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78.再度回首

第75章 78.再度回首

先時之餘波未消,不宜動亂。方大寂。

因挂念日月冢之上下,攜傅雲回返。種種依然。彼時荒野之眾已然安分稱臣,每月以之解藥續命,萬不敢蠢蠢欲動。

時日已至,先教長老皆斃。故重設三堂,選能者為主。傅雲掌一堂。適值一女明扶,生之奇骨異才,崛於市井,后歸於門下。此女性凜然不羈,常招眾人把酒言歡,酒出其豪言壯語。知其志向,任之為權,定二堂主,壯大其教。三堂為昔時北域之存者,堅毅勤懇,盡在掌中。

何以立足?收之錢財,行以陰晦。行之此舉,不宜張揚。暗裡百鍊其士,精益求精,集少登峰造極者。坊間素聞日月冢聲之顯赫,行之如破竹,卻難尋其所。傳翎主之武功蓋世,卻不見其蹤。但求隱匿,倒也不負。未招之目,得以安然。

鎖魂崖東處有一村落,村景秀麗有致,當為富者邸。一日從鎖魂崖出,途徑此地,駐足觀望,果山水相逢、煙雨朦朧之妙所。因見炊煙裊裊,悟主人歸還,長眺遠望,覓之身影,感似曾相識。

見主人回首,不覺而出:「南宮隼!」

那人聽力了得,惑然轉身,見一襲青衣,白玉熠熠,似喜,步去。

人至,婉笑曰:「近日可好?」

那人目色生喜,答:「有所奔忙。問卿如何?」

「日漸穩固。又得一奇友。」

「此次將長留。翎姑娘可有要事?不若入村一敘。」

「好。」

二人具不善言辭,不知言何。然共處一室,卻知足矣。蕭惎無端起了話頭:「此番為何長留?」

「幼時曾在此度日。先前父皇早逝,母後身子不好,直至扶我上位,也隨父去了。二人殯宮在此,祭日悼念亡靈。長留是由尋一所負之人,請以相報。」

「所負為何?」

……

沉默片刻,方曰:「見死不救。」

蕭惎看他面上哀慟之色,心中動容,道:「見死不救,不為背棄。」不欲加害,已是大德。

「時若相救,她或可免遭重難。自那年分別戰亂,至她歸還,其間所生種種我一概不知。」

蕭惎不知所指誰何,卻道:「抑或不知,是為幸事。」若那人也如她一般,歸來早已是萬念俱灰。身殘意萎。試問知又如何,報又如何?

欲寬慰於他,卻見目色更是悲涼。自知不該多言,便默默然。

只是仰他清冷容顏,無塵之息,便足以令她忘卻。忘卻那漫長如幾世的年歲里,微賤乞垂,淚睫聲枯,獨坐死獄。忘卻永恆的絕望。若只是望著他。

只是他能應否?心中數不盡的哀求,從未有人回應。

卻仍望向他。哪怕以分秒相計。他每每言行,面面神情。是痴妄?抑或是前世有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章 78.再度回首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