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第215章

他一本正經的討好她。林落楚卻不以為意,他這種笑裡藏刀的人,最會用糖衣炮彈來糊弄人了。

「三叔不是一向高高在上,鐵血手腕,我區區一個林氏公司還沒站穩腳跟的小總裁,怎能入得了三叔您的眼吶!」

她一口一個三叔,叫得他十分窩火。他要真是她的三叔,他就一把掐死她。

「林小姐不必妄自菲薄!」

林落楚有些猜不透他的心思,好端端的又出來作妖,他是閑著沒事幹,存心觸她霉頭來了?看到他那副虛情假意的嘴臉,她就覺得煩,再想想這幾天遇到的一堆破事,她恨不得直接上手把他打出去。

腦袋突然一陣巨疼,打斷她所有的思緒。她撫著腦袋,秀挺的黛眉皺成了川字。

「宋媽,給我拿止痛藥!」

「哎!」宋媽急急忙忙應了一聲,手忙腳亂的到樓上去拿葯。

「總裁,我帶您去醫院。」下一秒鐘,季雲修直接丟開筆記本,手攬過她的肩,就要抱著她衝出門去。

「我沒事!你先放我下來。」她強忍著身體的不適,掙開季雲修的懷抱。她不想在外人面前表現得太過脆弱,何況,還是當著秦霖凱的面。

季雲修怕她難受,索性先把她放下來,等吃了止痛藥再去醫院。

林落楚雙腳剛落地,就被黑著臉過來的秦霖凱攔腰抱起,一言不發抱著她沖了出去。

在季雲修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她塞進了車內。

他關上車門,坐進駕駛坐上,油門一踩到底。

林落楚在後排被顛得更加難受,她撫著頭仰躺在座位上。迷亂中仍有幾分清醒,知道把她害成這副模樣的「罪魁禍首」,正以一種更折磨人的方式在折騰她。

眼淚滑到眼角,又被她生生逼回去。

「秦霖凱你是想讓我疼死是不是?好吧,好吧你贏了,你贏了,快停下,我要下車!」

她明明是在控訴他的車速太快,震得她頭痛欲裂。車速卻一路飆升,中間連闖了兩個紅燈。

十分鐘後車子停在醫院門口,他下車來抱她,她已經如一團爛泥一樣癱軟在車上,渾身提不起一絲力氣。

秦霖凱抱著她快步走進醫院大廳,看著她掛在眼角的淚痕,眉心輕皺,心中五味雜陳。

他還從沒見過她因為什麼人什麼事哭過鼻子落過淚,心裡突然揪作一團,他低頭一看,手心裡竟然冒出一層冷汗。

「秦霖凱論起心狠手辣,你還真是……當仁不讓。」

「還有力氣嗆人,看來你身體好的很!」

他站在門口,看著她被醫護人員推進救護室。大門緊閉,走廊里出奇的冷清,他從口袋裡摸出一支香煙點上,靠在牆角猛吸一口。

銳利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冰冷的大門,彷彿要將它盯穿才肯罷休。

手機在口袋裡響了好幾遍,他才想起來接。

電話那頭是季雲修焦急的聲音。

他盯著緊閉的大門,聲音冷靜而又克制。「中心醫院,她沒事!」

秦霖凱盯著屏幕還亮著的手機,手指一滑,撥通另一個號碼。

嘟嘟響了兩聲,電話那頭的人接通電話。秦霖凱緊抿著唇,壓著心底的怒火,冷聲道:「不是讓你拖住她嗎?事沒辦好,反到把她傷了?」

他語氣低沉,兩句反問逼得電話那頭的人啞口無言。

如果他理解沒有偏差的話,他當時只是吩咐他拖住她,至於受不受傷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也不該是他在意的。何況,他身邊的女人可不是這麼交代的。

「你以後不用再出現了。」秦霖凱面無表情的說完,就準備掛電話。

「等等……秦總這可不關我的事,這都是林小姐吩咐的,她是您身邊的人,我哪敢得罪她……」那頭的人有些焦急,現在東躲西藏十分兇險,要是再被自己的大靠山拋棄,可想而知,他就只有死路一條。

「你似乎忘了,誰是你的主子!」他的聲音更加森寒,果斷掛掉電話,眼睛瞄向冷冰冰的大門,隱忍的咬著牙。

醫護室的大門被打開,醫生護士相繼出來,秦霖凱把手機放進西裝口袋裡,快步走過去。

「她怎麼樣?」

主治醫生摘下口罩,看向一臉焦急的秦霖凱,表情比他還凝重幾分。「秦總放心,只是輕微腦震蕩引起的短暫性昏迷,傷口已經重新處理過了。病人身體有些虛弱,這幾天要多注意身體。」

這位權威的外科醫生做了護士做的工作,還特地留下來說明了下情況。他後面還有幾台手術要做,實在沒時間跟這些有錢人耗著。

秦霖凱推門進去,她安靜的躺在病床上,幽深的雙眸正朝他看過來。

「感覺怎麼樣?」

林落楚把目光從他身上移開,華燈初上,這個城市的喧囂才剛剛開始。

「秦總該離開了。」

她臉色蒼白,白皙纖長的手指搭在床頭,上面扎著一根細長的針管。躺在他面前的明明是一個虛弱的病人,說的話卻如寒冰一樣,冷水兜頭灌下,讓他熱烈的心再次歸於死寂。

秦霖凱停在門口,陰鷙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內心幾次掙扎,還幾次想摔門而去,想了想,還是不甘心。

「秦某為林小姐鞍前馬後,林小姐連聲謝意都沒有嗎?」

林落楚抬眼看他,凌冽輕諷的目光逼視著他。「謝意?謝謝您高抬貴手放我一馬?還是秦總一貫的作風就是先打一巴掌再給顆糖吃?」

秦霖凱英挺的眉毛皺成一團,雙手插兜,一身定製西服皺皺巴巴,臉色比之前更加難看。他想他是徹底拿她沒辦法了,軟硬不吃,還對他誤解頗深。

「林小姐一定對秦某有什麼誤會,秦氏的事秦某還要仰仗林小姐,又怎麼會臨陣倒戈,來害林小姐呢?」他篤定的說,把之前的事撇得乾乾淨淨。

「秦總這話,以為我還是三歲小孩嗎?」林落楚毫不領情,甚至他說什麼她都沒太聽進去。

良久,她別開眼,悠悠嘆了一句,似乎有些累了。「既然大家立場不同,就省些表面功夫吧,這樣大家都輕鬆一些,不是嗎?」

相互利用也好,互相算計也罷,她都覺得很合理,他不要妄想在她這裡得到一絲絲的好感。

秦霖凱眼內的光瞬間暗沉下去,胸腔彷彿被什麼重重一擊。他莫名的煩躁,從口袋裡摸出煙攏在唇畔點燃,狠吸一口,繚繞的煙霧瞬間升騰起來。

他想跟她說,他跟他們不一樣,他比秦氏那些畜生強上一百倍,他對她也不僅僅只是利用,他對她沒有惡意。

「阿楚……」他無聲的嘆息。

香煙的清香頓時侵佔小小的空間,林落楚捂著嘴輕咳兩聲,慘白的小臉被嗆得彤紅。

秦霖凱淡淡掃了一眼,默默把香掐滅,扔到垃圾簍里。

「關於項目的事我讓吳特助來跟你談,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得空再來看你。」

安靜又狹小的空間里,他顯得異常冷靜。他沒有去觸她的逆鱗,暗暗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下,可她完全不知收斂。

「秦總如果還在意自己臉面的話,我奉勸一句,林宅以後就不要再去了。」她扭過頭,對著側面的落地窗。

秦霖凱正打算出去,聽了這話額上青筋暴起,立在門口僵直著身子一動不動。

他知道她誤會了,他和林蓉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樣。在她心中他就是這麼無底線無下限的人嗎?可以無恥到跟自己的侄女**?

「林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秦某來林宅做客都不成?」

「不成!」

「嘭!」

他肺都快氣炸了,直接摔門而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光大嫁,總裁先生強勢寵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光大嫁,總裁先生強勢寵目錄 風光大嫁,總裁先生強勢寵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5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