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錯雜不明

第7章 7.錯雜不明

條件?蕭惎猜想,這姑娘許是認出她了。遂應得如此痛快。

「姑娘請說」

「日後戰亂時若要選盟友,能否先考慮長荊?」

果真。

只是她如何認得出她?

蕭惎忽地想到:小林子曾同她說過,長荊的皇后楚瀟深是個絕色美人,比那江嬋還要美上許多。想是因著她嫁了人,李印暴戾又嬌縱皇后,便無人敢對這皇后評頭論足了,而那「天下第一美人」的名號,便落到了江嬋的頭上。

既是楚皇后,想是有法子得知姜太子的去向的。

蕭惎便問:「姑娘是……楚皇后?」

「是。」

確信了自己面對的是位皇后,蕭惎便愈發鄭重起來。

「若是真有這一日,小生定當如此。」

想著明日還要早起,蕭惎便打算走了:「小生實乃有幸,今日得以一睹楚皇后尊容。夜已深了,小生便不打擾皇后歇息,小生告辭。」

說罷,蕭惎帶上了門,轉身步入竹林深處。回頭望一眼那木屋,心頭卻是複雜得很。

且不說姜太子紈絝蠢鈍成名,楚瀟深為何有如此舉動。她又何苦放棄在姜經營了許久的產業,來換一個不靠譜的承諾?日後戰亂,怕是他們夫妻二人定有讓他必選長荊結盟的法子罷。

又聽聞李印素來狂妄,怎會讓妻子出來替他做事?就是要算計蕭惎,也怕是捨不得讓皇后親自去做。與她做買賣是楚瀟深自己的意思,這又是為何?

漆黑里知了低吟,腳踩碎枯葉的聲音尤為突兀,襯出一片幽寂。月光忽明忽暗,照不清頭頂交錯相映的枝丫。

……

次日一打早,蕭惎便去叫起了小林子,收拾細軟準備繼續行路。

「公子,咱這是要去哪?」說好的調養身子,該是這個風塵僕僕的模樣嗎?太子殿下莫不是對「調養身子」有什麼誤解?也真怪不得眾人說太子殿下不學無術。

瞥了瞥小林子出神的痴傻模樣,蕭惎覺得他一定是被那明月樓的老鴇傳染了,一時看著小林子越發深感同情。

「去做善事。」

「做……善事?奴才斗膽問一句,為、為何?」為何殿下近日忽的變得如此不正常?殿下的喜好,難道不是整日作惡?何時改成了這「奇特」的喜好?

「我是個善良的人,日後也將是一位仁君。」蕭惎一本正經地說罷,便趕在前面走了。

小林子嘴角動了動,卻也說不出什麼。

仁君?殿下莫不是說錯了什麼?是昏君吧?

看著前方刻意做出一身正氣的身影,小林子忍著嘔吐的慾望,甩著拂塵追了上去。

走到一處房屋簡陋、塵土飛揚的地方,蕭惎與小林子下了馬,坐在廢墟房屋旁兩張落滿灰塵的矮小凳子上,一動不動地盯著荒涼蕭索的大街。

一片葉子落下,在空中左右搖擺,蹲坐的兩人便痴痴地盯著這葉子,直至它落到地上,兩人還是齊齊的低著頭看,似有無限惋惜感慨。

這景象,顯得尤為的……滑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章 7.錯雜不明

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