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71.璞玉渾金(二)

第68章 71.璞玉渾金(二)

庄文寂糾纏那陳玊,范玉尋定定地看著這廝鬧騰,面上難揩無奈,終不能習以為常;傅雲與顧長嫣理應有懼,駭然欲驚,蘇懷玉卻同蕭惎,無半分神情;反觀小林子雖神色無改,看向陳玊,眸中卻滿是厭惡。

如此相較,倒令蕭惎稱奇。

當初那院里有喜愛刀功之人。因她面目可憎,使他不便,就強給她換了張麵皮。那皮美麗,有人欣喜憐愛。

由是,方更知深淵無底。無妄之災,卻無從解脫。尤生死難辨,此前依舊。

再看那人嬉皮笑臉,卻覺不如往般令人厭煩。

只難斷是為作假與否。

……

見陳玊教那庄文寂央煩得欲要離去,蕭惎方才喚道:「姑娘請留步。」

陳玊回首望她:「何事。」

「姑娘莫惱,文寂如此,由自心切。想姑娘被人追殺,一時當無所居處。若是如此,不如隨我幾人去府中暫歇。過了這陣再去相離。」

陳玊聞此浮有笑意,言道:「多謝姑娘美意,只是我已備有去處。今日倉促,不能盡心,改日相逢,必定款待姑娘。告辭!」說罷,她瀟洒拱手,轉身便要離去。雖得相拒,蕭惎卻對她是萬分欣賞。

看陳玊離去,原以為庄文寂能消停些,卻見他緊隨那人身後,行出許久。

……

「陳玊!陳玊!等等我!」

喊了許多,方見她止步,喚她回首,庄文寂行至她身前,道:

「你如此便走了?」

陳玊笑然,道:「如何?」

「改日若能相逢,便要去我府中。」他目中倒是有些誠懇。

她卻不然,隨聲道:「若有閑時,興許能應。」

「我如何信你?」

聽此,她目光一頓,便有諷笑:「我給你信物。」說罷,將面紗掀去,那物面目獰丑,赤紅胎記展露無餘,些許滲人。

她將面紗遞與庄文寂,雙目直直看向他,未相離分毫。

庄文寂直視她眸,將那面紗接去,放入懷中,展顏歡笑。

「既有了信物,便要說話算話,下回相見,便要隨我回府……嘿嘿!」見他笑容猥瑣,又道:「你留與我面紗,那我便將這扇子贈與你。雖不如巡南教得來的那把,我卻也極是喜愛,你切莫將它丟了。只可憐我那把玉骨白扇被一姦邪之人毀去,屍骨無存……」

他如此絮聒,卻見陳玊未表厭煩,反倒神色獃滯,不知何思,久久未發一言。見此,庄文寂便將那扇塞入她懷,疑惑離去。

待庄文寂走遠,那人仍未動,只是痴立許久。半晌,方才緩緩離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章 71.璞玉渾金(二)

9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