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7章 儒佛合作

第1897章 儒佛合作

看到這一幕,小青第一個拍手稱快。

白素貞雖然覺得這有些不太妥當,但看到這些書生前一秒嘴強王者后一秒嘴巴就被縫住的樣子,她心裡也有種痛快的味道。

可江司明還沒完呢,這些小嘍啰算是教訓了,始作俑者卻還沒有。

既然這麼羞辱他都沒用,說明這許仙確實不是碎片方向。

既然如此,那就除了唄,順便還能看看殺了許仙是不是有希望爆碎片,萬一爆了呢。

正在家裡休養的許仙,正覺得口乾舌燥,想起來喝點水。

看了看水壺,也沒水了,許仙只好提個桶出去,在附近公家的水井裡打水喝。

可這次他像往常一樣打水的時候,卻感覺背後一涼,隨後一頭扎進水井裡頭。

等大家發現時,許仙已經溺亡多時。

捕快查案發現他是自己失足摔進水井裡溺死的,這讓周圍鄰居一陣唏噓。

一個教書先生,打壺水都會溺死,果然,***堪白眼,百無一用是書生啊。

從這天開始,作為《青蛇》的男主角,這個位面的氣運之子,許仙,就這麼死了。

對於把許仙弄死的江司明,非但不覺得內疚,反而覺得十分無趣。

他本以為殺了許仙說不定有什麼意外驚喜呢。

沒想到壓根什麼事都沒發生,碎片毛都沒看見。

不過想想也是,許仙之所以成為《青蛇》的男主,完全是因為白素貞看上了他。

一個千年蛇妖看上一個凡人,那這個凡人自然就成了主角。

可現在,白素貞壓根不知道他是誰,更對他完全沒興趣。

那這個凡人,也就只是個凡人了。

殺一個凡人,又怎麼會有碎片呢。

江司明想明白了,感覺還是得殺法海,嗯,這個目標靠譜。

正在金山寺療傷的法海突然感覺背後陰風陣陣,睜開眼警惕的看了看周圍。

這個以前令他最有安全感的地方,此刻好像也沒這麼安全了。

「也不知道師傅什麼時候才到,等師傅來,一定要跟此人算這筆賬!」

法海捂著丹田位置,到現在還是能傳來劇痛。

感受到這劇痛,法海對江司明的恨意,又增添了幾分。

許仙死後,江司明已經住進了白素貞和小青的府邸。

雖然跟兩條蛇妖住一起,江司明卻一點不害怕。

反而讓她們不用拘束,隨便變回蛇形。

就這樣,兩條萌萌噠的Q版小蛇,就成天在江司明身邊修鍊。

江司明還不時將她們抓到手上捉弄捉弄,感覺自己都快成蕭炎了,專業玩蛇...

這一日,白素貞去集市上買點食材回家給江司明做飯。

只有江司明和小青在家。

原本乖乖修鍊的小青看姐姐不在,就開始動起了歪心思。

她變回人形,跑到江司明腳邊,央求道:「前輩,你可不可以教我什麼事人的七情六慾啊?姐姐總說我學人學的一點都不像,說我沒有七情六慾。」

江司明繼續閉目養神,怡然自得的回答:「七情六慾不是嘴上就能教的,得自己切身體會。」

「怎麼體會啊?是不是...這樣?」小青說著,手觸碰在江司明的腿上,慢慢撫摸。

江司明睜眼,目光含笑,突然想起了原著中,法海為了磨鍊定力,讓青蛇誘惑他的橋段。

不如自己也試試自己的定力?

「小青,教你可以,但前提是我們打個賭。」

「好呀好呀,賭什麼?」小青一聽江司明肯教,立馬答應。

「就賭你能不能在你姐姐回來之前,亂我定力。」

江司明自信的說。

對於自己的定力,他老江不是吹,出了名的定力差...呸,是出了名的定力牛皮!

小青聽后,眼睛一亮,同時又有些羞澀,但還是很樂意接受這個挑戰的。

於是,白府上,開始傳來小青的靡靡之音...

良久過後。

江司明走出房間,表情微妙,他成了?還是沒成呢?

....

數日過去,一位儒家高人來到了錢塘江。

發現自己弟子許仙早已死亡的消息后,大為震怒,認定時江司明所為,當場騰空而起,就朝著白府飛去。

這幾天江司明住進白府的消息早就被傳遍了,錢塘江的男人全都羨慕他。

這位儒家高人自然輕鬆就查到江司明的位置。

儒家高人剛到白府上空,就看到兩道身影也同時趕來。

雙方一對視,立馬互相拱手。

「原來是孟老夫子後人孟鶴先生。」

「原來是降龍羅漢,失敬失敬。」

雙方身份都不一般,在儒教和佛教中都地位很高。

一位是儒家孟子後代,一位是佛教羅漢中最強悍的一位。

兩邊碰面都打了聲招呼。

稍微一溝通才知道,兩邊的目標是一致的,都是來找江司明算賬的。

那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兩邊立刻結盟,重新朝著白府飛去。

正在家裡感悟昨天江司明教她的運氣吐納新方法的白素貞突然感覺心神不寧,天邊像是有什麼厲害的東西正在飛速朝這裡逼近。

顧不得修鍊的白素貞立馬跑去找江司明。

可卻不知道,江司明早就先一步飛出白府,朝那個方向主動靠近過去。

四道光影停在半空,其中法海踩著法器,勉強在漂浮在天上,至於其他三位,則都是各自直接懸浮,腳下沒任何東西。

「三位不會都是來找我的吧?」江司明似笑非笑道。

他真沒想到,自己捅了個大簍子,儒家和佛家一起出動來對付自己?

「閣下明知故問。」

儒家孟鶴冷冷的看著江司明,江司明殺他愛徒,許仙是他很喜歡的徒弟,雖然沒有修真天賦,可他還是很喜歡這個弟子。

現在弟子慘死,他這個當師傅的自然得過來報仇。

孟鶴可是儒家修真圈裡非常頂尖的戰鬥力,元嬰中期的他確實值得他驕傲。

另一邊法海旁邊的精壯老和尚殺氣很重,身上散發著狂暴的氣息。

老和尚盯著江司明看了幾眼,道:「施主屢次三番和我佛教作對,更是打傷我徒弟,還差點將其廢掉,這筆賬,可得好好算算。」

「不會吧,不會真以為你們三個就能打贏我吧?」

江司明突然奇怪的語調說了一句。

立刻,三人全都被激怒,沒了耐心,開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絕地求生撿碎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在絕地求生撿碎片目錄 我在絕地求生撿碎片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97章 儒佛合作

9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