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姬恨天的用意

第93章 姬恨天的用意

檐下雨,滴落而下。

廊下人,搓手唉嘆。

吠天身後的小門裡,時不時有小和尚匆忙進出。

吠天雙手合十,祈禱著:「哦彌陀佛,但願佛祖保佑神主大人安然無恙!」

此次苗逸清遭受多次危及生命的險境,跟吠天的保護不當有莫大的關係,幾乎每次都是遲了一步,沒有給他甚至一個拚死護主的機會,這讓他很是後悔和懊惱,最讓他頭痛的是,他該如何跟白虎大人交代?他們會不會懷疑他的衷心?

頭痛,甚是頭痛!

轉了幾圈,吠天抓住一個剛出門的小和尚,問道:「怎麼樣了?」

小和尚此時手裡正端著一些道具,都是苗逸清身上的東西,不敢掙扎,四處望了望,才輕言道:「魔氣已被方丈用鎮魔法經制住,不過……為了以防被人發現,方丈已將他收作內門弟子,命我等視他同仁,不得妄言。」

吠天看到,道具里裝的除了苗逸清換下的血衣,一張人皮面具,一些藥物,還有一把頭髮,心裡一顫,頓時感覺不妙,指著那撮頭髮道:「他……他的?」

小和尚點點頭:「還是方丈親手為他剃度的。」

「這件事情經過他本人同意了嗎?」

「他還沒醒,不過這是方丈的意思,由不得他。」

「方丈知不知道他是我們神將門姬大人欽點的第三十六代神主?關鍵,他還有婚約?」

「知道啊。」

「那他還敢……」

「不然呢?他可是你背回來的,既然決定把他藏在這裡,就要做到萬無一失,免得又得被你門內那些叛徒給殺了。」

「你……常凈!」

常凈已走遠,吠天從門縫裡偷偷望去,方丈清遠大師正在為苗逸清的光頭燙戒疤。

不過,此刻清遠大師遇到了一個難題。

戒疤燙了又好,好了再燙,燙好了還是會恢復如初。

「沒想到藍魔之心的修復能力如此神奇!也罷……常遠,你去問問吠天,將門內一定有奇人善易容的,為他做一個假的吧!」

「是,方丈。」

常遠退出,吠天趕緊合上了門,假裝看外面下雨的風景。

「方丈說了,讓你們將門內的奇人為他做一個假的戒疤。」

「哦,沒問題,回頭我就跟白虎大人說去。」

「可靠嗎?」

「當然得找可靠的。」

「對了,白虎大人什麼時候到?」

「我回來的消息早已上傳,估計傍晚時分應該會到。」

「那你還不去禁書閣守著,在這裡杵著又幫不上忙。」

「常遠……你……」

吠天氣得兩手叉腰,不停在那罵罵咧咧。

「一群和尚也敢對我指手劃腳,這麼有本事,怎麼不去浮雲山涼快涼快!」

常遠回懟:「你這麼有本事,怎麼不把他帶去浮雲山?」

「那不是讓他去送死?」

「難道放我們這裡就沒危險了?」

「起碼比浮雲山要安全多了,至少關於他入魔之事,方丈或許比主神將大人們更有法子。」

「好了,都別吵了。」

安頓好了苗逸清,方丈出來,將門掩上,然後跟常遠道:「小心伺候著,記住,無論如何不能讓他走出清風院,回頭他醒了,就讓他到廚房燒火去,別讓他給神將門下來的人發現,除了吠天和白虎大人。」

「是,方丈。」

「吠天,你跟我來,我有話問你。」

二人走到廊下盡頭的僻靜處停了下來。

清遠道:「這小子體內脈象混亂,領域邪火焚天,可能跟胡亂修習經書有關,你知不知道這事?」

吠天沉思道:「我找到他的時候,他已逃到萬嶼天殿,那時候已經有些苗頭了,至於何時發生的事,我實在不知。」

「還有那條上古黑閻魔龍?也不知道他有過些什麼奇遇。」

「問題嚴重嗎?」

「不致命,但很嚴重。」

「還請方丈告之。」

「螳螂吞食的藍魔之心將螳螂本體異化后,替換了苗公子原來的心臟,成為了真正的不死之心,這本來是件好事。老納懷疑,可能是螳螂異化的原因,導致精火能量失控,為了平息內火,才不得不修習一些控魔經書,從這幾道心經遊走的跡象來看,每一部經皆是獨門不傳之秘,皆乃上成法門,只不過……他沒有時間循序漸進,用截取每一部經書精華片斷的方式將它們融合到一起,解了燃眉之急,也算是個人才!可是這樣做的後果,會導致他下一次的發作更甚,加速入魔發狂的步伐,如今加上藍魔之心,未來如果不加控制,將會成為一個不死之魔,禍害蒼生吶!」

「這……這麼嚴重?如此這般,那我們神將門豈不是要成為舉世公敵?更別說門內那些叛徒,不是更要造反?」

方丈安慰道:「你先別急,我已為他意念里注入鎮魔法經,只要他好好修習,暫時沒有太大的問題。」

「那就好,最好是永絕後患!」

方丈點頭:「方法倒是有一些,不過能不能最終解決,還得看他能不能找到與他天火相生相剋的天水大域水種。」

「這個可能有點難。據我所知的大千世界,只有天界才有天水大域水種。」

「不,在我們人間大世界,既然有他身上那種融合過的天火大域火種,就一定會有未經融合過的天水大域水種,只要有心,就一定會找到。」

「就算能找到,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馬月。」

吠天忽然想到了什麼,神色變得古怪起來。

「你有何疑問,不防直說。」

「方丈應該知道,朱雀神將曾為苗公子定下一門親事。」

「聽白虎大人說起過,此女乃是飄緲宗宗主之女。」

「沒錯,那方丈可曾知道,飄緲宗宗主華雨柔域將是一隻千年難得一見的棘水仙,領域是千年寒潭水種級別的天水大域?」

「哦?天水大域和天火大域雙休,也是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難道朱雀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知道他將來會因為邪火焚天入魔而做的打算?還是僅僅是一個巧合?」

「巧合吧!未卜先知,只有神主大人才有這個本事。」

此話一出,空氣沉悶了幾秒鐘,二人相視一眼,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不是朱雀未卜先知,而是姬大人。

先主姬恨天,多年前出事時曾將造福東方大陸萬名之主的高位託付給了朱雀之子,而這個人不僅年紀小,未經事,關鍵是從未入過神將門,乃一介鄉野村夫,從小隻被一個瘸腿的老婆婆收養,當然令人不服。

一石激起千層浪,從此神將門大亂!

為什麼?

這個疑問直到今天也沒人知道,姬恨天和朱雀或許知道,但他們都已遭遇不測。

神將門眾神之主,做為掌門有一特權。

將門內有一處禁地,禁地內有一神物,喚做天光神境。

傳說此境能推算吉凶,具未卜先知的功能,每當神將門遭遇危難之時,便會有預兆,如果為其注入足夠的神力,令其啟動鏡面方陣,還會看到未來。

自從姬恨天出事之後,再沒有人出入過禁地。

神將門等級森嚴,擅自出入禁地者會受到自然之力詛咒,所以也沒人見過那面天光神境。

如此一推算,可能是姬恨天在天光神境里看到了什麼,知道自己會出事,然後把神主之位傳給了境面提示的苗逸清,令朱雀護其成長,以至於跟華雨柔之間的婚事,也有可能是姬恨天授意的。

神將門大亂,如果此時苗逸清能與華雨柔聯姻,也不乏是一個穩定他地位的好法子。

二人正思慮著,只見常凈過來通報:「方丈,白虎大人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火刀螳螂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火刀螳螂目錄 火刀螳螂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章 姬恨天的用意

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