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7.黨羽之爭

第44章 47.黨羽之爭

只見廖言放聲大哭,一抹老淚,痛聲道:「前幾日小兒與家中要錢去喝花酒,因怕他玩物喪志便不曾答應。誰知小兒性子頑劣,竟因此事與我二老翻臉,離家幾天也未見蹤跡。若姑娘見過小兒廖雙昱,定要告知老夫,老夫自當感激不盡!」

見廖言如此應她心意,蕭惎不好拂了他的面子,也去配合:「丞相且莫急,小少爺許是一時衝動,待消了氣,想必不日便會回家。在下也派人去找,定當竭力助大人尋回令郎。」

廖言聽此言,便應聲要走,身旁的小廝去攙他,幾人滿臉悲痛地出了明月樓。

見人走了,蕭惎似是想起些甚,便又追趕上去,倚在門框,笑諷道:「哎呦,世間怎會有如此蠢鈍之人。」

前方廖言聽聞,一時身子僵直不動,亦不回頭,只袖中雙拳緊握,漸又鬆開,快步離去。

人走了,蕭惎復又回大堂之內,與顧長嫣悄聲道:「廖言近日還會偷來此處為他兒子報仇,待到了那時,你去將右相的長女捉來,將他二人關在浣香苑。」

說著,蕭惎從發間抽出一玉簪子,交與顧長嫣,道:「再將這葯放在香爐中。」

見顧長嫣神色驚愕,便警示於她:「切記此事從頭至尾都交由他人之手去辦,事成之後將他們都解決了。勿要心軟,你若放過一人,那便由你替他。」

顧長嫣雖神色不情願,卻也未說些甚麼,答應了便回房去了。

親眼見顧長嫣回去,蕭惎去叫了蘇懷玉,叮囑她這幾日定要跟緊顧長嫣,事事都要向她稟報。

此舉倒不是信誰或不信誰。顧長嫣年紀不過二八,哪裡經歷過人心叵測,必定會心軟,甚至僥倖認為救命恩人會不計較於她,從而累及蕭惎。而蘇懷玉日日無歡、時時費盡心思討好他人,對人早已是無望,明哲保身,自不會偏袒同情誰。

隨之,蕭惎告知明月樓幾位攬客的姑娘,教她們相繼去傳「右相胡璋因黨羽之爭殺了廖雙昱」。后又親自易了容,獨自一人跑去茶館,將此編成故事,滔滔不絕說了一夜。

第二日,「右相胡璋為功名利祿不惜買兇殺人」的惡事被眾人口口相傳。

此事接連傳了幾日,城中眾書生連連奏書上報朝廷,要求將右相革職查辦,自此鬧得一發不可收拾。

為免人起疑,蕭惎一貫從前作風,從不上朝,只一日聽說蕭曄終要處理此事。蕭惎便帶著幾個身手奇差的打手,死皮賴臉地闖進了早朝。

那日蕭惎奮力掙脫了幾個高壯侍衛,隨後滿臉淚痕連爬帶滾地進了大殿,撕心裂肺吼道:「父皇,您一定要相信兒臣所言!此事不是右相所為,兒臣有證據!」

可滿朝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從前明月樓拍賣於青暮的初次,廖雙昱勝了蕭惎,還將蕭惎狠狠地嘲笑一番,從此二人便結了仇,每次遇上便針鋒相對,惡語相向。眼下蕭惎替胡璋說話,怕也是因對廖雙昱余恨未消而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章 47.黨羽之爭

5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