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50.命中注定

第47章 50.命中注定

楚瀟深性子好,甚麼也不計較,接過了衣裳笑道:「姑娘這番心意,我自是喜歡的。」

蕭惎笑道:「楚姑娘喜歡便好。」言罷,蕭長惎轉向那一言不發的李印,道:「長荊皇,在下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商議?」

「請說。」

「太子想娶一位女子為妻,怎奈那女子身份地位不能相匹。太子卻是有情之人,揚言此生非那女子不可,又將此事交由在下去辦。不知長荊皇……」

李印聽此便胡謅道:「近日長荊天有異象,國師道需嫁出一位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公主以平定異象,不知那位姑娘與此應否?」

簫惎將玉扇拍桌,驚起碎玉飛濺全然不顧,喜笑道:「真是天應人意,巧了!前些日子太子殿下將那位姑娘的生辰八字與我,正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的生辰。在下才納罕這姑娘命煞,不易出嫁。眼下卻是對我二人都有了利。」

「何時將那姑娘送來?我好早日與姜皇議此婚事。」

「想是快了,只是太子方才遇見一位如此合心意的姑娘,當是要多些時日。」

李印抬眸看蕭惎,卻無甚表情,只道:「還需儘快。」

蕭惎道:「上回我三人在此,實是在下太過無禮,還望長荊皇海涵。」

李印道:「無妨。只是我登基時日尚短,國庫匱乏,出嫁公主花銷之大卻實不能去剝削百姓。」

蕭惎心奇李印竟有如此度量,不像個嬌生慣養大的。

「此事乃太子有求於二位,怎能再去勞煩長荊皇,自是要太子殿下去想法子。」

「如此甚好。」

「事已談成,不知兩位還肯留否?」

李印未有絲毫遲疑道:「告辭」,便攜著愛妻走了。

二人離去后,蕭惎暗道這李印是個好交談的,倒與她像些。哪裡像那些個無趣虛假之徒,看著便噁心得很。又道那楚美人如此性賢,每見一回,便越發招人喜愛。若不是她早已嫁為人婦,她當是已心慕去求了。

不過蕭惎對那夫妻二人的稱呼差別之大實令人回味。

待那夫婦二人離了明月樓,蕭惎便去菱花訴尋顧長嫣。

菱花訴安置在明月樓最深的角落裡,隱蔽不見人,是個閑靜的好處所。道起這菱花訴,其中確也有些淵源:故事之由,尚躲不過世間痴男怨女。明月樓數十年前原有位異人妙女,面容若花身姿如柳不算,奇的是能以簫喚蛇以箏引蝶,更有卜天通神之術。那女子素有錚錚傲骨,只獻藝而不獻身,一日遇一男子,清朗俊逸也有二人年紀相當,那女子一時難自禁而深入情網。怎奈那男子早已心有所屬,女子卻不知去求,被那男子所鍾情之女子知曉,欲將其除之,卻未成而途中遭人殺害,男子誤以為是那女子所為,故尋到那女子怨盡后以殉情,那女子性子剛烈受不得此,遂破鏡割脈而死。人雖死,卻是鮮血歸鏡,將魂附在那碎鏡之內,故破鏡銷了裂痕而又重圓,日日訴其悲苦。那女子割腕葬身之地便更名為菱花訴。

為何將顧長嫣安置在此,也不過是那二人同有的卜天之術與孑然傲骨。至於此生是何結果皆是命中注定,卻不是我去咒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章 50.命中注定

6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