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彆扭

第96章 彆扭

溫子卿蒙著頭覺得被子里的溫度越升越高,有些發燒的感覺,全身的血液都衝上了腦門,心臟噗通噗通直跳。

......溫子卿你真沒用,就這麼點就被撩了?太沒用了你,你要堅持自己的想法,想想木曦君,想想白朮,想想見過的帥氣小哥哥,溫嵐甩一邊吧。

腦海中又想起溫嵐那輕顫的眼睫毛,其實他的睫毛還是很長的,還很濃密,像把小扇子一樣可愛......

不對不對,這樣不對!

翻過身,揪著被子一股腦往頭上蓋,又覺不舒適,雙腳蹭著被子蓋滿全身,渾身上下哪兒哪兒都散發著不舒服的氣息,輾轉反側就是找不到舒服的位置。

該死!那睫毛有什麼好想的!不就是長在溫嵐眼瞼上很好看而已嘛,難道我自己沒有嘛?

翻身下床摸索到一面鏡子研究了起來,頓時心裡直流血,我居然真的沒有,我居然敗給了一個男人,我居然連一個男人都比不上!

這個令人糟心的對比委實讓人堵了一把。

當下心裡做了一個決定,遠離溫嵐,不去看他,長得比自己好看還要這麼摧殘自己,過分!

要是溫嵐知道溫子卿的想法,怕是上手就是一個掐脖,這長得好看還是自己的錯了?

「嗯,就這樣,溫子卿,你要做個冷美人,高嶺之花,不是隨便什麼男人都可以遐想的。」

說實話,像以往的溫子卿,就是個紈絝子弟,還真沒人遐想,現在的溫子卿雖然脫胎換骨,但是想到以前的她,嚇跑人不在話下。

這莫名的自信不知道從何而來。

想通了一切也就都好辦了,當晚喝完葯后,溫嵐就來了,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般。

哼,倒是冷靜得很,果真是小瞧了這個男人了,暗自腹徘的溫子卿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溫嵐微微勾唇,很少看見少女這般害羞的模樣,心中愉悅了不少,用手指捻了捻嘴唇,還能摸到那細小的傷口,竟是越發覺得火燒一般讓人難受。

忍不住直接扣住腦袋一親芳澤才肯罷休。

桃紅被罰,現在正在養傷,桃綠接替桃紅在房中伺候,此時正拿著蜜餞碗退下。

「等下,你留在這兒,吩咐些小丫頭拿些糕點過來。」桃綠很快就吩咐了下去,做事相當利索。

「天色已晚,莫要積食才好。」溫嵐不贊同但也沒有去阻攔,只是開口勸告一下。

天真的男人,我只是想留下桃綠不想獨自與你待在一處罷了,至於吃的,不過是打個幌子罷了。

「無礙,這些日子我也昏迷了許久,好些美食都未親口嘗過,怪覺可惜,」溫子卿笑眯眯的回答,聲音有多乖就有多乖:「嘗嘗鮮也是好的。」

「大哥,你沒事兒做嗎?」拿著桃綠遞來的話本子翻到了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一頁,假裝無意的問起。

「還可。」

「嗯,那趙家都進了監獄,大哥一點想法都沒有?」

溫嵐撇嘴,桃綠是毓和長公主的人自然不能折在這兒,實話自然不能說,這女人明明知道還如此問。

「家有家規,國有國法,趙太守只是多行不義必自斃罷了,即便是親舅舅,那也得遵紀守法,況且,這證據確鑿,還是皇上親下的旨意,二妹,你覺得我該當作何想?」

「啊,你作何想我怎麼知道。」

一絲絲的危機感撲面而來,這件事不宜再談,只好岔開話題,突然想起午間景言彙報的事情,雖然那時候有些暈乎乎,但也聽到了一些。

「溫子嫣呢?我今日聽到景言好像是說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我會處理的。」

說完就不開口了,溫子卿有些泄氣,這人就是這樣,讓人又氣又恨,就不能把事情說完整?

「她怎麼了,是被拐騙了?不能吧,多大人了啊,怎麼還被騙?」

平時也有些心機的小姑娘會被人騙?這點,溫子卿絕對不相信,肯定是有什麼利益交錯,不然溫子嫣絕對不會涉險。

「你還是顧好自己吧,腦袋還沒好全就操心這些事,小心頭疼。」

......

「好吧,我也不問了,反正她是你親妹妹,出了事你也好不到那兒去。」

暗地裡賞了個大白眼給溫嵐這才覺得解氣。

溫嵐不禁覺得好笑,真當自己看不到那翻到天上的眼睛嘛,微微勾唇轉瞬即逝。

吩咐桃綠好好伺候便離開了,離開前又是使勁兒揉了揉溫子卿的腦袋才滿足。

「......我又不是小狗。」

看著溫嵐離去,也沒什麼心情看話本子了。

「郡主,糕點還吃嗎?」

「不吃了,桃綠,你去打聽打聽溫子嫣發生了什麼,切記,秘密去查。」溫子卿想了想又覺得不妥:「算了,你讓黃鶯去瞧瞧吧,我們去查她,少不得又讓人覺得是什麼陰謀。」

「郡主,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正愁什麼消息都不知道呢,連忙點頭示意桃綠說下去。

「黃鶯當日被趕出去時,也是知道了溫大小姐要暗害您,當即回去逢人便說這事,恐怕,不消數日,整個青州都知道了。」

???

「那溫子嫣呢?」

「奴婢今日並未在書院瞧見過她。」

「難不成真被人拐騙了?」溫子卿思索了片刻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只是,這青州都是文人雅士,不至於出這事。」

「或許她這是躲起來了也不一定,以往都是如此,一旦出事就喜歡把自己躲著然後哭爹喊娘,沒準,這會兒,上京城的信件已經在路上了。」

溫子卿覺得自己的預測非常有理,索性也不去管她,不過想到這層,出來許久,也不知道娘親有沒有想自己。

「桃綠,我娘親可有說什麼?」

「回郡主,長公主讓您好好養病,旁的事無須操心,長公主都會一一解決好。」

......這趙太守一家進監獄怕是也有娘親的手筆吧。

溫子卿說不清自己對毓和長公主什麼感情,沒有原主的記憶,對自己來說都是一片空白,但是,毓和長公主確實也維護自己,愛護自己。

只是,這些,終究有一天會隨風而逝吧,若是那女孩子回來的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卿有榮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卿有榮焉目錄 卿有榮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章 彆扭

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