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73.嗔言囈語

第70章 73.嗔言囈語

三人一路相行,庄文寂相言甚多,陳玊卻置之不理。庄文寂泄氣不語,又難捱沉默。反覆如此。

蕭惎與陳玊見這廝神神道道,似疑神志不清,便相視會意,一同不露痕迹地遠離那人。相離已是甚遠,見那人仍邊行自語,卻不覺驚煞旁人。

蕭陳二人竊竊私語,暗自甩離那人,遁入空巷。

美景留連已盡,穿入鬧市華庭。月華柔柔,街中人物似繁而謐。

蕭陳并行,見一僧袍道士,席地做攤算相。那人著一破爛僧袍,手執不毛拂塵,道士髻山羊鬍,不倫不類。更甚見有好女子風姿綽約,便頓生淫笑。

蕭惎恐遭不測,欲要繞過那人,忽聽後方陳玊大喚:

「師父!」

師父!

蕭惎頃時僵滯,不敢回首面對。脖頸似轉難移,隱見面如塵土。

傳聞陳玄術士共收兩徒,大是陳玊,次是江嬋,皆習得通天幻術,名震九州。聞之此人好不厲害。

雖不計其表,只是憶及那般笑容,那面神情,真真如芒在背。

陳玄見之卻不顧,喚回蕭惎。

見那老頭站立而起,一甩拂塵、一拈白鬍,目光沉沉故作高深道:「老朽不才,曾習得相面,雖是皮毛,卻也可給姑娘相上一相。」

蕭惎不答,問道:「老先生可是陳玄術士?」

那老頭聞此大愕,道:「姑娘慧眼!姑娘如何識得……」語間一頓,陳老頭將目光轉向陳玊,道:「嘖嘖……這位姑娘好生面熟,竟生得與我那大徒兒有幾分相像。姑娘是從何而來?」

「……師父,我是玊兒。」

「玊兒……」

「玊兒……」

半晌,那老頭方憶起甚麼,恍若大悟驚叫道:「玊兒!」

那陳老頭一甩手中不毛之物,徒間涕泗橫流,又將陳玊緊緊抱入懷中,嚎啕大哭,肝腸寸斷。

此番又引眾人觀賞,津津樂道。

蕭惎不禁心中慨嘆、悵恨欲死:這初一十五果真不能全免。將將逃離庄文寂那狼窩,又入此等惡虎之穴!只惑是陳玊師承奇門,莫不是往後顯露原形,亦如陳玄般作妖?實乃萬萬不可!

那師徒相認了許久,陳玄終消停了些,卻又轉向蕭惎:「今日一面,實是有緣,讓老朽給姑娘算上一算。」說罷,陳玄又拈白鬍,神色不尋,眼觀北斗。緩聲說道:「北有孤鳥,生而有靈。惜命神不眷。……若性情大變,便是孤鳥還魂之時。」

蕭惎神色大變。

片刻又恢復其貌,低聲問陳玊:「陳術士可習過相面問卦?」

答曰:「不曾。只是詐些銅錢。」

蕭惎轉身離去。遙聞遠聲:「此為《西州錄》所出。造罪者黃泉之路,屈指可數……」

蕭惎仍未回首。

那人呼道:「姑娘,老朽好些日子未曾飽食一餐。姑娘……」

再行,此距未得細語。

倒像是真的,只是他不曾習過此類。這定是上天要框她。只是不尋個靠譜之人,當真以為她好騙。若她輕信,如他所使,倒應了爾等奸險惡毒之輩。

……

陳玊安頓囑託了那陳老頭,便追了上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章 73.嗔言囈語

9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