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42.表裡不一

第39章 42.表裡不一

且看方才那面著舞曲似醉如夢的男人。待曲終了,仍雙目痴痴意猶未盡。蘇懷玉同於青暮抱琴下去,那男人也鬼祟跟了上去。

蕭惎見美人離席,失了看頭,便也閑跟了上去。跟到後頭,將才發現不得了:蘇懷玉先抱琴累了,交給那於青暮安置,自個倚牆歇著,於青暮彎腰擺弄那琴。

只見那人腳步又碎又輕,朝著於青暮,疾如風般衝去,從後頭抱住了於青暮。

於青暮未等驚呼,便被捂住了嘴。那人無半分拖拉,一言不發地做事,很快便將於青暮的衣裳扒了一半。蕭惎更是看得一愣一愣。

於青暮昨日才受驚嚇,今日又遭如此,想必是已怕極,看是欲要難以承受。

思至此,蕭惎欲上前阻攔。萬一自己的美人被嚇瘋了,這顆搖錢樹可就沒了。

可未等蕭惎動手,蘇懷玉便不知從哪竄了出來,又舉著一酒罈,朝那人後腦砸去,「嘩」一聲,那人倒地。

這一串動作,別說是那人未反應過來,便是蕭惎也被驚得一僵。

見脫了險,於青暮終兩眼一番,昏死過去。

再瞧蘇懷玉,復又向那人奔過去,抄起那碎瓷片,用尖一頭對準那人的脖子,猛插進去。

那一瞬,面目猙獰、咬牙切齒,而又鮮血噴涌。

這一連動作,又是讓蕭惎呆了一回。

好一會子,蘇懷玉似才反應過來,向後跌坐在地,胸脯劇烈起伏,喘著粗氣。瞪大的雙目中,是回憶的驚恐。

而後悲愴,忽勾右唇冷笑:「哼,哼,哈哈哈……」

大笑中,眼角淌出了淚,卻不是喜悅。

聽見聲響,似是來了人,蕭惎解了披風,披在蘇懷玉身上,便轉身走了。

這一披,將蘇懷玉喚醒。抹了淚水、正了容色,回眸轉身後,仍是完美無瑕。

到那些個人來,蘇懷玉已不在。清了髒東西,便扶了於青暮回房,又請了大夫瞧病,只言道是受了驚嚇,需靜養,切莫再受如此驚嚇。

既是如此說,那於青暮已是離瘋癲不遠了。搖錢樹若少了驚嚇挫折,如何能給人招財。

便看她幸是不幸,能否死了,或早早瘋了,否則度日如年。

待這些個事忙活完,已是黃昏,蕭惎在房中沉思。

今日一見,方才發覺手中兩棵搖錢樹都根基有損,若哪天兩人同時瘋了,這可如何是好?

忽又想起自己身邊雖不能說美女如雲,但確是跟了幾個耐看的小美人。

想著,蕭惎看向身旁的顧長嫣。

不如拿她湊數?

想罷,蕭惎同顧長嫣笑言:「長嫣,於青暮近日身體不適,不便接客。你如此貌美,不如先頂替了她?」

顧長嫣知曉蕭惎總喜在玩笑中忽然較真,便不敢多說,只勉強一笑,言道:「不。」

蕭惎無言,心中納罕:

為何近日這顧長嫣越來越無趣了?

當是聰明。

聰明極了,悟性又高,便是自己苦痛。

蕭惎遂不打趣顧長嫣,問詢道:「今日妄圖輕薄於青暮的那人是誰?」

「長嫣亦不知曉。只方才因那小賊想起了殿下招惹左相,再放縱此事不管,不日便會鬧得滿城風雨,殿下還得快些回去處理得好,免得那頭的人顛倒黑白,反成了我們不利。」

蕭惎早因那南宮隼飄了思緒,已是忘卻了拉攏右相這等大事,經顧長嫣一說,方才回了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 42.表裡不一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