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人生的意義在於作死

第103章 人生的意義在於作死

「也不是什麼大事,你還記得你與白朮說過什麼嗎?」

「神醫?」有點疑惑溫嵐為何會牽扯到白朮的身上,皺著眉頭想了一想好像並沒有說什麼啊,堅定地看著溫嵐搖搖頭:「我和白朮沒說什麼過分的啊。」

「你再好好想想!」

瞧著溫嵐的臉色都變了,難不成自己還真說了些什麼不好聽的話,可是自己根本沒有什麼記憶啊,只是在於白朮閑聊了幾句罷了。

「我就是問了白朮關於溫子卿有沒有大礙的事情啊,其他好像並沒有說什麼啊。」

想來想去也覺得自己並沒有說什麼過分的話,又是堅定地搖頭表示自己什麼都沒做,甚至有些委屈。

「當真沒說什麼?」

溫嵐盯著溫子卿的眼睛非常仔細地看著,生怕錯過了什麼一閃而過的愧疚,只是讓溫嵐失望了,並沒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神色,更甚至是控訴自己冤枉人。

「也罷,你若是記起也不必與我說了,」說完撐起身子也不禁錮著溫子卿:「你該當如此,只是,以後這些話莫要當與別人面前說,放在心裡便好。」

莫名其妙的看著溫嵐來,又是莫名其妙的看著溫嵐走,忍不住想翻白眼,這都什麼跟什麼呀!

扯起被子往身上一蓋,就算是天大的事二也與自己無關。

而在另一邊就沒這麼好運了,溫嵐堅持溫子卿並沒有說自己的閑言碎語,白朮高深莫測般看著溫嵐一句『她什麼樣子你還不知道嗎』惹得溫嵐氣癟。

「景言,你還剩下多少遍劍沒有練。」

聽到悅耳的聲音景言馬上停下手中的劍,興奮又期待:「主子,我這剛練到一半呢,是不是讓白朮繼續練?」

「練完剩下的才可以踏出門一步,」看著景言高高興興的收劍時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還有你剩下的一半。」

哭喪著臉的景言不情不願的又練了起來,白朮無奈的看了一眼景言,從樹底下撿了根樹枝就開始舞了起來。

不得不說一身白衣的白朮舞起劍來也是仙氣飄飄,若不是哪張平平無奇的人皮怕是能吸引不少女子,可縱使『皮相』一般,光是風骨也不是一般人所有。

天亮一大早桃紅還未進屋的時候溫子卿就醒了,呆愣楞的看著身邊的床帳,心裡有些忐忑。

可能是不想記起的東西總會有另一種方式記起來,昨夜溫嵐的反常,白朮吃完飯就匆匆離去的背影終於在大半夜被響起,導致整個晚上都沒怎麼睡。

啊,慘了慘了,自己到底說了什麼,要不今天去道個歉吧,或者示好?這也不對啊,或許這個方法非常好啊,我和溫嵐本就不是一條路子上的人,若是強行在一起不是要被罵死?

再者,我只是被逼迫的啊,我又不是神經病要和對自己虐待的人在一起,啊,可是他最近轉變非常多,也沒有欺負人,好像是真的轉換了心態。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是因為趙清吧,之後還讓人這麼監護,幫著我防溫子嫣,可是他圖什麼呢?難道是真的喜歡?

屋子裡突然發出一聲尖叫,桃紅端水的手一陣哆嗦,趕忙帶著人進了屋:「郡主,可是有賊人?」舞神電子書www.wstxtxs.com

「沒有,沒有,我就是發牢騷,有些事想不明白罷了。」

「若是想不明白那便不要想了,等到來日也會懂的。」

桃紅扶起溫子卿開始洗漱穿衣,說話貼心語氣溫柔,倒也是個溫暖的姑娘。

不過,還是解不了溫子卿心中的愁,望著鏡中恢復血色的自己愣了愣:「你覺得溫嵐怎麼樣?」

桃紅手微微一顫,抬起眼皮又是乖乖的低下頭,惹得溫子卿有些心痒痒的:「你說吧,沒事兒,天塌下來還有我擔著呢,現在我們是和溫嵐一根繩上的,在這裡也只有靠著他。」

「大少爺自然是極好的。」

......要是讓你說好還讓你開口做什麼呢?

「就說個實話吧,娘親真的讓你們來照顧我什麼事情都不做?」

桃紅立馬跪在地上身子微微顫抖:「奴婢奉長公主之命前來照顧郡主,長公主並未吩咐我們其他事宜,望郡主相信奴婢。」

轉過身認真地看了桃紅一眼,復又想了想,確實,自己沒有什麼資格,無奈的呼了口氣此事兒就算過去了。

「桃紅,你去問問溫嵐去哪兒了,我去給他道個歉,哦~不是,給他道個謝。」

吃過早飯又坐了會兒,這才開始做起了伸展運動,說實話,這身子骨久久不用確實廢得很,走個幾步路就累得慌。

走在街上的溫子卿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力排眾議從書院中跑了出來,知道自己傷剛好也是不宜吹風,但是不知道為何就想今天出門。

戴著厚實的兜帽擋住寒風,身上彷彿帶著沙袋一樣進行著體育訓練,一會兒就出了一身虛汗,氣喘吁吁的:「我這才躺了多久就遭不住了,真的是老了啊。」

「姑娘,前面坐會兒吧,正好有個茶攤,離大少爺查證據的地方也不遠了。」

連連點頭,回話都不想說了,一屁股坐下才感覺到自己還活著,抿著一口粗茶也是愜意至極。

只是不知道為何,頭有些暈,恍惚倒下之際看到了一張有些熟悉的臉:這茶,有問題!

有時候真的不作死你就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非要在這麼個大冷天出門,非要什麼侍衛都不帶,非要喝茶,還非要讓桃紅一行人都喝。

誰能來救救我!

醒來時頭上被黑布頭罩住,口中塞著一塊布根本發不了聲音,手腳被緊緊捆著,耳邊只傳來男子的駕馬聲和雨聲,還不錯,還把自己安置在馬車裡,避免冬季寒風和雨水。

可是下一秒就笑不出來了,不知道是不是磕到了什麼石頭還是遇到了水坑,剛剛撐起來的身子因為沒有支撐點,身子一歪,後腦勺砰的一下砸到了板子上。

啊!真的tm的痛啊!舊傷添新傷,不死也要殘!

內心咒罵不已,立馬陷入昏迷,歸於沉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卿有榮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卿有榮焉目錄 卿有榮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3章 人生的意義在於作死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