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75.狂人怪語

第72章 75.狂人怪語

行至明月樓,念及陳玊被追殺連連,將其挽留,勉為相應。

此時城中燈火覆滅,幽寂叢生,只明月樓夜夜笙歌。客有富貴,卻不盡然。亦數人家徒四壁、妻離子散,每每壓上全部身家,只為一晌貪歡。

見此、悟此,蕭惎心甚悅之。她之錢財,勢不可當。

昨日歇息,蘇懷玉又去迎客。遠觀其舞姿妙曼,實為天人。瘦不勝衣,細柳之腰不盈一握;面色凄楚,如暮雨霄寒。

近之,忽見范玉尋坐於台下,四處封神。不若眾人緊依其藕臂細腰,只是離神渙目,視她之眸不知何思。

舞畢欲離,見一華冠醉漢奔出,呼曰:「小娘子留步莫走,隨我去也!」言罷,捉臂欲走。

紅菱見此趕忙相勸:「公子何以此舉,蘇姑娘今日不便接客。不若我另尋一才貌佳人去陪公子?」

那漢聞此大怒,瞠目曰:「我邱名生家中金銀成山,在這城中亦是翹楚。今日賞臉至此,爾等本該榮幸,此番不過招一妓而已。你敢阻攔,莫不是要這樓化作廢墟!」

蘇懷玉低眉順眼,聽之任之。雖說這邱名生不是強權,主子卻也無需沾此腥臭。故她所思,虛無輕重。

紅菱為免波瀾,且先退下,將目光投向蕭惎。蕭惎因其「廢墟」之言生怒,正欲做主,卻聞一聲:

「且慢!」

言之者范玉尋。

見范玉尋大步流星至蘇懷玉身前,將之奪去,掩於身後,道:「蘇姑娘不便接客,若公子急不可耐,便由我替她。可好?」

邱生先前惱他奪人,卻聽此言,又觀之面目,遂喜道:「亦可。」故隨他行入深廊。

追至廊內暗地,空空獨留一具。故遣人將屍送返。范玉尋獨自回房中。

此舉驚了眾人:趁多事之秋,忤逆者敢來此危地,本該銷匿無跡。他卻在此魚龍混雜之所,先有從眾觀舞,後有英雄救美。不知其所為何思。

莫不是為討那人歡喜,另作他用?思如此,蕭惎那眸如瞻奇寶,喜出望外。

蘇懷玉一頭霧水尋至閨房,了無思緒便做起了針線。忽聞叩扉之聲,將之引入,見是范玉尋。

二人填於室內,不知言何。好一會子,范玉尋問:「你平日便是如此?」意指方才那般。

答曰:「雖不至每每,可自出閣那日算起……倒也習以為常。」

「每每相應?」

「若是常人,自有紅菱媽媽保我;若屬權貴,只得從了他。本就做的皮肉生意,何來叫苦。」

范玉尋自懷中取出一物,置於桌木,道:「此乃定心丸。來此方知是多餘。你且收著,以備不時之需。」言末便離去,將門帶上。

蘇懷玉心疑他是否多飲,為酒後狂言。只是憶起先前一幕,那人周遭並無酒氣。莫不是叫那庄文寂給染了怪病?倒也著實不像。

卻思其命,便通瞭然:前生有罪,方報於今世種種。此舉定是他日為他所用。隸人何得憐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章 75.狂人怪語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