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52.四面楚歌

第49章 52.四面楚歌

蕭惎手捻著信紙,道:「慕容席如何我不甚了解,但李印我是極看好的,更不說有楚瀟深與秋徙二人助他。父皇老糊塗了,難免抉擇有誤,惎這做兒子的,自是要幫他改正。」

小林子狀作不明,問道:「楚皇后除與皇帝情深眾口相傳,並無其他可取之處,不成到了哪日便是個累贅。至於秋徙一介女流而已,若說才智聰穎,天裕的左右二相亦是非凡,並不在她下。不知太子為何有如此之說?」

蕭惎瞥小林子一眼,道:「一來楚瀟深娘家世代忠良並無謀反之心,二來你說兒女長情會幫倒忙,可你知曉,楚瀟深在這天下有多少產業?只憑這點,是比天裕那蕭珏強了不知多少。再有秋徙,當年獨帶五十餘人血洗舊皇族,當今名相誰有如此膽識?還有她與那夫婦二人多年的友人與師徒之情,如此與別人相較,當是異心小的,倒也安穩些。」

小林子應道:「殿下思慮周全,小林子佩服。」只是當初他們將你送去不知是錯,如今又將你接回也是否不該?怕是野馬早已脫了韁繩。

蕭惎又瞥小林子,不言不語把玩著破碎的玉扇柄。心道:我看你能裝到幾時。主子性情大變你不奇,主子成了女人你不問,你便等著,我倒要看你究竟是何人。

二人便如此暗裡僵持著,半晌,蕭惎道:「這幾日你獨自在東宮應付,辛苦你了。只是近來顧長嫣之事還需再勞煩你。待此事忙完,定當與你時間歇息。」說著,蕭惎放下扇柄,從袖中取出一枚玉佩遞與小林子,說:「這是我與顧長嫣討來的空山雪玉,雖算不得價值連城,可看著喜人,安身避災也是極好的,送與你,不知你可喜歡?」

小林子粲然一笑,擠得面上脂粉散落。

「殿下如此看重奴才,奴才受寵若驚,怎會不喜!」小林子欣喜接過,又道:「多謝殿下!」

蕭惎笑道:「那公公便去歇息罷。」

「好嘞!」

看著小林子離去的身影如此歡快,蕭惎亦不慌切。你求的甚麼我不知曉,可我平生但求一死,自是耗得過你。

還思慮著此事,窗外頭飛來信鴿,落於窗欞之上,蕭惎取出信紙。是為上回蕭惎囑託姬遙查小林子之身世,平平並無反常,且太過多了些,如此便當是假的。想她為何來此便不是為他所運作,他也定是知曉其中溯源的。

蕭惎又取一張紙,寫上「查李印」,將紙放入信筒綁回信鴿,任信鴿飛去。

想待他查明了此事,那一月的期限便要到頭了。如此她日月冢便開始換血,按那些孩子的年紀,最遲至明年冬月她手下便可高手如雲,朝廷之上亦可羽翼豐厚,起兵奪位指日可待。若期間有意外橫生,便只能求於險勝,去依託李印與南宮隼等人,事成后將之偷殺而求上位。

只是不論事成或不成,為太子太女後日登基成皇,四面楚歌之境卻總無從擺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章 52.四面楚歌

6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