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7章 完結篇

第1527章 完結篇

「便宜表……兄長,我覺得我長胖了!」

晴光正好,建木聖樹下,仙雲繚繞,靈氣充裕,正是修鍊……咳,休息的好地方。

兩張軟塌,同個方向擺放,一對兄妹,完全相同的鹹魚癱姿勢,懶洋洋地曬著太陽。

甄善漫不經心地抬起手,搭在自己的額頭上,欲睡不睡地呢喃道。

自她在星空中恢復記憶和修為,已經過去三個月了。

當時她原本是想找個小時空,先休息個幾十上百年再說的,但便宜老爹說她神體需要鞏固一下,小時空靈氣貧瘠,不合適,不如到祂開闢的領域中,順便見見她那便宜表哥。

對於見便宜表哥,甄善是沒什麼興趣的,但是去鞏固她的神體,還是可以的。

便宜老爹怎麼說都是最古老的兩個大佬之一,祂又曾是掌控天地法則的大道,領域條件自然不會差。

雲海森林,仙氣充盈,祥雲環繞,呼吸吐納間,都是五行靈氣,傳聞通天地的聖樹建木,這兒到處都是,踩著都是生生不息的息壤,龍鳳瑞獸,到處都是。

森林中央是一座七色雲彩環繞的白玉宮殿,不似她在星空中窺探到的神祖府邸那般厚重迫人,便宜爹的地方神聖又帶著悲憫眾生的寬容,生機不斷,安寧祥和。

這兒確實很適合休養,甄善心裡還算喜歡。

便宜表哥先前看著聖潔淡漠、高不可攀,但其實,就是個懶得千年萬年都不挪一步的宅男,天天不是睡覺,就是躺在樹下進行光合作用。

真光合作用,就是產出的不是氧氣而已。

作為天道的祂,在哪兒都是靈氣縈繞、五行相生,擺株最普通的花草在祂身邊,隔天就能化形頓悟飛升。

可惜甄善如今功德圓滿,道行已成,也沒什麼好感悟的。

兄妹倆誰都不是個健談的性子,他們的身份也註定親近不了。

但誰也沒感覺到有什麼遺憾,他們到底不是凡人,於天地誕生,背負各自的職責,沒那麼多的羈絆。

平時也都是各做各的事情,不過,近來,甄善覺得自己的神體可能出了點問題,還是她搞不定的問題。

想了想,娘娘搬了張軟塌來到便宜表哥平日「光合作用」的地方,學著他鹹魚躺著,神色縹緲不定。

便宜表哥掀了掀眼帘,一雙眸子光華流動、規則萬千,掌眾生,無所不知。

「你不會長胖。」

祂淡淡地吐出五個字。

甄善輕輕地「嗯」了一聲,許久,又道:「大約是這兒靈氣太充足,吸收太過了。」

天道平靜地說:「生機道生生不息,不存在吸收靈氣太過的現象。」

甄善收回望著漫天祥雲的悠遠眸光,幽幽地轉頭,看向便宜表哥,「萬一是我歸位時出了岔子呢?」

天道回視她,「但凡出現一點岔子,你都不會歸位。」

甄善:「……」

妖妃娘娘直挺挺地坐起來,美眸風雨欲來,指著自己的肚子,「你掌控的萬千時空法則,有哪條是誕生天地祈願的生機道能有娃的?」

天道:「確實沒有。」

甄善:「所以我肚子里的生命跡象,不是我感覺錯了,就是我歸位時出了岔子,或是來這兒吃錯了什麼東西,是嗎?」

天道重新閉上眼,對於處於爆發邊緣的妹妹依舊不為所動,只實事求是地說:「你覺得天地間有那條法則管得了神祖?」

甄善絕色的容顏漸漸扭曲,咬牙切齒,「我歸位后,就一直在這裡,那位是隔空把娃兒塞進來的嗎?還是感而受孕?」

她懷孕了!

一起匪夷所思的奇案!

讓妖妃娘娘分分鐘都能黑化的要命事兒!

天道淡淡道:「你不是有了猜測了嗎?」

甄善躺屍回軟塌,一副打擊到生無可戀的樣子,「不,我不信!」

她才剛沒高興幾天啊啊啊啊!

她以為他們就此兩清,大家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啊!

結果,她怎麼就懷了那狗男人的娃呢?

這是什麼噩夢?

天道對自家妹子的自欺欺人不作評價,只道:「糾纏幾十世,你們的神魂早已交融。。」

當年,她以神魂契約成神捲軸,漸漸融合了神祖的靈魂,早讓她的神魂滿是祂的氣息了。

他們這種天生地養的存在,確實不可能孕育子嗣,誕生於天地,早晚歸於天地,不存在延續和傳承。

但,她和神祖偏生入了輪迴,糾纏百世,這足以讓他們的神魂完全交融,神祖有心的話,讓他們借人族強大的機緣和生機孕育子嗣,也不是不可能。

就算不可能,超脫法則之外的神祖想要做什麼事情,誰阻得了?

不過,她能懷上這個孩兒,想來不是一世兩世的時間,該是謀划許久,輪迴中,不斷讓他們彼此親密,不斷地讓神魂交融……

種子落下,在她歸位時,充盈的生機便是種子萌發的最好養料。

從前,甄善什麼都沒發現,一來是她修為不夠,二來,也是孩子還處於蒙昧期,靈智未開,無法跟母親建立聯繫。

現在,種子終於發芽了,她不想發現都難。

這種種,也不知道對方謀劃了多少年?

甄善眸中凶光畢露,一口老血哽在喉嚨間。

王八蛋!狗男人!大豬蹄子!

小時空中日日算計她就算了,現在,她好不容易擺脫宿命,祂卻還不是糾纏不清。

祂到底想幹什麼?

腦子有病嗎?

她氣得心肝脾肺腎都疼,四周倏而狂風大作,各種雷鳴閃電,昭示著妖妃娘娘要被氣瘋了。

天道慵懶地睜眼,抬了抬手指,又是一片晴空萬里。

祂淡漠地說:「你若不想要,取出這個子嗣便是,何必動怒?」

以她的實力,殺不了神祖,但抹除自己不想要的子嗣,也不算難事,頂多元神有所受損,沉睡個幾千上萬年就行。

這對於他們來說,也沒什麼。

甄善呼吸一窒,手不覺放在自己的腹部,一股親昵到小心翼翼的感覺蔓延在心間,似有些對母親不喜歡它的酸澀低落。

甄善抿唇,許久,她撫著腹部,輕聲嘆息,「沒有不喜歡你,也沒有不要你。」

一絲明顯的歡喜縈繞在她心間,甄善忍不住溫柔一笑。

不管這個孩子怎麼來的,也不管它的父親是誰,都是她的孩兒。

在她因一段可笑的愛情瘋魔時,她狠心地殺了自己的孩兒,在她背負一身仇恨的時候,無可奈何地讓男人親手奪了孩子的命,她欠她的孩子太多太多了。

她本以為她以後再不會有孩子緣分,這是她的報應,她咎由自取。

柳暗花明,這孩子來得意外,也許是伴隨著那人的算計,但那又何如?

孩子是在她腹中孕育的,是她生命的延續,為她的未來點亮了一盞燈。

甄善在不自在和譴責某個王八蛋后,心裡是欣喜的。

「有了你,娘親以後就不會再是一個人了。」

甄善眉眼滿是笑意,溫柔地說道。

她與便宜表哥不同,祂是伴隨這萬千時空出現的,無悲無喜,無情無欲,執掌法則,平衡時空,是天地間不可或缺的存在。

但她不是,她本就是因祈願而生,誕生初始,就被賦予情感,又輪迴百世,沾染了人族的七情六慾,做不到心如明鏡、四大皆空。

擺脫了輪迴宿命,甄善是輕鬆的,自由是很好,但往後呢?

她沒敢想,沒有期待,沒有目標,遊盪在萬千時空中,這樣的日子,久了,也許就很可怕。

或許沒個幾千年,她會選擇沉睡也不一定。

不過,即便沉睡,甄善也再想過情愛之事。

感情於她來說太累了,也太容易變質了,沒誰該是生生世世陪在誰的身邊。

甄善不想去勉強什麼,也不願去考驗所謂的愛情。

帶著點孤獨的平平淡淡沒什麼不好的,轟轟烈烈的愛情如烈酒,當飲時痛快,過後頭疼欲裂,最後什麼都不留。

說要養小帥哥也不過就想想,有點東西沾染不得,她比誰都清楚。

甄善是怕了。

至少在她察覺到有孩子前,她是什麼都不想沾惹,做個單身神族,到處走走,沒什麼不好的。

有點沒志氣,可稜角再尖利,磨久了,也平了。

老年養生,挺好的。

孑然一身,才不會惹麻煩,才不會連累無辜。

不是她聖母,而是她打不過,算計不過,誰規定生來要為她犧牲呢?

上位者一怒,伏屍百萬。

她去蚍蜉撼樹,死的只會是下面的無辜生靈。

到時候,她還能高興得起來嗎?

甄善苦笑,那個男人真的很可怕,他硬生生掰碎她的驕傲,踩碎她所有的夢,還讓她連報復的心都沒了。

她爭過太多次了,結果呢?

再則,如今也沒什麼她好去爭的。

她該報的仇也報了,就此安好,是最好的。

只是,這個孩子的出現,可能註定她先前的所有設想都成空。

那位從未想過放過她。

甄善雖惱怒,但卻有種心累地習慣了。

但再如何,都不該遷怒到她的孩兒。

有了它,前路未知,但她總有了期待。

這次,她不會再因為什麼男人,而傷害她的孩子了。

狗男人算個啥?

憑什麼要為他去傷自己的孩子?

從前的自己,簡直腦子蠢透了。

甄善指尖縈繞著溢滿生機的魂力,緩緩沒入腹部,讓裡面那團小小的吸收,穩固它的魂體。

它靈智剛開,魂體剛塑成,還很脆弱。

只是,母子連心,甄善總覺得孩子有點虛弱。

她皺了皺眉,心裡浮起擔憂。

「兄長,能否麻煩你看看我的孩兒?」

天道對她選擇留下孩子似乎沒有什麼意外,或是說也不在意吧。

便宜表哥這個稱號也不是假的。

想讓法則化身的天道動情,還不如去感化塊石頭,看看能不能再蹦出個孫悟空來。

但甄善也沒什麼所謂,親情緣分強求不來,她也不需要去失落什麼,順心而為便好。

至於當初她時刻咒罵著天道……

咳,甄善心虛。

歸位后,她也知曉,那絕大部分是他們自己的劫數,還真跟天道沒關係。

而且神祖霸道,就算只是祂的神魂碎片轉世,也容不得任何存在凌駕在他頭上。

當年她罵的「天道」,基本大部分是神祖的意識,真跟便宜表哥沒關係。

反之,她家便宜表哥還經常要幫他們收拾一下爛攤子。

還……挺慘的!

要不,她以後別叫「便宜表哥」了?

但感覺,祂也不會在意來著。

天道眼帘未抬,淡淡道:「神魂虛弱,只你一個人,孕育不了這個孩子。」

神祖何其強大霸道?

祂的子嗣所需要的力量,單憑甄善是供給不了的,也不容許其他人插手。

即便是大道出手,也不行,只會讓孩子沒命。

顯而易見,初神是在逼甄善去神界找祂,不允許她離開。

甄善默然,心裡有點發堵,但也不算意外。

狗男人如果真打算放過她,也不會讓她懷孕了。

只是,好想一鞋子拍祂臉上去,什麼東西,還要她屁顛屁顛地跑過去找祂?

甄善深呼吸,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為了她的孩兒,打臉就打臉,反正又不是沒打過。

如今什麼事情都沒孩子重要。

只是,甄善垂眸,想著要不要先毀掉自己新生的情絲。

不動情,就能保持理智。

但,想到情絲斷,她七情六慾也隨之消失,包括對自己孩子的感情。

甄善如何捨得讓小孩兒在冷漠無情的母親膝下成長?

罷了,妖妃娘娘搖搖頭,就算保留情絲,她難道就會愛上那位嗎?

說句刺心的,有點不太可憐。

過去恩怨是了斷了,卻不代表心無芥蒂。

這些年,留在她身上的傷痕沒了,但心口的疤痕卻沒少幾個。

甄善沉默,對於去找神祖,她沒什麼不可以的,但找到后呢?

談情說愛是不可能的!

可他們好像要一起孕育孩子……

妖妃娘娘有點頭禿!

她該不會哪天做個夢,想起什麼,心突然不忿了,一刀扎死對方吧?

別懷疑,孕婦情緒是最不穩定的。

比起容貌,甄善對自己的性格不太自信來著。

雖說她也不大可能扎死神祖,可這對於孩子的健康成長終歸不好的。

啊啊啊……

當母親果然不容易!

妖妃娘娘嘆氣再嘆氣。

旁邊的建木聖樹受她影響,葉子掉個不停。

天道:「……」

把親妹子丟出家門,好像不是一個兄長該乾的吧?

天道大人難得有了點煩惱。

祂難得出聲問:「你什麼時候去神界?」

「咦?」

甄善詫異地看向自家便宜表哥,祂竟然還關心起她了?

難不成關愛孕婦,天道也有這般美德?

怎麼就這麼不信呢?

「兄長有什麼要事嗎?」

天道懶懶抬手,「伸手。」

甄善黛眉微挑,倒也不懷疑祂什麼,將手伸過去。

天道隨意在空中一抓,點在了她的掌心,「你誕生,我未曾給你贈禮,現在,就當給你和小孩兒的補償。」

甄善只感覺掌心有點冰涼,但抓不住什麼,不過,不會是什麼不好的就是了。

比起性格狗到不行的神祖,和專坑子女的大道,甄善對於天道,還是很信任的。

雖說便宜表哥冷酷一點,但祂有一說一,不會搞後面動作。

「謝謝兄長。」

「嗯。」

甄善:「……」

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便宜表哥這個「嗯」是在問她怎麼還不走?

祂還能再冷酷一點嗎?

算了,不跟可能患有自閉的宅男計較。

甄善從軟塌下來,抬手,朝祂執了一禮,「兄長,我先走了。」

天道淡淡頷首,「過去便過去,何不放下?」

甄善微微一怔,抿唇,「兄長的話,我會記得的。」

天道重新閉上眼,不再多說什麼。

眾生皆有法,路是她自己的,該怎麼走,也該是她來決定。

是福是禍,是幸是劫,只在他們自己的一念之間。

她因祈願而生,也因祈願而執念過重……月滿則虧,大道無情!

……

神界從來都是萬千生靈最嚮往的存在,千百萬年來,無數生靈期盼能修成真神。

只可惜,神祖似沒有增加「奴僕」的打算,時光荏苒,歲月無痕,真神界還是那數百個神,沒多也沒少。

可對神界嚮往的生靈從來都不放棄,前仆後繼著。

數百萬年前,終於有大能聯繫上了真神,由此,在神界附近開闢了一個附屬領域,稱之為「下神界」。

下神界的半神們供奉著真神,得到他們的認可和庇護,被賦予強大的力量,幾乎算是站在眾生巔峰。

甄善雖說是數百位真神祈願而生,但她終歸不是神祖捏造的奴僕,沒有神界的通行令,應該也是進不去的。

她也沒想著強行去闖一下神界的,那無異於挑釁。

做人做神還是低調點吧!

再說她現在懷著孩子呢,要是不下心被誤傷,找誰哭去?

甄善收起心高氣傲,謹慎幾分,直接去了下神界先探探路再說。

比起那永不可攀的真神界,下神界要進去就容易多了。

最初,這兒的半神全是萬千大小時空的天賦卓絕、實力強大的生靈一步步修鍊上來的。

不過,數百萬年過去了,下神界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生存體系,各方勢力林立,資源爭搶、尊卑分明、弱肉強食。

從最開始只是尋求成為真神的逐夢者聚集地,變成了名利場。

這也無可厚非,高級生靈哪個不想往最上面爬?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爭奪,沒什麼奇怪的。

甄善從一處成神台進去下神界。

華美宮殿林立,雲霧縹緲,繁花盛放,仙鶴長鳴。

誰進入都不會懷疑自己來到了神界仙境。

如果甄善沒有先去她那便宜爹的領域,來到這兒,也會讚歎一聲鍾靈毓秀。

但現在,額……

要甄善來挑,可能要挑出數千個不足不滿來,最重要,氣息不純。

身為天地最純生機的化身,甄善如今能觀五行之氣,一眼辯善惡,任何邪祟孽障都逃不過的雙眼,比如旁邊跟著她同樣出現在成神台的兩人。

甄善眸色淡淡地掃了他們一眼,青色錦袍男人看似溫和無害,實則是個修無情道的,身上帶著紅色血障,是殺死最親之人證道的證明。

女人一身坤道打扮,看著修得功德身,實際跟腳不穩,金光中隱約可見黑色罪孽,恐怕她這體質是掠奪來的,只是行善也是真的,否則不可能隱蔽天道走到這裡。

兩人好壞,甄善不予評論,該關心這個的是她家便宜表哥。

「這位……道友。」

兩人從神界的壯觀中回神,看到甄善,怔了怔。

他們修道多年,什麼龍章鳳姿、天姿國色沒有見過,但的的確確第一次見到這般傾世美貌,即便他們道心穩固,也不覺晃了晃神。

更叫他們詫異的是,兩人完全看不透甄善,無論是修為還是跟腳,通身氣息盡斂,卻也不會叫人誤以為她是凡人,僅那般風華絕代的姿容就已叫人折服了。

在下界,他們算是絕對的強者,然而,來到神界,他們也不過是剛起飛的雛鷹罷了。

兩人對視一眼,不敢大意,先對甄善執禮。

甄善倒也沒有甩臉不理會,淡淡頷首。

坤道溫和一笑,功德身的她十分有親和力,「道友也是剛飛升成神?」

甄善淡淡勾唇,「算是吧。」

對於「神」的定義,她也懶得去跟他們解釋。

算是?

兩人心有疑惑,但也看出了眼前絕世美人的冷淡。

不過,有實力的,高傲一點倒也沒什麼。

正當他們說話時,一道強大的氣息陡然而至,甄善倒沒什麼感覺,其他兩人卻被壓得有點喘不過氣來。

一個穿著類似魏晉寬袖衫子的男人走了過來,他打量著甄善三人,在觸及甄善容貌時,眼睛不覺一亮,擒著笑,「本神是接引新生神的神君,你們跟本神來吧。」

青衣男人和坤道初來乍到,不敢得罪前輩,自然恭恭敬敬地應是。

娘娘雖然對一個小小的半神竟然敢自稱「本神」有點無語,但低調嘛,先跟著對方走也不是不行。

男人見他們很識相,滿意一笑,尤其是對甄善特別熱情,揮手,一艘華麗的飛行仙船出現在半空。

「本神先帶你們去新生神府安定吧。」

其他兩人看向甄善,見她毫不猶豫地登上仙船,便也跟了上去。

接引他們的男人笑容濃了幾分。

待仙船飛遠,原本沒什麼人的成神台熱鬧了起來,隱在暗處的人都走了出來。

「嘖嘖,三個倒霉小崽子,偏偏遇到了亞諾那瘋子逮人的時候。」「無量壽佛,他們太不會選飛升的時間了。」

「不過,先前那瘋子隔個數十年才會出來抓新人,怎麼最近來得那麼頻繁?」

「據說是這瘋子先前想出什麼成神的辦法,拿了他師父的法寶放到小時空中,就不知道幹了什麼了,結果被反噬,受了重傷,要不是他師父護著,險些就直接隕落了,大家又不是不知道,那對歹毒師徒,一受傷就抓那些資質不錯的新崽子去煉藥……」

「喪心病狂啊!不過,這瘋子是不要命了嗎?萬千時空可是天道的主場,他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敢去挑釁天道?」

「呵,人家有個差一步就能成真神的師父,他膽子自然大了!」

「嗤,就是真神君上也不敢在天道面前妄為,別說還沒成神的。」

「也是這萬年來,我們都無法請到真神君上們降臨,那師徒才敢越來越肆無忌憚。」

「唉,上面的大佬們也都在卜算溝通真神君上他們,就怕真神界是出了什麼事了。」

「不、不可能吧!」

「誰知道呢?也許下一秒,神界也隨之崩塌都有可能呢。」

「散了散了,天塌了也有高個兒頂著,我們能做什麼?」

「也是,就是可惜了那三隻雛鷹了,特別是那紅裙女子,嘶,咱神界的第一神女都望塵莫及啊!」

「紅顏總是薄命!」

此時,可能紅顏薄命的妖妃娘娘看著滿眼邪光,自稱是什麼神君的男人,黛眉微微一挑,抱臂,「你想做什麼?」

亞諾有點震驚這小娘們到現在竟然還能如此鎮定,嘴角勾起邪惡的弧度,「你覺得本神想做什麼呢?」

甄善淡淡打斷他,「不過就是真神界下的奴僕,你也好意思稱自己是神?賤人的臉皮都是自己貼上去的嗎?」

「賤人你說什麼?」

亞諾氣得直接抬手,洶湧的神力朝甄善拍去。

甄善淡淡揮袖,輕而易舉地化解他的神力,順便將他給拍到牆上去。

「噗!」

亞諾痛得噴出一口血,不敢置信地看向甄善。

妖妃娘娘抬起纖纖素手,無形的力量鎖住亞諾的脖子。

她嗤笑一聲,「哄騙小時空的凡人,弄個不入流的邪器,當了幾年什麼主神,就以為你真是神了?」

亞諾瞪大眼睛,「你、你知道?」

沒錯,亞諾便是諾亞方舟遊戲世界的締造者,大丫他們口中的主神,那蠢系統的主人。

甄善進入過諾亞方舟遊戲世界,系統早就將她的資料傳送給亞諾,也因此,他自然不會忘記這個毀掉他多年心血,壞他成神路的賤人。

只是神界外天道無處不在,法器碎了,再憤怒他也不能多做什麼,只能不斷抓些蠢貨來煉製丹藥,治療他的傷口。

卻沒想到,今日他剛到成神台,便看到了飛升上來的小賤人,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啊!

亞諾怎麼可能會放過壞了他好事的小賤人?

他要將她關起來,用盡一切酷刑折辱折磨,讓她生不如死,方才消他心裡那口氣。

然而,亞諾卻沒想到低估了甄善。

可,一個剛飛升上來的新半神怎麼可能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還認出他是諾亞方舟遊戲世界的主人!

甄善紅唇微勾,美若黃泉路上的彼岸花,卻也預示著死亡的降臨。

妖妃娘娘賴得跟蠢貨廢話,五指收緊,打算直接取了這滿身污穢的東西性命。

亞諾不知道他自覺十分威風神聖的出場,然而在甄善眼裡,那就是一大團腐爛惡臭的垃圾在移動。

要不是妖妃娘娘想做個低調的人,早在成神台時,就直接抹掉了。

哪兒會給他舞台秀一下?

「阿彌陀佛!」

隨著一道澄澈悲憫的佛號,扼住亞諾命脈的力量斷開。

甄善微微一怔,也再去管那噁心的蟲子,轉眸,平靜地看向陡然出現的銀髮僧人。

眉點硃砂,淺眸慈悲,銀髮如雪,袈裟加身。

她熟悉到骨子裡,也無比陌生的男人。

無塵,也非無塵。

銀髮僧人踏著步步蓮花,緩步走到她面前來,清澈乾淨的嗓音緩緩道:「施主素手纖纖,不染塵埃,何必髒了污濁呢?」

甄善:「……」

果然不是無塵!

小和尚絕對不會這般厚臉皮地調戲她的!

銀髮僧人似乎發覺自己說了什麼孟浪話語,俊美的臉龐微紅,忍不住倒退了一步,雙手合十,「阿彌陀佛,貧僧、貧僧失禮了。」

甄善:「……」

不不,是本宮失禮!

尼瑪的,這男人八成精分了!

惹不起,惹不起!

孩兒,娘可能有點hold不住!

妖妃娘娘深呼吸,hold不住也要hold,誰讓她想當娘呢?

甄善勾唇一笑,美艷無雙,驚為天人,就是話語,「這位大師,那腦子有病嗎?」

銀髮僧人:「……」

他凝眸看著她,明明神色悲憫,聖潔如佛子,卻叫人感覺大師好委屈的樣子。

他低低地應了一聲,「嗯。」

神祖原則:老婆說什麼都是對的,錯的也要變成對的。

腦子有病就……有病吧!

誰讓他有前科呢?

再不好好追老婆,大概要單一輩子!

神祖表示他都單了無數億個光年,堅決不能再單身了!

善善是他的!

甄善:「……」

妖妃娘娘木然著臉,覺得要不自己別hold了,回去再找其他辦法了。

總不能讓孩子有個腦子不正常的爹吧?

這會讓孩子以後被嘲笑的!

小孩子生活環境不好,容易造成各種心理疾病!

甄善越想,神色越發凝重,也倒退了一步,似乎要跟眼前男人先劃開界限。

銀髮僧人:「……」

他又做錯了什麼嗎?

「善善,我……你別生氣,可好?」

甄善垂下眸子,「我沒生氣。」

銀髮僧人抬手,將企圖逃走的亞諾給扯了回來,紅蓮業火直接焚了他的身軀,只留下神魂,依舊惡臭得厲害。

銀髮僧人劍眉微蹙,但他還是用業火將亞諾的神魂罩起來,沒有直接抹掉。

隨之他對甄善溫柔一笑,「善善,給你玩,先前太髒了,我先幫你處理一下。」

他沒有阻止她做什麼的。

他也不會再阻止她去做任何事。

只要她在他掌心飛翔,她要的尊重、自由,他都能給的。

時間也會沖淡一切,包括從前的傷害,是不是?

銀髮僧人眉眼澄澈,溫柔到了極致。

這是她最喜歡他的樣子,即便與他真實的性格不符合,但他也不介意扮演,只要她喜歡就可以了。

甄善眸色有點複雜,她沒去理會在紅蓮業火中慘叫扭曲的亞諾,只是輕聲道:「神祖,你不必如此。」

祂是凌駕於眾生之上,神界的老祖宗,不是無塵,甄善心裡再清楚不過了。

如今看著高高在上的神祖在她面前小心討好,甄善沒感覺什麼成就感,只有心慌。

如同即將踏入無底深淵的感覺。

只是這個深淵,她還不得不入。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甄善不認為無情無欲的神祖會有多愛她,或許是輪迴中,他太多次求而不得形成的執念吧。

但無論是什麼都好,甄善不再多想什麼算計不算計的,糾結太多,為難的是她自己。

她如今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好好保護她的孩兒。

神祖有心,她不介意當個賢德的妻子,等祂無意了,她帶著孩子遠走,這是她預想的最好結局。

其他,順其自然便是。

銀髮僧人看著眼前的女子,愛恨貪嗔,他因她而起。

只是,他們之間誤會太多,傷害太多……

但,就算做不到兩心相依,他也要將她留在身邊。

無論多少年,那些傷疤他總會治好的。

只是,銀髮僧人握住她溫軟的手,低聲祈求,「善善,你喜歡無塵,我就是無塵,我知自己犯了很多錯,傷你良多,對不起,但,再給一次機會好不好?千年萬年,讓我贖罪。」

這樣的話語,從前他在傷害她之後,總是會說一遍。

甄善一直都是拒絕的,都跟他玉石俱焚。

但這次,她眸中漸漸蓄起水霧,淺淺一笑,「好。」

只要她不再求那什麼無暇的愛情,不去在意什麼真心不真心,只想著為她和孩兒過得好,也沒什麼不能妥協的。

不愛就不傷。

銀髮僧人……無塵眸光溫柔明亮到了極點,他狂喜到話語都說不好了,手足無措地想抱她又近鄉情怯地不敢,「善、善善,你答應了,你答應了……」

甄善無奈一笑,主動伸手抱住他,「是,我答應了。」

無塵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放,他終是得到他的大圓滿了嗎?

他本以為、本以為她不會再看他一眼的,就算留在他的身邊,也是心不甘情不願的。

畢竟,他在最後,又算計了她一次。

以善善的性子,她會為了孩子妥協來到他身邊,但絕不會給他好臉。

無塵蘇醒的這段時間,每時每刻都在想著怎麼哄她高興,怎麼讓她親近自己一分。

可當輕而易舉地實現了,美夢成真,無塵不願再去探究其他,多想其他。

只要她留在他身邊,這樣就足夠了。

終有一日,她眼裡心裡會只有他而已的。

無塵輕輕地蹭著她的臉頰,這是她從前最喜歡的無塵親昵的動作。

「善善,我會對你好的,不會再讓你傷心的,你信我。」

甄善眸色一片淡漠,聲音卻帶著輕輕笑意,「嗯。」

無塵眉眼一彎,無盡的歡喜讓他只想將她據為己有,只是場合不對,他也不能急。

如何都不能再讓她對他不滿了。

不過,索要一個吻,就沒什麼吧。

無塵溫柔地吻了吻她的臉頰,貪戀至極。

歸位的神祖有著極為恐怖的實力,同時也有著無數光年中枯燥不已的記憶,曾經,他還不覺得這樣的時光有什麼不對,但當擁有過她之後,神祖再無法忍受了,對她的痴戀和佔有慾也隨之到了極度。

他太愛她了!

縱使飛蛾撲火,他在所不惜。

甄善順從地窩在他懷中,並不反對他的任何親昵的行為。

既然決定留在他身邊,有些事情她就該接受,不需要再矯情地鬧些什麼,沒必要了。

「誰敢殺了本尊的徒兒?」

正當無塵將要品嘗到甜美的芳唇時,一聲暴怒將好好的氣氛都打破了。

神祖慈悲的俊顏分分鐘雷霆萬鈞!

原來,甄善剛剛應了他的祈求后,他老人家實在太過於興奮,導致紅蓮業火控制不住,直接把亞諾的神魂給燒個一乾二淨。

結果,打了小的,來老的!

這本來也無所謂,但單身無數年又求而不得萬年的神祖大人正是最黏糊小嬌妻的時候,偏偏卻來了個廢物點心,壞了他的好事。

佛祖都忍不了,何況性子莫測的神祖?

無塵連給亞諾師父一個開場白的機會都沒有,直接伸手,活生生地捏碎了他的身軀,抓出他的神魂,燒到只剩一絲氣息的時候,再復活他,再次捏死!

循環往複好幾次,留著一點魂魄,丟到自己的寵物冢里,神祖老人家才稍稍消了一口氣。

甄善忍不住噗哧笑出來,「堂堂神祖,這麼幼稚好嗎?」

神祖輕咬了她的紅唇一下,「我是誰?」

甄善笑眯眯地圈住他的脖子,回給他一吻,「無塵,你是無塵,好了吧?」

溫香軟玉,心愛之人主動獻吻,再大的不滿也化為甜蜜,就是頗為考驗他的忍耐力。

無塵苦笑,「你就仗著我拿你沒辦法。」

甄善黛眉微挑,斜睥著他,「那你還想如何?」

被瞪了,無塵卻覺得心滿意足。

他不怕善善跟他鬧脾氣,就怕她不鬧。

那種冷漠到骨子裡的不在乎,他真的很怕很怕。

無塵抬手作揖,「娘子,為夫不敢。」

甄善抿唇一笑,「別鬧了。」

無塵重新抱住她,柔聲道:「好,施主說不鬧就不鬧。」

對他那施主的稱謂,甄善直接送了他一個白眼。

突然,她黛眉微蹙,有點不舒服地捂住腹部。

「善善!」

無塵一驚,連忙將手擱在她的腹部,溫和的魂力滋養著胎兒。

空間扭曲,再出現,甄善被他抱著坐在梅花開得正好的庭院中。

梅香芬芳,宛若當年他們初遇的時候。

甄善舒展眉梢,笑了笑,「我沒事,孩兒可能是見到爹爹,太高興了,在跟你打招呼呢。」

無塵還沒來得及高興,她腹中的胎兒傳來一陣再明顯不過的嫌棄。

很顯然,孩子可不喜歡這個父親!

無塵:「……」

這什麼熊孩子?

不要算了!

甄善忍不住笑倒在他懷中,「讓你以後還敢欺負我。」

無塵無奈地扶好她,魂力不停供給熊兒子,免得它母親難受到。

至於兒子對他的嫌棄,無塵並沒有太在意。

老子永遠是老子,它翻不出天來。

若非要為了善善留在他身邊,他不會讓它出現。

不過,看著她開懷的樣子,無塵溫柔一笑,「以後,我們都不分開了。」

甄善眉眼含笑,「好。」

只要他不傷她的孩子,他們永遠都會是最完美的一家人。

回首恩怨情仇,她終不過要個歲月靜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快穿攻略:男神,有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快穿攻略:男神,有毒目錄 快穿攻略:男神,有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27章 完結篇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