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地獄,契約

第396章 地獄,契約

鬼劍武藏從亂石之中探出頭來,此時所有的血族人和血族怪物都已經離開京都,連徐福也不見蹤影。鬼劍武藏不禁苦惱起來,他摘下自己的頭盔,有些無助地嘆息著,以徐福現在的實力,自己即便是加上鬼劍盔甲,也很難贏他。而自己要為阿通復仇,即便是死也再做不惜,但如果叫上其他人來為自己的仇怨一通赴死,他又是肯定不願意做的。在現在這個關頭,他又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呵呵呵呵呵呵——」隨著一聲長笑傳來,裴旻的身軀驟然降落在鬼劍武藏跟前一間倒塌的木屋之上:「東瀛劍聖,我知道你在苦惱些什麼,或許這次我可以幫你。」

「你?」鬼劍武藏有些警惕地重新戴上頭盔,道:「跟你一樣,信仰蛤蟆神嗎?『介』『劫』無可『棱』!」

「別急著拒絕。」裴旻這次倒是沒有生氣,而是繼續道:「我來找你,當然不是單純為了幫你。只是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你不是想要報仇嗎?憑你現在的實力,能夠做到嗎?」

「就『涮』做不到,『偶』也不會停手!」鬼劍武藏恨恨道:「殺『偶』妻子,『起』仇不共戴天!」

「哦哦,原來如此。」裴旻點了點頭道:「這麼說來,我還挺理解你的。我這裡倒是有樣東西,可以大幅提升你的功力。只是不知道你是否願意呢?」說著便伸出左手,只見一顆紫黑相間的珠子在許多深紫色氣體的縈繞之下,緩緩出現。

「『介』又『系』蛤蟆壞東西?」鬼劍武藏更是警惕:「『李』會平白無故給『偶』好東西?『介』不可能。」「這可不是什麼單純好的東西。」裴旻正色道:「這是魔種契約珠之一,名喚『目視地獄』。」

「蛤蟆玩意兒?」鬼劍武藏眉頭大皺:「魔族的東西?『偶』可沒有興趣。這東西『己』會侵『習』『偶』的神志。之前在『濮狼』城,『偶』就被妲己傷過。」

「想不到你還有這樣的過往啊。」裴旻卻不管這些,只是繼續道:「這『目視地獄』契約珠不比其他的魔族契約珠。其他的契約珠確實會使宿主成為魔族的血統,但『目視地獄』不一樣,宿主會和契約珠爭奪身體的控制權。如果宿主更強,那麼契約珠會完全融入宿主,其能力也完全被宿主獲得,對宿主不會有任何的不利影響。而如果契約珠更強,那麼宿主的身體和靈魂會完全被契約珠所吞噬,連原本的意志也會完全失去。」

「看起來,你是很有『寄』信,『偶』會被『介』契約珠給吞噬了。」宮本武藏立即明白了徐福和裴旻的想法,冷冷道:「可『偶』『尖』的會輕易『扇』當嗎?」

「這是徐福的意思,我並是不清楚你的情況。」裴旻聳了聳肩道:「我也要和你說清楚,這的確是一筆非一即無的買賣。如果你贏了,便平白無故得到能夠擊殺徐福的能力。當然,如果輸了,你也將失去任何復仇的機會。」

「呵呵呵呵呵呵······『李』『介』『系』『劫』得『偶』『系』傻子嗎?」鬼劍武藏死死盯著裴旻手中的「目視地獄」契約珠道:「『偶』『系』絕對不可能讓徐福得逞的!」

······

徐福於是也不和李白廢話,直接道:「你們已經被我找到了,乾脆就別負隅頑抗了吧。直接投降於我,大家全部都成為血族人難道不好嗎?」

「有什麼好的呢?有誰想成為血族?」李白冷笑道:「就你手下這些血族人,又有幾個是願意成為血族的?徐福,一千年了,你還沒有認清血族的危害嗎?」

「危害?有什麼危害?」徐福也不忿道:「世人所不理解的東西,真的就是錯誤的嗎?這是神明的意志!一千年了,你們一直都在違逆神明!所以你們都將受到懲處!」

「還在這神明神明的嘞!」李白不屑道:「我就問你一句,你真的打心底里認為神明這樣做是對的嗎?把平白無故的正常人變成血族,對世間人類有什麼好處?」

徐福聽了這話立刻便是一怔,似乎自己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來,隨即又強行爭辯道:「神明的意思,他們普通人類又怎能明白?李白,你和裴旻都是半神,為什麼裴旻能夠理解神明的意思,你卻不能?」

「胡扯八道吧你就!」李白道:「我最想問你的就是,你是憑藉什麼控制了裴旻這傢伙啊?他不是半神嗎?怎麼就會被你的花言巧語給迷惑了心智?我尋思你這花言巧語也沒什麼道理嘛。」

「不需要什麼道理。」徐福倒也不掩飾什麼,直接道:「勸服裴旻靠的就是神明的意思。」「是嗎?」李白忽然笑了起來:「那為什麼不讓神明來勸服我呢?」

「你咋就心裡沒數呢?」徐福也嘲笑道:「你覺得你和裴旻是一個級別的?既然已經有裴旻了,對付你還需要神明親自出手嗎?」李白哼了一聲,看起來並不認同的樣子,道:「同樣都是半神,難道有這麼大的差距嗎?」

「當然。」徐福道:「你倆不是也較量過了嗎?比劍,你和他的差距,可談不上小呀。你這大唐劍仙,比起大唐劍聖,終究還是有些······」

「好了!」李白一聽這話,很是不耐煩道:「現在有些差距,不代表下次還有差距。回去告訴裴旻,讓他下次斗劍的時候小心點。」

徐福看他不服氣,心中暗喜:「正好,你就繼續跟裴旻斗劍吧,我就不信你贏得了!」嘴上卻道:「你自己死腦筋不信神明,怎麼不去問問這剩下的上萬東瀛人?他們難道一個信奉神明的都沒有?」

「他們寧願死,也不可能再成為血族。」李白斬釘截鐵道:「如果你真的這樣就攻過來,最多也只能得到一村的屍體。我不知道你想要這麼多血族人做什麼,但只要大家都死了,你就什麼都得不到。」

「你······」徐福顯然也猶豫了起來,想了許久終於道:「這樣吧,我們做個條件,你叫這些東瀛人不要以死相逼。而我,最後放你一馬,如何?」

「我不需要你放我一馬。」李白道:「你得回答我幾個問題。首先,裴旻到底是怎樣被所謂的神明給控制住的,他還能不能恢復正常。其次,東風海域的沉船事故,是不是與你有關。最後,老宮本到哪去了?你得把他給我找回來。這三個問題,你若都能令我滿意,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

「這個······」徐福又思索一陣,李白看著他烏黑的面龐和一對黑紅的眼睛提溜來提溜去,不知又在想什麼壞主意。他最後才道:「對於裴旻這個問題,你就別多想了,他不可能恢復的。神明並不是控制了他,而是讓他成為了忠實的信徒,相信血族與獻祭能夠做到拯救整個東瀛島,除非讓他知道血族與獻祭做不到,他才有可能放棄。」

「你這個說法倒是可以。」李白點頭道:「罷了,裴旻一事我就不多問了,那麼另外兩個問題······」

「我真不明白,這東風海域沉船跟你又有什麼關係。」徐福沒好氣的說道:「不過你既然穩了,我也只能告訴你,確實是個血族有關。想要完成神明所說的奇迹,需要以血族獻祭。對我們來說,生命是不嫌多的,東瀛島的人數並不算很多,需要從其他地方去尋找。在大陸上,唐國實力強大,又有武則天這種半神強者以及奇迹之力的存在,如果貿然對唐國下手,以武則天海洋之心半神的戰鬥力,非得召喚海嘯把我們都給淹了不可。所以既然無法朝著大陸發展,我們就只能把目光放在別的方向。東風海域是神明之力創造的,只要有接近的船隻,就會被摧毀,從而成為血族的祭品。這些年來,倒是有不少船隻傾覆於東風海域。怎麼樣,這個答案,你還滿意嗎?」李白這下頓時明白了夏洛特他們城邦的遭遇,暗暗道:「呵呵,你這不僅是毀了東瀛島,連大陸西岸的居民也不放過啊!」臉上卻沒有任何錶情,只點了點頭道:「你繼續吧。」

「對於宮本武藏嘛······」徐福笑道:「這傢伙殺我之心可謂極度的迫切,相信你也知道。你想放他,但我並不想放。所以我給了他一個考驗,就不知道他能不能通過了,如果通過,他自然完好無損的回來。但是如果失敗的話······」

「什麼意思?別打馬虎眼!」李白有些急道:「什麼考驗?你可別想在此跟我使壞!」「別著急啊。」徐福更是得意,慢條斯理地說道:「魔族契約珠,你知道嗎?這『目視地獄』契約珠就是我對他的考驗。如果他能突破契約珠對他的控制,那他自然能夠回來,而且比現在強大數倍!」

······

鬼劍武藏說著,最後還是一把將契約珠奪了過來,他仔細凝視著「目視地獄」契約珠,喃喃道:「『介』個東西,究竟······」突然只見從這契約珠之中衝出一條紫黑色、眼睛冒著紅光的怪物,朝著鬼劍武藏咆哮而至。鬼劍武藏心知不好,連忙將契約珠丟了出去,同時向後跳開並將兩劍「空明斬」朝著怪物劈了過去。

「想走?」裴旻身子一閃瞬間來到了鬼劍武藏的身後,一甩手便將一劍撞在鬼劍武藏的背後,這一劍不含多少傷害,但是推進的勁道卻是不小。鬼劍武藏只覺身後一股大力推過來,便朝著空中那個紫黑色的怪物迎過去,紫黑色的怪物好似看到美味的食物一般,朝著鬼劍武藏便張開了血盆大口,要將他吞進去。

鬼劍武藏又怎會坐以待斃,在空中拼盡全力以「二天一流」鎖定了紫黑色的怪物,瞬間便來到了它的頭頂朝著他坐下去。紫色怪物反應也很快,立即抬頭將大嘴朝著天上咬出去,瞬間便將鬼劍武藏吞在了口中。

「這一次,你是休想逃掉的。」裴旻在一旁看著,伸手托腮摸了摸自己的鬍渣,微笑道:「你與這『目視地獄』究竟誰更厲害,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

夏洛特此時正在村落內焦急地看著李白和徐福的談話,他們的距離很遠,她也聽不清楚,自然心急如焚,在村口之內來回踱步不止。這時,霸王丸走了過來道:「娜可他們在海里打撈出了一個女子,似乎不是本地人,而且一頭的紅色短髮,衣著也都是紅色為主,看起來很奇怪。有可能是和你一樣從大陸西部來的,說不定你認識,要不要去看看?」

夏洛特正焦急於李白和徐福的對話結果,本不想管其他情況,但是聽不是本地人,心裡也奇怪:「難道是海都船隊的人?但船隊里也沒一身紅的人啊?罷了,我還是去看看為好,說不定又是哪來的怪人。」於是便和霸王丸先行離開,留著橘右京在大門前看著。

此時娜可露露和幾名青壯年拖著一條茅草毯子,將那人放在上面,也算是拖到了村落內。娜可露露看著這女子渾身濕透,而且雙目緊閉,簡單檢查一下,好像受傷不輕的樣子,她不禁有些好奇:「看她這樣子,應該也是在海上漂了些日子了,她是怎麼落到這般田地了?莫不是被那些壞人的船隊給拋下的?在海上漂了這麼久還活著,也算是很有本事的了。」

這時候夏洛特也趕了過來,她一看這倒在茅草毯子上的女子,便感覺到一絲面熟,趕緊上前仔細一看,忍不住自言自語道:「真是像啊······但是她不是這個紅色的衣著和頭髮啊······什麼時候變成短髮的?」於是和娜可露露合力試圖讓她蘇醒過來,很快這女子便吐了幾口海水出來,隨即又劇烈地咳嗽呻吟了幾聲,夏洛特一聽她的聲音,心裡立即已經有了答案,頓時心頭大震,吃驚道:「真的是你啊!露娜!你怎麼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者榮耀之聯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者榮耀之聯盟 王者榮耀之聯盟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6章 地獄,契約

9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