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44.談及過往

第41章 44.談及過往

明月樓從未少了繁鬧。

逍遙快活、寂寥閑愁盡在此歡聚,今日之恩、明日之仇,此夜皆不覺不計,你我二人便是弟兄。

此事無悲喜之動。只道喜是南宮隼在下頭聽戲。

她哪裡曉得為何而喜。

那人似聽得入迷,未曾瞧見來人蕭惎。

何戲教你如此入迷?

往前瞧去,才道那曲名:《尋歡記》。

此《尋歡記》,道是三百年前,一東陸南朝妓子與一貴府少爺之情事。

相傳那妓子貌美,一日南下,恰與那少爺相遇。那少爺年紀尚輕,未曾見過幾個女子,便是識不得美色之妙處,只瞧那妓子有些姿色,便要被勾了魂,一時傾心不已。那妓子從未見如此關懷,心中生情,那二人便互許終生。

可人生哪得如此?只道好景不長。

許是待的時日長了。

一日二人同行,恰逢梨花換雪之季,男子在竇江邊偶遇一窈窕女子,又見傾心,故背棄從前的海誓山盟,另作尋歡。

原本那女子盼著脫離苦海,餘生在富貴關懷之中受享,未曾料想痴情人變了心意。此處境之變如從萬丈高空跌落於無底深淵。后病得日日卜醫問卦,終也去了。

那妓子去了,男子未有傷感。許是陰靈有怨,那男子一日忽瞎了眼,此後每至梨花初綻之時,那男子眼中便有血淚流出,瞧著甚是嚇人,因而再無人願跟那男子。他終是長壽一生,一世孤苦。

此曲原叫《往夢怨》,意道那事事錯落,卻后改為《尋歡記》,欲是講那虛晃之世,情不能真而惹人啼笑。

雖聽著像模像樣,可翻了幾朝幾代,越了幾百年歲,誰知這故事有幾分真假,卻有如此多人眷眷不舍。

但消遣迷惑自己總是好的。

瞧南宮隼聽得入迷,蕭惎不免心內發笑。原來你也同他們般對如此東西上興。

故踱步至他身後,笑道:「原來你喜歡這些。」

南宮隼聽著戲,忽被蕭惎打斷,亦是驚了,回頭一望,發覺略有不同:

蕭惎如二人初次相遇般散著長發。一身紅裙,裊裊襲襲而擾人心魂。

只道是這新的皮,教南宮隼發奇:有人愛脂粉容顏,有人喜平凡之姿,反是她不知愛的甚麼。

道是皮相好了皆為迎好獻媚,丑了是要清高造姿。她的皮未現乞好,凶戾四散。你言清高不然,那皮卻有動人之處。竟將一張臉皮畫得只剩詭譎。

得她發問,南宮隼道:「只因戲中二人年少相遇之境,想起一位故人。」

不曉得他想起的甚,只能見眸中平添幾分悵然。

「她幼時比那戲中少女更歡悅無憂,只是不能長久。」

看他,蕭惎似有異感,覺得奇怪。卻也只道:「世事變幻,自然少能長久。」

「若歡愉不能長久,也便罷了。可為何苦難不有絕期?」

他面色蒼惘,難慨無奈。

他們從前是否相識。蕭惎心間徒然發問。

「你多想了。怎會無絕期?習慣了便是了,並非不能承受。」她面無表情。

南宮隼欲要說些甚,卻深知言語詞句蒼白無力。

萬千思緒,從來只能緘默以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章 44.談及過往

5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