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章 今晚月黑風高

第一千九百章 今晚月黑風高

「八面佛?」

「什麼八面佛?我不懂,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梵當斯先是一怔,隨後驚訝望著葉凡。

葉凡微微眯起眼睛,判斷得出梵當斯沒有遮掩,但還是冷笑一聲:

「大王子是沒有誠意呢,還是貴人多忘事?」

「滿月酒一事,亞瑟一事,你對我恨之入骨。」

「你不便直接對我下手,所以就通過洛家雇兇殺人。」

「我沒有揪查到底,不代表我不清楚你是幕後黑手。」

「黑鴉,八面佛都是你通過洛家派來的殺手。」

「黑鴉一夥已經被我幹掉了,但八面佛還活著。」

「前幾天還趁亂射中我一槍跑掉。」

「對於這樣的禍患,我一向是除之而後快。」

「因此大王子想要恢復自由,想要自贖自救,就先把八面佛交出來表示誠意。」

葉凡一邊提醒著洛家和黑鴉這些關鍵字眼,一邊死死盯著梵當斯捕捉他微表情。

「黑鴉,八面佛,洛家……」

梵當斯反應了過來,想要避開葉凡眼睛,但最終坦然面對葉凡。

他知道,自己已沒了雙腿,還內憂外患,對葉凡沒有什麼威脅。

道出昔日的所為,哪怕是襲擊行動,葉凡也不會再對自己下手。

所以他乾脆利落說出自己前些日子干過的勾當:

「沒錯,我確實唆使洛大少對付過你,還付出了足足一百億的玉礦代價。」

「洛大少開始不願意動你,擔心葉堂鎖定招致麻煩。」

「但最終被一百億打動,於是他派出黑鴉襲擊你。」

「這些我承認。」

「但八面佛我真不知道。」

「黑鴉死後,我擔心打草驚蛇,也擔心你循著洛家的線找上我,我讓洛大少暫時停止行動。」

「這八面佛,很可能是黑鴉死後,洛大少對你惱怒,沒有聽從我的吩咐,重新雇凶對付你。」

「所以你要我交出八面佛,我真的做不到。」

梵當斯一臉真摯,語氣誠懇,讓人不容置疑的相信。

葉凡雖然能推測他有些事情輕描淡寫,但也看得出梵當斯對八面佛確實一無所知。

「我這個槍傷,就是八面佛打的,也就是跟你和洛大少有關。」

「我不管你用什麼法子,也不管你知不知道八面佛的存在。」

「總之,一個小時內,我要得到八面佛的線索。」

「你可以直接動用自己關係尋找,也可以聯繫洛大少捅出八面佛位置。」

「對,聯繫洛大少,順便轉達我的意見,交出八面佛下落,我跟他恩怨暫時不提。」

「將來有機會還可以坐下來談一談。」

「不然我弄死八面佛后,就會找他洛大少晦氣,我不需要親手東他,只要施壓洛非花,他就完蛋。」

「而梵王子你也永遠別想著恢復自由回去梵國。」

「你所有的一切都會落入梵八鵬手裡,我甚至會跟梵八鵬交易弄死你一勞永逸。」

「我可以肯定,梵八鵬不會用五百億把你贖回去,但絕對會答應五百億弄死你。」

「一個小時,好好想一想。」

說完之後,葉凡留下一部手機,以及一個武盟子弟。

接著漫步走出了牢房。

「葉凡,你這禽獸,你這王八蛋,有你這樣做事的嗎?」

望著葉凡遠去的背影,梵當斯怒不可斥,恨不得一拳打爆葉凡腦袋。

這小子做事實在太卑鄙太無恥了。

只是發怒之後,梵當斯又只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他知道,不把八面佛挖出來,葉凡絕對會收梵八鵬的五百億弄死自己。

想到這裡,梵當斯拿起了手機……

這個時候,葉凡正走到醫院外面,呼吸著新鮮空氣。

他不知道梵當斯能不能找出八面佛下落,但葉凡清楚他一定會竭盡全力。

想到梵國大王子落魄到這個地步,葉凡沒有太多幸災樂禍,反而有一抹淡淡惆悵。

江湖路遠,誰也不知道自己會倒在哪個途中。

「葉少,這是梵當斯寫的地址。」

在葉凡念頭轉動中,留守的武盟子弟跑了出來。

他手裡拿著那部手機和一張紙條。

葉凡拿過來掃視一眼:「白雲山莊十六號?」

莫非這就是八面佛的藏身之處?

嗯,應該沒錯,梵當斯不會玩花樣的。

「叮——」

就在葉凡轉動念頭時,另一部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戴上藍牙耳機接聽,很快聽到嬌媚入骨的嬌哼之聲。

「喂,葉神醫,上午好,我是洛雲韻。」

洛雲韻的聲音如羽毛一樣撩撥著葉凡耳朵:「有沒有打擾到你?」

「洛國師客氣了。」

葉凡笑容玩味起來:「只要是你的電話,任何時候都不是打擾,而是驚喜。」

「葉神醫真會說話。」

洛雲韻咯咯笑了起來,不需看到真人,都能感受到一抹媚意:

「昨天很不好意思,給你帶去太多不快,也讓我們談判不歡而散。」

「我想重新跟你見一見。」

「一起吃過飯,一起聊一聊,探尋探尋一個雙方可以接受的適中點。」

「另外,我想要把衣服還給葉神醫,謝謝你昨天的關心,讓我避免了風寒。」

「不知道葉神醫今晚肯不肯賞臉見見雲韻?」

「你放心,八王子不會赴宴,我已經奏請國主關他禁閉,他不會打擾我們的。」

她語氣說不出的溫柔:「我們可以好好深入交流的。」

「深入交流?」

葉凡一笑:「我喜歡這種深入。」

「其實國師沒必要再好好坐下來跟我談判,直接答應我三個條件之一不就行了。」

「而這三個條件中,我最想國師留在我身邊。」

「我想,以我今時今日的地位和財富,梵國可以給你的,我能雙倍滿足你。」

葉凡調笑一聲:「國師不如屈尊留在我身邊?」

「謝謝葉少厚愛,雲韻也想陪伴葉少。」

洛雲韻輕柔開口:「畢竟當今世上很難找出跟葉少這樣的青年才俊。」

「八王子,大王子,相比葉少也是相差十萬八千里。」

「無奈雲韻是嫁給國家的人。」

「我欠梵國主恩情,曾發過毒誓,這輩子不嫁男人,只嫁梵國。」

「而且我身為國師,人身再已經沒有自由。」

「一切都需要梵國主指令。」

「因此我跟葉少只能有緣無份了。」

洛雲韻說話滴水不漏,又楚楚可憐,給讓無可奈何之感。

葉凡嘆息一聲:「國師是一個偉大的人,行,我不強人所難。」

「葉神醫那就是答應今晚吃飯談判了?」

洛雲韻嬌笑一聲:「那雲韻來安排地方了?」

「不急!」

葉凡話鋒一轉,打斷了洛雲韻的節奏和安排:

「雖然我跟國師一見如故,但八王子昨天的無禮,讓我深感你們沒有誠意談判。」

「而國師又不肯下嫁葉凡。」

「所以國師想要坐下來跟我深入交流的話,那就必須拿出一點誠意給我看看。」

葉凡字眼清晰:「不然我擔心今晚見面也是浪費時間。」

洛雲韻聲音輕柔:「不知道葉神醫想要什麼誠意?」

「梵當斯曾經雇傭的一個殺手襲擊傷了我。」

葉凡語氣變得肅穆起來:「我已經拿到這個殺手的藏身地址。」

「國師和八王子帶人給我滅了這個殺手,我就重新坐下來跟國師好好交談。」

「滅不了,永遠不用再談判。」

他把八面佛地址丟了過去:

「白雲山莊十六號。」

「今晚月黑風高,祝國師馬到功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九百章 今晚月黑風高

9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