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41.不思歸處

第38章 41.不思歸處

堂里,秋徙仍未離開,靜坐等候。見蕭惎下來,秋徙起身言道:「姑娘見過了我家主子,不知還有雅興陪在下一賞歌舞否?」

方才上樓坐談間,老鴇已將大堂處理了乾淨,此下客人已是陸續多了。

這是她的樓,她自是要留的。況且是美人獻藝,快哉。

「好。」

張羅起來,人漸多了,李印夫婦也下來了。蕭惎見了,卻無甚反應。

倒不是別的,只是她一個人慣了,實在習不得這些人情世故,不知該作何反應罷了。

秋徙倒是有眼力見,不去打擾主子恩愛,同蕭惎坐著。

身旁坐了這麼個女人,蕭惎便不那麼愉悅了。她總不喜別人看著她。

雖有美人在前頭盡情地扭著,可身旁有人,蕭惎不自在,便后挪椅子,卻偏了。起身正座,見一抹人影。

那人離她只幾步之遙,仍是那神色微淡,引人嚮往。見她回頭,似是心悅,勾唇淺笑。

蕭惎暗自歡喜,不變聲色回身靜坐,眼睛流連美人的細腰,心卻惦念身後的如仙容顏。

心間是不知名為何的等與盼。

忽而間,身後的腳步聲圓了那份盼念。

「原來你也在此。我一直在找你。」

心頭難抑欣喜萬分,一時不知如何,言語笨拙:「你……也來了。我昨日……逛得晚了,是來歇息的。」不是來行荒唐之事。

回望,雙眸如墨凝然,詳視於她。

「我聽聞你平日里最愛的便是在此度夜,故來尋你。」

頃時,蕭惎窘迫,欲要紅了臉。

怎怪平日風流,今日算是報應了。只得無言,打著岔:

「……嗯,你昨夜去哪了?我再不曾瞧見你。」

「我尋不著你,便回了東宮。」那人將將垂眸,又去看她,盡惹閃躲。

四目相對,蕭惎心神慌慌,也不知說了些甚:「……小林子待客是極好的。」

似察覺了她慌亂,南宮隼輕笑,以作安撫:「賞舞吧。」

蕭惎心頭終是一松,轉身作勢理理衣襟,極掩手腳慌亂。

此時上頭跳舞的是於青暮。琉璃之眼、弱柳之腰,盡顯傲然。如此妙舞與蘇懷玉的琴音相伴,頓有仙雲繚繞之意。

美人奏琴又輕舞,如此畫面,教人流連忘返、不思歸處。

仙境如夢畫,盡引秒贊聲。

繁繁聲中,蕭惎注意到一人。

此人身形猥瑣,神色淫艷,目露穢色,瞧著於青暮的細腰,模樣淫醉似夢。

雖極煩厭此類人,蕭惎卻也因而深感自家美人之妙,如此惹人痴迷。

一曲終了,座中人皆起身叫好。

相較於容顏無可比擬的蘇懷玉,相貌稍有清淡的於青暮卻是更加引人。

為何如此?

便是求之不得,方才扣人心弦。

蘇懷玉美在妖媚,舉手投足盡有迎好之意。

她親近人,因而不能被視作珍貴。

反之,於青暮似有平平之貌,卻孤傲又不屑於世俗凡塵,更有教人一探究竟之意。

又再說起,許是於青暮近日注要大走霉運,方是才去了一個廖雙昱,眼下又招來只煩人的禍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章 41.不思歸處

50.67%