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77.哀其所憂

第74章 77.哀其所憂

楚瀟深終日以酒作水,醉卧不起。蕭惎無奈不得李印蹤跡,只好駐留。楚鮮醒時款款相待,雖不善言,卻知情意。蕭甚悅之,相處之洽,漸生無名。

一日傳書至紅菱,紅菱相報。見會燼玉閣。

楚見李印,盡顯歡悅,了無前態。緊依其畔,只投向目,眸中再無餘人,別無他求。

蕭惎不願,卻生憐憫。只言道:「李印兄近日奔忙何許?感於前德,拯我長情,卻不尋李兄。」

李印笑曰:「無需此類。你我二人之交是為如虎添翼,他日時機,定可一統江山。彼時,再做分曉。」

蕭惎道出心中之惑:「只是李兄如何與我交情?」

李印似有所避,答:「曾有高人指點,遇卿便知更信。」遂無言。

蕭惎雖疑,卻也應之不談。

李印需在此地駐,便相迎。因近長荊臨都,有使送旨,故無所急。

李印其人,暴戾譬如蕭惎。若聞有人聲贊其貌美,遽然怒火叢生,將之鞭撻致死。觀下屬言論其前事,私處以凌遲。常有多聞,一見方知其何圍人聲色俱危,隱生慄慄。由是更奇李印對楚般模樣,是如何出。

楚思:付諸全部,得你如此,款昵備至。勉力信以為真,只是假作真時,卻難忽視,終究是假。太過清醒,以酒模糊,知無絕日。何時解脫?杳杳無望。盼此生得你青睞,欲漸消亡。

憐之,常招夫婦二人行於市井煙火,見其種種備至。也知無果。

卻每每與李印相談甚歡,常嘆其胸襟。李印亦心中鑒賞。若無兩國,倒無阻情長。

……

雖顧長嫣魂不守舍之態令人不快,卻不至遣回。此番派她跟隨小林子,旨在監視,未免其私下作祟。

小林子亦通此,兢兢業業統理東宮事,甚表忠心。只是常常訓斥宮人,疾言厲色,頗有主風。蕭惎不在,他卻像正主。顧長嫣亦不願干涉糾正,免灘渾水。

趙英寒抱病,顧長嫣以憐那日所見,常去探望。送葯遞茶,無微不至。趙英寒尋病癒,顧長嫣同她四處周遊,以達強身。其清遠而孤,性又平和,偶以諧語相嘲,只笑而不語,漸不忍之。趙屬慢熱,顧長嫣日日伴其左右,相談見解也是投機;趙英寒酷愛書法,常求得古今之名帖,細品、摹之,更愛不釋手。顧長嫣幼時曾習書畫,亦通此。二人聚於暖室焚香,共研此類,每至廢寢忘食。故成摯友。

一日,顧問其志向,曰:「曾想與人共度餘生,后未果。現下師父已去,將蓮文派留與我,待尋以接手之人,便也了卻師父心愿。屆時游遍八荒,衣不蔽體、食不果腹,卻也成活;抑或皈依佛門,長伴青燈古佛,再不問世。」

心中皆嘆惋,卻道:「與我相異甚多。我只盼一日能報答我主,助其登位。另之怡悅。與我所愛偕老,終日樂其所思,哀其所憂。田間亦可、深林亦可。」語罷,投目之側顏,那眸晦暗不明。更似哀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章 77.哀其所憂

9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