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2章 大陸的另一「面」

第1852章 大陸的另一「面」

起源天神,這是讓他抱有極大怨念的四個字,非常巨大的怨念,這麼說吧,世間之罪膽敢跳出來跟他碎碎念,他一口怨念就能讓丫煙消雲散——沒錯,這就是世間之罪都不敢出來對他碎碎念的緣故。

好吧開個玩笑,世間之罪只是被各種因素完全壓制所以沒辦法再出來搞事情,他確實有怨念,但也不至於有這種程度,他的怨念大概也只是普通類型的怨念,說不上怨恨,更像是抱怨,抱怨他們總往他身上折騰,啊總之就很是倒霉。

別說只是燧風提了一下起源天神的造物,就算閑著沒事在他臉上提一句起源天神,他都能面目猙獰扭曲大半天,有些時候真的寧可把自己往虛空里掛個幾個紀元也不想聽到起源天神的事情。

然後有些時候,又會主動去尋找與他們有關的事,就……就很複雜知道吧,這奇奇怪怪的心情就讓他感覺到很彆扭,很……猙獰。

「你就是個賤人,又矯情又傲嬌,除此之外還有點自虐。」輝雙手環抱嗤笑道。

雲諾星想了想覺得深以為然,完全找不到反駁點。

為源初規則這事忙碌了十幾天,完全沒有收穫,這還是剛開始的時候。耗費更多的心血挖出更大的坑讓自己跳進去,再讓上頭的人填土給埋了,再正常不過,在一切都摸到正常的軌道上之前也只能一直重複這個步驟,有差別的無非是每次挖的坑大小深淺不同而已。

觀察者空間高空上,起源之杖旁邊,把起源之杖重組出來后,燧風他們乾脆就把這根一千多里長的杖給當成了落腳點,這會兒正圍在起源之杖旁等著他們一群人到來。這種整齊劃一嚴陣以待的架勢,把雲諾星他們看得都是一愣。

「你們說有關於源初規則的消息……」雲諾星他們隨燧風落在起源之杖上,看向雷老哥與燧晴她們,歪歪頭:「是……起源遺物?他們也嘗試過想要弄出源初規則?」

「應該不是。」說話的人是雷老哥,可能是感覺到一群人圍在這裡太嚴陣以待反而有點古怪,揮手讓大部分人繼續去研究起源之杖,隨後才走上前與楓小哥說道:「尊神們其實從未提起類似方面的事,源初規則我們還是從楓小哥你這裡聽來的,因為挺感興趣所以多留意了一下。」

「不過確實與尊神們的遺物有關,我們倒騰尊神們的遺物時,找到了一個略有點莫名的玩意,它上面糾纏著的氣息,與你的最初之光以及嘗試弱化最初之光內蘊含的規則之力后出現的氣息有點像。」

雷老哥說著,手掌摸進了一片小空間傳送門內,完全沒留意雲諾星的表情已經變得十分古怪。

與最初之光相似的氣息……最初之光應當是源自三百多紀元前,大元界真正開天闢地時出現的那一道光芒,其本身其實是一道濃郁的規則與概念,其中概念佔大頭。他不太清楚這一道光是如何落在起源天神們手裡的,也許還與最初期秩序的誕生有關,也許……啊總之就是相當複雜的一個玩意,他把這一道光杵在自己天靈蓋上五個紀元也沒能更加了解這玩意,頂多是知道一點用途,非常粗淺簡單又暴力的用途,除此之外是想了解也找不到門道。

話題跑遠了——即是與最初之光氣息相近的話,那,那個造物就算不是與最初之光有直接聯繫,應該也是在曾經那個環境下面誕生出來的。

啊他說的是混沌紀元,很大可能是起源天神早在混沌紀元的時候就造出了那個東西,一直擺放留到了現在,這點沒什麼,起源之杖也是從混沌紀元流傳下來的,只不過它不止存在的時間久,它用的時間也同樣久,上個時代末的秩序與混沌的戰場上,要說這玩意開炮次數少於一萬次他絕對是不會信的,就算同為混沌紀元誕生的東西,起源之杖身上有關那個時候的氣息也都被戰場硝煙給沖刷乾淨了。

所以,留存有清晰可辨與最初之光相近氣息的東西,應該是靜置了相當久,擱在角落裡積塵的某種……

「喏,給你。」雷老哥在空間傳送門裡摸了一會,掏出來一個東西,手一抖就將其扔給了楓小哥。

雲諾星回過神下意識伸手接著,就瞧見手掌上多了一顆球。

輝與幾個丫頭都好奇的湊上來圍觀:那是一顆巴掌大小的球,有幾分沉甸甸,冰冰涼涼,沒有能量氣息,表面一層的淡褐色看著像是木質構造,纏繞在這顆球上的氣息……沒錯,這確實與最初之光略有幾分貼近的相似,是同在一環境內存在過的相似。

「混沌紀元留下來的造物。」雲諾星在心裡呢喃,雙眸湧上最初之光的金色:「在時間裡沉浮了無數年,連時間都完全看不出來了。」

雲諾星抓著這顆球蹲在起源之杖上摳摳弄弄,眾人好奇伸長脖子看,還沒等看兩分鐘就瞧見他腦袋上驟然冒出一片白煙,都驚了一下。

司雨與鳳青凰麻溜的衝上去處理,又扇風又降溫,給燧風看愣了:「不是……能量生命體沒這個功能吧?」

輝聞言呼呼的搖頭,狗狗祟祟退後兩步,壓低聲音說道:「確實沒有,但是楓這個的意思是『我頭有點大,莫吵我』……嗯,這個,一般是給我看的……」

眾人:「……」合著你是吵過楓小哥多少次才讓他開發出這種象徵意義大於實用意義的玩意啊?

「還有就是,一般是起源能量在靈魂里飈得過於嚴重了才有這種跡象,嗯——你就當他確實有這種功能就行了。」

眾人:「……」

五分鐘后,雲諾星停下了徒勞的動作,把手上的小破球摁在起源之杖上滾來滾去:「不行,完全看不透。」

這可不是歷經更改后的大元界這五十六個紀元里誕生的東西,源自混沌紀元的玩意,其規則、秩序。沒有一星半點是他熟悉和知道的,這已經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玩意了——是已經逝去的那個古老時代的「殘渣」,除了從那個時代里殺出來的他們,其他人都不可能明白這東西到底是用怎樣的規則與秩序編織構造而成。

啊又來了,就說了他聽到起源天神就頭皮發麻,丫們留下來的東西沒幾個好處理的,看看前面的東西:起源大陸·模型、起源大陸·世界之心、起源之杖,這些哪個處理起來不是要命?

等會,要命?總不能整這個小破球也要讓他把一半的命給折進去吧?

「守著可能擁有的線索卻完全不能用,真是讓人頭大。」雲諾星嘆息著把掌中球往天上拋來拋去,此物已經證實蘊含著來自混沌紀元的規則與秩序,很遺憾他一沒法調動二沒法解析,守著一座寶藏用不得……就很難頂。

正當雲諾星打算放棄,把這東西繼續擱置成百上千年或幾十個紀元的時候,心臟忽的……心頭那團光忽的噗通跳了一下,一股寒顫直衝天靈蓋讓他差點原地起飛,緊接著,靈魂好像有幻覺一樣聽到了一大群奇奇怪怪的嘰嘰喳喳的聲音,伴隨著一陣五彩斑斕的光芒在靈魂內閃爍,一群起源能量忽然集體喝高開始在他的靈魂里蹦迪,震天撼地的動靜伴著瘋狂閃爍的光芒,讓他霎時間氣短,頭暈目眩,血壓飆升,靈魂出竅,白眼一翻,整個人直愣愣的倒在了地上。

「吔?!」輝嚇得蹦了起來。司雨與鳳青凰都看傻了,停在半空的玉手無處安放,兩丫頭連忙風一樣衝上去把雲諾星給抱了起來手忙腳亂折騰,掐人中,灌能量,拽著晃來晃去。

輝:「……我尋思楓就算沒被起源遺物搞死也被你兩這麼折騰給弄死了。」

話說能量生命體應該沒掐人中這種處理方法吧?

突然的情況讓燧風一行人也是在原地愣了幾秒鐘,等輝君與兩丫頭開始折騰楓小哥的時候才急急忙忙的撲上去,一群人跟搗蛋一樣在那裡使勁折騰。

在他們把雲諾星捯飭得五顏六色看著剛從花叢里爬起來的樣子時,一道五光十色的白色光芒忽然從他的心口裡迸發出來,把眾人都嚇了一跳,目光齊刷刷的轉向前者胸口位置——那個起源大陸·模型,這會兒忽然發出了光芒,而且空間之力還在凝聚……

「嗡——」

一陣不知道怎麼形容的劇烈能量動靜忽然響起,伴著一陣能量亂流撲面而來,眾人聽到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聲音,像是哪個地方有一百多個熊孩子一邊尖叫、奔跑、嬉笑、一邊對路邊的建築施加無法復原的破壞響起乒鈴乓啷的聲音,聽得眾人頭皮發麻,腦殼炸裂。

能量亂流卷著他們進行了空間傳送,等數秒鐘過去一切平靜下來時他們才哆哆嗦嗦的睜開眼睛,放眼面前,全都微微一愣:眼前是一片一望無垠的大陸,一片浮空島一樣的大陸,在天空上,還有一座浮空島緩緩的平移而過,他們還看到了大陸中心那一片白色的宮殿群,思路剛越過腦子他們瞬間什麼都明白了。

「起源大陸,這是尊神們的世界。」白衣女孩輕聲說著。視線與感官在四野快速掃過,淡淡的開口:「被釋放出來了。」

景韻抬起手:「你們剛剛有沒有聽到一些奇奇怪怪的聲音?」

「我聽到了,像是熊孩子拆家為禍鄉里的聲音。」

「哦,那是我最討厭的聲音,又吵耳又自帶精神污染。」

眾人站起來在四面八方看了看,剛剛他們還站在起源之杖上,這會兒就被扔到了起源大陸·模型內部,看不見起源之杖,不知道它被扔到了哪裡去,倒是能摸清楚這裡還是觀察者空間內。

被釋放出來的起源大陸沒有出現什麼異象,但是就很突然,剛剛……嘶說到剛剛,楓小哥怎麼樣了?

一群人想起什麼連忙回頭,輝君與兩丫頭這會兒還在想辦法折騰因莫名原因昏厥過去的楓小哥,後者看著真安詳,要不是知道他是能量生命體,這會兒都以為他安詳離去了。

「楓小哥怎麼樣了?」燧風湊過去看了看,對著楓小哥人中一頓掐……

輝使勁翻白眼:都說了這招沒用的啊!

「就……挺禿然的。一點動靜都沒有。」輝也是不解的搖了搖頭:「靈魂沒問題,精神沒問題,身體構造也沒有問題,檢查了一圈好像就是正常的昏睡……哦,不算是正常,那動靜看著像是被『嚇昏』了。」

「嚇得昏過去了?」眾人聽得都一怔:這繼承了全部起源能量,虛空最大號暴力狂,跟煙花一樣絢爛的男子,竟然被嚇昏了?

「但是剛剛什麼都沒有見……這是什麼?」司雨驚疑不定的聲音讓眾人趕緊轉過頭,只見不明原因昏厥過去的雲諾星的胸口上出現了一道紅黑色的拱形,正慢慢的從他胸口裡冒出來,看著應該是一團球,因為過於用勁兒都把自己憋成了一個水滴的模樣,似乎正把自己的從他身體里擠出來。

「啵兒……」

聽聽,這聲音都出來了,這真是擠出來的哦。

這團紅黑色的光芒冒出來之後,敬元姬就驚呼了一聲,景韻也一拍額頭恍然大悟:「這是那位尊神大人的能量!一直跟著小哥的那個!」

「毀滅尊神的能量?」燧風聽得都哆嗦了一下。

「沒錯!」

「叮——」這團毀滅能量精冒出來后,忽然釋放出一股輕微的能量嗡鳴聲,聲音雖然微弱,卻是讓眾人全都齜牙咧嘴下意識的捂住了耳朵,這是能量震蕩,讓他們靈魂都在顫動!

「唔……好吧我信了,這確實是毀滅尊神的能量……嘶,這股濃郁的毀滅氣息,我好像要窒息了。」

「……忽然想起了十幾個紀元前被按在起源大陸上調教……」

「這麼可怕的事情你就憋再提起來了啊!被尊神們按在地上按在虛空里摩擦來摩擦去而且中途只要昏過去一次全部重新訓練的可怕事情我們不要再想起來啦啊啊啊!」

輝苦笑:你們已經全部都想起來了。

在這一陣紅黑色的能量嗡鳴中,雲諾星的胸口裡忽的又冒出來一團能量。飄在他上方半米處轉了幾圈彷彿在打量四周,片刻后詭異的響起吹哨的長嘯聲,緊接著,一團團塊頭一樣顏色全都不一樣的能量球從雲諾星的胸口裡魚貫而出,在半米高延伸到一米高的地方盤旋成一道「光球漩渦」轉動,釋放出源源不斷的輕微能量衝擊,讓眾人壓力大增,頭都抬不起來了。

等最後一團光球從雲諾星體內湧出來后,紅黑色的光球啪的一聲落在雲諾星手上。「叼著」那個淡褐色的木質球,帶頭朝著白色宮殿發起衝鋒。

一干起源能量精全都興奮起來,發出丁零噹啷像是幾百種樂器奏響又像是敲得十分喜慶的敲鑼打鼓聲,一群光團托著雲諾星的身軀,飛速的追著帶頭的紅色光球朝著遠處掠去。

重重疊疊的能量震蕩消散后,疊最厚防禦的輝瞬間站了起來,往四周看了一圈,瞧見楓正被架著飛快遠去,一臉崩潰雙手抱頭:「楓被他的起源能量給綁架啦!」

剛醒過神來的眾人聽到這話全都一臉黑線。這種我被我自己的能量綁架了是什麼神奇的體驗哦……

「那邊,那邊!」司雨還略有點昏著就連忙站起來,跌跌撞撞朝著一群起源能量精追趕過去。

「被自己的能量裹著抬走這一點,我是萬萬沒想到。」雷老哥臉色異常精彩,他都不知道自己下意識跟過去的時候心情複雜成了什麼樣子。

輝聞言拍了拍他的肩膀,臉色比他更加複雜:「放心,你會習慣的,畢竟楓經常被自己的能量玩得死去活來,如果你們體驗一下,估計也就知道他心裡對起源天神們的怨念是來自何處了。」

眾傳承者仔細的想了想,全都使勁搖頭:算了,這事想不來,光是自己把自己玩得致殘就已經很嚇人了,自己被自己的能量玩得死去活來什麼的……惹,不想體驗。

一群人在起源大陸上一追一趕,前方被追趕的物體自帶五彩斑斕的光影特效,走哪都劃出一片彩色的能量飄帶,後方的輝等人感覺到它們周圍一圈空間有明顯異常的震蕩,應該是它們散發出來的能量震蕩,也不敢貿貿然衝過去,被一百四十七個共鳴震蕩的起源能量精給夾一下,再一頭從天上墜落砸進起源大陸里,保准當場就進輪迴路了。

本以為他們這會兒會直接去到白色宮殿群里,大概是要找哪位起源天神的宮殿,他們半路都準備轉彎了,但是,帶頭的毀滅能量精卻「一步」邁過宮殿群去到後方,忽然在半空洞穿了空間,打開了一道巨大的傳送門,後方托著雲諾星的一群起源能量精也加快速度衝進了門裡,緊接著,傳送門就在眾人的注視中一點點的縮小……

「要不要這麼順手關門!快加速!」

輝當場大手一揮大喊一聲,頂著守護者之盾以不要命的勢頭強行加速,燧風他們一群人很有默契的前後左右變位置,本打算連成一條直線,卻頓時擠成一團。愣神的眾人都大眼瞪小眼,還沒等反應過來傳送門就出現在視線中了,心頭同時驚叫一聲,下一秒都擠成一團球沖了進去,啥都沒看清楚就落在地上狠狠的滾出去幾百米遠。

輝看著擠成一團球然後「四分五裂」飛出去十幾條痕迹的眾人,臉都抽搐了:「……真是足夠默契啊,搶個傳送門都能擠出交通事故。」

這會兒傳送門才慢慢的關上,一群人從地上爬起來,臉都一陣紅一陣白,不敢與輝君他們對視,他們這群人不靠譜的印象已經越來越深入人心了。

燧晴淡定的從地上爬起來,先是一個暴栗砸在自家笨蛋弟弟頭上,這才打量四周。

大地換了模樣,呈現一片灰白色,此處顯得十分荒涼,冰冷無聲,沒有生息,荒蕪的風從遠處吹拂掠過身上。冰冷冷的氣息,讓她們這一群能量生命體都會感覺到冷,天上是一片黯淡的星空,可以看到距離非常近的星體,但是卻並不像是真正的星體,像是一片映像和圖畫貼在那裡。

雷老哥拍著身上的塵土轉過目光,略有點驚愕:「這什麼破地方,起源大陸還有這個地方么?你們來過沒有?」

「沒有,完全不知道。」燧風等人使勁搖頭,他們能感覺到這裡還是起源大陸,但是可完全沒有聽說過這座大陸還有這麼一片荒涼的地兒,印象里好像也沒有哪一位起源天神有把自家的地兒給折騰成這種「萬象破滅」景象的藝術情懷,他們喜歡的都是雲淡風輕、青山綠水的景象。

「呼……」司雨朝著手心呵氣,哆嗦著搓了搓雙臂:「好冷,我好像好多年都沒有感覺過寒冷的滋味了。」

眾人也感同身受的點了點頭,這地方荒涼還冷得真實,如地獄般冰冷,他們在跨入元始境界后還感覺過冷這種感官的時候,記得應該是被那位冰神姐姐摁在火山口裡爆錘的記憶——對,火山口,下方冒著滾滾濃煙,他們卻被活活凍哭。

噫,怎麼又想起不太好的記憶了。

鳳青凰急忙掃視四周,進來這裡就失去了小星星的蹤跡,有些緊張:「找不到位置,這裡的空間阻礙……唔……感應。」

「一溜煙跑沒影了。」輝臉皮一顫,眾人正要分散去四面八方尋找的時候,白衣女孩突然抬起手指向傳送門位置的後方:「那裡。」

齊刷刷轉身看到天空上一片五彩斑斕的飄帶,眾人又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這次還多虧了那群起源能量精走哪都留下尾氣的痕迹,不然他們可能真找不到,楓小哥的氣息直接消失了都。

「這片空間的氣息同為秩序,卻讓人感覺到不舒服。」燧晴皺著眉頭,輕聲說著:「與最初之光,以及方才的遺物,擁有極為相近的氣息。」

輝心頭微微一跳:他好像能明白這群不靠譜的二代傳承者們為什麼不知道這片地方了。

這裡是起源天神們埋葬的,與混沌紀元有關的地方啊……他們直接把這片地方埋葬在起源大陸里了,然後又被起源能量精們一同復刻在這片模型裡面。

冥冥之中,他感覺要出大事……起源天神們極力掩蓋、抹去的與混沌紀元有關的消息,在這裡讓他們一頭撞破……

輝腦子忽然感悟到了什麼再次怔了一下……這裡的秩序與規則……

這是混沌紀元的秩序與規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幻世彼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幻世彼岸 幻世彼岸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52章 大陸的另一「面」

9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