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46.不了了之

第43章 46.不了了之

南宮隼看蕭惎這架勢,不禁莞道:「你放心,我不會說。」

今日見南宮隼,他不知一連笑了幾回,蕭惎好奇,問道:「你為何總是笑?」

南宮隼看她,說:「因為總是想笑。」

這豈不是廢話。

蕭惎便不理他,將杯中酒斟滿道:「喝酒罷。」

幾壇老酒下肚,已是微醺,漸覺昏沉。事情卻偏趕了此時。聽得一陣鬧聲,又聞顧長嫣敲門:「姑娘,人來了。」

酒勁上頭,蕭惎一時分不得顧長嫣言語之意,望向那人發問:「嗯……誰來了?」

她昏昏欲要傾倒。如此模樣,那人並無不耐之心。只將手在她身後虛扶著,又取了她手中酒罈,輕聲言道:「廖言來了。」

蕭惎未等言語,而見那人一頓一思,說:「你若不想見,便去歇著罷。」借酒之乘,她不由神意虛浮,憨笑而生:「我倒不想去,只是無人替我。」

「不如我去替你。」

經出此言,驚了醉酒之人,昏惑盡散。身後之手一如舉著,她卻離了懷抱。

離他幾步之遙,她道著離疏之詞:「不勞煩你了。我走了。」

回了身,笑容未改,非是心悅,只是言道酒是個好物,身入虛晃之境,免受悲世之苦。

堂里,姑娘們停了歌舞,以廖言一干人為中心,人群層層將之包圍。與平日里歌舞喧鬧相比,此時人低聲議論倒顯得靜些。

蕭惎已換回了一身白,面具以冠來與世人相見。

熙熙鬧鬧之中,女人靜默立於木梯間,眾人回頭看見那人,喧鬧聲便沒了。

被太多人注視,蕭惎便不再緩步下樓,雙袖一揚飛身而起至廖言面前。

未等廖言說話,蕭惎便先發制人,怒聲道:

「你等為何在此鬧事,妨礙我做生意?莫非是朝廷命官便可以為所欲為?大人莫不是忘了我大姜律法?在下卻是記得:『凡朝廷命官出現在煙花柳巷之地,不論是何原因,一律停職查辦』。」

廖言見掌事的是年紀輕輕的女人,故並未將蕭惎的話放在心上。便無視她之所言,耍起了無賴,一橫眉,揚聲道:

「放肆!你這無知小輩。我乃當朝丞相,你竟敢指責冒犯於我,怕是不想活了罷!」

蕭惎不將此聽在耳內,只與他笑言道:

「丞相為何還要關心我想不想活?難道你不知你兒子在明月樓嫖妓之事已傳到了皇上耳中?你今日竟還有閑心來找我算賬,在下糊塗,敢問丞相大人次行所為何事?」

那日廖雙昱死,在旁的只有廖府幾個下人,剩下的便都是明月樓之人。

便是此事傳了出去,不過是人口相傳而已,廖言並無證據。明月樓是百年的老店,豈是他廖言毫無證據一派胡言所能扳倒的?弄不好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因廖雙昱嫖妓這等定了錘的實事而搞臭了名聲。

廖言好歹做了丞相,反應倒不慢,權衡利弊后,自曉得死去的廢物比不上自己的前程,故此事只能不了了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章 46.不了了之

5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