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大結局

第五百零八章大結局

第二日。

葉天璟帶大軍準備離開林州城按原路返回。

舒染澈和舒染沉放棄了得來的城池,他們這一路攻入京城只是為了為自己的親人報仇,從來就不是為了做璃國之主。

所以舒染澈和舒染沉決定將所有城池全部送給葉天璟,希望皇甫國能夠好好休養生息,也不要再和璃國開戰。

這一次能夠順利攻入京城殺了璃晟睿,葉天璟和璃晟希出了不少力,而他們也相信璃晟希會努力做一個好皇帝。

而作為舒家僅剩的人,他們希望能夠遠離紛爭隱世歸田,再不問世事。

葉天璟帶著大軍扯出林州城,剛出了城門,就見一個身穿男裝但打眼一看就能看出來是姑娘家身材瘦弱的女子擋在了他們的行軍之路前方。

葉天璟自然第一眼就認出了。

那女子不是林婧雪又是誰。

林婧雪望著坐在高頭大馬之上的葉天璟,低眉斂目仍舊掩蓋不了他劍眉心目中的容姿和風華。

葉天璟眉宇間蹙上了一抹隱隱的陰霾,「林小姐?」

林婧雪的臉上帶著笑,纖長的睫毛飛舞在風中,「葉天璟,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聽到林婧雪直呼葉天璟的大名,尤其是這個葉字,在皇甫國,除了葉雙卿之外,沒有人敢叫他這個名字。

在葉天璟身後的李由立刻拔劍出鞘對著面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大膽,竟然敢直呼皇上名諱,該當何罪?」

葉天璟眼中彷彿有一閃而過的凝重,隨即又恢復成輕鬆的樣子。

自從到了皇甫國,他便是王爺、是太子、是一國之君,再也不是從前的那個葉天璟了。

可是皇甫天璟,本來就不是最真實的自己。

拋去最痛的那一段記憶,他還是喜歡從前的葉天璟,不爭不搶,肆意瀟洒。

所以當他聽到林婧雪叫自己葉天璟這個名字的時候,內心還是為之一振。

葉天璟擺手給李由使了個眼色,「無礙。」

葉天璟望著林婧雪微微扯了扯嘴角,「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林婧雪用一雙含笑的眸子凝著葉天璟,「早就來了,只不過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忙,便一直沒有去找你,正好你今日要離開林州城了……」

葉天璟淡漠的看著林婧雪,笑容高貴而疏離,「來做什麼?」

林婧雪粲然溫暖的笑,「我沒去過皇甫,想要去皇甫看看,你可以捎我一程嗎?」

葉天璟搖頭。

「從前你可是答應我要教會我如何射箭呢,這兩年我自己一直練習,可怎麼都練不好,如今你是一國之君,君無戲言,既然答應了便一定要做到。」

葉天璟擰眉,冷漠開口道:「林小姐不要得寸進尺。」

林婧雪笑眯眯的望著葉天璟,「又過了那麼久,我還是沒有找到比你更中意的人,既然你還是一個人,我們為何不可以試試看?」

身後的李由聽這小丫頭說話如此伶牙俐齒,而葉天璟一臉沒轍的表情,也是覺得莫名好笑,好多兵將也都是忍著笑。

葉天璟眸子染上恐慌的神色,「別鬧了。」

林婧雪立刻搖頭,「我只知道,直到現在我還是忘不了你,葉天璟,既然你都已經選擇離開葉雙卿了,難道不是已經決定了要開始新的生活嗎,難不成你都打算放棄了還要念著葉雙卿一輩子嗎?」

說到這裡林婧雪頓了頓,「如果你真的這麼放不下她,那我去找她,我跟她說……」

葉天璟自然是氣急了,眸中有一種陰冷飛溢出來,他攥緊了手中的韁繩恨恨咬牙道:「林婧雪,你有完沒完?」

林婧雪眼中隱隱盪著一絲冷光,「沒完,好不容易我和你又見面了,之前真想過跋山涉水去找你的,可是又知道你身邊有葉雙卿,所以便忍住了,如今你還不願意給自己一個機會嗎,或許,只要我再努努力,你也可以喜歡我的。」

這一番話林婧雪是說得大言不慚,不僅僅是葉天璟身後的將士聽得臉色大變,葉天璟也是咬牙切齒。

見葉天璟沒有回應自己,林婧雪訕訕的撇撇嘴,「好吧,就算你不願意接受我,如今我想去你們皇甫做客,看在我們曾經相識一場的份兒上,我要你這一路上帶著我,這要求總不算過分吧?」

看葉天璟沒有拒絕那個女子,李由還劍入鞘趕緊下馬笑呵呵道:「這位林小姐,騎我的馬吧。」

林婧雪立刻高興道:「多謝這位將軍了。」

誰知林婧雪話音剛落,就見葉天璟冰冷的眸子里掠過火花一樣的憤怒,狠狠的瞪著李由深吸口氣,「李由,朕看你是活膩了吧?」

李由趕緊跪地,「李由只是希望看見皇上高興,若是殺了李由能讓皇上高興的話,皇上便殺吧。」

之後李由怯怯的說道:「再說這返回皇甫的路程漫漫,有這位林小姐在,皇上應該也不會太悶的。」

林婧雪也不見外,笑著走上前去在李由的攙扶下跨上了馬背。

葉天璟又剜了李由一眼,「讓你多嘴,這一路就罰你步行。」

李由拱手回應道:「李由遵命。」

只要能讓葉天璟的日子順心一些,多走兩步路又算得上什麼呢。

林婧雪在距離葉天璟不遠的地方,葉天璟也不看林婧雪一眼,冷聲開口道:「走,繼續趕路!」

說完葉天璟就鬆開韁繩輕輕拍了拍馬背。

馬兒繼續往前行走。

這是林婧雪一顆懸著的心才落了下來,她拍了拍馬肚子幾步趕上葉天璟,笑眯眯的眸光從葉天璟面上掠過。

「對了,你們皇甫有什麼好吃的嗎?」

葉天璟不理林婧雪。

「皇甫國的冬天真的很冷嗎?」

葉天璟仍舊不理林婧雪。

林婧雪也不生氣,繼續開口道:「沒事,就算是天氣冷也沒關係的,多穿幾件衣服就好了,正好我也想體驗體驗!」

林婧雪也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會不會有那麼一天,葉天璟會真的忘了葉雙卿。

可是她知道,自己的幸福要自己爭取。

陽光正好,溫柔又溫暖,一切都剛剛好。

林婧雪望著澄澈的陽光、遠方的路還有身邊的葉天璟,嘴角扯出了一個滿足的笑容。

……

舒染墨又昏睡了一天一夜才醒過來。

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恍如隔世,不知道自己是活著還是死了。

舒染墨蹙眉凝著眼前那張模糊又熟悉的臉,十分虛弱的問道:「我是活著還是死了?」

葉雙卿臉上的笑凈如雲染,啞聲回應道:「好好活著呢。」

舒染墨俊眉擰了擰,腦袋昏漲漲的,身體也特別沉,「我好像睡了很久……」

葉雙卿點了點頭,「確實睡了很久,已經有七八天了。」

「竟然睡了那麼久。」舒染墨微微扯了扯嘴角。

葉雙卿盈盈的眼光似有美玉流轉,聲音里透著一絲溫柔,「白季宸來過,白靖逸死了,他找到了和你身體里那隻雌蠱配對的雄蠱,用雄蠱吸出了你身體里的雌蠱,所以,你會慢慢好起來的,也不要總將死這個字掛在嘴邊了,不吉利。」

舒染墨蹙眉,「白季宸解了我身上的噬心蠱?」

說著舒染墨就要用兩隻手支撐著起床,卻身子一沉又倒了下來,不由得悶哼一聲。

「別亂動了,噬心蠱雖然是解了,可那蠱蟲在你身體里禍害了這麼久,你的心脈已經受到了影響,再加上這幾個月你一直帶兵行軍受的傷害沒好,你還是好好躺著不要折騰了,好不容易才從黑白無常手裡把你搶回來的,你可別給我作妖了。」葉雙卿沒好氣的說道。

舒染墨也不再掙扎,安生生的躺在床上睨著葉雙卿,「好,我不動,我好好躺著。」

舒染墨就用那種失而復得的眼神望著葉雙卿,連眼睛也不敢眨,生怕自己一閉上眼睛葉雙卿消失不見了。

葉雙卿伸手握住了舒染墨的手,緊緊的攥住。

「璃晟睿和葉嫣然死後,你就那麼倒了下來,我真怕……真怕你再也醒不過來了,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心裡還是好害怕,那兩日看你毫無生氣的躺在床上,心就像是被戳了一個窟窿一樣。」

舒染墨反手握住了葉雙卿的手,「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你都是為我才承受了這麼多,在那麼多難捱的時光里,我沒能陪在你身邊真的很抱歉,我也不敢去想你一個人到底經歷過怎麼樣的煎熬。」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說好了要一輩子保護你,卻讓你因為我受到了最殘酷的傷害,以為那樣是為了你好,以為長痛不如短痛,可終究還是讓你更難過了,每次我看到你的眼淚,我都覺得好像芒刺在背。」

「兜兜轉轉那麼久,終於還是回到了原點,舒染墨,這一次,我不會再放開你的手,你也要答應我,將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可以瞞著我,什麼事都要讓我知道。」

葉雙卿頓了頓,「我可是放棄了當皇甫國皇后的機會留在你身邊的。」

舒染墨疑惑,「葉天璟……」

葉雙卿臉上掛著一抹苦笑,若有所思的說道:「五哥讓我留在你身邊。」

「可是……」

「如果我隨他回皇甫,五哥知道我心裡有你,就算在他身邊,我們也都不會開心,與其拘著我,他寧願放了我,所以,在這世上我虧欠最多的人就是他。」

舒染墨眉眼間蹙著一抹隱隱的陰霾,「這一次能順利攻破皇城取璃晟睿的狗命,葉天璟幫了我很大的忙。」

葉雙卿點了點頭,「所以我放棄了那麼好的五哥重新和你在一起,你一定要好好對我,舒染墨,你可千萬不要負我,否則,我真的會殺了你。」

舒染墨眸底暗沉加深,「我自然是知道你有多心狠手辣。」

葉雙卿咬牙,「倘若那時候不是白季宸及時來了,我真的很有可能掀了你一層皮肉將你活剮了。」

舒染墨忍著笑,「我知道。」

可那時候他也明明看到她在偷偷的哭。

「你設了那麼大一個局想要讓我離開你,最後還不都是做的無用功?」

舒染墨深吸口氣,「早知道自己做的都是無用功,還讓你受到了那麼多的傷害,就不該那麼費盡心機的讓你離開。」

葉雙卿臉上掛著懶散的淺笑,「所以之前你讓我為你傷透了心,之後你一定要好好補償我,千倍百倍的補償給我。」

舒染墨溫潤如玉的眸子無聲收攬了滿天璀璨的星光,「好,往後的日子,我全部補償給你。」

……

接下來的日子,葉雙卿陪舒染墨繼續在這裡修養身體。

知道舒染墨已經沒有什麼生命危險,舒染澈還有舒染沉便都回到了璃國的京城,畢竟席沉魚和赫連曦都在京城呢。

赫連曦倒是沒什麼事,畢竟是赫連國的公主,璃晟睿也不敢將赫連曦怎麼樣,頂多也就是軟禁著,如今與舒染沉團聚了,小夫妻這麼長時間沒見面自然是小別勝新婚。

舒染澈那邊卻並不順利,雖然知道席沉魚一直被江逸晨照顧著,舒染澈去找席沉魚,希望接席沉魚離開,席沉魚卻是閉門不見。

江逸晨將席沉魚在將軍府行刑前一晚的時候告訴給了舒染澈,舒染澈這才知道席沉魚都經歷過什麼。

那些舒染澈極力想要讓席沉魚忘記的過往,璃晟睿竟然將她送回到那種地方被人凌辱。

可是璃晟睿已死,就算是將璃晟睿挫骨揚灰,該發生的事情也已經發生了。

江逸晨說這半年來席沉魚基本上不怎麼出門,基本上就是悶在屋子裡,也不怎麼見人,就算是他過來看,也多半都是閉門不見的。

經歷過那麼多可怕的事情之後,席沉魚似乎將自己完全封閉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舒染澈每天去江府希望席沉魚能見自己一面,可席沉魚一直避而不見,舒染澈天天失望而回。

又是一天舒染澈去江府被拒,他便一直守在門口,因為聽說席沉魚每個月十五都會出門去城南的靈禪寺上香。

待席沉魚上了馬車之後,舒染澈便悄悄跟在馬車後面。

席沉魚在一個丫鬟的陪伴下下了馬車進了靈禪寺,直接去寺內上香,舒染澈守在寺門口看著席沉魚虔誠跪在佛像跟前,不知道雙手合十說了些什麼。

出來的時候席沉魚的眼裡紅紅的,舒染澈知道席沉魚可能一個月就出來這麼一次,所以他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

所以當席沉魚要上馬車回去的時候,舒染澈就迎了上去。

而席沉魚在看到舒染澈的臉時,驚恐萬分的往後退了一步,怯怯的再也不敢抬頭看舒染澈的臉。

看到席沉魚受到驚嚇的表情,舒染澈心疼的倒吸了一口氣,上前抓住席沉魚的手,「小魚,為何不肯見我?」

「我們好像沒有什麼必要再見面了,你走吧。」說完席沉魚就要掙脫舒染澈的手。

舒染澈眼裡蘊滿了疼,「小魚,我們好好談談。」

席沉魚也不看舒染澈的臉只是搖頭道:「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以後你也不要再來找我了,別來了……」

舒染澈嘴唇微微顫抖著,「小魚,你是我明媒正娶的結髮妻子……」

然而還沒等舒染澈說完,就聽席沉魚冷冷開口道:「那你立刻寫一封和離書給我,和我徹底劃清界限。」

舒染澈失望的搖搖頭,「我是不會與你和離的,你休想。」

下一刻席沉魚終於掙脫開舒染澈的手,拼了命的往前跑。

舒染澈在後面追,見席沉魚跑上了一座橋,回頭見舒染澈就要追上來,她就踩著欄杆站了上去。

舒染澈見席沉魚站上了欄杆,立刻停住了腳步,他手足僵硬的站在席沉魚不遠的地方,只覺得心臟有逼迫的空氣壓著,無法呼吸。

席沉魚顫顫巍巍的站在欄杆之上,一回身看到舒染澈,努力保持平衡,她那雙曾經蘊滿無限柔情的眼睛,現在只剩下灰暗。

「染澈,我沒臉再見你……我是一個骯髒的女人,我是一個雙手沾滿了鮮血的女人……都是我,如果不是因為我,將軍府就不會遭此大難滿門被殺……無數個夜裡的夢魘之中,我看到他們被砍下的頭顱,看到血流成河,他們的冤魂在向我討命……一切都已經回不去了,染澈,是我害死他們的,我永遠都不會原諒我自己……像我這樣一個滿手鮮血的人,根本就不配和你在一起……」

席沉魚站不穩,身子晃晃悠悠的。

「小魚,你別激動,你先下來好不好,咱們有話好好說,而且害人的人從來就不是你,你只是被璃晟睿利用了而已,這不怪你!」

「是我笨是我傻,是我沒腦子才會上當,就算死一千次也無法彌補我犯的錯,染澈,你不用安慰我更不用同情我,因為連我自己都沒辦法原諒我自己……」席沉魚淚珠斷線,串串凄涼。

說到這裡,席沉魚頓了頓深吸一口氣,「是時候了,也是時候該將我這一條賤命還回去了……染澈,如果有來生,如果你不嫌棄我的話,那時候我再乾乾淨淨的在一起……我希望下輩子,我們之間沒有仇恨,可以幸福的相遇……」

嗚咽的風聲決然掠過耳膜,而席沉魚眼中的痛真真切切。

就在舒染澈跑過來的瞬間,席沉魚縱身一躍。

舒染澈伸手去抓,卻什麼都沒有抓到,看著席沉魚的身子沒入深深的湖水之中。

舒染澈想都未想,直接跟著跳入了水中。

……

席沉魚並沒有死,是舒染澈救了她。

可是因為席沉魚跳入湖中之後腳被水草纏住了,舒染澈用了很長的時間才好不容易將席沉魚救了起來,救起來的時候席沉魚已經沒氣了,頭又磕在了湖底的石頭上受了傷,雖說後來人是活了過來,可是因為傷勢過重,在船上躺了將近半個月才醒過來。

只是醒過來的席沉魚,忘記了所有人,就只記得舒染澈了。

至於席沉魚再次失憶的原因,也是腦部受到了重創,至於什麼時候能夠恢復記憶,舒染澈希望席沉魚這輩子都不要再想起從前的事。

即便有一日席沉魚真的想起來了,舒染澈也一定會用自己真心呵護她的心來讓她慢慢忘記那些悲痛。

一切都會過去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

三年後。

天下太平,璃國和皇甫國始終相安無事,百姓安居樂業。

璃國在新皇璃晟希的治理下又恢復到了從前的勃勃生機,而皇甫國更是成為九州之中最強的國家。

白季宸將毒王谷毀了,在璃國的京城之中開了好多家醫館,而從前毒王谷的那些人都成了醫館里的大夫和夥計。

白季宸終於如願以償的帶領毒王谷走上了正路。

他想救更多的人,來彌補自己曾經犯下的罪孽,而他和白霓裳也過上了正常的生活。

一年前,葉天璟迎娶了璃國丞相林森之女林婧雪,聽說也是這林婧雪軟磨硬泡好不容易把葉天璟追到手的。

葉天璟和林婧雪大婚的時候,葉雙卿和舒染墨也去了北棠,看到五哥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葉雙卿心中欣慰極了。

心中壓著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地了。

調養了將近一年之後,舒染墨的身體終於完全恢復了,兩人在一處山明水秀的小鎮子里開起了一家醫館,平日里葉雙卿給附近的百姓看看病,日子過得幸福充實,去年春天葉雙卿生下了她和舒染墨的第一個孩子。

是個兒子,長得和舒染墨一樣俊朗好看。

舒染墨平日里也就是幫葉雙卿去附近的山裡采採藥,沒事的時候在醫館幫忙,葉雙卿大多的時間都很忙,所以舒染墨帶孩子的時間更多一些。

曾經叱吒風雲的大將軍舒染墨,褪下盔甲,如今也只是一個平凡的葉雙卿的丈夫,她孩子的父親。

舒染澈與席沉魚的日子也算安生,席沉魚仍舊沒有想起從前的事情來。

這對席沉魚來說,也未嘗不是一種上天的恩賜。

有的時候忘記了,便不會覺得痛苦了。

而不管發生什麼事,舒染澈都會牢牢抓緊席沉魚的手,他不要下輩子,他只要這輩子好好守著席沉魚,再不讓她受到傷害。

還有舒染澈和赫連曦這一對,兩個人都是自由自在的性子,一年有四分之三的時間他們倆都在遊山玩水,過得愜意自在。

不管曾經在他們的生命之中有多少磨難和坎坷。

終究,相愛的人還是一起攜手走了下去,就這樣守著彼此一直走下去。

有些人,一開始會以你不情願的方式留在你的生活里,卻慢慢的習以為常,最後變成一種習慣。

比如舒染墨,便是葉雙卿的意料之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萌妻:將軍寵上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醫萌妻:將軍寵上天目錄 神醫萌妻:將軍寵上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零八章大結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