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76.醉酒難逢

第73章 76.醉酒難逢

東宮急召,只是外事難脫,故將小林子與顧長嫣二人遣回,料理常事,囑她不日即可回返。

問其何事,卻無。東宮耳目眾多,行諸事不便。高牆外人情未理:外援已至,還需安撫;自成婚後,還未拜訪那頭。

李印國事奔忙,尚不見影蹤。猶記樓后深深竹林,臨畔長河。故此隻身去尋。

白雪深埋,路途悠長。方至那處。探於木屋,果見微光熒然。未入室,見一人寞然獨酌。輕叩扉,那人木訥回身,目光虛無,醉意盈然。

蕭惎道:「想你在此,便冒昧來訪。只因聯姻之事,無從感激。」

美人面色愁苦,只道:「既來此地,便與我同飲。」說罷,將樽置其前,為之斟酒。

蕭惎無奈,只得應她。漸其海量,卻不自已,遂離神渙志。喃喃自語:「再飲!我還藏有許多。」抱出幾壇,又痛飲而盡。邊飲邊語:「你曾允我一生一世一雙人,已然應許。」

語罷不禁淚流許久。淚眼婆娑中,怨道:「我原以為你我會有結果。可白雲蒼狗,你亦如此。我該如何?我該如何!」將一桌酒拂去,滿地聲碎。已然崩塌,淚如雨下。

蕭惎去扶,卻見楚瀟深緊拽其衣袖,反覆呢喃:「李印,李印……」聲聲痛徹心腑。音將盡,她頹然昏去,倒入她懷。

似是意難平。此生所見眾人皆是薄涼,卻未見如此情深。

想是難寐,故將之置於床榻,守其床畔。夢中道盡情詞。曉而視之,酣然入睡。

日出既蘇。問候幾許,答曰尚可。蕭惎未想提及昨夜,卻見楚瀟深神色落寞,道起從前:「自我八歲那年,初見李印。他生得如此好看,我每每見他便甚是歡喜……我總將偷來的食物給他,他便許諾:日後必定重重答謝於我。後日,我曾試探他,他便答應娶我,並許諾至死只為我一人夫……」

前時戰亂,楚瀟深之父是為前朝將軍。因以庶母所出,幼時生有頑疾,體型墩胖而無慧憨傻,故不得父寵,母亦將其棄之鞭撻,故常食不果腹。一日隨父入軍營,見李印年少之貌,心向慕之。復入營,見其被辱,方知其舞勺之年迫為**,心生惻隱。故常偷入營,投之以食。李印亦以學識相授,贈其智慧。年歲之推移,頑疾自愈,漸容貌絕俗,因好學以文采出眾;復其兄暴疾殂謝,父無所出,驟得父寵。李印遂得其父之勢,面前朝之皇,以色得權,作國師。前王昏聵,被其騙取兵權,后不明而殂;新帝尚幼,李印應遺旨為攝政王,后得楚將、秋徙相助,登基為皇,改國號為長荊。楚封大將,秋徙為相。當此時昭告天下:楚氏瀟深為皇后,廢三宮六院之制。

楚瀟深此生只有李印一人,故傾其所有,孤注一擲。而遇李印之人,方舞勺之年,俱已被毀,此後勾心鬥角、虛與委蛇,再無別他。你若道起情愛,只怨他無能為力。

世人知李印寵妻無度,求之必應,好生羨慕。卻哪知:你與我詞色溫柔,眸中卻存寒冰;你與我萬般溫存,每每心動,卻知你心中無情;我日日相守於你,若盼鐵樹生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你亦如此。我看得見你,摸得到你,卻杳如天際。

更無人知:那年軍營,你惹怒一士,士欲屠。刀刃將近,你毅然將我推出,保以性命。我病癒,你便應我婚約。每每夢魘回時,心中空洞欲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章 76.醉酒難逢

9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