死,想到再過不久小娘們就將被自己虐待折磨,想到那種報復快感,徐振頓覺渾身舒爽!

很顯然,計劃並不複雜,所考驗的也僅僅只是他個人掏槍速度,加之對方從頭到尾只知道他身上有刀而不知有槍,所以……

贏定了!

(程櫻啊程櫻,就算你始終對我有所防備相信你也不會料到老子身上有槍吧?嘿嘿,我已經忍不住想看你死前絕望模樣了,嘿嘿嘿。)

月黑風高,冷風吹拂。

隨著構思過計劃,抬手看了眼手錶,待感覺時間差不多后,寸頭男動了,離座起身,其後轉身回返,就這樣一臉陰狠朝來時別墅徑直走去。

………

思考了大概十分鐘左右,懷揣著惡毒思緒,寸頭男轉身折返。

因小區花園距離盧成衛所住本就不遠,僅用一分鐘左右徐振便已靠近別墅,略微一頓,望了眼那面受燈光照耀而如同白晝的大口,又掃了眼兩扇緊閉窗戶,確認不存異常后,深呼一口氣,抬腳走向房門,過程中臉孔趨於平靜,距離別墅越近表情就愈發平靜愈發自然。

數秒后,抵達門前,沒做過多躊躇,徐振徑直伸出手敲響房門。

咚咚咚,咚咚咚。

不出所料,當按照早前二人商議規矩待連續敲擊6下后,內中果然傳來腳步響動,聲音由遠及近,明顯正朝門口走來。

數秒后,腳步停止。

門外,徐振當即意識那腳步主人此刻必定置身門前觀察貓眼,正通過貓眼盯著自己。

察覺至此,寸頭男波瀾不驚,神色如常,就這樣一邊維持表面淡定一邊強行壓制著那試圖立即掏槍繼而朝房門射擊的衝動,是的,不否認近距離開槍子彈足以擊穿房門射中對方,可他還是忍住了,理由太過簡單,縱使明知對方目前同自己僅一門之隔,事實上這時開槍仍非明知之舉,畢竟視線被遮擋情況下盲目射擊成功率並不高,他本人亦不敢保證能擊中對方要害,所以……

等,繼續等。

等對方伸手開門的那一刻!

只要門被打開,那麼他就會在門開剎那間閃電掏槍將其擊殺!

時間一秒秒流逝,呼吸一點點急促。

一門之隔,分立兩人,一門之隔,分置生死。

透過貓眼,似乎真有眼睛在窺視著門外動靜,凝視著門外男人。

片刻過後,許是已觀察完畢無甚異常……

卡拉,吱嘎。

終於,響動發出,伴隨著一聲門鎖擰動聲,下一刻,房門開啟。

開啟的房門短暫遮蔽了內外雙方視野。

然後……

神經驟然緊繃,表情瞬間猙獰。

徐振動了!

趁房門開啟之際突兀有所動作,說時遲,那時快,房門剛一開啟,未等完全打開,右手便已用快到難以想象的驚人速度探入懷內猛然拔槍,掏出了那把以然上膛完畢的消音手槍!

隨著第二秒來臨,隨著房門被徹底打開,槍口徑直指來,徑直瞄準,手指狠狠扣下扳機!

「去死吧!」

啾啾啾!

大吼過程中,三道消音手槍獨有的沉悶聲亦登時響徹耳膜回蕩周遭。

結局和預想中一模一樣,由於距離太近,扣動扳機之際,槍聲響起之際,門前,開門者被當場擊中,胸口當場彪射出三團血花,就這樣在連哼都沒來得及哼一聲的情況下直挺挺仰面倒地,如一枚破麻袋那樣仰躺地面失去動作!

噗通。

混合著血水飛舞,陪襯著身體抽搐,女人中槍倒地。

成功了!

不錯,當親眼目睹對方胸口連中三槍,當親眼確認女人倒地時徐振便意識到自己成功了,之所以成功除源自於計劃周全外還和他那快到驚人的掏槍速度脫不開干係,眼見對方中槍,內心稍松之餘身體亦本能穿過房門進入客廳,目的是檢查,檢查對方有沒有徹底死亡,毫無疑問,徐振是一名極其小心之人,或者說早抬腳進門過程中他便已做好打算,那就是不管對方有沒有死透,進屋后他仍會繼續射擊,仍會往屍體腦袋補上一槍。

這就是職業殺手,無論何時都會做到萬無一失的職業殺手,徐振做事向來從不給對方留絲毫翻盤機會。

說是如此,事實亦是如此,此刻寸頭男之所以如此焦急靠近屍體,其目的便是為補槍。

兩秒后,徐振抵達近前,正式抵達那具身穿時尚外套腳穿馬靴的女屍旁,剛一進前,旋即不加遲疑瞄準再打。

然而……

正當他舉槍瞄向屍體腦袋試圖扣動扳機狠厲補槍時,徐振愣住了,凝固了,原本滿是竊喜臉更是剎那間轉為慘白!

那是因為,他看清了對方樣貌。

低頭所見,入目所及,視野中,地面躺著的確實是個女人,所穿衣物也確實是程櫻一直所穿那身,可,可唯獨樣貌不一樣!!

此時此刻,地面這身中三槍死不瞑目的女屍哪裡是程櫻?分明是盧成衛的趙藍月!!!

冷意瞬間貫串全身,冷汗瞬間湧現額頭,但也恰恰是這一刻,幾乎同一時間,就在徐振發現死者並非程櫻且暫時仍未從震驚中回神之際……

刷!

輕響發出,一道利刃破空聲就這樣猛然自背後襲來,當然,徐振亦不愧為職業殺手,縱使身後響動輕微可多年殺手直覺仍促使他條件反射做出舉動,直覺更是控制著身體本能朝一側躲去,毫無疑問,直覺告訴他,如果不立刻躲避,那麼下一秒自己就將被利刃刺中,被刺破后心斃命當場!

如上所言,不否認徐振直覺正確躲避及時,可惜……

他還是失策了,稍稍判斷失誤,因為對方的攻擊目標根本就不是身軀後背!

啪嗒!

「啊啊啊啊啊!!!」

下一秒,伴隨著一道物體落地聲,伴隨著一道男人慘叫聲,徐振那條持槍右臂就這樣同身體徹底分離,赤色飛舞下,失去手臂的肩膀亦如噴泉般噴射出大量血液,直到此時,一條纖悉身影才徹底出現在男人視野,非是旁人,正是剛剛偷襲得手的程櫻,而如今其手中匕首也早已沾滿那屬於徐振的赤紅鮮血。

看到這裡相信很多人現已明白一切,沒有錯,徐振上當了,落進了圈套之中,解釋起來可謂簡單,簡單到足以用短短三字即可回答,那就是不信任,從始至終未曾信任過徐振半分,不僅不信任甚至還有所預謀。

試問,假如將一條鬣狗和一隻獵豹強行關在一起,縱使雙方出於各自顧慮短時間相安無事,但最後永遠要分出勝負,兩者之間亦僅能存活一個!

徐振算計程櫻之時程櫻又何嘗不是預謀已久?

是的,這是一個局,一個只為殺人而存在的死亡之局,自從和徐振分為一組並執行保護任務起,程櫻便頻頻激怒徐振故意沒茬找茬,因為她知道自己在防備徐振的同時對方同樣也在防備著自己,加之對方和自己一樣同為職業殺手,如貿然動手她其實也沒多大把握能快速擊殺對方,一旦正面硬剛,就算最後能贏搞不好自身亦會付沉重代價,基於種種顧忌,於是,待經過一番思考,程櫻計上心頭,決定利用寸頭男脾氣暴躁與耐性頗差這一性格故意對其如臂指使故意對其接連挑釁,激怒對方沉不住氣從而率先動手率先發難,說實話,計謀不算高明,至少對唐致遠那種人不會有用,說是如此,不料卻唯獨對徐振頗有奇效,最終,計劃成功,心高氣傲的徐振果然被她的一次次侮辱挑釁徹底激怒,匆忙間更是不管不顧臨時制定了一個擊殺程櫻的計劃。

寸頭男倒是自認計劃完美自認萬無一失,奈何徐振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

他的一舉一動乃至隨後殺人計劃皆在程櫻預料之中。

不久前,自打徐振眼帶怨毒離開別墅起,程櫻就意識到她現已徹底激怒了對方,寸頭男即將對其發動攻擊,想到此處,程櫻將計就計,進入卧室,先是翻箱倒櫃換了套衣服,隨後則強迫趙藍月穿上其之前所著衣服。

廣個告,我最近在用的看書app,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過了大概10分鐘,別墅傳來敲門響動,在程櫻的死亡逼迫下,趙藍月哆哆嗦嗦替其開門,而程櫻本人則隱藏於最近廚房等待時機。

結果和預料中完全相同!

過度憤怒下,急於殺死程櫻的徐振果真在開門剎那間不管不顧貿然開槍,當槍聲發出的那一刻,除代表著趙藍月生命終結外還代表寸頭男徹底踏入圈套,其私下藏槍的事亦共同暴露,至於那無辜慘死的趙藍月……

別開玩笑了,現實中就曾殺人無數的程櫻會在乎一個陌生人死活嗎?

畫面重新回到現實。

客廳。

「嗚啊!」

手臂被斬瞬間令寸頭男失去理智,血花飛濺下,徐振就這樣手捂傷口慘呼亂嚎,一時忘記觀察,見狀,程櫻沒有放鬆,從始至終未曾降低過半分警惕心,雖說剛剛曾憑藉突襲自背後將對方持槍右臂斬斷,雖說槍支威脅已然解除,可事實上危險並未結束,威脅仍然存在,本人更是早在徐振發出痛呼那一刻拔腿前沖,手持匕首徑直朝對方衝去,而這一次,她的攻擊目標才真正是徐振身體。

同寸頭男一樣,程櫻殺人亦向來下手狠厲從不給敵人絲毫翻盤機會!

但……

不知是不是劇痛過度起了反效果,電光石火間,就在女生持刀近前打算徹底結果掉男人時,徐振鎮定下來,竟然在難以忍受的非人傷痛下憑藉毅力強行轉頭果斷回身,眼見對方疾沖而來,徐振明白了,不僅明白了種種圈套還進一步確認自己將死,達生死存亡之際,男人爆發了,巨大求生本能就這樣令徐振爆發出前所未有激烈反應!

「呀啊!」

怒吼迸發,青筋鼓起,正當程櫻還差半米就要將匕首刺入徐振咽喉的那一刻,忽然,眼珠儘是血絲的徐振亦在爆發大吼猛然側頭,一邊側頭一邊發動速度迎面對沖,果然,憑藉潛能爆發,徐振避開了匕首刀刃,避過了斃命一擊,當然,徐振雖快,程櫻同樣不慢,隨著雙方距離近在咫尺,確認一擊落空,女生調轉身體繼續攻擊,以超越常人三倍以上恐怖速度閃身側翻,在躲過徐振迎面衝撞的同時滾至右側再次攻擊,很顯然,程櫻發狠了,打定主意不將此人殺死誓不罷休,然後……

依靠驚人速度,憑藉敏捷身法,橫向刺來的匕首精準命中對方,搶在徐振側身追擊前將刀刃狠狠捅入男人前胸!!!

噗呲!

滲人脆響傳入耳膜,紅色液體噴涌飛濺,刀身入肉,赤紅滿眼,一瞬間,大量血液如泉水般從寸頭大漢胸口噴出,然而……

讓程櫻大吃一驚乃至心驚膽寒的是……

對方沒有倒地。

沒有如尋常人那樣發出哀嚎隨之倒地。

首先要明白胸口為人類致命部位,縱使未中心臟單單傷害其他臟器仍足以令人當場倒地當場失去行動力,旁人如此,自己如此,按理說徐振也應如此

,是啊,按理說在遭受如此致命一擊后寸頭男本應立即癱軟當場倒地甚至直接斃命都不為過,可,事實上呢?事實上徐振沒有立即斃命,反倒在胸口中刀剎那間雙目圓睜身體緊繃,在硬挨一刀后發出狂吼閃電反擊,閃電抬腿,旋即拼盡全力踹向對方,由於事發突然超出預料,程櫻被當場踹中,當場踹中腹部,狠狠踹中身體,整個人就這樣猶如同被一輛汽車撞到般在無法抵抗的巨力下離地倒飛!

「呀啊!」

踹飛敵人後,徐振仍然活著。

仍然站立原地,依舊持續狂吼,此刻,前胸赫然插著柄匕首的徐振就這樣渾身是血瘋狂嘶吼著,他,身軀狂抖,滿臉猙獰,如厲螝般持續吼叫著,看似可怖駭人,實則他快死了,確實快死了,他,感受到了冷意,感受到了模糊,甚至清晰感受到體能正快速流失,其實男人之所以沒有立即死亡完全是在硬撐,正憑藉其極強身體素質在死命硬撐,是的,硬撐,的的確確在硬撐,而之所以他要硬撐至今的原因則只有一個,那便是……

瀕死之際,他想到了什麼。

在確認自己已沒有能力殺死程櫻後腦海猛然想到一件事。

然後……

徐振動了,深知已然命不久矣的他抬腳就跑拔腿就沖,就這麼不管不顧朝左側卧室踉蹌而去!

(臭婊子!老子就算死也不會讓你們這群垃圾舒服!)

………

時間重返5分鐘前。

卧室內。

當程櫻將趙藍月強行拉出卧室后,至此房間內便只剩盧成衛一人。

注視著緊閉房門,青年滿是疑惑。

是的,盧成衛正處於疑惑不解狀態,疑惑於冰冷女生剛剛為何要匆匆進屋匆匆換衣,不解於對方為何要讓趙藍月穿上其所著衣物,還有,更換過衣服后,對方拉趙藍月出去又是為了什麼。

種種怪異充斥腦海,種種茫然籠罩思緒,描述看似如此,實則並不妨礙那那長久維持的悲觀心理,更無法更改他對自身未來的前途擔憂,加之始終擔憂對方會不會殺死自己,果然,隨著趙藍月離開卧室,孤獨狀態下,手腳被縛的盧成衛不自覺胡思亂想起來。

(寸頭男和那冰冷女生倒底是什麼人啊?為何個個散發著一股常人沒有的陰冷氣息?天吶,滿天神佛請救救我啊,請列位神仙大發慈悲救救我吧!我還年輕,我不想死!難道是上天在懲罰我?我錯了,我錯了啊,我以往不該在直播間侮辱他人,我不該當面辱罵賣水果小販,我更不該花錢請人打斷那名司機雙腿,我錯了,誰能來救救我啊……)

先不提恐懼中盧成衛如何胡思亂想如何禱告懺悔,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漸漸的,盧成衛有所察覺,發現周圍氣溫比之前低了很多。

不知不覺間,卧室溫度明顯下滑,明顯比最初低了數度!

如果說只低一兩度他或許還感覺不出來,實則大幅降低,房間溫度在短時間內快速降低。

氣溫突降並不算什麼,這種事在往常春秋季節經常發生,道理誠然沒錯,可……

可問題是目前明明是初夏啊!

正因夏季之故,所以這也是為何盧成衛明明赤身果體被捆三天仍不覺寒冷的主要因素,不料剛剛他卻在短短一分鐘里清晰感覺到周遭氣溫大幅下降,原本近30度的氣溫就這樣在短短一分鐘內下滑至20度左右,很顯然,巨大溫差別說是盧成衛了,任何人置身此地皆可清晰察覺。

(嗯?怎麼回事?)

答案不得而知?真相不知其右。

不……

並非沒有答案,並非沒有真相,如仔細觀察,細心打量,實際上真相恰恰存在於卧室之中。

如轉移視角,切換視野候,如將觀察狀態切換為第三視角的話,那麼則會赫然看到一幕場景,一幕畫面,一幕足以匠人活活嚇死的駭人畫面:

此時此刻,盧成衛頭頂正上方出現了人腳。

不知何時出現一雙人腳。

一雙未曾穿鞋的赤裸人腳,一雙沾滿血污的死寂人腳。

沒有人知道雙腳出現於何時,更無人知曉雙腳為何會離地懸浮停滯半空。

接下來,人腳動了。

非是自身動彈,而是整體下落。

伴隨著房間溫度層層下降,雙腳亦以緩慢速度朝下方緩緩下降著,無聲下落著。

照目前速度,無需太久,至多過十幾秒雙腳即可觸碰到下方之人,碰到到盧成衛腦袋。

至於盧成衛……

他依舊茫然,依舊無措,始終未曾抬頭,始終在逐漸降低的環境中面露茫然本能發抖。

時間繼續流逝,人腳接連下垂。

然……

就在上方雙腳即將垂落至底,即將觸碰到青年髮絲之際。

「嗚啊!!!」

吼叫發出,響動傳來,一連串類似打鬥的激烈碰撞透過房門傳入卧室,嚇得盧成衛當場臉孔變色當場身軀狂抖,由於手腳被綁無法移動,他不知道門外發生了什麼,不清楚客廳進行著什麼,於是,受恐懼壓迫,聆聽著響動,青年開始顫抖,在本就大幅降溫的房間里蜷縮牆角死命顫抖,如一隻因走投無路從而將頭插入泥土的鴕鳥般做著那毫無意義的自保動作。

接下來,異變突發!

哐當!

下一瞬間,不等青年顫抖結束,伴隨著哐當巨響,對面,原本關閉的房門被毫無徵兆被猛然踹開!

不僅如此,門開之際,一名滿身是血的壯漢亦隨後闖入嘶吼而來,壯漢非是旁人,正是那早前曾多次強殲趙藍月的寸頭男,對方身份著實正確,然而當對方再次進入卧室時模樣卻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除少了條胳膊外胸口亦赫然插著把匕首!

滴答,滴答。

此刻,搖晃著踉蹌身軀,流淌著溪水血液,剛一踹開房門,寸頭男那布滿血絲的眼睛就立刻鎖定目標,當先看向牆角,死死盯向正蜷縮牆角瑟瑟發抖的盧成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凶靈秘聞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凶靈秘聞錄 凶靈秘聞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六十三章:生死之斗

9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