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大哥還活著

第911章 大哥還活著

衛琮曦便把方法說了。

就是茶葉和牛乳。

西落心想果然不一樣,牛乳是金貴東西他們那裡有是有,可不會不要錢一般放這麼多。

衛琮曦道:「二殿下是來談合作,犬戎牧草豐盛,適合養殖,既然你們養了羊,養了馬,為何不能多養牛?」

西落道:「談何容易?就算是有了牛乳,這東西根本存放不了多長時間。」

衛琮曦道:「牛乳是放不了存放的時間不長,可是奶牛可以,。」

西落一下子就明白衛琮曦意思了。

他皺眉:「大越人願意買嗎?」

衛琮曦道:「二殿下也看到了,大越繁華,這裡最不缺的就是有錢人,而且,大越的耕牛很少,是不允許隨便斬殺的,所以牛肉就越發珍貴了。」

西落明白了衛琮曦的意思,覺得很有道理。

薛清初在一旁不說話,衛琮曦他也算是了解,無緣無故的跟西落說這些,怕是有什麼目的。

西落又問了衛琮曦一些問題,衛琮曦笑道:「我這點東西還是公主教的,二殿下若是知道,改天讓公主親自跟您說?」

西落很想見見施落,點頭同意了,並且和衛琮曦約定兩天後去拜訪。

衛琮曦走後,西落收起了臉上的笑意,眼神晦暗不明:「你覺得他真有這麼好心?」

薛清初搖頭:「說不準,衛琮曦這個人邪門的很。」

西落有同感。

兩天後,他們兩個便去了衛國公府。

施落讓人準備了飯菜,都是北方的口味,都是硬菜,一頓飯吃的西落和薛清初差點將舌頭都吞了,本來還打算和衛琮曦在飯桌上搞搞政治鬥爭,可是飯一端上來的,西落就覺得,還是吃完再說。

薛清初一直知道施落做飯好吃,可是當年擄走她,條件簡陋,當時覺得比他的侍衛做的好吃,誰知道這麼好吃。

西落像個土鱉一樣吃飽了,吃撐了,喝了一杯茶才滿足的說:「這羊排是怎麼做的?」

他雙眼發亮,內心激動,第一次知道,飯菜還可以好吃成這樣。

衛琮曦道:「烤的,只是加了些特別的調料而已。」

西落當然知道,他又不傻,他問的就是這調料。

二皇子成了這副德行,衛琮曦表示很滿意。

「孜然,辣椒。」

西落暗暗的記在心裡。

薛清初看了衛琮曦一眼,他覺得今天的衛琮曦似乎格外好說話,就像是有什麼目的。

薛清初給西落使了個眼色。

西落便問:「衛國公是有話要問我?」

他很直接。

衛琮曦就知道,有薛清初在,說話要容易的多。

衛琮曦問起了當年寒谷關遇到埋伏的事情,那是他心裡的一根刺。

這件事西落知道,當初他的封地就在那一片。

西落道:「這是我犬戎的機密。」

他在拿喬。

衛琮曦將施落寫的如何養殖,以及他們那邊如何合理畜牧等等的規劃給了西落。

西落越看眼睛越亮,就連薛清初都覺得不錯。

犬戎有大片的牧場,沒有耕地,大越有耕地,養殖業卻只是小打小鬧。

兩家若是能互通有無,建立一個合理的商業體系,無論是對大越還是犬戎來說都是好事。

衛琮曦道:」如今兩國交好,大周也沒了,那些事情沒什麼不能說的,我所求的只是個答案罷了。」

西落剛剛也是故意那麼說,沒想到還能有這樣的收穫,既然人家誠意拿出來了,他也就沒有什麼好隱瞞的道:「給我們消息的是西北軍的人,這人是大周的官員,如今誰知道是生是死。」

西落覺得那人就是大周皇帝手裡的刀,後來衛家出事,怕是被皇帝滅口了。

「那我大哥怎麼死的?」他問。

西落詫異:「衛琮昀?」

衛琮曦的大哥衛琮昀,也是很有名的少年小將軍,犬戎和他們戰了十幾年自然也是知道的。

西落道:「不是說被晉王殺了嗎?」

衛琮曦道:「難道不是死在亂軍中?」

西落搖頭:「不可能。」

他又說:「衛琮昀好歹也是西北王的兒子,我們不會輕易斬殺他的,就算是殺也不會悄無聲息,何況當初和你們大周作戰沒幾個部落。」

西落的話,有撇清自己嫌疑,不過也是事實。

衛琮昀若是死在亂軍中,西北軍那些人不會不知道。

而且,幾十年了,他們和犬戎是有摩擦,但是不會這麼肆無忌憚的斬殺王府世子,就拿西落來說,就被抓住過,最後放回去了。

就是拿他換點東西,若是直接殺了,倒是一時痛快了,可是結下的卻是不共戴天的死仇。

不是非要拼個你死我活,犬戎也不會殺衛琮昀的。

衛琮垂了眼睛。

他當初問過周嬪的,周嬪當時雖然神志不清,可正是因為這樣,才不會說謊,她說晉王燒了衛府是真,卻沒有殺過衛琮昀。

晉王也沒有理由用那麼殘忍的方法殺他。

薛清初盯著衛琮曦。

他在想,衛琮曦忽然提起一個死了幾年的人做什麼?

忽然,薛清初一個激靈。

外界都傳說衛琮昀死了,有人說死在亂軍中,有人說被晉王砍了頭,掛在城樓上了。

總之說什麼的都有,可是衛琮昀到底怎麼死的沒人知道,也沒有人見過他被殺的經過。

可能是心虛,那段歷史,大周皇帝不許人提。

薛清初抿著嘴唇。

衛琮曦不會無緣無故的提這件事,或許是真的發現了什麼,比如,衛琮昀根本沒有死…

薛清初眯了眯眼睛。

西落也多看了衛琮曦一眼,不過他識趣的什麼都沒問。

他們走後,施落才走出來。

衛琮曦還坐在飯桌前,周身散發著低氣壓,面上看著平靜,可是一雙手卻死死的攥著,可見內心很不平靜。

施落想說什麼,還沒開口,衛琮曦便主動說:「軒轅璨跟我說,在西南找軒轅楚辭的神秘人很像我大哥。」

施落被這個消息震的半晌回不過神來。

許久之後,她坐在衛琮曦對面。

衛琮曦雖然沒說話,可是眼底波瀾不是假的。

如果衛琮昀活著,他就是衛琮曦最後一個親人了,可他偏偏和聯合商會有關係,這說明什麼?

說明當年換嬰的計劃中,衛琮昀也是其中一個,而且當年衛家的事情,很有可能他也參與其中,畢竟,當初安王就和聯合商會有關係,他聯繫的那個人會不會就是衛琮昀。

施落心中驚濤駭浪。

如果真的是那樣,施落很難想,這對衛琮曦來說會是多麼大的打擊。

「齊少勤不是會易容嗎?說不定又是聯合商會的陰謀。」施落說。

衛琮曦也知道不是沒有這種可能,但是這只是其中一種可能,萬一是另一種呢?萬一就是衛琮昀呢?

衛琮曦很矛盾,他一面希望自己的大哥活著,一面又害怕的他活著。

施落抓著他的手,這才發現衛琮曦的手有些冰涼。

施落舒了口氣道:「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陪著你。」

衛琮曦也抓緊了施落的手,輕輕的點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腹黑相公枕上寵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腹黑相公枕上寵目錄 腹黑相公枕上寵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11章 大哥還活著

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