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48.我做初一

第45章 48.我做初一

只是蕭曄看蕭惎上回替他辦了事,便給他一個面子,威聲言道:「你有何證據,朕給你時間說。可你若是在朝堂之上大吵大鬧胡攪蠻纏,便罰你三月的俸祿,另加閉門思過一月!」

得了此言,蕭惎才像模像樣地掙脫了旁的人,朝他們得意揚眉,方才拱手作揖,與蕭曄言道:「父皇,事發那日,右相與兒臣在一起,當夜兒臣與右相身邊之人皆可作證。」

蕭惎方才語畢,便有人接茬道:「你們自己的人自然是要聽主子的話,如何能證明這是否為你的一面之詞?況且素聞你同廖雙昱不對,若道你次行是為報復廖雙昱也未嘗不可。」

蕭惎聽此言,一副氣極不可置信的模樣,指了那人,只言道:「你……你……」

「你」了半晌后,蕭惎似是怒火攻心,「撲通」一聲,屈膝跪下,膝蓋狠砸頑石之上而面色未有絲毫改變,倒讓眾人看得佩服不已。

見那人淚如雨下,痛聲怒吼:「父皇,兒臣未曾想竟有如此狠毒之人,竟會將兒臣想成如此喪盡天良!兒臣雖與廖雙昱結怨,可從來只將他當做兄弟好友,與他戲耍罷了。兒臣怎會狠心至他死了還誣陷於他!」

只見蕭惎一臉悲愴沉痛,欲要隨廖雙昱去了的模樣,說了如此之多,加之痛哭流涕,已是上氣不接下氣,見她換了口氣,毫不給人插嘴的空隙,言道:「況且右相曾數次就兒臣胡鬧頑劣之事上報於父皇,兒臣怎會作假偏袒於他!」

蕭惎的嘴臉,別人不知曉,蕭曄卻是知道的,看她如此一番做派,不但不能取信於朝堂之上,反是教他直想作嘔。

但眾人也深知此番是必要之行,想也當知曉蕭惎之無奈。

既演到了此處,蕭曄也便順著她,問道:「那你為何今日如此卻只為替右相洗清嫌疑?」

「那日兒臣信步閒遊於避人深巷,卻見有幾人身著夜行衣,黑布蒙面,來追殺兒臣。幸遇右相出手相救,否則兒臣哪得今日來面見父皇!」

言罷,蕭惎張大了嘴欲要哀嚎,卻已哭得失了聲,又將上身投地,雙手擊於地面,看著好是絕望。

又言道:「兒臣哪裡想到,平日總是相見的人,竟是一夜間沒了。兒臣亦痛心不已啊!」說著,人已是昏死過去。蕭曄教人將她抬走歇息,便開始重審此案。

如此大費周章,總算是矇混過關。

蕭惎在東宮醒來,只見了小林子,那幾人盡在明月樓。

等至傍晚,明月樓傳來消息:事已成了。

廖言暗去明月樓尋仇蕭惎,顧長嫣便找人去尋了御史大夫的夫人,說御史大夫在明月樓嫖妓,那夫人便二話不說,帶著一乾親戚捉姦去了。

浣香苑的大門一開,只見滿簾春色無邊。那廖言一夜之間聲名狼藉。

而關於胡璋是否買兇殺人,已是不用再查了。廖雙昱之死分明毫無頭緒,而廖言姦汙胡璋長女之事卻是人盡皆知。刑部自是知道該如何做,偷改了證據,將罪責推在廖言身上,就連那群不曾有過的刺殺太子之人也成了廖雙昱所使。

如此,恰替蕭惎做圓了這十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章 48.我做初一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