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49.鴇母紅菱

第46章 49.鴇母紅菱

次日升堂,廖言因買兇殺人姦汙少女之罪被斬首問罪於鬧市之口。

事情原由是如此傳的:廖雙昱因調戲少婦,引來殺身之禍。廖言卻誤以為是胡璋因黨羽之爭而買兇殺人,出於報復,便姦汙了胡璋的長女。

而那廖雙昱先雇凶刺殺當朝太子,后又調戲良家婦女。人們只道是報應不爽。

聞此傳言,蕭惎已是笑倒於東宮軟榻之上。

於此事之結果,她甚是滿意,餘下的便是去拉攏胡璋。想著顧長嫣聰穎過人,此事還需她去幫忙。既是如此,立妃之事需得儘快了。

太子因廖雙昱欲害他之事而氣火攻心,在東宮一病不起,需個把月去痊癒。

蕭惎躺在榻上思來想去,實想不到什麼萬全之策去立顧長嫣為太子妃,只得勉強將上回的李印夫婦算上。於是蕭惎與小林子二人又趁此出了宮,去向明月樓。

蕭惎想與楚瀟深頭次相見是由鴇母引見,便又叫來那鴇母,客氣道:「媽媽請坐喝茶。」

那鴇母知她是客套,便只坐未飲茶,問道:「不知姑娘找老奴所為何事?」

蕭惎道:「媽媽勿要如此稱呼自己,往後且長,在下還有許多要向媽媽請教。在下愚鈍,一直未請教媽媽的名諱,不知媽媽如何稱呼?」

「紅菱。」

「不知如何書寫?」

紅菱便倒了茶水,於案上寫「紅菱」二字。只是那紅菱平日里瞧著一副不正經的模樣,字卻寫得遒勁有力,蒼勁豪邁。不由使蕭惎看了她一眼,誇道:「媽媽真也寫得一手好字。」

「姑娘謬讚了。」

……無關之事敘了幾句,蕭惎開了話頭:「煩請媽媽替我與李印夫婦傳個消息,說我有事相請,望他二人能來明月樓一聚。」

紅菱道:「姑娘放心,我這就去辦。」

「如此便勞煩媽媽了。在下還有一事,需同媽媽商議。」

「是為何事?」

「於青暮該如何處理?」

紅菱面色未改,說:「且看她自己的造化了,煙花之地並非施善之所。」

聞此,蕭惎笑言道:「那此事便也交由媽媽了。」

「老奴便下去了。」

「走罷。」

那二人皆是面無表情,便定了人的生死。你道非人哉,非也。世事輪迴如此,你我只得順從而已。非是如何如何,誰道我腸斷焉不得此生。

上回蕭惎惹李印不快,此次本是要與她些難堪,可因是紅菱親自相請,楚瀟深不好拂她面子,次日便同李印去了明月樓。

三人會面仍是燼玉閣,只是眼下做小有求於人的成了蕭惎。

那李印仍是緊挨著楚瀟深,明知蕭惎是個姑娘,也一副怕被搶走的模樣。

卻說此事,實又引蕭惎發奇:二人看著是夫妻恩愛相敬如賓。可楚瀟深眼中從未消了絕望,李印眸中亦從未有情。你說他二人深愛,哪裡是對。你說未曾,卻是不通。

遇此尷尬之境,蕭惎從不覺察有甚麼難堪,只笑言道:「上回楚姑娘請在下喝茶,是元郡山的茶葉。真也巧了,制這衣裳的白狐皮正是從元郡山而來。不知楚姑娘可喜歡?」言罷,小林子將那衣裳給了楚瀟深旁的侍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章 49.鴇母紅菱

6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