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渣爹

第1章 渣爹

上谷郡,廣寧侯府。

廣寧侯夫人蕭氏,帶著丫鬟婆子急匆匆趕往位於侯府東北角的會賓樓。

哐!

剛進院門,就聽見一聲響動,似是重物落地。

她面色一沉,莫非來遲了?

「都在原地等候!」

裡面情況不明,不宜讓更多人看見,蕭氏只帶了兩個心腹婆子進去。

廂房門口,一個丫鬟一個小廝,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廂房內,一男一女,趴在地上,同樣昏迷不醒。

廣寧侯夫人蕭氏見此情況,眉頭緊鎖。

不用想她都知道,打人者正是侯府四姑娘,她的親閨女燕雲歌。

燕雲歌,十歲出頭的年紀,身量高挑,趕得上十二三歲的小姑娘。

她五官精緻,模樣俊俏,眉宇間英氣勃發。

身穿一套騎射服,不施粉黛,不佩珠寶首飾,唯有兩隻衣袖用彩色絲線鑲邊,渾身上下就這麼一點色彩透著女兒氣。

這麼個精緻漂亮的小姑娘,卻因為五歲那年意外受傷,自此發不出聲音,做了啞巴。

見母親蕭氏到來,燕雲歌甜甜一笑。

她指了指門外的丫鬟小廝,然後拿出紙板和一支炭筆,迅速寫下「該打」二字!

「該打」二字,龍飛鳳舞,頗有氣勢。

之後,她又指著屋裡昏迷不醒的一男一女,寫下「該殺」二字。

怕「該殺」二字不夠有力量,她又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蕭氏眉眼抽動,表情很是無奈。

「娘怎麼來了?今日之事和四妹妹沒關係,是我拉著四妹妹壯膽。沒想到這麼巧,正好碰上這二人在此處幽會。原來這二人一直都不清不白。」

侯府大姑娘燕雲菲站出來,護在四妹妹燕雲歌的身前,明顯是要扛下所有事情。

燕雲歌著急,她從大姐姐身後鑽出來,舉手比劃。

分明是她拉著大姐姐來會賓樓抓姦,此事和大姐姐無關。

怕母親蕭氏不明白,她在紙板上重重寫下「抓姦」二字。

還不忘指一指趴在地上昏睡不醒的一男一女,抓的就是這對狗男女。

蕭氏抬手,示意兩個親閨女稍安勿躁。

她盯著地上昏迷不醒的一男一女,面色陰沉。

雖然沒看到一男一女的正面,可是從二人的衣著,還有躺在門外的丫鬟小廝,已經猜到這對男女的身份。

她吩咐婆子:「將二人翻過來!」

婆子領命,上前粗暴地將一男一女翻過來,露出正面。

「竟然是凌公子和二房的雲珮姑娘。」

婆子一聲驚呼,面色不安地望著夫人蕭氏,又小心翼翼觀察大姑娘燕雲菲的表情。

蕭氏眉頭緊鎖,雖說早已經猜到二人的身份,還是不及親眼看見的衝擊力。

兩個賤人!

婆子悄聲問道:「夫人,現在怎麼辦?」

大姑娘燕雲菲的未婚夫凌公子,同二房的雲珮姑娘幽會,觀二人衣衫不整,恐怕已經有了肌膚之親。

這可如何是好?

還有十天,大姑娘燕雲菲就要和和凌公子成親,結為夫妻。

偏偏在這個時候,凌公子偷吃二房姑娘,婚事還能繼續做下去嗎?

若是婚事繼續,有這檔子事夾在中間,夫妻二人豈能和睦相處?

若是取消婚事,大姑娘燕雲菲要怎麼辦?還能嫁給誰?

被堂妹搶了夫婿,這可不是什麼好聽的話。

太丟臉了!

縱然大家會指責凌長峰貪花好色,做事沒分寸。可他是男子,最多也就是被指責而已。一兩年後,眾人就會忘了此事。

至於燕雲珮,既然敢偷吃,就說明她已經不要臉。

真正承擔後果的人,是無辜的燕雲菲。

她會被流言蜚語糾纏,甚至會被人潑髒水……

想想可能會出現的種種情況,婆子頓覺不寒而慄。

難怪四姑娘燕雲歌一臉殺氣騰騰,一副要殺人的表情。

這二人若是死了,也算是一個解決問題的辦法。

蕭氏陰沉著一張臉,婆子能想到的,她當然能想到。

婆子想不到的地方,她早已有了成算。

此時不能急。

她問道:「他們二人為何昏迷不醒?你們來的時候是什麼情況?」

燕雲菲面色平靜,好似地上躺著的男人,並不是她的未婚夫

她輕聲說道:「我們來的時候,這二人估摸著是剛開始親熱,正在寬衣解帶。四妹妹手勁大了些,一人一巴掌,二人就昏了過去。」

燕雲歌何止是手勁大了些。

她本是末世孤女,靠著天生力大,在末世艱難生存。

死後投生到燕家,卻將上輩子天生力大的天賦也帶了過來。

雖說她才十歲出頭,但靠著力氣大,對付兩三個成年人不在話下。

燕雲歌替大姐姐不值。

她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這對狗男女,害人不淺。

不如趁著還沒走漏風聲,直接將二人抹了脖子,假裝意外,一了百了。

「雲歌不可衝動!」蕭氏緊張道,「二房的雲珮,可以不用顧忌。但是凌長峰,他是弘農郡凌氏家族長房嫡子,他若是出了事,凌家一定追究到底。屆時你爹爹為了平息凌家怒火,定會將你交給凌家處置。」

蕭氏擔心燕雲歌衝動行事,害了自己,因此格外擔心。

燕雲菲也說道:「妹妹不可為了我沾染血腥。這對狗男女,收拾他們的辦法多得是,犯不著髒了自己的手。而且,我們也沒有足夠的籌碼,讓爹爹放棄凌家,護著我們。」

「雲菲說的對,雲歌你切莫髒了自己的手。更不可授人以柄。」

蕭氏緊張到臉色發白。

見母親和姐姐都在為她擔心,燕雲歌心頭暖暖的。

她笑了笑,示意母親和大姐姐不必擔心,她當然知道不能殺了這兩人。

殺人簡單善後難。

因此一開始,她動手的時候就留了餘地,只是將二人打暈,而不是一拳頭敲死。

她只是擔心大姐姐燕雲菲。

大姐姐你怎麼辦?

你還要嫁給凌長峰嗎?

當初父親定下這門婚事的時候,眼睛一定是被狗shi糊住了!

凌長峰一看就是個貪花好色的主,大姐姐嫁過去,豈能有好日子過。

燕雲菲伸出手,捏捏燕雲歌的臉頰,真嫩。

她笑了笑,說道:「這種男人,不嫁也罷。」

蕭氏聞言,眉頭又皺了起來,卻沒有作聲。

婚事要不要繼續,需仔細思量。

至於凌長峰,蕭氏露出厭惡之色。

凌長峰此次來到上谷郡,是為了迎娶燕雲菲。

沒想到,短短時日,他竟然和二房的燕雲珮糾纏在一起,還有了肌膚之親。

很明顯,從始至終,他就沒將燕雲菲放在心上,更沒有為燕雲菲考慮過一絲半毫。

燕雲菲哪裡配不上他?

堂堂廣寧侯府嫡長女,要家世有家世,要品貌有品貌,哪裡不配?

他竟然如此羞辱燕雲菲,實在是該死!

蕭氏心頭深恨,卻沒有失去理智。

「好個不知羞恥的燕雲珮,連大姑娘的夫婿也敢搶。」婆子啐了一口,十分嫌惡。

蕭氏當機立斷,「先將二人綁起來,分別關押。此事不可聲張,全府下封口令。」

「燕雲珮遲遲不回家,二房若是問起來,該如何回答?」婆子問道。

蕭氏板著臉,厲聲說道:「讓二房滾!我們侯府又沒責任替他們二房照看閨女。」

婆子得了命令,偷著樂。

心頭已有成算,等二房上門要人的時候,定要狠狠羞辱對方。

……

大丫鬟得了消息,急匆匆進門稟報。

「夫人,侯爺回府,正往這邊趕來。」

聞言,眾人震驚。

蕭氏緊鎖眉頭,「侯爺竟然會在這個時候趕回來。莫非侯爺已經知道此處發生的事情,是誰走漏了消息?」

無人作聲。

很快,外面響起了成串的腳步聲。

廣寧侯燕守戰,帶著親衛小廝來到會賓樓。

蕭氏身邊的下人,全都被親衛「請」到院外。

就連蕭氏身邊的兩個心腹婆子,也沒能倖免。

廣寧侯燕守戰走進廂房,不動聲色地掃了眼昏迷不醒的凌長峰和燕雲珮。

觀二人衣衫不整,無需解釋,就知這二人發生了何事。

他果斷下令,「將這二人帶下去,分別看押。沒有本侯的手令,任何人不得靠近這二人。尤其是二公子和四姑娘。」

燕雲歌大怒,不服!

廣寧侯燕守戰冷哼一聲,指著燕雲歌,「防的就是你。」

憑什麼防著我?

哐當!

燕雲歌直接踢翻了小杌凳。

「雲歌,不可無禮!」

蕭氏輕聲呵斥,卻並無半分責罵之意。

只不過身份需要,她才出聲。

燕守戰又吩咐道:「拿著本侯的手令,命二公子帶補給進山。七日之內,不許他回來,否則軍法從事。」

「諾!」親衛領命而去。

蕭氏面色一沉,「侯爺為了凌長峰和燕雲珮的性命,真是煞費苦心。若是雲歌有心殺人,哪需等到侯爺回來動手,早就宰了這二人的腦袋。至於二郎,他護妹心切,卻也不會衝動殺人。」

廣寧侯燕守戰哈哈一笑,「夫人誤會了!本侯這麼安排,只是以防萬一。並非認為二郎和雲歌會殺人。再一個,雲菲婚期在即,此時不宜見血。」

虛偽!

特么的找借口都不知道找個像樣點的,純粹敷衍了事。

不就是怕凌長峰有個三長兩短,對凌家沒法交代,斷了和凌家結成聯盟的機會,甚至可能招致凌家的報復。

為了利益,賠上女兒的終身,太理所當然。

直說就行了,編什麼破爛理由。

擺明了,燕守戰根本不在意她們母女三人的感受,更不在意大姐姐燕雲菲的前程未來。

渣爹!

燕雲歌呵呵冷笑,抬手,一劈,一掌劈掉桌子一角。

她冷眼看著,毫不掩飾對父親燕守戰的鄙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侯府小啞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侯府小啞女 侯府小啞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渣爹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